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黃祖芬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0月14日 星期一

港共的釜底游魂那裡走?
--且看廣州的「支港委員會」是怎樣被解散的

港府釋放了黃祖芬、石慧等六名曾被拘押的左派分子,不管他們是否在獄中真正「行為良好」,這都可以反映港府的一種看法,即是認為香港局勢已經「恢復正常」。港府這種估計大抵出於兩點根據:一是大陸的紅衛兵組織和所謂「革命造反派」,已紛紛在毛派武裝鎮壓之下倒了下來,那些曾經是橫行無忌的組織和首領,現在都陷於兔死狗烹的命運。二是由種種跡象顯示,包括左派內部傳出的消息,港共的財經系統現已決定實行「經濟掛帥」,不再捲入或者支持江青一派的「反英鬥爭」,而這一派是港共中的一小撮,其勢已成釜底游魂,作不了反,黃祖芬、石慧等人的被釋,大抵就是以此為前提而決定的。

港府這些判斷也有若干事實可資印證,其中包括:(一)「中華中學」事件已成過去,左派不再叫嚷「復校鬥爭」,也不敢再在這問題上滋事。(二)「十.一」期內「中國銀行」門前的鬧劇,左派已自動「收兵」,雖有三名鬧事分子因此被拘,他們也不敢再提「抗議」。(三)港共的「各界鬥委會」已在無聲無息中「收檔」,「工人鬥委會」則因對罷工失業工人問題無法解決,刻正陷於人財兩空,名存實亡的可悲境地。因此港府認為香港局勢已恢復正常,對一小撮冥頑不靈的左派分子,不再視為心腹大患,這都不是沒有理由的。

再看大陸方面,由於周恩來「走資派」的得勢,也正在密鑼緊鼓的在廣州舉行「秋季交易會」,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那個曾被港共自我宣傳為獲得大陸「支持定了」的「廣東省支港委員會」,已被毛派宣佈為「反革命組織」,除勒令「解散」外,還拘捕了一些「支港會」頭頭,準備提出無情的清算。據一份在廣州出版、稱為「大字報摘編」的毛派刊物對該組織指控說:「陶(鑄)、王(力)第二套黑班控制下的『支港委員會』,是個非法組織,『廣東省軍委會』一直未予承認過,這個『支港委員會』從成立的那天起,大搞分裂活動,對抗中央和省市『軍委會』的正確領導,和省市『革委會』分庭抗禮。在反帝、反修的重大國際問題上,不顧國家和民族利益,大搞派性活動,把我們的矛盾暴露於『帝國主義』面前,向帝、修、反示弱而不是示威,給港九同胞在抗暴鬥爭中增加了困難。」該「摘編」又指出「支港委員會」的罪行如下:

一、「省軍會」曾決定於六月廿八日在越秀山召開八至十萬人的大會,向英帝國主義示威,但是閔、車、張黑司令部對抗中央,單方面通知所屬組織,於六月廿七日晚舉行示威遊行,破壞六月廿八日大會的召開,向中央和省市「軍管會」施加壓力。

二、閔、車、張直接操縱下的「中南局聯絡總部」,對六月廿八日「軍管會」召開的大會陽奉陰違,在大會進行中,經過「總部」頭頭的緊急密謀,拉隊伍退出會場,對大會的破壞比不參加的更甚,又一次暴露了他們的反革命本質。

三、廣大革命群眾出自對港九同胞的關懷,贈送了大量的「毛主席」著作,給戰鬥在第一綫的親人送去光燄無際的「毛澤東思想」,但是就在這些紅色「寶書」上,全部蓋上「支港會」的大印章,才交「軍管會」運去香港,造成極壞的政治影響。

據該毛派「摘編」透露說:「這個陶、王第二套黑班子的『支港委員會』,從六月二日成立至七月中旬就垮台了。」但港共對此至今諱莫如深,可見他們與這套「黑班子」穿的是「連襠褲」,有着不可告人的關係。因此我們不禁要問:大陸的「造反派」人物,現已陷於走投無路的絕境,港共的暴亂分子已成無主孤魂,他們究竟準備何處去?

正如人們所了解,由去年香港「五月暴動」開始,毛共「中央」根本就沒有給過港共黑幫以實際的支持,但這些黑幫分子死心不息,雖在全港居民唾棄和港府有力鎮壓之下,還作垂死的掙扎。其中一項屢見的陰謀行動,是透過金錢賄賂的手段,收買一些華界鄉民村婦在邊界鬧事,企圖造成「國際糾紛」,硬拉毛幫「中央」落水,最近新界打鼓嶺再度發生左派暴徒越界擄人事件,料想也是出於港共黑幫玩弄的把戲。但事實告訴人們,共幫此舉除了顯示他們「賊性不改」,至死不悟外,對香港的社會秩序絕對不會有何影響,當然也不會使「港英」政府受到任何的威脅。這是當前已經決定的一個客觀形勢,不是一小撮的港共黑幫可以扭轉過來的。

面對這種形勢,港共黑幫如仍不知歛跡,就必祇有死路一條,包括那些天天靠造謠惑眾的左報在內。我們現在姑且冷眼旁觀,看看那些左派釜底游魂,還能作些甚麼惡,還有那條路好走?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27日 星期二

我外交部的嚴正抗議

我外交部西歐司負責人昨天召見英國駐華臨時代辦柯利達,就港英當局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無理行徑向英方提出嚴重抗議。

正如西歐司負責人所指出,港英這樣對中華中學進行政治迫害,只能認為是對中國人民和香港愛國同胞的嚴重的政治挑釁。原來在英代辦霍普森離京前,西歐司負責人已向他表明我政府對此事的嚴重關切,並嚴正警告英政府必須責成港英立即採取措施,滿足這個學校師生的嚴正要求。如果英方真的像他們所表示那樣「希望緩和中英關係」,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分歧」,他們應該知道怎樣辦的。

然而,就在霍普森到港的一天,港英悍然宣布取消這個學校的註冊,狂妄地置中國政府的嚴正警告於不顧,這怎能不令人憤慨。

去年港英借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爆炸事件,把該校封閉,綁走了校長,毆捕了師生,縱使依照港英政治迫害的「法令」,封閉也已滿期,應該揭封放人的了。港英卻突然以同一借口,宣布把該校的註冊取消,拒絕該校的「抗訴」,一案兩「判」,出爾反爾。在我政府嚴正警告和廣大港九同胞齊聲抗議之下,港英竟這樣倒行逆施,試問這不是要進一步惡化中英關係是什麼?這不是要製造更多的「分歧」,加劇香港局勢的緊張是什麼?這不是向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瘋狂挑釁是什麼?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其陰謀顯然不以迫害一間中華中學為已足。人們試看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縱容美蔣分子為非作歹的行徑,就無法不認定港英要死硬反華反共,同廣大中國同胞為敵,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禍心。他們企圖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只是全套醜惡計劃的一個部分。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對此就不能不更予以嚴重的關切。

不過,英帝國主義分子的算盤打錯了。他們把過去對付其他殖民地的手法來對付今天的港九愛國同胞,簡直不識時務,找錯對象。強盛的祖國和偉大的七億人民決不會坐視港九同胞橫受迫害;以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的港九同胞也絕不會甘受任何無理迫害。在香港這塊中國自己的土地上,我同胞有許多正當的權利,尤其是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及其有關活動,完全不是港英所能侵犯的。不管港英肚子裡有多少密圈,完全是白費心機,枉作小人。

我西歐司負責人在斥責英方對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接二連三的挑釁後,又一次聲明: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必須由英方完全承擔。英帝欠下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的債務已經太多了,早晚一定要清算。他們在這條反華的路子上再滑下去,等待着他們的,只能是最可恥的下場。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8日 星期日

廣東人民對港英的警告

港英悍然決定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正激起港九同胞和祖國人民越來越強烈的憤怒。連日來,港九各界愛國同胞紛紛集會,發表聲明,堅決支持中華中學的五項要求,並對港英這一法西斯措施同聲譴責。我祖國人民一直在注視這一事件的發展。廣東人民支港鬥委會昨天的聲明,再一次向港英提出了抗議和警告。

聲明鄭重指出,港英這次無理迫害中華中學「是對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新的挑釁」。去年五月以來,港英瘋狂格殺打捕我愛國同胞,製造了大量血腥的罪行,到現在還不肯將黑手縮回。大批愛國同胞還被它非法關在黑獄,罷工工人復工始終受到阻撓破壞,連廣東人民送來的大米也不能入口……這都說明港英無意緩和香港局勢。它這次無理宣布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事件,它自己就曾承認考慮了很久,從今天報上所載中華中學發言人所揭露現場的真相,以及該校校長黃祖芬的「抗訴詞」,人們更可洞悉港英瘋狂迫害該校,的確處心積慮,不擇手段。它所加諸該校的「罪名」完全是莫須有的。它把該校當作「炸彈工廠」,實屬豈有此理。它在進行迫害的過程中,亂要兩面手法、一再出爾反爾,道理既不講,連它自己的「法令」和諾言也不顧,尤其在各方一再提出的嚴正抗議之後,仍一意孤行,試問這不是一種新的挑釁是什麼?

新華社北京的報道也指出,「這是一年多來港英當局對我愛國同胞的又一新的法西斯暴行,是港英蓄意製造香港緊張局勢的又一個嚴重步驟」。從祖國到港九,人們對於港英這樣瘋狂地勾結美蔣,死硬與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為敵的行徑,看得清清楚楚,決不會掉以輕心,也不會加以容忍。

港英在目前形勢之下,仍圖繼續向港九愛國同胞進行迫害,打擊愛國事業,向中華中學下毒手,妄想打開一個缺口,簡直愚不可及。毛澤東時代的港九同胞是什麼暴力都嚇不倒的。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指引下,各種愛國事業只有日益發揚光大,更不是任何惡勢力所能損害的。香港是我國的領土,我同胞在此生活、工作和興辦事業等等正當權利,誰也不能橫加剝奪。因此,港英如果硬要倒行逆施,那末,它不但不可能撈到絲毫油水,而且只能加深廣大愛國同胞對它的仇恨,加重它對中國人民和愛國同胞所欠下的債務,大限來時,它一定要被徹底清算。

港九愛國同胞衷心感謝祖國人民的關切和支持。面對港英這一新的挑釁,一定更加團結起來,進一步學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把所有愛國事業辦得更其有聲有色,堅決回擊港英的無理迫害,去奪取抗暴鬥爭的最後勝利。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6日 星期五

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委會,就港英悍然宣布取消中華中學註冊事件,昨天發表了嚴正的聲明,指出港英這一法西斯措施的性質是嚴重的,這是港英蓄意使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進一步緊張。如果港英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要求,那末,由此而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只能由港英完全承擔。

這個聲明,反映了廣大愛國同胞共同的態度,是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英前天宣布了它迫害中華中學的決定後,它的發言人以及它的一些宣傳工具仍圖狡辯,硬指該校藏有爆炸物品,妄想為它的法西斯措施掩飾;但是這種強詞奪理的說法,只不過進一步說明它自己理屈。

人們從港英一貫對待中華中學的行徑,早已清楚看到,它要迫害這間學校早已處心積慮,手法層出不窮,只是這次亂造藉口,做法上也顯得特別卑劣罷了。港英去年已經把該校實驗室偶然發生爆炸當作「罪名」,實行封校與拉人。在該校被封期滿和招生的時候,怎能突然以同樣的藉口,重新宣布取消該校的註冊?港英既說該校校長可以提出「抗訴」,但港英不肯釋放校長黃祖芬,又拒絕黃祖芬委託的代表依時到「兩局」進行「抗訴」。對於該校代表所提出的抗訴書,又片面認為「理由不充分」。總之,不講道理,連自己的「法令」也自行撕毀,虧它還裝出「法治」的神氣,滿口「法律手續」,這種反革命的兩面手法,究竟能騙得了誰?

港英如此不擇手段迫害中華中學,只能表明它存心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表明它妄圖遏阻毛澤東思想的傳播,表明它要死硬敵視我港九愛國同胞。在當前形勢下,港英這樣倒行逆施,肯定不會讓它檢到絲毫便宜。港英這一小撮頑固分子也許以為這麼一來,就可以使如日方中的愛國教育事業受到損害,或扭轉它陷於日益不利的處境。事實的發展必將如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所論斷:「頑固派,他們總有一套計劃,其計劃是如何損人利己以及如何裝兩面派之類。但是從來的頑固派,所得的結果,總是和他們的願望相反。他們總是以損人開始,以害己告終。」港英越是憑它的反動的主觀願望辦事,我廣大愛國同胞就必定同仇敵愾,更加團結起來,更高地舉起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為捍衛廣大愛國同胞一切不可侵犯的正當權利,與港英周旋到底。港英企圖用法西斯手段來破壞我愛國教育事業,那簡直是夢想。可以告訴港英:我愛國教育事業將一定在鬥爭中取得大大的發展。如果你們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五項要求,刻意製造緊張局勢,總有一天,你們要後悔莫及的。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3日 星期二

港英還要不要講理?

自港英宣稱要「開始進行法律手續」,企圖「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以來,港九廣大愛國同胞、社會公正人士以及我祖國人民都在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大家一致正告港英不要玩火,及時把迫害愛國教育事業的魔手縮回。

昨天港九各界愛國同胞代表舉行集會,集中地反映了各界同胞的意見,堅決支持中華中學辦下去,強烈抗議港英的無理迫害。

在迫害中華中學這件事情上,港英的做法,實在惡劣已極。它所提出的所有迫害的藉口,早已被各方的駁斥所粉碎,但是,它所控制的宣傳工具,直到最近,還口口聲聲把中華中學誣指為「炸彈工廠」,妄圖不顧事實,夾硬進行迫害。而且中間玩弄自己的「法令」,一再食言而肥,連起碼的「信用」也不講了。

港英去年藉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發生爆炸的偶然事件,在毫無證據的情形下,亂造「罪名」,無理加以封閉,依照港英自己的表示,到今年八月十五日,也可以期滿啟封了,怎能無緣無故又要重新封閉呢?比方一個人被濫用什麼「罪名」判處一年監禁,期滿就出獄,不管多麼野蠻的法庭,也不能把這個人重新判以無期徒刑的。

港英曾聲稱,中華中學可以進行「抗訴」。因校長黃祖芬被港英非法關在集中營,該校要求釋放黃祖芬以便準備「抗訴」,港英不肯;要求展期,港英也不肯;該校代表受黃祖芬親自委託,依照港英方面所訂的日期,在「兩局」開會時前往「抗訴」,港英竟然也不肯。

港英自己說過的話不作數,自己所搬弄的「法令」也不作數,朝三暮四,出爾反爾,只圖達到迫害的目的,既不擇手段,也不掩飾其猙獰的面目了。

俗語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港英一味橫行,不講任何道理,這是絕對辦不到的。港九愛國同胞所以掀起反迫害鬥爭,不怕吃苦、不怕坐牢、不怕犧牲,就是不肯在港英的橫暴勢力之下屈服。迫害只能引致反擊。迫害越無理,反擊也越無情。一年多來的一切事實,證明了這一點。過去如此,今後亦必如此。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全部做法,只能進一步表明它死心塌地勾結美蔣反華反共,妄想打擊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妄想剝奪港九同胞在香港辦教育的神聖權利,與港九同胞死硬為敵。港九愛國同胞面對港英這種新挑釁,當然不會逆來順受。

現在距中華中學啟封之期已近,人們希望港英把頭腦放冷靜一點,立刻停止一切無理非法的迫害,不要倒行逆施,自尋苦惱。如果它一定要製造緊張局勢,港九同胞也決不害怕。在道理講清,責任擺明之後,港英打算把自己放在什麼地位上,它應該加以考慮了。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6日 星期二

港英必須停止迫害馬上放人

港英企圖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引起港九愛國同胞越來越強烈的反感,抗議之聲四起。連日來,數十地區出現反迫害的標語和傳單,無疑是愛國同胞支持中華中學和反對港英迫害的一種新的表示。

港英為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所製造的藉口,早已被各方痛加駁斥,它自己也無法自圓其說。但是,港英顯然不願講理,面對各方的指責,仍在重複其可笑的謬論。例如港英喉舌「星期先導報」前天還在誣衊中華中學是什麼「炸彈工廠」,認為有人還嫌關閉一間學校仍不夠,叫囂要採取「堅強的手段」來鎮壓我愛國同胞的抗議行動。試問港英什麼時候發現中華中學曾製造炸彈?去年中華中學的試驗室發生爆炸,港英利用這件偶然的事件把該校封閉至今,即使依照港英自己的「法令」,到這個月中也應該啟封了。現在港英仍把該校校長關在集中營,突然宣佈要把它的註冊取消,肆意詆譭,聲勢洶洶,從港英這些宣傳工具的叫號,人們更清楚看到,港英的確是在與港九中國同胞為敵,是在製造緊張局勢。這是一種新的挑釁,這是進一步迫害港九愛國教育事業和愛國同胞的一項新陰謀,這就不能不使人加倍憤慨。

關於港英繼續迫書港九愛國同胞的情形,港九四百萬居民都是見證,日前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也予指出,事實具在,港英無論如何,也無法抵賴。港英「新聞處」的年報就是一篇自供狀,不打自招地透露出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進行反共反華的內幕。經過各報把這個年報分析反駁之後,港英宣傳機構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敵視港九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的面目,已經再無法遮掩了。

人們不難發現,這個港英宣傳機構表現出對我愛國新聞事業無比的歧視和敵視。它對愛國報紙封鎖新聞,把謾罵愛國報紙作為它的日常勾當,甚至由副處長出頭指揮「防暴隊」迫害從事採訪活動的愛國新聞記者。直到今天,還有一批愛國新聞工作者曾被港英無理非法毆捕,亂加「罪名」,關於黑牢未放。這因為它痛恨愛國新聞記者熱愛祖國,宣傳毛澤東思想,支持港九愛國同胞反對港英的政治迫害和民族壓迫,不惜毀壞自己的「民主」、「法治」、「新聞自由」等假面具,一面妄想把愛國新聞記者的口封住,一面則加強其反共反華的宣傳,以期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港英這個目的是永遠達不到的,一年多來的事實早已證明了這一點,港英大可不必再嘗試了。「事不離實」,空口說謊話是騙不了人的。「公道自在人心」,如果把公眾都當作毫無辨別能力的傻瓜,最後一定證明他自己才是傻瓜。

不管港英怎樣製造反動「輿論」,人們看到的只是港英一直沒有停止過對我愛國同胞的迫害,這次要加劇迫害中華中學,更是對廣大愛國同胞和愛國事業繼續伸出魔手的明證。港九愛國同胞和全中國人民對此決不會容忍。

現在各方都在促港英不要玩火,應該立即取消撤銷中華中學註冊的企圖,釋放被無理非法拘禁的愛國新聞工作者和愛國同胞,接受我外交部和各界同胞所提出的要求,否則不但英方所說什麼「希望改善中英關係」、恢復香港的「繁榮與安定」成為掩護港英進行迫害的煙幕,而且香港局勢的再趨於緊張,實有攸歸,公眾自會作出公平的論斷。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4日 星期日

對港英及時的警告

港英當局上月宣稱企圖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後,不但引起中華中學師生的強烈抗議,受到港九愛國同胞的憤怒譴責,我國有關方面也正在密切注視這一事件的發展。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昨天特為此事發表談話,表示堅決支持中華中學代表的三項嚴正要求,並警告港英:「如果要一意孤行,變本加厲地迫害港九愛國同胞,後果必須由香港英國當局承擔。」

這項表示,是有力的,及時的,對於愛國同胞抗擊港英這一陰謀的鬥爭,無疑是巨大的支持與鼓舞。

港英這次企圖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無理已極。它所提出的藉口,在這段時期內已被駁斥得體無完膚。無端把中華中學指為「炸彈學校」,毫無根據,連它自己也無法再自圓其說。港英迫害中華中學的一連串措施,其本身就清楚說明,沒有「保護學童利益」的,正是港英當局。以政治迫害的「法令」暫時封閉中華中學,期滿不想啟封,枝節橫生,出爾反爾,現在又叫嚷什麼要各學校遵守「法令」,這又說明,玩弄所謂「法令」,存心進行迫害的,正是港英當局。

連日來,中華中學師生等曾分别向戴麟趾、祁濟時以次有關的港英官員提出交涉,可是他們都避不見面,他們的代表被中華師生質問到啞口無言,一味推宕。港英曾聲言中華校長黃祖芬於本月六日前可以提出「抗辯」,然而黃祖芬一直被無理拘禁在集中營,到今天還未釋放。他既未能自由處理他的職務,也沒有時間與校董師生進行商討。這不是更說明港英蓄意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已經不擇手段,不講道理了嗎?

正如各方所曾指出,港英這次對中華中學的進一步迫害,事先勾結美蔣分子製造「輿論」,散佈邪說,完全是有預謀的行徑。從港英和美蔣分子的荒謬議論和狂妄叫囂看來,港英的矛頭顯然還不僅僅指向一間中華中學。人們認定這是港英新的挑釁,其性質特別嚴重。

自去年五月以來,港英對港九愛國同胞的迫害,實際上沒有停止過。大批愛國同胞仍被非法拘禁中;祖國贈送的棉衣和大米,也不能送達;罷工工人復工受盡阻撓。舊帳未清,港英忽又要推出新的迫害花樣。這些事實,充分表明英國政府所說「希望緩和中英關係」,以及港英說要保持香港的「繁榮和安定」,都是空話。它的做法是在製造香港的緊張局勢。所以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質問英方:是否準備把香港局勢再度推向新的緊張?港九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為了捍衛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為了維護中國同胞在自己的領土香港辦教育的神聖權利,港九愛國同胞在祖國大力的支援下,一定為此鬥爭到底。如果港英不肯及時縮手,它就非自吃苦果不可!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0日 星期六

港英必須及時縮回黑手

中華中學被港英無理封閉即將期滿之際,港英突然宣布「已開始進行取消中華中學註冊之法律手續」。應該指出,港英這一迫害中華中學的表示,其性質是非常嚴重的。

去年十一月間,港英製造藉口宣布把中華中學封閉至今年八月十五日。當時港英出動大批武裝警員襲擊學校,毆捕師生,隨又攔途綁走該校校長黃祖芬,至今仍被關在集中營。現在港英不但不依照它自己的「法令」讓學校啟封,以及釋放無辜被拘禁的人員,反而在該校招考新生之後,企圖取消其註冊,這真是駭人聽聞的法西斯行徑。即使是中外歷史上最橫暴的統治者,在用任何藉口進行迫害,定下期限之後,期滿總可告一段落了,很少有這樣枝節橫生,追加迫害,在迫害之上再來迫害的。

中華中學辦理有年,向著成績,人所稱道。在它遭受封閉以後,得到廣大愛國同胞的同情與支持,更多的家長願意把子弟送去就讀,這就充分證明人們不值港英所為。港英誣衊該校「危害學童安全」,根本就是胡說八道。港英去年頻頻出動特務,毆打綁架該校學生,並迫使全體學生不能返校上課,真正危害學童的,正好是港英自己。

還應該指出,港英這次宣布要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顯然不是什麼偶然的事件。自去年五月以來,港英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勾當,從未停止。最近「德臣西報」登載所謂「高級防暴訓練班」的祕密報告,就透露出,港英時刻不忘對付我愛國同胞。參加這個「訓練班」的「高級警官」中有的人竟然狂叫「接管左翼學校及其二萬三千學生,不管其後果如何」。

與此同時,專為港英幫兇的反動報紙紛紛亂吠,要港英加劇迫害港九愛國居民,它們居然還認為港英的「現行政策」太「溫和」。它們相約同聲地反對港英釋放無辜被拘禁的愛國同胞,主張消滅愛國學校,要港英加強在新界地區的「防衛力量」,要港英「徹底執行緊急法令,以行動作語言」,「同時配合民眾(美蔣分子)支持力量」,「採取『有我無他』的攻勢」,「使左派……終至連根拔起」。美蔣分子希望港英對愛國同胞竭力殘害,並不稀奇;可以注意的是:美蔣分子在港英縱容之下,早已不止搖旗吶喊,而且有過不少事例,證明他們還慣於鬼鬼祟祟地搞插贓陷害、移屍嫁禍等手法,以及製造事端,企圖混水摸魚。日前他們公然糾眾行兇,毆打掃墓工人,一再搗毀鹽業銀行櫥窗,就是有目共見的例子。

更其值得人們注視和警惕的是:就在美蔣分子如此有計劃地狂嚎亂嚷的時候,港英近來曾出現大隊人馬在新界一些地方毆捕村民,對於應予啟封的中華中學又圖取消註冊,港英的行動與美蔣分子的叫嚷,豈非呼應配合得太迅速緊密了嗎?

港英這樣搞法,只能表明它勾結美蔣、敵視中國人民的死硬態度毫未改變;它對港九愛國同胞既怕且恨,還企圖把自殺式的鎮壓手段推行到底;它把港九同胞的愛國教育事業視同眼中釘,大有不拔不快之慨;它所謂希望緩和香港局勢,進而改善中英關係的話都是完全靠不住的。

港英不會不知道,中國同胞在香港這塊中國領土上辦教育的神聖權利是不容剝奪的。在毛澤東的時代,任何橫暴無理的殖民主義勢力都不可能迫使愛國的中國同胞屈服的。任何反動勢力要拂逆潮流,進行任何冒險的嘗試,都只能自討苦吃。全港九同胞和全中國人民都在密切注意港英今後的動向,且看港英是否及時縮回它的黑手。

大公報社論 1968年4月16日 星期二

迅速無罪釋放集中營裡愛國同胞

港英當局在過去十一個月中,先後無理逮捕了我們數以千計的愛國同胞,加以莫須有的「罪名」,投於黑獄。另有五十多人被拘禁在摩星嶺集中營裡,這裡面,包括了湯秉達、黃建立、黃祖芬、廖一原、任意之、傅奇、石慧、張烈、劉三等人。他們被長期拘禁,飽受折磨。

他們或被綁架於街上,或被拉走於家中,或在工作的場所被逮捕。港英對他們的綁架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甚至不敢公開宣佈逮捕之事,這完全是一種見不得人的可鄙勾當。

他們之中,有人是港英已承認其無罪,而加以釋放了的,卻又被拘禁於集中營裡。如打石工會主席劉三,被港英警察無理逮捕,在港英「法庭」受到非法審訊,法官無法入罪,迫得宣佈放人,才出法庭,馬上就被港英的特務綁架到集中營去。這一幕放而又捉的法西斯把戲,十分無理,也十分卑鄙!

也有人只在港英警署被無理拘留數日就獲釋返家,但數日之後,卻又在家中被綁架到集中營去。九巴工友梁業就是在和劉三不同的另一幕放而又捉的法西斯把戲中,被如此這般投入黑獄。這也是十分無理,十分卑鄙!

又如傅奇、石慧夫婦,港英明明已經宣佈釋放,只因他們拒絕「遞解」,港英又將他重新綁架,再關進集中營裡。這又一幕放而又捉的法西斯把戲,一樣是既無理又卑鄙!

事實分明,所有被拘禁於集中營的愛國同胞,都是無罪的,而港英對他們的綁架卻是令人憤慨的法西斯暴行。

而尤其令人憤慨的是,他們在集中營裡飽受了港英的迫害,吃不飽,穿不暖,病乏有效治療,還要加上疲勞審訊非法毒刑等折磨。此外,港英更無視中國人民有權在中國的領土香港九龍和新界自由居住的權利,要強行將他們「遞解」出境。

港英的「遞解」陰謀,都受到了集中營裡愛國同胞的堅決抵制,痛予粉碎。愛國同胞不怕種種折磨,視法西斯酷刑如無物,針鋒相對,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鬥爭,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勝利,大長愛國同胞志氣,大滅港英威風。黑獄紅心向太陽,他們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反擊敵人。他們不屈不撓,愈鬥愈勇,充分體現了偉大領袖毛主席所教導的精神,「在野獸面前,不可以表示絲毫的怯懦」,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我們向他們致以崇高的敬禮!

我們更要嚴正警告港英當局:必須迅速無罪釋放集中營裡我們所有的愛國同胞!你們將他們拘禁已是無理的,加以折磨就更是罪惡,拘禁得越久,折磨得越深,罪行就越重!罪責就更難逃!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英國又拒絕中共的無聊「抗議」

依照中共一貫的作風,「抗議」是一種政治宣傳,也是北平偽「外交部」唯一的「工作」。因此無論甚麼事情,祇要毛幫認為合於他們宣傳的需要,就都會以不成理由的理由,或者一本無理取鬧的姿態,向別的國家提出所謂「抗議」。此類例子不勝枚舉,而最近向英國提出的「抗議」,不過是其中之一。

這次中共向英國提出「抗議」的根據,係以最近香港政府的許多除暴安良措施為藉口,其中包括有封閉「中華中學」,逮捕了該校校長黃祖芬;對「文匯報」作「缺席審判」;拘捕了「新聯」、「鳳凰」兩左派電影機構負責人廖一原和任意之等,認為這是香港英國當局「迫害我愛國同胞的暴行」,因而要向英國政府提出抗議云云。

這次中共上演的「抗議」活劇,係由偽外交部「西歐司負責人」向英國駐北平代辦霍普遜口頭提出,並未附有「外交文書」,業已為霍普遜和英國外交部所嚴詞拒絕。看來中共此種「象徵抗議」祇在對港共黑幫作一種「精神安慰」,如今自討沒趣,大抵亦將知難而退,以免再丟面子,這是不難想見的事。

任何人可以看出,這次中共對英「抗議」完全是以「溫和」的態度出之,香港左報把它說成「最強音」,恰恰與事實相反。根據我們的理解,中共抗議所以「強」不起來,主要有幾點因素:

第一、共方提到香港政府有關對付港共黑幫非法活動的措施,它除了含糊其詞的濫指港府「迫害」之外,實在沒有任何一件能在法理面前站得住腳。譬如「中華中學」的被封閉和黃祖芬的被拘捕,那是因為這所學校是個製造炸彈機關,並且已把一個學生炸成殘廢,港府若非採取上述行動,就不足保護該校學生和香港市民的安全。中共在它口頭抗議中,所以不敢提到這些事實,更不敢胡扯到甚麼「毛澤東思想」,那是顯然自知理短情虧,無法對港共黑幫的罪行辯護,否則自認毛澤東教人「造炸彈殺人或自殺」,這不是醜上加醜嗎?又如「文匯報」的被「缺席審判」,那是由該報誹謗一位港府官員引起的「民事訴訟」,提出此項控訴的是私人而非港政府,祇因「文匯報」不敢答辯,復侈言「藐視法庭」,這才產生「缺席審判」的後果,中共不能為親者諱,這也自然無法能夠提出「抗議」的理由。還有廖一原和任意之的被捕,這兩個人是無惡不作的「鬥委會」中的「常委」,港府抓了他們而對其他左派影人不加干涉,可見他們是罪有應得,「迫害」之說,根本就無從談起。中共「抗議」云云,當然也是對港共黑幫的「虛應故事」而已。

第二、中共在它的口頭抗議中指出:「香港問題是當前中英關係的癥結,離開了香港問題就談不上中英關係的正常化。英國政府口口聲聲說:『希望緩和中英關係』,『願意恢復中英兩國的正常關係』,但卻連續不斷地採取嚴重損害中英關係的做法,這祇能暴露你們的偽善面貌。你們一面在香港繼續鎮壓和迫害,一面又想同中(共)國政府保持所謂『正常關係』,這是辦不到的。」共方的「抗議」最後說:「如果你們繼續這樣蠻幹下去,那就必然要使目前的中英關係更進一步惡化,這個責任必須完全由英國政府來承擔。」綜觀全文,中共用的是「最溫和」字眼,也可說是他們對英「抗議」中,最沒有「火氣」的一次。而細看它的內容,祇不過是希望透過這一次「抗議」,求香港政府賣個人情,不要把罪惡如山的港共分子予以「趕絕」。中共這種心理,是我們可以理解的,平情論事,這也不足為怪的。

第三、也許人們覺得奇怪,這次中共對英「抗議」沒有提出甚麼「條件」,也沒有甚麼恫嚇,祇在外交詞令上堆砌一番,並且還多少顯得有點「彬彬有禮」,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共看清楚了港共暴亂已註定失敗,而他們也不願放棄對港貿易的利益,因此他們便不願「口出大言」,多生枝節,以免「中英關係」更難「改善」。中共這種「求財」而非「求氣」的願望,我們在「邊界換人」這事件中已經論及,並且認為那是中共不借犧牲港共的「新決策」,這次中共表面「抗議」而實際「求和」,原因即在於此。

這就可以看出,中共有了這種「求和政策」,它就當然不能對港共黑幫有所「偏愛」,否則真正受到損失的仍然是它自己。但說到改善所謂「中英關係」,這責任不在英國,也不在港府,而在港共黑幫是否低頭認罪,或中共是否能把他們的罪惡活動予以控制,所謂「香港問題是當前中英關係的癥結」云云,應該在彼而不在此。但無論如何,中共這次對英「抗議」的實際動機既如上述,則港共黑幫把它誇稱為「最強音」,如此自欺欺人,亦適足反映他們是如何的「恐懼與沮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