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日報社論 1969年1月3日 星期五

審慎研究工資與生活問題

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在新年談話中表示,對香港經濟前途極有信心,因此,實際之工資及生活水準,將會繼續提高,並達到與過去數年來一樣最令人滿意之水平。

這是港督關懷全港四百萬市民生活之美意。身為行政長官,擔當全港四百萬市民安危禍福之重任,於新年元旦良辰佳日,表示關懷市民生活之美意,無疑是我們引為興奮和感激的。

提高工資與生活水準,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關係香港經濟繁榮前途,關係全體市民之生活,如何決定其最高或最低之水平,是關鍵所在。所以我們希望香港政府及有關方面對解決這兩個問題,必須審慎研究。

即以提高工資而論,應分兩方面研究:

第一、為了改善市民生活,提高工資是天經地義的。因為大多數市民是靠工資收入來維持生活的,工資高,收入增加,市民生活自然改善,如果工資低,收入減少,市民生活不必說也很難改善,是故站在市民立場,站在受僱傭者立場,百分之百贊成提高工資的。

第二、香港工業不斷發展,經濟繁榮不斷增大,原因雖然很多,但香港工資比較其他工業國家略低,因而相對的減低工業生產成本者,卻是主要原因。過去我們是憑了工資的優勢增強了香港產品在國際市場競爭之地位。假如缺乏了這種優勢,香港工業生產能否繼續發展?香港產品能否在國際市場與工業國家爭一日之短長?這是在考慮提高工資當中要特別注意的。

用一句簡單的話說,在改善市民生活大前提言,我們是支持提高工資主張的。但並非無條件支持,而是要顧慮到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前途,萬萬不能因為增加工資,而影響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之繼續發展與壯大的。這就是「工資水平」問題,如何確定合理的水平?既可有利於市民,亦不會增加工業生產與對外貿易之障礙,才是萬全的做法。

以言提高生活水準,同樣是市民所歡迎的。但香港繁榮之建立,與社會財富,市民儲蓄所以能夠不斷增加者,多半原因在於大多數市民能夠「勤奮工作,節約開支」這八個字。中國人理財之道是量入為出,過去為西方經濟學者所非議,認為「量入為出」是消極辦法,缺乏積極作用。殊非知每個人能夠「量入為出」,社會財富才可以增加,個人儲蓄才可以增加。苟不能做到「量入為出」,每個人,每個家庭,乃至每間商行或工廠,尚且未能確立穩定之經濟基礎,試問何以推行富於積極作用之擴展計劃。明白此中道理,便了解更深一點的道理,就是先有「量入為出」之決心,才可進一步實行擴展計劃,個人生活如是,工商業如是,政府如是。若違背此原則,妄圖發展,個人是調動不靈,生活艱苦,社會與國家是財政赤字增加,通貨膨脹,債台高築。稍為留意西方國家之情形者,固不乏事實可作證明的。

所以我們希望香港政府及有關方面,對提高生活水準更要審慎研究,因為此舉可能產生之不良後果,比較無限度,不能全盤的提高工資所產生之不良後果更為嚴重也。

總而言之,我們在接納香港總督戴麟趾爵士之美意當中,千萬不可誤解港督之用意。港督的用意是積極發展經濟,改善市民生活,並非消極的鼓勵市民增加消費。全港市民在接納港督美意當中,更要進一步的發揚「勤奮工作,節約開支」的精神,以鞏固香港的經濟繁榮。

阿拉伯弱點與以色列高姿勢

一年多以來,阿拉伯在戰敗之後,無力反攻,只好向以色列佔領區到處實施游擊或恐怖活動,困擾以色列。以色列每次對於此等游擊或恐怖,往往向其基地實行軍事行動,作為報復。但以色列上星期六使用直升機載運突擊隊員襲擊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機場,摧毀中東航空公司飛機十三架,不僅是規模最大的一次,並且性質亦迴異尋常。

以色列此次行動的理由為報復阿拉伯人最近在希臘首都雅典對以色列客機之襲擊。惟在雅典襲擊以機者既非黎巴嫩人,又非以黎巴嫩為基地,何況,以色列出動大批直升機及人員,進行這樣的襲擊,實屬一種侵略性的軍事行動,殊難獲得世界輿論的同情。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星期二以十五個會員國的一致票決通過譴責案;關於十三架阿拉伯民航機被毀以致損失數千萬美元一節,並主張黎巴嫩應獲得「適當的賠償」;足以反映大多數國家的意向。詎料以色列駐聯合國代表竟指安理會此項措施為違背聯合國憲章,表示以色列政府將不予以承認。以色列國會旋且以七十七票的壓倒多數通過發表聲明,反抗「阻止以色列在民航機或國民生命面臨威脅時採取自衛權利的任何企圖」;這是至堪遺憾的。

以色列可能認為:大國之間矛盾重重,阿拉伯國家又弱點甚多。就埃敘約三國家當中最強大的埃及而言,儘管人口十五倍於以色列,獲得蘇聯的軍事經濟援助最多,態度亦最強硬。但是,第一、埃及在去年二月和十一月,先後爆發了兩次震撼埃及的學生示威運動,公然向納塞總統作政治挑戰,他們要求「內閣辭職」,「復活自由」。埃及人民對於名為選舉實屬指派的專制獨裁,極表不滿。納塞上月四日在國民議會演說,指出:「現在並非和平時期」,他呼籲「全國必須團結」。惟埃及人民與總統之間,實際存在一條既深且闊的鴻溝。

第二、埃及的戰力,從數目方面來看,相當可觀。但是納塞深知:假如再與以色列戰爭的話,卻尚不足以獲得勝利。因為去年的六天戰爭已給納塞一個教訓;戰爭的勝負,並非由「量的戰力」決定,而是由「訓練、組織、機動性等等質的戰力」來決定的。

舉例來說,完成一個米格型飛機駕駛員的訓練,需要一兩年;加強整個軍隊的組織力和機動性,需要數年;至於提高士氣嚴明紀律,就需要更長的時間。傳說接近納塞左右的人士透露,納塞的真意是除了和平解決之外,殊無他途。他的希望寄於尼克遜上台後改變美國的政策。因為尼克遜派到中東的特使史克蘭頓曾說:「美國的政策非對糾紛的雙方採取更為平等的立場不可」。這暗示尼克遜政權必須從詹森偏於以色列一邊的態度慢慢蛻化過來。阿拉伯諸國認為:現在只有由美國迫使以色列撤軍,此外別無其他解決的途徑。

然而,像以色列此次對黎巴嫩的行動,不僅招致舉世的反感,增加阿拉伯人的仇恨,並且減低一向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的說話力量,豈非愈使和平解決更加困難。

美國日前決定以五十架幽靈型噴射戰鬥機售給以色列,此舉固將增加以色列的實力,惟另一方面,蘇聯供應埃及、敘利亞、約旦愈百架飛機,大量的大砲、火箭、坦克及其他無數的武器裝備。阿拉伯雖然不能在短期內予以有效運用,但從長遠來看,時間對阿拉伯是有利的。反之,以色列卻需要早日解決。

以色列對於安理會「倘若類似襲擊黎巴嫩之事件再度發生,安理會將須考慮進一步之行動」的警告,固應重視;對於美蘇英法召開會議解決阿以糾紛的醞釀,亦不宜反對。誇耀軍事上的報復力量,採取高姿勢並不是明智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