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8日 星期三

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

明天起,香港將實施隔日供水的措施,在隔日供水期中,港九將分為兩個供水區。港島及新界將劃分為AB兩區,但整個九龍全屬B區。在本月二十九日(本週四)那天,A區方面,將獲供水四小時,由傍晚四時起至八時正,B區方面在該天無水供應。在本月三十日(本週五)那天,B區方面獲供水四小時,時間也是由傍晚四時至晚上八時,A區在該天則無水供應。據工務司鄔勵德表示,除非本港水塘在七月尾能夠達到六十五億加侖的存水,否則水務當局將不會考慮將食水時間放寬至每日供水四小時。郜氏又表示水務局將盡一切辦法,使本港市民獲得充足的食水。B區將包括整個九龍地區,及香港大部份地區及若干新界地區。A區將包括香港大部份地區以外之地區,及部份新界區。

這當然不是喜訊,但亦非壞消息,這是我們早已準備好的,四百萬市民時時都要提高警惕,時時都有可能面臨食水供應不正常的難題。

或曰:當局為什麼要匆迫的實施上述措施,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由於長久大旱,存水量大大低減,目前存水僅三十餘億,本年六月初開始減時供水,每日供水八小時後,雖然消耗量已減,但仍無補於事。

第二、船灣淡水湖雖然已經建築完成,並且可以蓄備用水。可惜連月天旱,船灣淡水湖所能儲備之用水仍屬有限

第三、本港用水大量增加,人口增加是原因之一,來往船舶增加是原因之一,工業用水增加也是原因之一。這是市民要特別注意的,用水存量日減,而消耗日增,比對相差之數字一定很大。

第四、廣東方面未能額外供應香港用水。據工務局長鄔勵德稱:根據協議中共供水給香港,由十月一日至六月卅日的九個月期間,共為一百五十億加侖,再加上徇本港水務當局的請求多供十八億加侖,這些供水已於本週初供應完畢,但是水務當局請求於七月底前額外供水二十億加侖,則迄沒有獲得答覆,除非得到中共對此項請求加以答覆,否則現時將不能從中共方面取得供水,須等到由十月一日新供應期間開始時才能獲供應。

凡此原因,都是正常的原因,與當前香港事件毫無關係。這是四百萬市民所有目共睹的,是故我們認為香港當前事件即使停下來,或是從來沒有發生,政府亦一定要採取上述措施,以解決食水問題,四百萬市民們有了上述的正確認識,心理上有了準備,便不會受任何謠言所影響。其實,香港市民對制水是久有經驗的,正如工務司鄔勵德所指出的:

本港許多市民將會記得在一九六三--六四年的大旱。這是香港歷史上水荒最嚴重的紀錄,每隔四天供水四小時,幾歷一年之久。自此次嚴重水荒之後,食水的整個情況即已大大地改善,例如石壁水塘已完成,船灣淡水湖已達到可以蓄水的階段,印度河那裡裝置有大水泵,將洪水泵往沙田濾水廠或船灣水塘。本港實施制水最嚴重時期為一九六三年六月,當時的供水方法為每隔四日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此法實施幾達一年,直至翌(一九六四年五月廿九日),放寬至每隔日供水一次。同年七月一日,改為每日供水時間至八小時,九月一日起,恢復全日供水。由本年二月十五日起,維持了達兩年半之久的廿四小時供水,宣告結束,改為日間供水十六小時,六月一日,再縮短早晚供水各四小時。

這是記憶尚新的往事,更大的困難我們都能渡過了,則今天的困難,當然亦可以渡過。只要四百萬市民人人節約用水,名符其實的節約用水。深信我們節約用水的結果,可以獲得更好的成績,超乎政府所希望的成績。

在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的大前提下:我們要注意下列的事:

第一、涓滴不浪用,男女老幼人人都要記着,當前的急務是節約一點一滴之用水。

第二、工業用水要特別安排,我們決不能因節約用水而影響到工業生產。這是香港經濟命脈所在。

第三、醫院、衛生機構要特別安排,千萬不能因節約用水影響到上述機構之業務。

第四、澆花、洗衣等用水要特別注意節省。

第五、在節約用水期內,要注意公共衛生及市民全體衛生。

再者,我們目前除了依賴天公下雨之外,別無他途可以大量增加食水儲量了。因之,我們不但今天要按照政府的計劃節約用水,而且還要準備更惡劣情況之來臨,雖然目前是雨季,但天公是否下雨,沒有人能夠預料,如果長時期天旱,則香港食水供應情況可能更加惡劣,到時,我們非再進一步制水不可了。是故我們再三呼籲四百萬市民,一方面人人節約用水,認真節約用水,一方面要準備可能到來的更惡劣之情勢,一定要事前有了準備,臨時便不會手忙腳亂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