Archive for 六月, 2012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30日 星期五

中共對海外華僑進行全面迫害
--從香港、仰光等地騷動,分析中共的毒辣企圖

中共政權是中國歷史上亘古未有的殘暴統治,十八年來,完全倚靠血腥屠殺和慘酷迫害,來維持政權的壽命,視民命如草芥,早已成為全民公敵。它在統治基礎上出現大小裂痕之時,就會愈形殘暴,越發瘋狂,企圖挽救全面覆亡命運。所謂「文化大革命」,就是中共在統治基礎發生動搖之時的「救亡」陰謀,也可以說是它進入彌留時際的最後掙扎。

經過一年多以來的「文鬥、武鬥」,「文革」證明了對中共無法起死回生。毛、林一夥並沒有把反毛力量消滅,反是處處遭遇頑強反撲,遍地演成血鬥,促使反毛力量由分散而趨向團結。這一重大的失敗,無異是毛、林玩火自焚,直接和間接的後果,俱將使他們垮台。面臨這樣危急的情勢,毛、林為了突破內在的不利環境,轉移大陸人民的視綫,於是把「文革」的「造反」矛頭,掉轉方向,朝着海外下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香港和緬甸所發生的種種流血騷亂,就是毛、林一夥與反毛力量在海外展開的地盤爭奪戰。他們所採取的戰略,既是「以夷制華」,又是「以華制華」,總目的是對全體海外華僑,進行全面迫害。

香港從五月到今日所發生的一切,人人都已明白底蘊,我們而且經一再為文部析,此處無須深述。緬甸仰光和瓦城的騷動,緊接着香港和印度之後而發生的,仰光現已宣佈戒嚴,華僑生命財產,正遭受嚴重威脅。騷動的起因是中共「大使館」強迫華僑學生佩戴「毛章」,鼓勵他們侮辱緬甸國旗,撕毀緬甸元首尼溫肖像,一派無賴土匪行為,引起緬甸人民的公憤,反華情緒,無法遏止,以致釀成大規模衝突。這種行徑,與香港過去兩個月來的情形,如出一轍。其目的有二:一是破壞華僑社會的安定和個別華僑的生命財產安全;二是使當地政府與華僑之間處於「對立」的地位。

無論是香港、緬甸、印度和星馬等地所發生的一系列騷動事件,我們不能把它個別看待,應該視為中共的整體陰謀;而且可以肯定這種有計劃的騷動,將會逐時四向蔓延,凡是有華僑足跡之地,中共絕對不會放過。對於這種騷動,不管它是毛、林主使或者是反毛派的「海外當權分子」所策動,它的最終目的,顯然是迫害全體華僑,使華僑在海外的地位、事業和生命,無時不處於恐怖陰影之中,如同大陸同胞的遭遇一般。香港居民兩個月來的遭遇,就是最具體的證明,所謂「罷工」和「罷市」,它所帶來的祇有對香港居民的生活迫害,除此還有甚麼作用?

中共與它的海外爪牙為甚麼要朝華僑「開刀」?基本原因可能有二:

第一、中共這幾年來,外交形勢逐漸陷入孤立境地,無論在非洲、亞洲或拉丁美洲,它已成了人見人憎的瘟神,過去與它有邦交的國家,有的與它斷交,有的對它疏遠,亞洲的印度和印尼,就是鮮明的例子;即使現時仍有外交關係的國家,也祇是有名無實而已。促成這種由友而敵的過程,並不曲折,完全是因為中共政權根本是一個目無國際法律的強盜集團,把外交關係當做顛覆他國政權的工具。非洲怯尼亞副總統莫夷於三天前公開譴責中共干涉內政,就是一例。凡是與中共建交的國家,不啻引狼入室。以緬甸來說,從一九五零年與中共建交以來,雙方「國賓互訪」,關係似乎是非常親密,但中共祇是作態而已,仰光騷動,證明中共的顛覆野心,對緬甸也是「一視同仁」的!

為了挽救外交上的完全孤立,中共惟有犧牲華僑,用一小撮的鷹犬發動迫害,燃起火把,破壞華僑居留地區的秩序,藉此來恫嚇當地政府,繼續維持與中共的外交關係。

第二、華僑對中共政權的印象,早已直綫下降,「文革」迄今,海外華僑過去對中共政權所剩餘的最後幻想,也已全部破滅。海外華僑在中共攫得政權之初,尚抱某種天真想法,以為從此可以獲得「保障」。十八年來,這種想法不僅統統落空,而且處境反大不如前,家鄉父老遭屠殺,自身遭無情勒索,對中共政權,由熱望而失望,由失望發展而成為「余及汝偕」的普遍情緒。

共產黨徒是報復心最重的,不論是毛、林或反毛分子,他們對華僑的反共,無日無時不在實施報復,製造地方性的流血騷動,就是他們的「拿手傑作」。以騷動來迫害華僑,一舉兩得:既可把責任推給當地政府,又可使廣大華僑為安全和生活而徬徨,予中共以可乘之機。

目前的一切事實,在在說明中共政權為了挽救自身的覆亡,不惜對海外全體華僑實施全面迫害,犧牲華僑的生命和財產,來拯救垂危的政權。華僑們此時應全體起而自救,全力反擊中共的迫害,團結一致,向中共和它的海外爪牙展開戰鬥,以牙還牙,不許他們的毒計得逞!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30日 星期五

抗暴怒潮只會更加洶湧

港英製造了七八次迫害港九愛國同胞的血案後,近來仍不斷在搞白色恐怖。

港英的鷹犬拉人打人,肆無忌憚。福建中學四個學生曾被他們當街攔截,綁架而去,加以毒打。

探親訪友都成為「罪行」,商報的印刷工人和紗廠工人就是這樣被投入黑獄。

發售報紙號外,也要被拳打腳踢,開槍射擊,受傷後還遭逮捕,要橫加「審訊」。

在他們襲擊電機廠和煤氣廠以後,大開殺戒,大有殺人如草芥之勢。繼黎松、曾明兩位工友之後,樹膠塑膠總工會的工友鄧自強和沙頭角村民鍾觀有,也是被明目張膽地槍殺的。

槍殺之外有暗殺,就是把人拖入警署後活活打死。這樣犧牲掉的,前有徐田波和兩位樹膠工友,最近又有邵氏製片廠愛國職工李安。

那些被捕後被打到重傷的,更不知其數。

港英「法庭」每次開庭就有愛國同胞被編造「證供」,羅織「罪名」。

在制定「取締」所謂「煽動性」的傳單標語之外,又新添了一項新的「緊急法令」。它可以任意宣佈任何地點為「禁區」,使之「生人勿近」。它要禁止所謂「威脅性」集會,據說任何集會,只要有一人以上作「威脅性」或「煽動性」講話,都算「犯法」,所有在場的人一律同罪。

「偶語棄市」、「株連九族」等刑罰,在中國古代最暴虐的專制帝王才採用過。蔣介石搞「保甲」,以「連坐」辦法來「防共」,結果也和專制帝王一樣激起民憤,把自己的反動統治加速斷送掉。港英的「緊急法令」比之最暴虐的專制帝王和蔣介石的殘暴統治,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任何「法令」到了如此苛酷的時候,本身就被否認,既執行不了,也沒有人會遵守,而只能引起群眾更大的憤怒和反抗。

港英這樣不斷加強鎮壓港九同胞,何曾絲毫達到什麼目的?抗暴的怒潮只有更加洶湧澎湃,更多的人被氣炸了肺,抱了「及爾偕亡」的義憤,要同暴力一拚了。樹膠塑膠工人和沙頭角群眾不就是這樣憤怒地反擊港英的軍警和「防暴隊」,英勇凌厲,鏖戰數小時,使來犯者嘗到受懲罰的滋味了嗎?

毛主席說,「一切反動派的企圖是想用屠殺的辦法消滅革命,他們以為殺人越多革命就會越小。但是和這種反動的主觀願望相反,事實是反動派殺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動派就越接近於滅亡。這是一條不可抗拒的法則。

完全可以斷言,在抗暴中的任何一個愛國的機構的成員,都完全和樹膠工人與沙頭角群眾一樣,決不會在任何暴力之下屈服。人人都下了決心,不怕犧牲,依照祖國的號召,「他們要下毒手,我們就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日來港英曾先後出動「防暴隊」前往中華中學和招商局等處尋釁生事。這樣搞下去,顯然要製造更多的暴行,把香港的局勢推到更嚴重的地步。

港英迷信手頭上這點兒暴力,要不顧一切地蠻幹,那是他們的自由;但是,他們不要忘了中國政府最近的警告:「對中國香港居民所欠的血債必須償還。欠的愈多,償的愈重,要想逃掉是絕對辦不到的。」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我們必須採取緊急財經措施

昨日立法局會議,通過有關財政經濟勞工法案或計劃,都是平時實行的。由此足以證明,香港政府應該一如平時,已定的計劃循序實行,不受當前事件所影響,這是香港政府鎮定與決心的表現,換言之,是信心與力量的表現,全港四百萬市民自然深感快慰。

但我們不必諱言,我們現在正面對空前未有之困難,我們萬萬不能視目前是平時,更不能視目前為「太平盛世」之平時,大家必須認識,現在是艱難日子,是非常時期。

面對艱難日子,面對非常時期,每一個市民都要有非常之指施,非常之計劃應變,方能抵消任何威脅,解決困難。何況是政府。因之,我們並不反對政府如常的施政,如常的實施原定的計劃,但我們更迫切的希望政府,此時迅速採取非常時期之措施,擬定非常時期之施政計劃,特別是關於財政經濟方面,非馬上採取緊急措施不可。

如何採取緊急財政措施?茲就管見所及,略陳如次:

第一、加緊存糧,辦好食糧來源,在存糧與購糧的整個計劃中,「大陸米」千萬不可重視。幸而我們一向都非重視「大陸米」,否則當前對糧食之調配可能又發生困難了。

第二、副食品如蔬菜、魚肉、菓品、蛋類、雜貨等,今後之供應及調配,亦要全盤調整,調整的中心:(一)減輕大陸供應之比重,因為沒有人能夠確切把握大陸供應副食品是否正常,或何時正常,何時不正常,(二)向海外市場尋求來源,例如澳洲、美國、日本、南韓、菲律賓、馬來西亞、高棉、泰國、緬甸、台灣、都是我們採購的理想地區。(三)如果若干種副食品一定要大陸供應的,大家必須實行節約,以提防供應失常。

第三、保障副食品入口商的業務。有正義感的入口商人,他們現在並非志在牟利,而是本着盡市民一份的責任,盡力為香港服務,這是十分可感的,因之,政府必須保障他們的業務。協助他們抵消任何壓力。例如,他們正準備由日本或南韓採購雞蛋,以抵銷大陸蛋供應缺乏。這是最好的辦法。他們一般有此顧慮,日本蛋或南韓蛋來價較大陸蛋為高,要是香港完全沒有大陸蛋發售,則日本蛋與南韓蛋價格稍高,銷途也不成問題。但萬一大陸蛋大量推出,供求關係失常,日本蛋或南韓蛋又怎樣可與大陸蛋競銷。商人們有了這種真實的顧慮,便很難決定應否向日本南韓採購鮮蛋了。不但雞蛋為然,大抵蔬菜,魚肉等其他副食品亦有同樣情形。為了克服這種困難,消除商人上述憂慮,我們建議政府實行「統籌統銷」及「價格保險」政策,即使不能全面實行,也要局部實行,商人的業務有了保障,向大陸以外的地方採購副食品,自然不成問題了。

第四、工業生產目前受影響不大,對外輸出亦不大,但我們可以□□□□來可能受影響很大的,千萬□□□□□情況而自滿,應及早設□□□□□□□生產及對外貿易受影響XXXX

第五、各行商□□□□□□□□□洋百貨,印刷裝□□□□□□□□□□到種種不良影響了,政府必須嚴密的,廣泛的從事調查,以明白真相,同時選聘專家及有關人士,作政府的顧問,或是成立小組委會,研究對策。

第六、關注各行商業職工就業情形。此時萬萬不能形成嚴重失業現象,關於這個問題,日前華僑日報已有社論論述,此處不贅。

第七、必須安定物價,特別是糧價。這是為大多數市民利益着想。

第八、政府原定之建設計劃,若非必要的,應馬上停止,將該專款,用諸應付當前更急切之事務。這是實行財經緊急計劃的做法,用更多的實力,以應付當前之困難,正是縮短困難時期所必要的。

總而言之,長時間的應付困難,當然要有決心,要有辦法,今天政府與市民之決心是可以相信的,但我們還要更有效的,更富於機動性的辦法,決心與辦法都拿出來了,我們的力量自然不斷□□□□□□□□□壓力,任何人企圖□□□□□□□□□□生活方面來困惑□□□□□□□□□□陰謀都不會成功□□□□□□□□□□□政府合力粉碎XXXX

(XXXX/□□:文字丟失)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9日 星期四

痛論港府容忍左報倡亂之非計!
--護督祁濟時先生對此利害問題應該有所取捨了

自赤色分子的「五月暴動」失敗後,幾家公然鼓吹暴亂的香港左報,因為沒有受到嚴正法律應有的制裁,更是變本加厲的日日造謠,天天倡亂,向香港政府和全體市民作瘋狂的挑戰。它們用了最惡毒的字眼去攻擊警察人員,也使用了最粗鄙的詞句來污衊和恫嚇社會的公正人士,它們悍然提出「毀法」口號,鼓煽人們主動「犯法」;它們極力煽動暴亂分子「向港英進攻」,企圖藉恐怖行動達成「內部顛覆」。它們喪心病狂到這般程度,而其惡跡昭彰又如此顯著,如果我們不願與禽獸為伍,也不願自承香港是毫無法律秩序的野蠻社會,那真正「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儘管這些左報集了「文字犯罪」的大成,也儘管社會人士紛紛表示對這些倡亂報紙不能容忍,但使人感到大惑不解的,卻是港府當局至今仍然因循坐視,沒有採取斷然手段,繩之以法。港府一方面聚精會神於撲滅這些左派禍亂,另一方面卻又完全放縱了這些倡亂機關,這一奇怪現象的存在,不是滑稽得匪夷所思嗎?

也許港府當局早已注意這問題,亦非無視了這些倡亂左報在法律上所應擔負的罪責,祇因不願被人誤解為干涉了香港的言論和新聞「自由」,以致有所顧慮而遲遲不忍下手。假如這就是港府當局對倡亂左報暫時還不採取法律行動的觀念與原因,我們可以在此嚴正表示說,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也是最不健全的想法。現在且讓我們分別申述各項有關的理由:

第一、在全世界任何法治地區內,由古至今,也沒有任何政府能夠容許出版這樣的倡亂報紙,就是大陸共區,自所謂「文化革命」以來,最不受約束的「紅衛兵報紙」,也沒有像今天香港左報這樣的狂妄。事實上,這些左報已經完全變質為鼓吹暴亂的「非法傳單」,也完全違反了世界公認的言論和新聞自由的準則,港府容許這些報紙出版,這就祇有破壞了本身法律的尊嚴,不斷增加善良居民精神的壓力,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第二、港府頒佈的法令規定,張貼煽動標語的犯法,散發煽動傳單的犯法,但這些左派暴亂分子把其煽動的標語、傳單印在它們「報紙」上,這就可以自由傳播,流通無阻,試問港府法律尚有何用,且又何以對許多真正守法護法的非共報紙?語謂「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現在港府對待許多報紙已經有了「不平等」,這又如何培養公眾「守法」的心理?

第三、港府一再期勉各級公務人員和警察人員盡忠職守,而他們也確實對此作了卓越可敬的表現,但是那些倡亂左報,不僅給予政府和警察人員以「黃皮狗」、「白皮豬」的惡諡,而且天天挑撥市民用暴力對付警察,把這種暴力行動稱之為「劏狗」。警察人員受辱固然是港府本身的受辱,而警察人員所受精神和生命安全的威脅,卻沒有獲得應有的保障,這難道就是港府期勉警察人員盡忠職守之道嗎?而且事實證明,左報這種惡毒宣傳並非毫無效果,昨天筲箕灣一個被通緝的太古工人悍然操刀傷害警察,和最近發生的許多類似事件,都是出自這些左報倡亂宣傳的結果,港府當局為了各級警察人員的安全,又豈能置之不理?而左報的狂妄的還不止此,如前天「新晚報」刊登天星小輪公司向南九龍裁判署申請收回青洲街工人宿舍的消息,該報竟用了「祁濟時及狗法官要擔負此罪責」的標題,對主理法官作史無前例的侮辱,港府希望市民遵守法律,卻任令這些左報罵法官為「狗」,這又將何以維護本港法律的尊嚴?

第四、港府更大疏忽的一點,是這些左報不僅為造謠惑眾的宣傳工具,事實已成為代表非法「鬥委會」發號施令的機關,所有左派分子各種暴亂活動與陰謀,都以這些倡亂左報作為「最高指示」。港府現正全力謀求香港社會的安定,如對這個「顛覆活動」中心竟視若無睹,這又豈是根本的辦法?如以左派策動今天的所謂「大罷市」為例,昨天「文匯」、「大公」兩報就刊發聯合號外,極盡危言聳聽,以致「罷市」之事未成,肉類、蔬菜都隨之飛漲。港府天天呼籲市民信賴政府,而獨對這些萬惡左報不謀斬草除根之計,不要說後患無窮,且亦真正有點對不起四百萬的香港居民了。

我們以為,這些倡亂左報現已成為香港之癌,祇要它們存在一天,香港禍亂即漫無此境,解除毒癌可能有點痛苦,但是如果我們要生存,仍不能不立下決心,操刀一割!對於這個問題,港府當局必須把全港居民的利益,與一小撮左派暴徒的野心,加以公平的衡量,是要顧全居民利益呢抑或要滿足左派野心呢?這利害之間,就應該有一個斷然的取捨。港督戴麟趾爵士未及採取應有措施,也許容有所待,現在形勢急迫,卻不由祈濟時先生不加以鄭重考慮了。

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工商界採取的新行動

港九工商界小販、百貨、糧油、食品、土產山貨、藥材、建築材料、出版印刷等業五十九個單位的鬥委會宣佈,從今天起罷市四天。對於抗暴主力軍正在進行的大罷工,這是有力的配合,加強了對港英經濟基礎的沖擊。

港英慌了手腳,又通過電台謾罵,硬說「少數人在煽動」罷工罷市。港九同胞的抗暴鬥爭,從一開始就是實大聲洪,氣勢磅礴。隨着港英對港九同胞迫害的加劇,參加到抗暴隊伍中來的人是天天在增加。新的鬥委會天天出現,地區和階層都更見廣泛。罷工罷市的參加者人數動以萬計,他們所代表的人就更多,同情和支持他們的人更不可勝計。「少數人」是「煽動」不了這麼多人行動起來的。他們就是大多數,他們所代表的就是更大的多數。

在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上,愛國的同胞永遠是大多數。儘管港英不擇手段找人抬轎,把一小撮御用社團的小頭目和民族渣滓吹噓為「民意」的代表,可是他們除了自己之外,誰也代表不了。

說到「煽動」,港英才是真正最大的煽動者,如果港英不是追隨美帝、勾結蔣幫,進行反華,向港九愛國同胞大舉鎮壓,就不致引起這場反迫害鬥爭。非法無理地打人、拉人、殺人,激起公憤,是港英當局把群眾煽動起來了;所有警棍、催淚彈、手槍以至種種「法令」、「警署」、「法庭」和監獄原是要鎮壓群眾的,但卻都起了煽動群眾起來造反的作用;港英的宣傳機構及其包庇利用的一切反動報紙,整天隱瞞真相,造謠生事,也是以煽動的語言,進行煽動的工作。

反迫害鬥爭形式之一的罷工被港英的血手迫出來以後,反動的宣傳工具就齊聲叫罵,誣衊罷工為居民造成不便,甚至把愛國同胞反擊英帝的迫害「反擊到居民的頭上來」。對於這次罷市,當然也要肆意詆譭。當祖國人民被猖狂挑釁,當以千計的港九同胞被毒打、濫捕,當愛國同胞被打死殺死的數字還在增加,尤其是當港英的鎮壓還要變本加厲的時候,難道港九同胞就要俯首帖耳,毫不反抗?

反抗是天經地義的。

不但港九同胞要反抗,全中國人民也決定支持這種反抗,看形勢的需要,給予一切支援,直到最後勝利。這個勝利是毛澤東時代的七億中國同胞給予保證的。祖國號召港九同胞「從政治上、經濟上和文化上採取一切可能的行動,向英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發動強大反擊」;「進一步動員起來,組織起來,廣泛展開罷工罷市和利用一切有效的手段,痛擊英帝國主義。」現在工人和工商界就是響應這個號召。

港九同胞要生存,要愛國,要學習和宣傳毛澤東思想,這是不容侵犯的權利。港英妄圖剝奪港九同胞這種權利,並且悍然一再向中國挑釁,把局勢推到目前這樣嚴重的地步,一切後果只能由他們來承擔。

目前的罷工罷市,不可避免地引起生活上的一些不便,或引致某種程度上的損失,但這只能唯港英是問,將來向他們算帳。工商界鬥委會的聲明說得好:「為了伸張中華民族的正氣,為了粉碎英帝國主義萬惡的殖民枷鎖,為了長遠利益,我們就不怕犧牲眼前的利益,按照毛主席的教導「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我們身家性命可以置之度外,民族大義卻不能丟,絕不能低下頭來做奴才!」這種光明磊落的立場,一定會博得愛國同胞的喝采,一定會感召更多的工商界同胞起來,投入這個正義的行列。

在風起雲湧的反迫害怒潮下,局勢的發展只能有一個前途,就是「港英必敗,我們必勝」!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8日 星期三

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

明天起,香港將實施隔日供水的措施,在隔日供水期中,港九將分為兩個供水區。港島及新界將劃分為AB兩區,但整個九龍全屬B區。在本月二十九日(本週四)那天,A區方面,將獲供水四小時,由傍晚四時起至八時正,B區方面在該天無水供應。在本月三十日(本週五)那天,B區方面獲供水四小時,時間也是由傍晚四時至晚上八時,A區在該天則無水供應。據工務司鄔勵德表示,除非本港水塘在七月尾能夠達到六十五億加侖的存水,否則水務當局將不會考慮將食水時間放寬至每日供水四小時。郜氏又表示水務局將盡一切辦法,使本港市民獲得充足的食水。B區將包括整個九龍地區,及香港大部份地區及若干新界地區。A區將包括香港大部份地區以外之地區,及部份新界區。

這當然不是喜訊,但亦非壞消息,這是我們早已準備好的,四百萬市民時時都要提高警惕,時時都有可能面臨食水供應不正常的難題。

或曰:當局為什麼要匆迫的實施上述措施,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由於長久大旱,存水量大大低減,目前存水僅三十餘億,本年六月初開始減時供水,每日供水八小時後,雖然消耗量已減,但仍無補於事。

第二、船灣淡水湖雖然已經建築完成,並且可以蓄備用水。可惜連月天旱,船灣淡水湖所能儲備之用水仍屬有限

第三、本港用水大量增加,人口增加是原因之一,來往船舶增加是原因之一,工業用水增加也是原因之一。這是市民要特別注意的,用水存量日減,而消耗日增,比對相差之數字一定很大。

第四、廣東方面未能額外供應香港用水。據工務局長鄔勵德稱:根據協議中共供水給香港,由十月一日至六月卅日的九個月期間,共為一百五十億加侖,再加上徇本港水務當局的請求多供十八億加侖,這些供水已於本週初供應完畢,但是水務當局請求於七月底前額外供水二十億加侖,則迄沒有獲得答覆,除非得到中共對此項請求加以答覆,否則現時將不能從中共方面取得供水,須等到由十月一日新供應期間開始時才能獲供應。

凡此原因,都是正常的原因,與當前香港事件毫無關係。這是四百萬市民所有目共睹的,是故我們認為香港當前事件即使停下來,或是從來沒有發生,政府亦一定要採取上述措施,以解決食水問題,四百萬市民們有了上述的正確認識,心理上有了準備,便不會受任何謠言所影響。其實,香港市民對制水是久有經驗的,正如工務司鄔勵德所指出的:

本港許多市民將會記得在一九六三--六四年的大旱。這是香港歷史上水荒最嚴重的紀錄,每隔四天供水四小時,幾歷一年之久。自此次嚴重水荒之後,食水的整個情況即已大大地改善,例如石壁水塘已完成,船灣淡水湖已達到可以蓄水的階段,印度河那裡裝置有大水泵,將洪水泵往沙田濾水廠或船灣水塘。本港實施制水最嚴重時期為一九六三年六月,當時的供水方法為每隔四日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此法實施幾達一年,直至翌(一九六四年五月廿九日),放寬至每隔日供水一次。同年七月一日,改為每日供水時間至八小時,九月一日起,恢復全日供水。由本年二月十五日起,維持了達兩年半之久的廿四小時供水,宣告結束,改為日間供水十六小時,六月一日,再縮短早晚供水各四小時。

這是記憶尚新的往事,更大的困難我們都能渡過了,則今天的困難,當然亦可以渡過。只要四百萬市民人人節約用水,名符其實的節約用水。深信我們節約用水的結果,可以獲得更好的成績,超乎政府所希望的成績。

在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的大前提下:我們要注意下列的事:

第一、涓滴不浪用,男女老幼人人都要記着,當前的急務是節約一點一滴之用水。

第二、工業用水要特別安排,我們決不能因節約用水而影響到工業生產。這是香港經濟命脈所在。

第三、醫院、衛生機構要特別安排,千萬不能因節約用水影響到上述機構之業務。

第四、澆花、洗衣等用水要特別注意節省。

第五、在節約用水期內,要注意公共衛生及市民全體衛生。

再者,我們目前除了依賴天公下雨之外,別無他途可以大量增加食水儲量了。因之,我們不但今天要按照政府的計劃節約用水,而且還要準備更惡劣情況之來臨,雖然目前是雨季,但天公是否下雨,沒有人能夠預料,如果長時期天旱,則香港食水供應情況可能更加惡劣,到時,我們非再進一步制水不可了。是故我們再三呼籲四百萬市民,一方面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一方面要準備可能到來的更惡劣之情勢,一定要事前有了準備,臨時便不會手忙腳亂了。

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28日 星期三

看清形勢 支持罷工

繼港英機構和英資企業的萬人大罷工後,二十個工會展開五萬人的聯合罷工,正以越來越浩大的聲勢,向港英進行衝擊。

在經濟上,英資企業受到巨大打擊;港英的財政預算全被打亂;外資銀行被提存巨額現款;主要股票紛紛下跌;資金外流更多;港英平時視同經濟主要支柱的地產、進出口等行業以至各種消費行業,無不受到程度不同的影響。本已潛伏的經濟危機,實已更形深刻化。

經濟上的這種影響,不但不是短時期所能恢復,而且是歷時越久而越益巨大的,更何況工人反擊港英挑釁的行動,勢將持久,並會繼續有新的表現的。

在政治上,愛國工人以抗暴主力軍的英勇姿態出現,不受威迫利誘,行動堅決,氣壯山河,大大長了愛國同胞的志氣,大大滅了港英的威風,再加上港九愛國同胞其他種種英勇抗暴的步驟,無疑是英帝在港的反動統治受到空前重大的衝擊。

這是港英蓄意進行反華大陰謀和大舉殘暴迫害港九愛國同胞所造成的初步的惡果。

港英對愛國工人的罷工,恨到極,又怕到極。他們出盡全力在破壞罷工,一方面是用恫嚇、挾持、監視、收買、利用、分化等等手段來對付罷工的工友;同時四出拉伕,填補一小部份空間,使交通不致全面癱瘓,使經濟不致立即崩潰。另方面他們就大吹大擂,宣傳「左仔罷工失敗」,「市面一切正常」,死雞撐鑊蓋,打腫臉來充胖子,其實是有苦說不出。

愛國工人鬥志昂揚,早已下定決心,依照祖國的號召,不把港英的反動統治鬥垮鬥臭,決不罷休。他們的正義行動,不但是全港九愛國同胞反迫害鬥爭的一個主要組成部分,也是祖國政府和人民堅決支持的。

當前的形勢已越來越清楚:港英這次進行血腥大鎮壓,不是偶然發生的,久經策劃,現在「洗濕了個頭」,既不會放下屠刀,更不可能成佛。港九愛國同胞若不奮起抗爭,就會被置於死地。為了生存的權利,為了愛國的權利,為了維護中國人民的尊嚴,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港九同胞只能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同港英抗爭到底。這個鬥爭是完全正義的。毛主席說過,「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正義的事業是任何敵人也攻不破的。……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我們的目的一定能夠達到。

現在港英打死了我們那麼多人,捕走了那麼多人,把那麼多人關在黑牢裡,用盡一切非法無理的手段來殘害愛國同胞,還繼續叫嚷加強鎮壓,港英鷹犬天天在幹恫嚇、毆打、綁架等勾當。在祖國再三提出抗議後,他們置若罔聞,反而變本加厲地行兇施暴,甚且悍然向全中國人民屢次挑釁。這既不是港九同胞所能容忍,更非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人民所能容許。我外交部迭次的聲明和照會、「人民日報」的評論以及周恩來總理最近的談話,已經把話都說清楚了。祖國決定看情勢的需要,予以港九同胞一切支援。香港和九龍是中國的領土,香港的命運取決於港九同胞和中國七億人民。祖國人民已作了決定,不許港英把這種為所欲為的局面維持下去的了。

目前港英不擇手段地製造白色恐怖,正是垂死掙扎的反映。他們不過「力圖用加倍的殘暴來掩蓋它的怯懦,用加倍的瘋狂來掩蓋它的虛弱。」愛國同胞,遵照毛主席的教導「絕對不要被反動派的其勢洶洶所嚇倒」。

因此,所有中國同胞都要看清形勢,民族大義當前,不能行差踏錯。首先對於抗暴主力軍這次聯合大罷工,應該盡力支持。現在有些工人被恫嚇和挾持,不由自主地做了破壞罷工的工作。只要他們儘快擺脫控制,返回罷工行列,不但可以同情諒解,而且是可以讚揚的。有的由於認識不清,「矇查查」地受利用,做了違反工人兄弟的利益和民族氣節的事,只要他們知道自己是中國人,看看港英今天是怎樣在殘害港九愛國同胞,相信他們也會擦亮眼睛,幡然覺醒,同港英劃清界線,斬斷關係,投入反英抗暴的大罷工隊伍。

還有一些一味靠撈靠滾之徒,不知天高地厚,利之所在,拚命以赴。在愛國工友罷工期間,照樣去鑽空子,企圖混水摸魚,貪小利而忘大義;可以斷言,他們目前縱使得到一些小小的所謂「利益」,將來一定會發覺自己實在受到大大的損害,而成為破壞罷工的罪人,應當趕快覺醒。

至於那一小撮民族渣滓,專與祖國人民為敵者,只能提醒他們:如不趕快悔過自新,「敵人崩潰之日,民族紀律是不會寬容他們的。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7日 星期二

美蘇首腦會議

蘇前總理赫魯曉夫曾於一九五九年及一九六一年先後與美前總統艾森豪威爾及美故總統甘迺迪舉行第一次及第二次高峰會議:現在蘇總理柯錫金與美總統詹森所舉行的,是兩國高峰會議的第三次了。

柯錫金此次赴美,其任務原為出席聯合國緊急特別大會,解決中東問題。但是我們早已著論指出:決其沒有這麼簡單。果然不出所料,柯錫金儘管一再表示不擬與詹森會談,最後終於改變初衷,於上星期五與詹森舉行高峰會議,並且時間達五小時二十分之久,他還主動要求再行會議;第二次會議的時間亦長達四小時三十五分鐘;引起了舉世的矚目。

這兩位首腦會議時,只各携帶通譯一名,別無其他人員參加;可說極度秘密。會議的題目,據美總統透露,包括越南問題、中東問題、防止核子武器擴散、建立「反彈道導彈系統」,東南亞局勢,在歐洲和西半球共同感到興趣的問題,以及美蘇之間的「直接雙邊關係」等。以上幾項問題,自然都是關係美蘇和世界的重大問題。

但是除此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北京二十四日電話稱:美、蘇聯盟的矛頭首先就是指向中共。在中共最近爆發氫彈以後,美國報紙一直大肆叫嚷。美蘇更加緊密勾結反華,是美蘇此次最高級會談所要討論的「最緊迫的問題」,是美蘇「最大的共同利益」云。或許並非全屬宣傳,似乎具有其相當根據。

客觀研究,美蘇多年以來,擁有大量核子武器,發射或搬運系統又最完備最多。而雙方的基本政策均為和平共存;其他國家則無法對它們構成威脅。邇來中共竭力發展核子武器,目前自然尚奈何美蘇不得;惟若干年以後,就很難說了。

美國與中共隔着一個廣闊的太平洋,相距數千英里;蘇聯卻與中共接壤,邊境綿長。加以蘇聯從前因西伯利亞南部及中亞細亞,無論距離西歐、太平洋、印度洋或北冰洋,均有數千英里之遙,地位安全,所以設於該兩處的核子基地甚多。現在情形大變:中共只要擁有相當數量的核子武器,及中程飛彈或中程轟炸機,蘇聯就難高枕無憂。

另一方面,中共年來與蘇聯對立尖銳,除了其他種種理由之外,可能認為:美國只能以核子武器破壞大陸,沒有充份地面部隊將其佔領。蘇聯則因與反毛派之思想大致相同,可厶勾結利用,企圖推翻現政權,另行成立親蘇的政府。蘇聯最近數月,或由電台廣播,或發表文章,露骨煽動中共反毛幹部及黨員,還可能有其他秘密策動。從中共現政權看來,蘇聯實為比美國更大的仇敵。

蘇聯近日一方面由柯錫金與詹森密談,一方面呼籲中共拋棄毛澤東路綫;反毛活動有變本加厲之勢。

至於越南、中東等問題,就中特別是越南問題,因為不僅美蘇有歧見,並且牽涉許多國家;此次會談未能解決,殊無足怪。惟美國務卿與蘇外長將繼續會談,歧見的距離可望逐步縮短。

根本上,核子時代與過去不同,一旦戰爭爆發,實力相等者同歸於盡,實力小者不堪一擊。因此,只應和平,不能戰爭。萬勿冒險。美蘇首腦經過此次會議後,諒必增進瞭解,消除或減少疑忌;作為超大國,應該多負責任,維持世界和平。

從速招回遊客

香港旅遊協會廣告兼公共關係部主任赫拉克在青年會演講表示:最近本港發生的暴亂事件,海外報章多有過份誇張,例如馬尼拉若干報紙,用轟動性的頭條報導香港事件,日本亦有同樣情形,這實在影響兩地來港遊覽的旅客。他本人已前去菲島,向彼邦人士告以實情,旅遊協會亦將打算派員去日本做這項工作。

香港最近發生一連串的騷亂,確曾使正在扶搖直上的旅遊業,遭受相當打擊,在事變之初,勸告國民暫停來港的國家,除了菲律賓還有南韓及美國。當這次風潮初起,由於不明瞭搗亂份子的動機;港府亦持極力容忍態度,故局面曾有點混亂,在一向安定的香港,確是一種非常現象,消息傳至海外,難免加以煊染,更多以訛傳訛,遂在外人的心目中,把香港構成一個危險畫面。

事實上,在香港發生這類事件,絕不是這裡的獨門產品,在東南亞各地,已成司空見慣,即以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星加坡最近所發生的暴動,其規模之大,傷亡之重,均凌駕香港而上之,但未聞國際旅遊客有裹足不前,又以美國來說,常發生種族衝突,亦未聞遊客視為危險之區。

但在香港出現同類性質的事件,卻影響到旅遊業,實由於外間不明真相,如何糾正外國遊客對香港的觀感,試如赫氏所說:「好像需要一個從香港去的人,去告訴他們香港回復了正常沒有」

在五月事變甫定之後,赫氏馬上赴菲島作說客,拜訪菲政府官員,旅遊組織,菲航人員及新聞界,告以香港的真相,遊客絕不會有任何不方便,此行已有相當收獲。

但根據赫氏所說,目前日本報紙仍在報導香港不安,日本是香港遊客最大來源之一,故應及早派員前往作更正性宣傳,這不獨可扯回日本的遊客,因日本是世界有名的旅遊中心,各國遊客所萃,在那裡多做宣傳功夫,藉他們的口頭傳播,更可糾正國際的視聽,事關爭回外匯的收入,這一介之使不該吝於一行。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7日 星期二

拆穿香港左派的「西洋鏡」
--對「人民日報評論員」和周恩來講話的擇要剖析

這次香港左派藉大拋「銀彈」策動的所謂「總罷工」,是他們孤注一擲的最後一戰,他們自知這次「攻勢」如果失敗,便將「大限難逃」,必須擔負「不投降就要滅亡」的嚴重後果。面對着這一條死路,左派報紙除了盡量捏造事實,說謊造謠,以圖動搖人心外,就是把大陸共方的一些虛文濫調,予以誇張和歪曲的傳播。如二十四日「人民日報評論員」那篇空洞文章和周恩來所作「老生常談」式的談話,香港左報都曾經刊印「號外」,並把它們作為「大新聞」發表。左派分子作惡多端,迭遭慘敗,連一根水草也要看作「救生圈」,這種事例很多,此不過是其中之一。

究竟「人民日報評論員」說了些甚麼鬼話,值得左派報紙予以大事宣傳呢?說來這是香港左派分子的可悲,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愚昧和無知,也同樣使人覺得可憐和可笑。為了拆穿左派的西洋鏡,且讓我們在此予以擇要的剖析。

這篇文章題目是「讓英帝嘗一嘗中國工人的拳頭」,望文生義,這顯然是有意為攪罷工運動的香港左派遙為「打氣」,但「人民日報評論員」對香港情況根本不了解,亦可能受了那些左派分子自編謊言所欺騙,這個所謂「中國工人階級的拳頭」,不僅沒有打中「敵人」,反而打在香港左派的「狗頭」上。這樣的一篇文章,「文匯」、「大公」等報竟不辨黑白,視同至寶,其神思昏亂,亦可想見。這篇文章第二節有說:「現在,香港二十個工會聲勢浩大、規模壯闊的聯合大罷工,形成了一隻強大鐵拳,向着垂死的港英帝國主義猛擊過去。」但人們看到的事實,香港左派的罷工「鐵拳」是「紙紮」的,而且因為它的鬥爭對象不是「港英」而是全港市民,所以這個左派「紙拳頭」,一經伸出就給無數正義工人撕作片片碎了。這篇文章第七節有說:「英帝國主義的另一手,就是進行收買和拉攏,分化香港工人和愛國同胞的隊伍,老奸巨滑(原文有錯,應作『猾』)的英帝國主義顯然看錯了對象。」這一節話,我們相信許多香港「同胞」看了都會啞然失笑,因為對交通工人「進行收買和拉攏」的,不是「英帝國主義」,而是那個鄙視「毛澤東思想」、祇知「拜金主義」的左派「鬥委會」。正因為他們「看錯了對象」,許多正義工人不願當「豬仔」,不受他們的血腥金錢所「收買」,結果這個「聯合大罷工」,已給正義工人打個「稀巴爛」,左派頭子即使更奸「滑」,也「滑」不起來了。這篇文章第九節有說:「英帝國主義表面上張牙舞爪,樣子很兇,拆穿了,骨子裡虛弱得很。盤踞香港的英帝國主義分子,不是已經坐臥不安,惶惶不可終日了嗎?英帝國主義昔日的威風已經掃地,現在還想打腫臉充胖子,這祇能成為全世界的笑柄。」這一篇「妙文」,我們不知「人民日報評論員」是有意抑無心,他以為罵了「英帝國主義」,但事實卻是句句都在揭香港左派的瘡疤,他們攪暴動「樣子很兇」,攪宣傳「張牙舞爪」,但在他們「盤踞」着的銀行、報社和工會,不是紛紛加設鐵門,就是收藏大量武器,左派分子虱處其間,「惶惶不可終日」,他們自知「虛弱得很」,不惜花幾百萬元去攪這次不堪一擊的「大罷工」,如此「打腫臉充胖子」,不及二十四小時,就「成為全世界的笑柄」,試想想,這不是低能左派的自作孽﹐又是甚麼人呢?由此而看「人民日報評論員」的這篇文章,是怎樣的信口開河,空洞無物,然則香港左報把它大印「號外」,說是獲得「北京支援」,這不是白日見鬼嗎?而且,把一個連「猾」字也不認識的無知小子代表「北京」,這不是對毛澤東的瘋狂侮辱嗎?

再說周恩來的講話,他所謂「中國人民決心根據形勢的需要,給予香港愛國同胞以一切支援,直到取得最後勝利」,這是一張空頭和遠期支票,沒有任何實質可言。周恩來畢竟是「老奸巨猾」,他不像香港尾巴左派的低能,日日造謠說「解放軍就到」,把「解放軍」看作騙人嚇人的幌子,故其所謂「根據形勢需要」云云,就等於不願對香港左派擔負任何實際的責任。昨天「大公報」把周酋這節講話說成為是「帶來了毛主席的親切關懷」,這就不僅是「雞毛當令箭」,而且還想把毛澤東硬拉落水,讓他分擔左派罷工慘敗的恥辱,這就可見,這些左派的窮極無聊,是到了如何可悲的程度了。

可是,在左派造謠伎倆業已完全破產的今天,他們所有危言聳聽的宣傳,都經不起考驗,亦無人置信,他們所以樂此不疲,不過是自感前途絕望的抵死掙扎。但當前的形勢明顯決定,左派至死不悟的與全港「同胞」為敵,其徹底失敗已絕對無可倖免,這是「形勢比人強」,無論「人民日報評論員」也好,周恩來也好,都不可能憑幾句說話,一篇文章,就能給予他們以起死回生的機會。誰叫他們不自量力,硬要陷身在全港愛好和平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呢?

昨天,中共「外交部」又向英國駐北平代辦霍普遜,對港府的鎮壓九龍塑膠工會暴亂分子和沙頭角暴徒的示威遊行,提出所謂抗議,當經英代辦拒絕接受了。且看這裡的左報又怎樣做文章吧。

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27日 星期二

港英血債欠的越多償的越重
--擁護我外交部給英政府的照會

我外交部就港英出動大批軍警、「防暴隊」和特務襲擊樹膠塑膠總工會,以及在沙頭角鎮壓遊行示威群眾的事件,照會英政府,提出最嚴重、最強烈的抗議。

正如照會所指出,目前香港局勢已經發展到了嚴重的地步。

這個局勢是港英一手造成的。其嚴重性首先在於港英自五月以來不顧中國政府和人民多次的警告,不斷向港九愛國同胞進行血腥鎮壓。迄今已有七人慘遭港英軍警殺害,一千四百多人被無理逮捕或判刑,其中許多人受到極其野蠻的毒打。

港英突襲樹膠塑膠總工會時,明目張膽地當場開槍打死工人諸永山,另槍傷數人,並且無理逮捕了幾十人,據查明其中又有兩人在獄中慘被殺害。

他們在沙頭角行兇時,不僅打傷和逮捕了該地群眾十幾人,而且悍然將催淚彈施放到我方境內,使我方群眾三十多人受傷。港英的毒手居然伸到我方境內去,把我方群眾也當作催淚彈的靶子,可謂瘋狂透頂。毛主席的教導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港英帝國主義如此瘋狂地向中國人民挑釁,決不會不受到應有的懲罰,這是中國軍民的權利。

更其嚴重的是,港英的暴行,一直在升級,看來了無止境。連日來又頒布了新的「緊急法令」,港英的鷹犬沒有一天不向我愛國同胞挑釁。英政府和港英還在繼續叫囂,要進一步擴大鎮壓。

像這樣的殘酷迫害港九同胞和敵視中國人民,是可忍,孰不可忍?港九同胞一定進行反擊,中國人民更不會把英帝輕輕放過。

周總理最近的講話,已將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態度表明得一清二楚,就是:香港和九龍是中國領土,香港的命運取決於香港同胞和中國人民;絕對不能容忍港英對香港愛國同胞的迫害,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人侵犯香港愛國同胞的一切正當權利;決將根據形勢的需要,給予香港愛國同胞以一切支援。港英如仍執迷不悟,就要受到更大的懲罰和承擔一切嚴重後果。

過去英帝裝聾扮懵,諉稱中國迭次的表示不是照會,撒賴不予答覆,事實上他們卻製造了更多暴行作為答覆。現在外交部就把正式照會交給英方,看它怎麼辦。

這個照會要求英方老老實實接受香港愛國同胞一切正當要求,立即實現中國外交部上月十五日聲明中提出的五項嚴正要求。

毛主席說,「在人類歷史上,凡屬將要滅亡的反動勢力,總是要向革命勢力進行最後掙扎的」;「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到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派對待人民事業的邏輯,他們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照港英的瘋狂做法看來,他們未受到足夠的教訓之前,是不會感到「舒服」的。港九同胞當然不能一刻鬆懈鬥爭;而中國人民也一定要把這場鬥爭進行到底。

對於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抗議和警告,英方採取什麼態度,那是他們自己的事;但是,我們可以告訴他們:你們這樣殘酷地迫害港九同胞,這樣猖狂地向中國人民挑釁,亂子已經闖得夠大了,中國人民的怒火再壓抑不住了。你們繼續進行迫害和挑釁,只能加深自己的罪孽。「自作孽,不可活」,除了立刻低頭認罪,你們休想再有別的活路。外交部的照會再一次提出了嚴重警告:「血債必須償還。欠的愈多,償的愈重,要想逃掉是絕對辦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