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香港旅遊協會


華僑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25日 星期三

越共破壞聖誕停火

越共破壞聖誕停火,這是世人早已預料得到的,因為越共從未放棄作戰部署也。

自美機停炸北越以來,越共在非武裝區有過一千次以上的軍事行動。其中四十多次是激烈的軍事行動,其餘的行動,卻是包括軍隊調動,建築防禦工事等,都是為了加強作戰而發的。

其次,自宣佈同意聖誕停火之後,越共即加強作戰部署,在過去一星期內,越南各樣戰爭並未停止,非武裝區北部和高棉邊境越共軍調動繁忙,西貢外圍及十二個軍事基地遭受炮轟,凡此都足以證明越共軍事行動是有增無減的,據西貢二十日美聯社電稱:「美軍情報官員於星期五報導:共黨突擊隊業已發動一次冬季至春季作戰的初步階段,同時並把部隊和戰略物資運送至一處陣地,準備對西貢進行突襲。他們預料共黨可能於新年之後發動攻擊。上述情報消息使到美國警告在巴黎的北越代表說:一次對西貢的攻擊,可能使和談瀕破裂。據情報說:以前沿着西貢以北高棉邊界佈防的四個師北越軍,業經推進至更迫近西貢。一位高級軍官說:共軍即令部擁有北越主要部隊和越共六十五營和地方部隊約二十營,來擔任這次作戰行動,即約有二萬三千軍隊。為了對付這次攻擊,盟軍方面需為一百二十個營,約有八萬軍隊,其中包括美軍五十營,南越軍六十四營和澳洲軍及泰軍六個營。該方面人士說:我們沒有跡象顯示敵人經已改變其計劃,在美軍打擊這些預料中襲擊的延續作戰行動中,十八架美空軍B五十二型轟炸機,曾在西貢西北五哩通達西貢走廊的叢林,投下若干枚超過五百磅炸彈。隸屬第八十二空運旅的傘兵,在掃蕩西貢外圍地區時,於距離首都十一里處,虜獲二百枚迫擊炮彈和若干枚火箭炮式的火箭。」

這是事實證明,越共破壞聖誕停火,可以說是有計劃的行動。凡是過份相信越共之停火誠意者,將是錯誤的。

在聖誕停火三天期間內,越南前綫的情況如何?目前我們不願作過早的評論,但有一點是必須指出的,是聖誕停火需要彼此具有誠意由聖誕停火擴大為元旦停火更要雙方具有誠意。美軍與南越軍之誠意是可以相信的,但北越與越共之誠意如何?世人不無懷疑,因為歷年聖誕與元旦停火,北越與越共都沒有誠意,不但沒有誠意,而且利用停火期間,大事補給及軍事調動,所以每次破壞停火的,都是北越與越共。但現在整個客觀形勢已大大改變了,和談對北越及越共有利,如果北越與越共有意促成和談,此時便不應破壞聖誕停火,不但不應破壞聖誕停火,而且要表現誠意,採取行動,一方面保證聖誕停火成功,一方面推動聖誕停火擴大為元旦停火。如果越南前綫真正全面停火,對促進巴黎擴大和談將有莫大之貢獻。可見越共破壞聖誕停火,在政略而言,是錯誤的措施。

香港在寧靜平安中進步

今天是舉世歡渡聖誕的好日子,香港華洋雜處,每年聖誕節前後,市面也有一番熱鬧。一如西方國家人士,歡渡聖誕的。

今年聖誕節前後,香港市民到處表現了寧靜平安的氣氛,這是正常的現象,也是香港繼續走向繁榮的現象。

自今年十月以來,香港之繁榮,工商業發展數字證明又向前推進一步。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截至今年十月底為止,全港七十家中外銀行的各類存款總額已升破百億元大關,而達到一百億零二千二百五十七萬七千元的空前高紀錄。這是一個殊足令人興奮的數字。華僑日報經濟版記者日昨已有專文指出,此種現象之形成,是基於多種原因,主要是:

第一、外流資金大量返回香港。

第二、外國商行或金融集團大量投資香港。

第三、海外華僑對香港恢復信心,將資金大量調來香港。

第四、香港經濟繁榮,成長率高。如眾週知,香港目前發展成為一個著名的工業城市,各類產品大量外銷世界一百多個市場,為香港帶來極其可觀的外匯收益,使廣大市民的就業及收入得到支持,根據紀錄,今年一至十月港產品外銷總值達到七十五億五千七百多萬元,比較一九六七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廿七點二,在此一良好的基礎下,銀行的業務平穩,存款告增是意料中事。

第五、旅遊事業表現空前好景,各國來港遊客人數大增,根據香港旅遊協會所發表的統計指出:今年一至十一月份各國來港遊客總共達五十六萬六千五百〇五人,比較去年同期的四十八萬五千七百六十三人增長了百分之十六點六,為香港帶來巨大可觀的無形外匯收入。

由此種現象再深入研究,或再看遠一點,我們對香港繁榮前途更具信心。香港不但經濟貿易進步,文化、醫藥衛生、社會福利事業各方面也全面進步。而此種進步,必須在一個適宜的環境中才能擴大?那就是寧靜與平安的環境。

香港的環境一向是寧靜與平安的。這是基於市民之需要,也基於亞洲各國,包括我們的鄰邦之需要。香港保持寧靜平安的環境,才能不斷進步與繁榮,這不但對香港有利,同時對亞洲各國及對我們的鄰邦有利。這是天經地義的,也是人人早已看清楚的形勢,四百萬市民今後所要努力的,但衷誠的合作,堅決的團結,維持香港的寧靜與平安,不容任何惡勢力破壞我們的寧靜與平安。我們要永遠的,生活在一如聖誕節之寧靜與平安氣氛中。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5月19日 星期日

香港經濟復甦正穩步向前邁進
--總論最近幾件經濟「喜訊」

經過港共去年的瘋狂破壞後,香港的經濟現正在復甦中,速度雖然不快,但進程卻非常穩定,而其展望也頗可樂觀。此項發展說明了兩件事實:一是港共癱瘓香港經濟和動搖香港在自由世界所佔貿易地位的任何惡毒陰謀和行動,俱無法得逞,過去的已遭擊敗,將來的也會如此;二是香港工商業人士具有一股鍥而不舍的毅力,環境愈艱難,他們的鬥志愈堅強。過去香港從光復後工業和貿易的長足進展,就是靠他們的那一股毅力和鬥志,而香港經濟的復興,又是靠他們這種勇往直前的精神。

最近有幾件事,足以反映經濟復興的大步前進,同時也可以說是香港的「喜訊」。第一件事是工業總會發表一項調查報告,其中指出廿五家大型工廠,有廿四家聲明它們正在實施擴廠增產的計劃,而且增加新的投資。這是用科學方法的一種調查結果,絕不是向壁虛構的故事。工業總會主席鍾士元博士對於這一調查報告,認為是香港工業人士對經濟前途的「信任投票」。中華廠商會會長蔡章閣也稱此為絕大喜訊。他指出,大多數工廠的增產擴廠,都發生於今年開年迄今這一時期,因為它們產品銷途較前大好。蔡氏所言,並非虛語,根據勞工處的報告,今年第一季比去年第四季,工廠增了廿五家,就業工人則增了一萬四千九百六十八人。最生動的例子,則為青洲英坭廠,該廠在去年五月四日因港共搗亂,不得已宣佈關廠。最近該廠當局宣佈,生產已恢復至去年五月前的水準。最值得重視的一點,就是該廠全部新僱工人之中,人數較開廠時為少,但個個勤力生產。這證明不論任何工廠之中,如果被港共分子滲透,他們就成了害群之馬,對生產怠工之外,無時不在暗中進行破壞活動,惹事生非。肅清這班「害人精」,纔是每間工廠獲得安定生產環境的唯一保證。

第二件事是股票交易的逐見活躍,前天的成交總額高達五百一十八萬元。據股票交易所負責人說,股票活躍開始於上月初,證明對香港前途的信心愈強,資金的流動愈快愈多,特別是海外人士購買香港股票一事,更可增強我們的信心。另據渣打銀行總經理表示,最近資金流入香港,為數頗鉅,同時自英鎊地區回籠的資金,在過去兩三個月中正與時俱增。股票市場是敏感的投資交易,也是經濟的「寒暑表」,其一昇一降,不啻是某一個特定時期的經濟脈搏。如果具備資金的人士對香港經濟復興缺乏信心,他們就不會把一度調撥海外的游資回籠,股票交易也不會如此活躍。我們在展望香港經濟前途之際,對於此種趨勢就不能無視。

第三件事是對英輸出與旅遊事業,逐見回復佳態。倫敦的「香港協會」最近宣佈,今年一至三月期內,港、英的貿易總額較去年同期增加了六百萬鎊,而英國與中共的貿易,同期內跌底了五百萬鎊。一增一減,顯示香港廠商的巨大潛力,同時也表示了港共搗亂的結果,損人無多,損己則大。至於旅遊事業,根據香港旅遊協會的統計,今年四月份來港旅客,共為五萬五千二百八十三人,與去年同期相比,僅減少了一百九十五人。其中搭飛機來港的佔了四萬九千九百八十三人。這些數字說明些甚麼?一方面它說明了香港已趨安定,接近去年五月前的情況,它已恢復為亞洲的「購物天堂」。若不然,海外旅客就不會來此。一方面證明港共以及海外若干另有用心的國家,一度企圖把香港描繪為「通街炸彈」的無稽之談,已為事實所否定。這一點,使海外人士對香港今天和明天的信心,真有極度重要的作用。

上述三件事,祇是最近期內較大的喜訊,其餘的還有很多,無須逐一列舉。最重要的是我們在經濟復興喜訊頻傳之時,萬萬不可稍存自滿或自傲心理,不論港府當局或工商界人士,必須分秒不懈不怠,繼續努力,我們經濟的全面復興和重見繁榮,一定可以達成。天下無難事,祇怕無恆心,有了毅力和鬥志之外,再持之以恆,何患無成!不過,工商界人士的一切努力,必須獲得港府當局的通力協助,否則,工商界人士的努力結果,往往事倍功半。港府當局對工商業的扶助,過去已作了不少,但嚴格來說,它仍存有不少弱點。大致說來,扶助未能普及,對大型、中型和小型工廠的扶助措施,似有差別。工商業的復興和繁榮,必須從全面中求之,絕不能在個別生產單位中出現。經濟是整體的,不能分割。目前對工商業的扶助,途徑殊多,例如運用組織的力量,廣拓海外市場;對工業貸款,設法放寬條件和降低利息;對設廠種種問題,多方面照顧和予以方便;對專以製造工潮的港共分子,不自新的必須把他們趕出工廠。諸如此類的措施,港府當局如果能腳踏實地的去做,我們相信香港經濟復興任務,一定可望提前完成,而一個繁榮的香港,也很快就會重見了。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復興旅遊事業必須改善入境手續

旅遊事業是香港第二位最大的「工業」,在今年「五月暴亂」爆發之前,香港旅遊事業,欣欣向榮,以「旅遊協會」為中心的各有關單位,緊密配合,遊客紛至,它成了促進香港繁榮的一項巨大動力。到過去半年中,由於左派暴徒從事窮兇極惡的搗亂,破壞港九長期享受的謐靜,曾經一度使外地遊客的人數減少;但最近兩三個月來,局勢逐漸好轉和穩定,遊客再度紛至沓來,旅遊事業也漸復常態。根據「旅遊協會」最新的統計數字,十一月份遊客共有四萬六千八百七十人,與去年同期的遊客人數相比,僅降低了百分之四點四一;但以去年一月至十一月的遊客總人數(四十二萬零八百一十一人),與今年同期的遊客總人數(四十五萬零五百四十人)相比,反是增加了百分之七點零六。

上述數字是「旅遊協會」從人民入境事務處(即通稱為「移民局」)得來的,雖然是純粹官方數字,不一定百分之百的精密,但可靠性仍難抹殺。隱藏於這些數字背後的,就是香港逐步回到安定的鐵般事實,同時證明港九左派暴徒不但沒有「鬥垮港英」,而且在香港當局與抗暴居民協力同心奮鬥之下,使香港屹立於自由世界,光照寰宇。

在暴亂初期,一方面可能由於海外報導的誇大和失實,一方面則因我們自身在海外宣傳工作的做得不夠,再加上中共分子到處散播惡意謠言,曾使海外人士發生一種錯誤印象,以為港九天翻地覆,成了雞犬不寧之地,例如日本方面即曾勸告遊客,最好不遊香港。但事實勝於雄辯,港九左派暴徒一連串的挫敗事實,在在證明這些讒言是無的放矢,有意或無意的誇大渲染,因此海外人士的觀念便逐漸改變。不久之前,美商在香港希爾頓酒店所舉行的盛大「信任香港」酒會,就是海外人士對香港安定信心的具體表示。上面所列的十一月份遊客數字,其中日本遊客達一萬零六十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十六點九一,這點亦說明日本人士對香港安定的信心,現在也告恢復了。

對我們而言,這些都是令人鼓舞的現象,也是旅遊事業復興的良機,我們如果不及時擴大努力,繼續爭取更多的遊客,則將平白失去大好的時機。任何事業希望進步,必須求諸於己。自己如不努力,而坐待更好的遠景,那將是莫大的錯誤。在這一方面,遊客入境手續的簡捷,絕對要嚴格的做到。「人民入境事務處」對此,顯然要負起最主要的責任。這一點,不僅我們有此要求,就是海外人士也表同樣的希望。例如加拿大太平洋航空公司的董事會主席與該公司香港經理,三天前在記者招待會中,就曾提出此項意見。他們僉認為啟德機場的查驗與入境手續,所花的時間太多,甚至相當於台北飛香港的飛行時間(目前港、台噴射客機,單程飛行,不需一小時)。因為機場和碼頭等處的查驗與入境手續,是由「入境事務處」主理,所以我們說該處應負起最主要的責任。

查驗與入境手續的費事費時,過去曾不斷受到批評,而「入境事務處」的確也在逐時改善之中;不過迄今為止,仍沒有做到「簡」和「捷」兩字。所謂「簡」,就是手續簡化;所謂「捷」,就是迅速。做不到「簡」和「捷」的緣故,可能有三:一是人手不敷,機場班機時時數機同時抵達,搭客群至,有限的人手自難應付眾多的旅客。二是效率未講求科學化,例如檢查工作,熟練的與新手,速度的差別就很大。這是一種技術性的工作,如果悉心研究,不時改良,一定可使效率提高。三是取締貪污縱使已盡全力展開,但仍可能因人員的良莠不齊,「春風吹又生」。此點,我們並非無中生有或故意指摘,而是「入境事務處」成立迄今,曾發生過若干次貪污案件,提堂受理。香港防止貪污諮詢委員會主席關祖堯氏與工商署副署長麥理覺等人,前夕在「香港電台」一項討論節目中,即強調肅清貪污,必須自政府各部門着手,而各部門首長對此所起的示範作用尤大。由此可知貪污現象的存在,不容諱言。

改善入境手續,可針對上述三方面着手進行。這件事,關係乎今後旅遊事業的復興與繁榮,我們希望「入境事務處」不以忠言逆耳,而快快的運用權力與智慧,早日謀求實現。任何行政部門,除了大部分時間用來處理例行事務外,一定要找出一部分時間,在行政推行的技術方面,不斷研究改善之道,而後纔有進步可言。以故步自封心理來推行行政工作,絕對不能配合新的客觀條件和需求。現在旅遊事業是我們爭取再度繁榮的頭等重要工作,必須盡力所能逮,進行改善,尚望有關當局能從善如流,早日注意及此。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安理會決議XXXX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日前召開緊急會議,討論中東問題,全體一致通過了一個決議案,包括由聯合國秘書長派遣特使前往中東,以色列軍隊自佔領地撤退等根本解決中東糾紛的原則。中東戰爭自六月中結束,迄今將近半年;聯合國為了解決戰後問題,曾經舉行緊急大會及安全理事會議,惟均徒勞無功;這次通過了上述決議案,總算有了成果。

然而,正如聯合國以往通過的許多決議案那樣,有關國家並不一定遵照執行。單從埃及總統那塞二十三日的演說看來,中東糾紛顯然沒有立即解決的希望。現在要注意的,是各當事國今後的動向。

安理會此次通過的決議案,是由英國提出的。英國案可說是「強調以色列軍隊應由全部佔領地撤退的亞非三國(印度、馬里、奈及利亞)案」和「強調國際水道自由航行以及以色列生存權的美國案」的折衷產物。此案把阿拉伯諸國的要求與以色列的要求一併容納進去;避免使用太過切實的字句及解釋。但是另一方面,這正反映出解決中東問題的困難。

中東當事國的態度,首先要注意者是以色列的。此次戰爭的結果,以色列佔了許多地區,計有:敘利亞高地,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舊市區,西奈半島,加薩地區,及阿卡巴灣。以色列佔領後,立即致力於經濟上的開發,確立由阿卡巴灣運輸物資的路線,並向阿拉伯人實施教育。以色列當局迭次宣言:「除與阿拉伯首腦直接談判之外,別無其他解決途徑。」在本月八日召開的緊急內閣會議上,還決定了一項方針:「絕不放棄耶路撒冷」,及「如不宣言終結一九四八年以來的戰爭狀態,不進行任何談判。」簡單地說,乃以確認以色列的生存權及締結和平條約為第一要義。並且縱使如此,以色列仍不放棄耶路撒冷;以色列態度是強硬明確的。

阿拉伯的立場又如何呢?業已表示承認以色列生存權的約旦王固不用說;即沙地阿拉伯、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亞等保守派的王國,大概也無可奈何,只好接受安理會的決議。但是,敘利亞內XXXX說,□□□□□□□□□□□安理會的決議□□□□□□□□□□□□可能性,大概是不能□□□□□□□□,環繞埃及戰敗以來的內外情勢,極為嚴重。其中最主要的是:在政治軍事經濟方面,作為埃及最大靠山的蘇聯,也贊成安理會的決議,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在經濟方面,埃及封鎖蘇彝士運河,每年約損失一億埃鎊,旅遊事業減少收入三千萬埃鎊,西奈油田損失二千萬埃鎊,單單這三宗,共計一億五千萬埃鎊,約合三億五千萬美元。最近除了仰賴蘇聯支持之外,是靠沙地阿拉伯弍千XXXX意義甚大,我們希望當事國□□□□□着眼,乘安理會決議及聯合國秘書長特使前來中東調解的機會,權衡利害得失,互相切實讓步,成立妥協。如其不然,長此拖延下去,大家都沒有好處。就中尤其是埃及,既然困難重重,怎麼可以堅持不承認主義呢?這是必須審慎考慮的。

香港應多發行新郵票

香港旅遊協會最近發行一套國際旅遊年紀念郵票,供居民黏在國際郵件信封之背,目的在促進香港旅遊事業。這套紀念郵票共有八種,均以香港所製的手工藝術品為圖案,彩色奪目,古意盎然,富有東方色彩。

這是香港旅遊協會繼柬報平安的又一向外宣傳運動,由於極吸引市民的興趣,料可獲致預期的效果。但鑑於旅遊協會此舉的成就,反映出香港郵政當局的失敗,因它們如由郵政局改為正式郵票發行,不特收效更宏,增加府庫收入,且可節省納稅人一筆金錢。

這種紀念性郵票純是一種宣傳品,不能作為郵資收據的代表,故流行當然不能如正式郵票的廣泛,宣傳效力亦打個折扣。

香港郵政當局為甚麼不能陸續推出富有香港代表性的郵票?這是一個老早使人費解的問題。雖然香港在近年已比前較有興趣發行新郵票,但比起許多國家和地區仍然望塵不及,即前年連續發行兩種不同紀念性質的正式郵票,一種紀念國際電訊百週年;另一種紀念聯合國廿週年,似已是創舉。但這仍不過受外力影響,不是自動自發的。

去年發行了一套地方性特別郵票,慶祝農曆羊年新年,纔多少改變了作風。須知郵票的作用,不祇作為郵資的收據,還包括吸收外匯、宣傳產品、推行政策、獲致國際瞭解,招引遊客。它的功用無一而非香港所亟需的。香港旅遊協會現在發行的一套紀念郵票,用途不過限於吸引遊客與宣傳產品,祇這兩種用途已有發行的價值,倘由郵政局作為正式郵票發出,更可兼及其他一切作用,何必讓旅遊協會獨負其責。

香港近年所發行的新郵票,實不能兼具上述的作用,因它們的設計,多是陳陳相因,殊欠想像力與藝術性,更談不到有地方獨特的風格,即去年所發行的羊年郵票,亦殊欠理想,比起旅遊協會最近出的一套,無論設計與彩色,均大為遜色。

香港現既努力發展旅遊業,積極向外推銷產品,同時又力謀國際瞭解,正該借助流傳最廣最速的郵票,宣揚當地的風景、特點、習俗、產品與建設,以吸引集郵家與遊客的興趣。世界不少國家以郵票為主要財源,香港何必甘自菲薄。

(XXXX/□□:文字丟失)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再談解決青年問題

有一位不允公佈姓名的社會工作人員,向新聞記者發表關於本港青年問題,曾呼籲夜總會持牌人每月一次免費供給場所與青年使用。渠謂如恐怕青年不守秩序,渠將派遣福利工作者到場指導。又謂青年必須有發洩其餘剩精力的機會,因香港的居住環境惡劣,地狹人稠,青年無處可去,祇有在街上胡鬧。當青年問題發生時,本港社會領袖大多數言之滔滔,而採取實際行動則寥寥無幾。社會領袖多指責青年行為不檢,而不知到亦不承認應受其咎者並不是青年而是吾人之社會及環境。澈底解決青年問題及領導青年成為有用之市民,端賴教育--即教育其父母及其僱主。香港人似乎完全喪失人生意義之價值,香港人最重視的是金錢,利用全部時間去歛財。對於未能考入中學而須在小學六年級離校的兒童,需要給予以澈底的職業訓練。由於人口高度澎漲,政府必須優先顧全市民的物質需要,特別是住屋、教育及醫療。青年夏令活動計劃進行得十分成功,故已延長舉行。因有五十萬兒童參加,其計劃已決定在年中繼續推進,直至冬季為止。

從上述的片斷談話,我們感覺到本港青年問題應有革命性的看法。由於最近左派利用青年去遂行不法行動,我們更應檢討應付青年問題的辦法。日前社會名流多人及社會福利署長陶雅禮氏極力指出本港急切需要青年福利工作人員,這當然是先決的應付青年問題的條件,然而我們要認識,青年工作人員必須能夠與最需要協助的青年有緊密的接觸,然後才能在工作上發生效力。未公佈姓名的社會工作者曾指出:未能獲得中學學位而須在小學六年級離校的青年,是最需要獲得澈底的職業訓練,那麼青年工作者應在這一個時候能有機會與這些青年發生接觸,這即是說,在專門職業學校中或在有學徒的工業內,青年工作者應被派往這些機構向青年工作。在那些地方才能給予青年有用的協助,而一方面能與其家長及僱主取得聯絡,另一方面可間接教育其家長及僱主。

在其他中學中,青年工作者亦應在那處獲得工作崗位。從前國內中學,甚至小學,都有訓育主任之設。為什麼本港的學校不能有同樣的制度?說到訓練青年工作人員,何必另外設立訓練機構?因為學校的教師根本上就是訓育人材,如有訓育主任之設,任何教師都可專任此職,而專注於訓育青年的工作上。

訓育青年的師資本來並不缺乏,而學校不能擔負訓育工作及學校不能產生優良的市民,是因為本港的教育制度有其缺陷。學校教師工時過多,擔任授課科目過重,何來有時間去兼顧學生品格及活動的訓育呢?學校功課太過側重考試,於是家長僅知督促子弟勤於功課,而完全不鼓勵他們參加任何訓育的活動,這樣又怎能產生優良品格的學生?所以澈底解決青年問題,首先必須改良本港的學校制度。

要改變社會人士對於牟利是視的態度,這是實不容易的工作。除非本港能實施社會保障的制度,否則任何教育也是徒然的。港督戴麟趾爵士在渡假回港後,曾提及推進社會保障的計劃。我們盼望這個制度能及早實施,因為這一社會改革能夠解決本港許多的社會問題,青年問題也是其中的一個。

我們當然贊同青年活動的計劃能夠成為永久的施政,但單靠娛樂性的活動計劃是不能解決青年的問題,特別是家長與僱主對青年的錯誤觀點,最容易引起青年的反感,而家長與僱主對於娛樂性的活動是有敵視的成見的。因此除了活動之外,有建設性的活動應予以大事宣傳,更須促請家長及僱主參加青年的活動,俾能解除彼此間的誤解及成見。我們認為解決青年問題,必須從家庭,學校,社會,政府及青年本身幾方面去尋求澈底的辦法。

香港應使遊客消費分散

香港旅遊協會聘請專家研究香港旅遊業所發表的報告書揭露,遊客在此間消費的分配如下:購物(五十六%),酒店賬單(二十%),外出飲食(十%),遊覽(四%),娛樂(三%),其他消費(六%)。這些統計數字顯示香港仍靠「購物者天堂」這招牌來吸引遊客。但這招牌已逐漸褪色了,這報告書草擬人遠東研究組織有限公司董事長希素指出:「購物者天堂」已漸為星加坡取而代之,目前星加坡物價跟香港相差不遠。這演變趨勢已指示香港發展旅遊事業的方針,應該改轅易轍了。

從上述數字分析,一個遊客在港消費,除了購物用去了百分之五十六,再加以必要的酒店賬單百分之二十,剩下來的消費不過百分之廿四,未免太不平衡了,縱使沒有星洲等地爭衡,我們亦該設法導使遊客消費分散。

當然,我們不是主張放棄以購物為吸引力之一,但不該恃為主要的號召。在經濟原則上,使遊客多消費於購物,不如使他們消費於其他方面,遊客將金錢多用於購物,雖然有助於一部份商店的繁榮,但根據這報告書統計,遊客最喜歡購買的東西,係剪裁或現成衣服、皮鞋、鐘表、手袋、皮具與攝影機等,這些東西有一部份全部是輸入品,其他貨品的原料亦盡取給於外地,香港所得的經濟利益,不過貨價的一小部份,或製造的工資。倘能引導他們消費於遊樂飲食,卻幾可完全受惠。

換句話說,倘我們多供應有吸引力的遊樂設施,使遊客多逗留幾天,多消費於享樂的消費,實勝於使他們匆匆而來,購了一些東西之後,又匆匆而去。

想使遊客多消費於遊樂飲食,在港多留些時間,必要有值得他們留戀的地方,除了改進與增加遊覽地區及設備,別無其他抉擇,但自香港力求發展旅遊事業以來,雖然不斷強調有這個必要,但祇聽樓梯響,不見有人來。

難道香港再無闢建遊覽區的地方嗎?在一九六五年由英國聘來的專家所揭出的第二部促進香港旅遊事業報告書,已舉出不少可供發展的地區,其中除西貢之外,還有比港島更大的大嶼山,這報告書更曾詳列建設大綱。

還有,港九不少名勝古都,特別在新界,稍加整理與宣傳,即具有對各國遊客很大的吸引力。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9月12日 星期二

與其怨人,何如自省!
--為近日香港各界對日本的不滿情緒進一言

港共暴亂影響了市民生計,也打擊了旅遊事業,單從這一點事實看,港共分子雖無力「鬥垮港英」,但已害透了香港居民。在較早以前,由於國外對香港消息傳聞多誤,外國遊客對這「東方之珠」裹足不前,香港旅遊協會曾經發起一項「柬報平安」運動,如市民向海外親友柬報平安,可交由該會免費代寄。但此項運動雖然大力鼓吹,實際收效卻未如理想,那些專門接待外國遊客的高級酒店,以前客似雲來,應接不暇的,據說現在平均住客不到五成,與該業有關的其他行業,其生意如何,自可想見。

在外地來港的觀光遊客中,日本是香港一個主要「爭取」和「競爭」的對象,因為日本的工商大企業,近年常常派出高級人員,到國外聯絡觀摩,香港是他們的觀光目的地之一,而從美、加等地東來遊歷的西方旅客,到日本的很少不到香港,因此無形之中,也使日、港兩地對旅遊事業處於一種競爭狀態。根據已知的事實,在最近三、四個月來,日本來港旅客比之其他國家旅客減少得最多,由此影響所及,有些歐美遊客原本是要經日遊港的,到了日本之後,往往變更主意,不來香港,這又使香港的旅遊生意,多受一種額外的損失。

日本人士和歐美遊客來港顯著減少的原因,據說是日本東京的旅遊機構發動一種不正確宣傳,把香港形容為一個「恐怖不安」的城市,勸告遊客還是「少去為佳」。許多旅客「寧信其有,不信其無」,結果遂使本港的旅遊事業備受打擊,並引起了本港各有關方面對日本強烈的反感。最近,正是「舊恨未平,新怨又起」,中華廠商聯合會決定今年擴大舉辦銀禧工展會,經邀請日本工業界參加展出,但沒料到,日本對此竟斷然拒絕,左報據此大肆宣傳,甚有得色。為了這事,廠商會發言人曾經公開指摘日本對香港局勢故意張大其詞,企圖混水摸魚,乘機奪取香港廠商的外國訂單,許多社會人士也不值日本廠家之所為,責難之聲,不絕於耳。

有人稱日本人是個「勢利」的民族,我們俗語所說的「見高拜,見低踩」,頗能形容一部份日本人的性格,如今日本對香港「落井下石」,香港各界的憤懟心情,我們是可以完全理解的,有關責備日本的理由,也當然並無不對的。但是,當我們暫時撇開了這種不平情緒之後,我們是否也會平心靜氣的想想,日本這樣的「踩」香港,是他們完全不對,抑或我們本身也有值得自我檢討的地方呢?中國古語有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這意思是說,一個種滿桃李的地方,或開花,或結子,即使交通不便,也會引人入勝,桃李本身不必作甚麼宣傳(不言),人去多了,雖荒郊僻野,也自然走出一條路(成蹊),成為人們共趨的去處。香港近十年來的旅遊事業所以欣欣向榮,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遊客,主要就是賴有「安定繁榮」作號召,同時香港又是一個所謂「購物者的天堂」。這一種事實,是勝過宣傳好多的。但如今,香港受到共黨暴亂的損害,那些身在外國的殷商巨賈,他們每天讀報紙,聽廣播,看電視,所見所聞都是有關共黨犯罪作惡的消息,他們便祇能看到香港「社會不安」的一方面,而沒有看到香港「人心安定」的一面,在這種情況下,連有些在香港成長而現時在外國讀書就業的青年,也會寫信邀請他們住在香港的直系尊親到國外「避難」,我們能夠想像那些要到香港觀光遊覽的外國旅客,反而會一點沒有戒心麼?

古人有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趨利避害,原是人之常情,假如我們能與外國遊客易地而處,我們就會對如下這些問題,不能不加以考慮:

一、共黨的暴亂分子有一句充滿血腥恐嚇意味的「生劏白皮豬」口號,曾有外國遊客拍攝他們暴亂的照片,當場受到暴徒毆辱,結果是「有冤無路訴」。他們將會想到,中共派駐英國的所謂「外交官員」,也會做出拿起斧頭砍傷倫敦警察的暴行,他們能夠相信自己在旅遊香港期間,會比倫敦警察更為安全麼?

二、香港月來天天有炸彈,軍火專家和警察人員每天都為這種炸彈事件而忙個不休,疲於奔命,昨天火車路軌上擺有一枚炸彈,九龍火車為此停頓了三小時,在如此情況下,試想那些外國遊客,他們會整天呆在旅館,寸步不出門麼?

三、港共分子殺人不擇手段,連北角清華街兩個小童也慘遭毒手,總不能說香港社會不夠「恐怖」,而共黨在每次發動「炸彈攻勢」後,左報皆誇稱為「炸彈陣揚威」,或自詡為「痛懲港英」的傑作,而那個自稱為「鋤奸司令部」的港共組織,更公開自承為殺人兇手,直視香港警察如無物,假如你是外國的「百萬富翁」,你會為了觀光遊覽而到香港冒這個沒有安全保障之險嗎?

因此,我們以為香港的工商界人士,與其單方面怪責日本,就不如切實自我反省一下:我們為甚麼不能消滅共黨的暴亂?我們為甚麼不能用事實證明香港的「平安」?如果我們能夠解答這兩個問題,日本人的不利香港宣傳是卑不足道的,外國遊客也會不招而至的,而那些屬於香港顧客的外國訂單,也不會有被日本廠家奪去之虞的。就讓我們對這些問題,尋出它的前因後果吧。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6月27日 星期二

美蘇首腦會議

蘇前總理赫魯曉夫曾於一九五九年及一九六一年先後與美前總統艾森豪威爾及美故總統甘迺迪舉行第一次及第二次高峰會議:現在蘇總理柯錫金與美總統詹森所舉行的,是兩國高峰會議的第三次了。

柯錫金此次赴美,其任務原為出席聯合國緊急特別大會,解決中東問題。但是我們早已著論指出:決其沒有這麼簡單。果然不出所料,柯錫金儘管一再表示不擬與詹森會談,最後終於改變初衷,於上星期五與詹森舉行高峰會議,並且時間達五小時二十分之久,他還主動要求再行會議;第二次會議的時間亦長達四小時三十五分鐘;引起了舉世的矚目。

這兩位首腦會議時,只各携帶通譯一名,別無其他人員參加;可說極度秘密。會議的題目,據美總統透露,包括越南問題、中東問題、防止核子武器擴散、建立「反彈道導彈系統」,東南亞局勢,在歐洲和西半球共同感到興趣的問題,以及美蘇之間的「直接雙邊關係」等。以上幾項問題,自然都是關係美蘇和世界的重大問題。

但是除此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北京二十四日電話稱:美、蘇聯盟的矛頭首先就是指向中共。在中共最近爆發氫彈以後,美國報紙一直大肆叫嚷。美蘇更加緊密勾結反華,是美蘇此次最高級會談所要討論的「最緊迫的問題」,是美蘇「最大的共同利益」云。或許並非全屬宣傳,似乎具有其相當根據。

客觀研究,美蘇多年以來,擁有大量核子武器,發射或搬運系統又最完備最多。而雙方的基本政策均為和平共存;其他國家則無法對它們構成威脅。邇來中共竭力發展核子武器,目前自然尚奈何美蘇不得;惟若干年以後,就很難說了。

美國與中共隔着一個廣闊的太平洋,相距數千英里;蘇聯卻與中共接壤,邊境綿長。加以蘇聯從前因西伯利亞南部及中亞細亞,無論距離西歐、太平洋、印度洋或北冰洋,均有數千英里之遙,地位安全,所以設於該兩處的核子基地甚多。現在情形大變:中共只要擁有相當數量的核子武器,及中程飛彈或中程轟炸機,蘇聯就難高枕無憂。

另一方面,中共年來與蘇聯對立尖銳,除了其他種種理由之外,可能認為:美國只能以核子武器破壞大陸,沒有充份地面部隊將其佔領。蘇聯則因與反毛派之思想大致相同,可厶勾結利用,企圖推翻現政權,另行成立親蘇的政府。蘇聯最近數月,或由電台廣播,或發表文章,露骨煽動中共反毛幹部及黨員,還可能有其他秘密策動。從中共現政權看來,蘇聯實為比美國更大的仇敵。

蘇聯近日一方面由柯錫金與詹森密談,一方面呼籲中共拋棄毛澤東路綫;反毛活動有變本加厲之勢。

至於越南、中東等問題,就中特別是越南問題,因為不僅美蘇有歧見,並且牽涉許多國家;此次會談未能解決,殊無足怪。惟美國務卿與蘇外長將繼續會談,歧見的距離可望逐步縮短。

根本上,核子時代與過去不同,一旦戰爭爆發,實力相等者同歸於盡,實力小者不堪一擊。因此,只應和平,不能戰爭。萬勿冒險。美蘇首腦經過此次會議後,諒必增進瞭解,消除或減少疑忌;作為超大國,應該多負責任,維持世界和平。

從速招回遊客

香港旅遊協會廣告兼公共關係部主任赫拉克在青年會演講表示:最近本港發生的暴亂事件,海外報章多有過份誇張,例如馬尼拉若干報紙,用轟動性的頭條報導香港事件,日本亦有同樣情形,這實在影響兩地來港遊覽的旅客。他本人已前去菲島,向彼邦人士告以實情,旅遊協會亦將打算派員去日本做這項工作。

香港最近發生一連串的騷亂,確曾使正在扶搖直上的旅遊業,遭受相當打擊,在事變之初,勸告國民暫停來港的國家,除了菲律賓還有南韓及美國。當這次風潮初起,由於不明瞭搗亂份子的動機;港府亦持極力容忍態度,故局面曾有點混亂,在一向安定的香港,確是一種非常現象,消息傳至海外,難免加以煊染,更多以訛傳訛,遂在外人的心目中,把香港構成一個危險畫面。

事實上,在香港發生這類事件,絕不是這裡的獨門產品,在東南亞各地,已成司空見慣,即以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星加坡最近所發生的暴動,其規模之大,傷亡之重,均凌駕香港而上之,但未聞國際旅遊客有裹足不前,又以美國來說,常發生種族衝突,亦未聞遊客視為危險之區。

但在香港出現同類性質的事件,卻影響到旅遊業,實由於外間不明真相,如何糾正外國遊客對香港的觀感,試如赫氏所說:「好像需要一個從香港去的人,去告訴他們香港回復了正常沒有」

在五月事變甫定之後,赫氏馬上赴菲島作說客,拜訪菲政府官員,旅遊組織,菲航人員及新聞界,告以香港的真相,遊客絕不會有任何不方便,此行已有相當收獲。

但根據赫氏所說,目前日本報紙仍在報導香港不安,日本是香港遊客最大來源之一,故應及早派員前往作更正性宣傳,這不獨可扯回日本的遊客,因日本是世界有名的旅遊中心,各國遊客所萃,在那裡多做宣傳功夫,藉他們的口頭傳播,更可糾正國際的視聽,事關爭回外匯的收入,這一介之使不該吝於一行。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5月26日 星期五

展開善後工作

騷動事件已告一段落,不管今後之演變如何,都是香港四百萬市民所完全判明的,因之,當前最重要的事,便是如何迅速的展開善後工作。

那些工作是要急切辦理的?茲就管見所及,略陳如次:

第一、人造膠花工廠與青洲英泥廠尚未復工的工人,必須協助他們復工,大家要有一種光明磊落的態度,我們只知道他們是工人,不問思想,不分信仰立場,只要他們是守法的,他們如果需要復工,便要協助他們復工。我們的口號是人人有工作,人人有口安樂茶飯吃

第二、在騷動時期,受影響的市民很多,例如小販們,工人們,流動小販們及一切貧病無告的市民們,他們已經在極度痛苦之環境下渡了十多天了,他們沒有衣食,沒有工作,沒有倚靠,我們主張,他們應首先受到適當的救濟和協助,救濟是使到他們有飯吃,病的可以入醫院,無告的受到照料。協助是指小販和流動小販而言,他們應獲得無息貸款,俾得有資本恢復所業,然後才可以說是有工作。

第三、關於救濟與協助的工作,應有具體計劃,迅速實行,我們主張由社會福利處主持此種工作,由街坊會,同鄉宗親會,同業組織等協助辦理。

第四、為了廣泛展開救濟與協助,我們當然同意另行成立一個由官民代表參加組成的機構,在社會福利處指導下,分擔責任。

第五、在騷動時期若干地區街道所受到之破壞,應立即修理,以免有影響市容。

第六、從速展開對國際宣傳,以澄清國際人士對香港之錯誤觀念。我們要告訴國際人士,香港是安定的,香港是安全的,香港是美麗的,香港是和平的,香港是繁榮的,我們歡迎大家一如過去的前來香港,向香港投資。對於一部份國際人士或報章對香港事件錯誤之評論,我們認為是十分遺憾的,此種工作,旅遊協會、政府新聞處、對外貿易機構應該負責。

第七、善後工作,第一要大量財力,第二要大量人力,因之,我們最後呼籲全港四百萬市民,不分國籍,不分職業,不分思想,不分信仰,不分立場,大家為了從速實行善後工作,大家都要盡一點責任,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約敘交惡與中東大局

綜合各西方通訊社自約旦首都安曼發出的消息,約旦政府要求敘利亞派駐安曼的大使離境,及關閉大使館;雖然沒有正式發表,惟實已無異斷絕邦交,約旦且於二十三晚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旋於次日上午封鎖約敘邊境,並「下令全國採取特殊防備,以便應付可能的突襲」。約旦、敘利亞都是阿拉伯國家,同為阿拉伯聯盟的會員國;正當阿拉伯集團與以色列衝突醞釀戰爭之際,上述變化關係極大。

上星期日,約旦邊界檢查站發生爆炸案件,約旦人十六名喪生。約旦總理佐瑪對國會說:「敘利亞政權參與此次爆炸計劃」。一國政府首腦公然向國會指出友邦牽涉此類行動,殊屬罕見,可能掌握了充份證據,否則不致如此,同時,約旦既然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它面對的危機諒必非常嚴重;絕不單是邊境檢查站一項小小爆炸而已。

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電台指責約旦的動作,顯示它成為「以色列的盟邦」,這究竟僅屬一般宣傳,抑或確有事實根據呢?

約旦與以色列種族、宗教迴異;特別是,以色列要把約旦河改道,此項計劃一旦完成,捐害約旦極大。約旦遂與阿拉伯諸國採取共同步驟,予以阻止;同時改變外交方針,與埃及和解。

然而,阿拉伯集團之間︳分為兩大派。一派是已經實行民主共和的「革新派」,如埃及、敘利亞、伊拉克、阿爾及利亞等國是。一派是仍然維持帝王制度的「保守派」,如約旦、沙地阿拉伯等國是。近數年來,後者成為前者「革新派」「解放」的目標。埃及總統那塞及敘利亞政權在約旦組織那塞主義者,不斷策動示威、暗殺、要搞政變顛覆。這由約旦看來,生死攸關;比起以色列問題,還嚴重百倍。

約旦可能認為:埃及、敘利亞等國迄今尚未公開以武力攻擊它,原因固多,以色列的存在實為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因此,儘管它贊同阿拉伯聯盟成立聯軍,統一對付以色列;但卻一直反對此項聯軍派駐約旦。

約旦面積九萬六千平方公里,人口一百八十多萬。陸軍有四個獨立旅,兩個裝甲團,約三萬人,另有三萬國民警衛軍。空軍有戰鬥機二中隊,及若干運輸機,並且因為一九六二年曾與沙地阿拉伯訂有共同防衛條約:殊不可侮。

沙地阿拉伯面積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人口六百多萬,實行義務兵制,有陸軍一萬五千,另近衛軍七千人,空軍有F八六式戰鬥機,B26轟炸機,班拜耶戰鬥轟炸機及運輸機等。沙地乃中東富國,除了獲得美國大量軍事援助之外,還向美英購買二億美元的軍火,包括鷹式飛彈,超音速截擊機等等,實力不小

這兩個國家都派過軍隊赴也門與埃及援也軍隊作戰。埃及總統那塞最近抨擊約旦、沙地為帝國主義走狗。沙地王費沙爾日前訪問倫敦,逗留多日,與英首相會談,意義殊不簡單。沙地最近曾遭埃機轟炸四次,竟未報復。前天宣佈動員,目的何在呢?

還要注意,在地理上,約旦與以色列毗連,邊界幾達四百公里之長,佔以色列陸地邊界綫的一半以上。倘若約旦對以色列無敵意,以色列便可把軍隊集中到南面及北面對付埃敘。埃敘要想速戰速決,就不容易了。

蘇聯二十三日突然聲明支持阿拉伯諸國,但只是抽象的,沒有表明採取怎樣具體的措施:似乎留有談判餘地。莫斯科外交官相信:蘇聯已勸埃及「在目前的爆炸性危機中審慎將事」,大有理由;以上所述,可能就是其中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