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4


華僑日報社論 1969年1月3日 星期五

審慎研究工資與生活問題

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在新年談話中表示,對香港經濟前途極有信心,因此,實際之工資及生活水準,將會繼續提高,並達到與過去數年來一樣最令人滿意之水平。

這是港督關懷全港四百萬市民生活之美意。身為行政長官,擔當全港四百萬市民安危禍福之重任,於新年元旦良辰佳日,表示關懷市民生活之美意,無疑是我們引為興奮和感激的。

提高工資與生活水準,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關係香港經濟繁榮前途,關係全體市民之生活,如何決定其最高或最低之水平,是關鍵所在。所以我們希望香港政府及有關方面對解決這兩個問題,必須審慎研究。

即以提高工資而論,應分兩方面研究:

第一、為了改善市民生活,提高工資是天經地義的。因為大多數市民是靠工資收入來維持生活的,工資高,收入增加,市民生活自然改善,如果工資低,收入減少,市民生活不必說也很難改善,是故站在市民立場,站在受僱傭者立場,百分之百贊成提高工資的。

第二、香港工業不斷發展,經濟繁榮不斷增大,原因雖然很多,但香港工資比較其他工業國家略低,因而相對的減低工業生產成本者,卻是主要原因。過去我們是憑了工資的優勢增強了香港產品在國際市場競爭之地位。假如缺乏了這種優勢,香港工業生產能否繼續發展?香港產品能否在國際市場與工業國家爭一日之短長?這是在考慮提高工資當中要特別注意的。

用一句簡單的話說,在改善市民生活大前提言,我們是支持提高工資主張的。但並非無條件支持,而是要顧慮到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前途,萬萬不能因為增加工資,而影響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之繼續發展與壯大的。這就是「工資水平」問題,如何確定合理的水平?既可有利於市民,亦不會增加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之障礙,才是萬全的做法。

以言提高生活水準,同樣是市民所歡迎的。但香港繁榮之建立,與社會財富,市民儲蓄所以能夠不斷增加者,多半原因在於大多數市民能夠「勤奮工作,節約開支」這八個字。中國人理財之道是量入為出,過去為西方經濟學者所非議,認為「量入為出」是消極辦法,缺乏積極作用。殊非知每個人能夠「量入為出」,社會財富才可以增加,個人儲蓄才可以增加。苟不能做到「量入為出」,每個人,每個家庭,乃至每間商行或工廠,尚且未能確立穩定之經濟基礎,試問何以推行富於積極作用之擴展計劃。明白此中道理,便了解更深一點的道理,就是先有「量入為出」之決心,才可進一步實行擴展計劃,個人生活如是,工商業如是,政府如是。若違背此原則,妄圖發展,個人是調動不靈,生活艱苦,社會與國家是財政赤字增加,通貨膨脹,債台高築。稍為留意西方國家之情形者,固不乏事實可作證明的。

所以我們希望香港政府及有關方面,對提高生活水準更要審慎研究,因為此舉可能產生之不良後果,比較無限度,不能全盤的提高工資所產生之不良後果更為嚴重也。

總而言之,我們在接納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之美意當中,千萬不可誤解港督之用意。港督的用意是積極發展經濟,改善市民生活,並非消極的鼓勵市民增加消費。全港市民在接納港督美意當中,更要進一步的發揚「勤奮工作,節約開支」的精神,以鞏固香港的經濟繁榮。

阿拉伯弱點與以色列高姿勢

一年多以來,阿拉伯在戰敗之後,無力反攻,只好向以色列佔領區到處實施游擊或恐怖活動,困擾以色列。以色列每次對於此等游擊或恐怖,往往向其基地實行軍事行動,作為報復。但以色列上星期六使用直升機載運突擊隊員襲擊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機場,摧毀中東航空公司飛機十三架,不僅是規模最大的一次,並且性質亦迴異尋常。

以色列此次行動的理由為報復阿拉伯人最近在希臘首都雅典對以色列客機之襲擊。惟在雅典襲擊以機者既非黎巴嫩人,又非以黎巴嫩為基地,何況,以色列出動大批直升機及人員,進行這樣的襲擊,實屬一種侵略性的軍事行動,殊難獲得世界輿論的同情。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星期二以十五個會員國的一致票決通過譴責案;關於十三架阿拉伯民航機被毀以致損失數千萬美元一節,並主張黎巴嫩應獲得「適當的賠償」;足以反映大多數國家的意向。詎料以色列駐聯合國代表竟指安理會此項措施為違背聯合國憲章,表示以色列政府將不予以承認。以色列國會旋且以七十七票的壓倒多數通過發表聲明,反抗「阻止以色列在民航機或國民生命面臨威脅時採取自衛權利的任何企圖」;這是至堪遺憾的。

以色列可能認為:大國之間矛盾重重,阿拉伯國家又弱點甚多。就埃敘約三國家當中最強大的埃及而言,儘管人口十五倍於以色列,獲得蘇聯的軍事經濟援助最多,態度亦最強硬。但是,第一、埃及在去年二月和十一月,先後爆發了兩次震撼埃及的學生示威運動,公然向納塞總統作政治挑戰,他們要求「內閣辭職」,「復活自由」。埃及人民對於名為選舉實屬指派的專制獨裁,極表不滿。納塞上月四日在國民議會演說,指出:「現在並非和平時期」,他呼籲「全國必須團結」。惟埃及人民與總統之間,實際存在一條既深且闊的鴻溝。

第二、埃及的戰力,從數目方面來看,相當可觀。但是納塞深知:假如再與以色列戰爭的話,卻尚不足以獲得勝利。因為去年的六天戰爭已給納塞一個教訓;戰爭的勝負,並非由「量的戰力」決定,而是由「訓練、組織、機動性等等質的戰力」來決定的。

舉例來說,完成一個米格型飛機駕駛員的訓練,需要一兩年;加強整個軍隊的組織力和機動性,需要數年;至於提高士氣嚴明紀律,就需要更長的時間。傳說接近納塞左右的人士透露,納塞的真意是除了和平解決之外,殊無他途。他的希望寄於尼克遜上台後改變美國的政策。因為尼克遜派到中東的特使史克蘭頓曾說:「美國的政策非對糾紛的雙方採取更為平等的立場不可」。這暗示尼克遜政權必須從詹森偏於以色列一邊的態度慢慢蛻化過來。阿拉伯諸國認為:現在只有由美國迫使以色列撤軍,此外別無其他解決的途徑。

然而,像以色列此次對黎巴嫩的行動,不僅招致舉世的反感,增加阿拉伯人的仇恨,並且減低一向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的說話力量,豈非愈使和平解決更加困難。

美國日前決定以五十架幽靈型噴射戰鬥機售給以色列,此舉固將增加以色列的實力,惟另一方面,蘇聯供應埃及、敘利亞、約旦愈百架飛機,大量的大砲、火箭、坦克及其他無數的武器裝備。阿拉伯雖然不能在短期內予以有效運用,但從長遠來看,時間對阿拉伯是有利的。反之,以色列卻需要早日解決。

以色列對於安理會「倘若類似襲擊黎巴嫩之事件再度發生,安理會將須考慮進一步之行動」的警告,固應重視;對於美蘇英法召開會議解決阿以糾紛的醞釀,亦不宜反對。誇耀軍事上的報復力量,採取高姿勢並不是明智的。

廣告

華僑日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
展望香港前途

元旦搦管為文,我們最大的希望是能夠過着寧靜安樂的生活。因之我們深切的期望一九六九年是世界和平年。

這並非幻想或單方面的期望,世界大勢是趨向和平的,試列舉數事而言:

第一、足以拉緊亞洲局勢,甚至影響世界局勢之越南戰爭,顯然已一步一步的朝向和平談判前途發展。勿因巴黎擴大和談遭遇困難,便減輕了對越南和平之希望。和談困難是難免的,也許今後困難更多。但困難並非不可以解決的,關鍵在於雙方面要有誠意談判,更要有耐心談判。戰爭危機之形成並非一朝一夕,和平之實現同樣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今天我們真真實實看到的,雙方都是有誠意、有耐心談判的,就是決定河內與越共的態度,莫斯科與北平也改變了策略,不再阻止巴黎擴大和談了。這是值得鼓舞的新形勢。

第二、中共主動的建議與美國重開華沙大使級談判,協商締結互不侵犯協定,實現和平共存。雖然尚未成為事實。但中共之建議與美國之反應都值得重視,即此一端,已可證明美國與中共是希望尋求雙方可行之辦法,以結束十多年來之「險惡局勢」,進而「改善關係」的。

第三、蘇聯與美國關係繼續好轉,更是舉世有目共睹之事實。尼克遜就任美國總統之後,深信美蘇關係更有驚人之改進,因為尼克遜是曾經身歷「大衛營會議」的,美蘇改善關係固以大衛營會議作基礎也。

第四、中東形勢可以說千變萬化,但大戰是不會爆發的。因為英、美、法、蘇今天在中東所致力的,不是擴大戰爭,而是求取一個均衡局勢之實現。

第五、歐洲各國一直在和平共存的基礎上各謀發展,東西德尚且可以締結商務協定,其他歐洲國家又怎會互為敵對?

第六、拉丁美洲形勢也大大改進了,共黨勢力可能減低,亦可能改變政策。凡此,都是在建立拉丁美洲和平局面努力當中所不能缺少之要素。

第七、亞洲雖然仍陷入貧困與落後之中,只要越戰停止,共黨勢力不再向東南亞伸展,亞洲落後地區建設是不成問題的。

第八、尼克遜就任總統後,將實現「談判政策」,而捨棄「對抗政策」,這不啻是促進世界和平之原動力。

我們大路的檢討世界大勢,發現許多事實足以證明我們的期望並非幻想,可以說我們的期望一部份已成為事實了。因之,我們相信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是最值得鼓舞的和平年。

在一九六九年的和平年中,香港前途如何?不必千言萬語,說簡單一句話,香港今年更加繁榮,香港今年更加進步。

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清楚,也希望市民明白,香港的繁榮與進步不是平空得到的,而是通過香港政府與市民的共同努力,通過各國人士對香港之合作才可以獲得的。明乎此天經地義的道理,我們更要認識本身努力之重要性。換言之,事事要我們自己做,要做得好,要做得適當,要能配合內外新形勢,要符合英國政策與市民之願望。果如是,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更大的進步,更強壯的繁榮。若反乎此道而行,則香港之發展不但遲滯,甚至可能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新困難。這是希望香港政府與全體市民提高警惕的。

我們不得不重申過去之立論,香港需要一個全面的「和平共存」的環境。香港是商港,是世界各國貨物的轉口埠,因之,香港一定要保持其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用一句簡單的話說,香港是亞洲的瑞士,是世界各國公認的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如何可以達此目的,就是要真真確確的爭取一個「和平共存」的環境。

「和平共存」的含義很簡單,我們與美國、日本等世界國家和平共存,我們更要與中國大陸、澳洲、星馬、菲律賓、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和平共存。這樣,香港才可以真真確確的成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

當然,「和平共存」不是單方面努力所能有效的,香港先行努力,以求和平共存,這就是所謂「凡事盡其在我」的做法。但我們再三希望香港的鄰邦能夠明白香港政府的決策與市民之願望,實行同樣的相應的努力,各就本身之立場,採取不同的措施,向「和平共存」的總目標努力。然後「和平共存」才可以成為真實的形勢,不再是幻想或希望。

在「和平共存」的大前提下,香港與其鄰邦許許多多懸案都可以通過談判解決,甚至格雷事件或其他關係雙方利益的問題,也可以通過倫敦與北平直接談判求其解決。此不僅為了和緩亞洲形勢,抑且是為了增進彼此之利益。如果雙方都致力尋求經濟發展,促進貿易,充裕國家社會財富,除了實現「和平共存」之外,一時實在想不到更好的,或更有效的辦法。這是希望大家冷靜考慮的。

世界大勢已朝向「和平共存」總目標發展,香港當然不會孤立於世界大勢之外的。所以我們深信香港在一個全面性的「和平共存」新形勢下,今年工業生產,對外貿易,工商各業,文化教育,醫藥衛生等等各方面的發展更加進步,成就更堪期待,四百萬市民更能寧靜的過着快樂的生活,使到香港成為世界繁榮的都市,成為世外桃源。謹以斯文斯語,衷誠的向廣大的讀者、全港四百萬市民祝賀新歲!

工商日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確保安定.迎接繁榮
--一九六九年元旦獻詞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今天是一九六九年元旦吉日。當大家滿懷歡樂與希望踏入新年時,回顧過去一年的局面和展望未來的演變,憂喜參半。但是,祇要我們能夠堅持奮鬥下去,化憂為喜,絕非難事。誠如當時是代理總督的祁濟時氏於去年十二月三日第廿六屆「工展」開幕時所說:「依照數字與其他跡象顯示,香港貿易與工業將在一九六九年初期,進入實質的繁榮,這是香港居民在緊張危難日子裡仍具信心的酬報,因他們的集體努力,克服了我們所遭遇的許多困難。」這段話既是對我們全體居民在過去一年所作努力的最公平評價,也是表示祇要大家不懈不怠的實幹和永遠保持最大的信心,天下便無難事,甚麼已存在和可能出現的困難,俱會逐一突破。在歡樂的今朝,這點是我們確信無疑的。

在過去十二個月來,香港居民向全世界表現了無可匹敵的果敢和永不言餒的決心,已經贏得舉世贊譽。港共在前年發動的搗亂,他們的野心不但要徹底破壞社會的法治秩序,屠殺手無寸鐵的居民,而且要把香港的生存基礎--工商業予以摧殘。港共當時所喊的口號「鬥垮港英」,其真正的企圖和目的即在於此。港共卻沒有把香港居民抗暴的決心和努力估計精確,因此遭遇到無比堅強的還擊,最後全面慘敗。港共之敗,敗在不得人心;香港居民之勝,勝於同心同德,戮力抗暴。因此,若說一九六八年是香港居民抗暴勝利年,未始不可。

我們的勝利碩果除了粉碎港共的造反陰謀之外,還有工商業的在戰鬥中再度茁壯而欣欣向榮。根據官方的數字,一九六八年一月至十一月間,香港出口總值高達八億五千七百萬元,較前年同一期間,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七點二。各銀行所吸收的存款,去年年底時逾百億,而前年各銀行的存款僅有七十九億五千八百萬元。有「無煙工業」之稱的旅遊事業,一片好景,六十萬遊客,曾先後來港觀光採購。這些數字是香港復興的鐵般事實,共黨雖然不斷在製造謠言,對香港的經濟重建橫加中傷的詆譭,但事實俱在,豈容他們顛倒黑白?

除了上述的事實外,其餘比較重要的數字,例如:㊀截至去年九月底止,新登記的工廠有一千三百七十家,工人數字由前年的四十四萬三千九百七十二人,增至四十九萬零二百三十九人。㊁貿易發展局在過去一年之內,曾參加五個海外貿易展覽會,組織兩個貿易代表團,在美國全國發動了歷時三個月的港貨推銷運動,該局每月所接獲的海外貿易詢問,平均達三千五百次。㊂昨天的消息,謂今年將有一百家以上的海外廠商,以大量資金投入香港市場,有的計劃設廠,有的準備與香港廠商聯營。此外,據估計美商將以一億八千餘萬元的資金,在今年投資香港。㊃在前年港共瘋狂搗亂時期,曾有七百名上下的工業人士,探問移廠台灣的有關事項,但僅有一家小型工廠遷台,其餘的俱已放棄原來計劃。

從上面所引的一系列統計而觀,任誰也無法否定我們的經濟已逐步復蘇。與經濟復元平行發展的,則是社會秩序的漸見恢復,一般而言已趨安定。工商業的復甦雖是帶來安定的主要動力,但有一點因其難為肉眼所能見而經常被人疏忽的,此即居民對港共的敵愾同仇心理長城的牢不可破。在前年港共未曾明目張膽進行暴動之前,一般居民對港共分子的態度,大多數保持一種各掃門前雪的心理,祇要互不干犯,大家便不理會。等到港共展開恐怖行動後,全體居民的切身利益和生命安全,頓受威脅,為了社會也為了個人,大家無法袖手旁觀,所以下定決心,要肅清破壞社會秩序的港共分子,同時要與他們劃清界綫。這一心理迄今不但沒有減弱,反是歷久彌堅。這對我們目前社會秩序的確保和穩固,發揮了無法估計的力量,而港共在慘敗後始終「龜縮」不敢發動新的正面挑釁,就是因為他們懾於眾怒難犯,「怕得要死」的緣故。

眼前的一切,使我們在慶祝元旦的時候,格外高興;不過,在萬眾騰歡之際,應該對過去一年的成就,特別珍惜,以往所有的收穫俱是血汗的結晶,倘若因勝而驕而懈,則得之易失之亦易,我們所辛勤創造的成果,仍可能被港共分子所摧毀,他們像一群惡魔,永遠不會「改邪歸正」。我們如果能確保安定,再度的繁榮就為期不遠了。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不戮力同心確保安定,再度繁榮的可能性也就會溜走。如何確保安定?答案是大家應該一方面不休不眠的辛勤努力,另方面則要分秒保持對港共分子的戒心,繼續發揚團結抗暴的偉大精神,使港共永遠不能捲土重來。讓我們一條心,手携手,邁入新的一年,迎接新的繁榮!

大公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迎接光輝的、極其重要的一年

一九六九年到來了。

這一新的年度,誠如北京所指出「在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的進程中,將是光輝的、極其重要的一年」。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去年國內外發生了許多重大的事情,整個形勢的發展都顯示出:歷史的車輪在加速轉動,時代的步伐在加快前進。五洲四海到處掀起革命風暴。在亞洲,越南、老撾軍民,在英勇的戰鬥中,消滅了美帝及其走狗更多的有生力量。泰國、緬甸、印尼、印度和北加里曼丹的革命人民所進行的武裝鬥爭,聲勢日大,水平日高,給予敵人的打擊也日益沉重。在拉丁美洲各國,工人罷工,農民奪地和學生抗暴的鬥爭,連綿不斷。非洲幾內亞(比紹)、莫三鼻給、安哥拉、剛果(金)和津巴布韋等國人民,為爭取獨立,持續作戰,力量也在壯大。西歐、北美的工人和學生更在帝國主義的心臟裡造反,向美、英、法的反動統治進行了強有力的衝擊。

目前以美帝為首的帝國主義,已被革命的浪潮打得昏頭轉向,國內火頭四起,政治危機四伏,經濟、金融、貿易無不困難重重。美金、英鎊、法郎隨時都要出問題。它們的處境真是內外交迫,走投無路。

與美帝氣味相投的蘇修,去年助美對越講和,並悍然出兵侵凌捷克,空前暴露出它的社會帝國主義的猙獰面目,使它更加眾叛親離,為它自己大掘墳墓。

這一切都說明:一個反對美帝蘇修的新時期已經開始了。當前的形勢,對世界人民的革命事業越來越好,越來越有利。這個新時期、新形勢的重要標誌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在全世界範圍內更其廣泛地傳播開來。更多的革命人民認識到,毛澤東思想是對帝修反進行鬥爭的最強大的武器。能夠學好用好毛主席所指出的革命真理,就能夠使革命鬥爭走上勝利的大道。

站在反帝反修最前列的我國億萬革命人民,由於掌握了毛澤東思想,在革命的進程中,奪得了重大的勝利。我們偉大的祖國,正以最新的、最強大的革命形象屹立於地球之上。在偉大領袖毛主席指引下,全國進行了無產階級專政下震撼人人靈魂的大革命,揪出了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徹底粉碎了以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及其反動路線。通過鬥、批、改,清理階級隊伍,全國人民對於兩條路線鬥爭的認識大大提高了。教育革命正在進行,知識青年紛紛走入農村的廣闊天地,工人階級破天荒地在上層建築發揮領導作用,……所有這些,都是革命的頭等大事,鞏固了無產階級的政權,使世界革命的根據地更其強固,其對人類前途的影響,將是不容低估的。

抓革命,促生產,促工作,促戰備--這個偉大的號召,已經落實。這一年來,生產建設的好消息,不勝枚舉。許多省市工業上製成無數新品種,技術改革項目動輒以千以萬計。農業大豐收,許多地區農作物的增產都是大幅度的。商品交流暢旺,市場一片繁忙。繼長江新鐵橋的通車,新的公路橋又告落成。日前西北上空一聲隆然巨響,我國又爆炸了新的氫彈,宣示我國科技和國防武器,達到了新的水平。

展望新的一年,前景就更加令人興奮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將取得全面勝利,意義非常重大的「九大」即將召開,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提出的各項戰鬥任務將告完成,生產建設將出現大飛躍的局面。由政治經濟到文化藝術的各個方面,更輝煌的成就,必將隨新年而俱來,必將更加鼓舞世界革命人民的志氣,更加打低帝修反的氣燄。

祖國一切成就都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指引下而獲得的。我們以祖國的一切成就而自豪,我們要千遍萬遍歡呼毛澤東思想萬歲!

港九愛國同胞,去年繼續受到抗暴鬥爭的鍛鍊,既敢於鬥爭,也善於鬥爭,不斷積小勝為大勝。毛澤東思想的日益普及,就是我們前途光明的最好保證。

迎接新的一年,讓我們追隨祖國革命人民之後,進一步大學大用毛主席著作,響應人民日報、紅旗雜誌和解放軍報的新號召,用毛澤東思想統帥一切,緊跟毛主席的偉大戰略部署,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在此時此地,為愛國反帝事業,作出新的貢獻。

讓我們衷心祝願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