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
展望香港前途

元旦搦管為文,我們最大的希望是能夠過着寧靜安樂的生活。因之我們深切的期望一九六九年是世界和平年。

這並非幻想或單方面的期望,世界大勢是趨向和平的,試列舉數事而言:

第一、足以拉緊亞洲局勢,甚至影響世界局勢之越南戰爭,顯然已一步一步的朝向和平談判前途發展。勿因巴黎擴大和談遭遇困難,便減輕了對越南和平之希望。和談困難是難免的,也許今後困難更多。但困難並非不可以解決的,關鍵在於雙方面要有誠意談判,更要有耐心談判。戰爭危機之形成並非一朝一夕,和平之實現同樣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今天我們真真實實看到的,雙方都是有誠意、有耐心談判的,就是決定河內與越共的態度,莫斯科與北平也改變了策略,不再阻止巴黎擴大和談了。這是值得鼓舞的新形勢。

第二、中共主動的建議與美國重開華沙大使級談判,協商締結互不侵犯協定,實現和平共存。雖然尚未成為事實。但中共之建議與美國之反應都值得重視,即此一端,已可證明美國與中共是希望尋求雙方可行之辦法,以結束十多年來之「險惡局勢」,進而「改善關係」的。

第三、蘇聯與美國關係繼續好轉,更是舉世有目共睹之事實。尼克遜就任美國總統之後,深信美蘇關係更有驚人之改進,因為尼克遜是曾經身歷「大衛營會議」的,美蘇改善關係固以大衛營會議作基礎也。

第四、中東形勢可以說千變萬化,但大戰是不會爆發的。因為英、美、法、蘇今天在中東所致力的,不是擴大戰爭,而是求取一個均衡局勢之實現。

第五、歐洲各國一直在和平共存的基礎上各謀發展,東西德尚且可以締結商務協定,其他歐洲國家又怎會互為敵對?

第六、拉丁美洲形勢也大大改進了,共黨勢力可能減低,亦可能改變政策。凡此,都是在建立拉丁美洲和平局面努力當中所不能缺少之要素。

第七、亞洲雖然仍陷入貧困與落後之中,只要越戰停止,共黨勢力不再向東南亞伸展,亞洲落後地區建設是不成問題的。

第八、尼克遜就任總統後,將實現「談判政策」,而捨棄「對抗政策」,這不啻是促進世界和平之原動力。

我們大路的檢討世界大勢,發現許多事實足以證明我們的期望並非幻想,可以說我們的期望一部份已成為事實了。因之,我們相信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是最值得鼓舞的和平年。

在一九六九年的和平年中,香港前途如何?不必千言萬語,說簡單一句話,香港今年更加繁榮,香港今年更加進步。

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清楚,也希望市民明白,香港的繁榮與進步不是平空得到的,而是通過香港政府與市民的共同努力,通過各國人士對香港之合作才可以獲得的。明乎此天經地義的道理,我們更要認識本身努力之重要性。換言之,事事要我們自己做,要做得好,要做得適當,要能配合內外新形勢,要符合英國政策與市民之願望。果如是,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更大的進步,更強壯的繁榮。若反乎此道而行,則香港之發展不但遲滯,甚至可能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新困難。這是希望香港政府與全體市民提高警惕的。

我們不得不重申過去之立論,香港需要一個全面的「和平共存」的環境。香港是商港,是世界各國貨物的轉口埠,因之,香港一定要保持其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用一句簡單的話說,香港是亞洲的瑞士,是世界各國公認的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如何可以達此目的,就是要真真確確的爭取一個「和平共存」的環境。

「和平共存」的含義很簡單,我們與美國、日本等世界國家和平共存,我們更要與中國大陸、澳洲、星馬、菲律賓、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和平共存。這樣,香港才可以真真確確的成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

當然,「和平共存」不是單方面努力所能有效的,香港先行努力,以求和平共存,這就是所謂「凡事盡其在我」的做法。但我們再三希望香港的鄰邦能夠明白香港政府的決策與市民之願望,實行同樣的相應的努力,各就本身之立場,採取不同的措施,向「和平共存」的總目標努力。然後「和平共存」才可以成為真實的形勢,不再是幻想或希望。

在「和平共存」的大前提下,香港與其鄰邦許許多多懸案都可以通過談判解決,甚至格雷事件或其他關係雙方利益的問題,也可以通過倫敦與北平直接談判求其解決。此不僅為了和緩亞洲形勢,抑且是為了增進彼此之利益。如果雙方都致力尋求經濟發展,促進貿易,充裕國家社會財富,除了實現「和平共存」之外,一時實在想不到更好的,或更有效的辦法。這是希望大家冷靜考慮的。

世界大勢已朝向「和平共存」總目標發展,香港當然不會孤立於世界大勢之外的。所以我們深信香港在一個全面性的「和平共存」新形勢下,今年工業生產,對外貿易,工商各業,文化教育,醫藥衛生等等各方面的發展更加進步,成就更堪期待,四百萬市民更能寧靜的過着快樂的生活,使到香港成為世界繁榮的都市,成為世外桃源。謹以斯文斯語,衷誠的向廣大的讀者、全港四百萬市民祝賀新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