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7年7月19日

一定制港英於死命

港英連日出動軍警襲擊多個愛國工會,製造了更多的罪行,欠下了更多的血債,把鎮壓大大升級,它也許認為這樣就可以把抗暴主力軍壓下去了。美蔣報紙大吹港英軍警「戰績」,港英電台特別找「自由勞工」的頭子出台捧場,侈言愛國工人的力量已被「搞掉六成以上」。滿口夢囈,除了騙人,還想自我陶醉一番。

事實是:它襲擊的工會機構,不是遭到強烈的反抗,就是完全撲空。例如它動員逾千軍警對付工人俱樂部,把附近樓宇也列為「禁區」,搜劫搗亂達二十六小時,除了濫捕附近茶樓的茶客,還把南國劇團的道具指為「武器」,加以拍照,大事宣傳外,並沒有達到它的目的。

另一方面,工人不是被嚇倒了,而是更憤怒、更勇猛地要反擊港英的暴行。有許多未曾參加鬥爭行列的工人,也被港英的暴行驚醒了,紛紛奮起抗暴。港英機構及英資企業工人的罷工已持續了四十天,廿多行業工人的大罷工已經進入第二十六天。這些罷工的威力歷時越久而越大。香港的經濟危機正空前深刻化,這個轉口商埠已經大半癱瘓。資金外流更多。法新社報道日本「每日新聞」所載的消息,日本企業「也紛紛將資金撤回,正形成一股熱烈之風」。英文「星報」承認香港股票低跌,總值已達十億元。

使港英感到「百上加斤」的,還有中國大陸貨品不從香港轉口。具有反帝愛國光榮傳統的香港海員也投入了這場戰鬥。儘管港英在宣傳海上「平靜」「如常」,前天就已有六艘遠洋輪船的海員響應了罷工的號召,另一艘貨輪臨時取消來港,改泊星洲。

僅僅這樣已經捏住了港英的喉咽,在經濟上制它於死命,何況工人鬥委會曾指出,還有許多兵種未曾動用。更何況其他各界愛國同胞,支持配合作戰,在在加重對港英的打擊?

北京「人民日報」的論斷是正確的:「在歷史上,香港工人階級不止一次地同英帝國主義進行過較量。那個時候,儘管帝國主義用刺刀、機關槍和軍隊來對付香港工人,但是罷工工人組織起來,進行強大的反擊,曾經使整個香港陷於攤瘓,變成『臭港』、『死港』,使英帝國主義喪魂落魄。歷史事實證明,只要工人階級組織起來,團結一切愛國力量堅持鬥爭,他們完全有力量打敗英帝國主義」。

愛國群眾連日來在街頭同港英的軍警和「防暴隊」接觸,使用各種戰術,使敵人困擾,並且將相機放膽吃掉分散和小股之敵來武裝自己。群眾前天曾以魚炮對付「防暴車」、電車廠和英軍軍營。

鬥爭就是這樣在發展。港英企圖加強行兇施暴來苟延殘喘,它越是這樣就越加深它本身的困難,越激起群眾的反抗。它企圖急手快腳,三扒兩撥,把抗暴的怒火撲滅,結果是怒火燒得空前猛烈。它的殘暴與瘋狂完全暴露出它的虛弱怯懦。時間不在它一邊,主動權操在港九同胞手上,它的掙扎肯定是絕望的。

毛主席指出,「我們的敵人眼光短淺,他們看不到我們這種國內國際偉大團結力量,他們看不到由外國帝國主義欺負中國人民的時代,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而永遠宣告結束了。」港英就是這麼眼光短淺,居然要用法西斯手段來殘害港九同胞,悍然同全中國人民為敵,它不是想「徹底舒服」是什麼?

(訂正:昨日社評第七段「但是被襲擊的機構……」句,應作「但是在被襲擊的機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