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香港小學會考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21日 星期六

綜論香港升中試和高等教育兩問題

關於升中試的存廢問題,因為這制度本身有利亦有弊,故社會人士觀點也頗不一致。但有一點是並無異議的,即是把現時官津小學的六年制,擴大為兼辦初中班的九年制,那些官津小學生,如有成績優異,可以參加升中試獲得政府補助,和分發到「有名」中學的固佳,否則,他們仍可免直升原校初中班,接受九年的基本教育。這樣他們可以轉變為香港工業的「後備軍」,而不致幼年失學,歧路徬徨,走向「不良少年」的途徑。日前有關人士在電台談及這個問題,一位高級教育官也認為這個辦法頗有「可取」,但問題是政府沒有這一筆經費。但據日前我們在表列各新區官津小學學位分佈的實際情況所顯示,在那十七多萬個小學學位中,屬於「空置」的學位超過二萬個,這些學位本來已有經費預算,如果把它改為「初中班」,即令還要增加經費,亦屬有限,香港政府決不會擔負不起。至於教師方面,人才也不成問題,因為他們所教的不過限於初中學科,祇要是國內大學畢業的小學教師,或香港二年制和「特別一年制」的師範畢業生,就有執教的資格。如此則經費和人才都不成問題,即使不能馬上把全部官津小學擴辦「初中班」,至少先將那新區空置二萬餘學位作為開辦的基礎,這也可以補救目前升中試存在的一項主要缺點的。

根據日前本報刊出的一位讀者投書所指出,目前本港官津小學的學生一般分為兩部份,那些成績良好的列為「六年甲班」,讓學生自由參加升中考試,考到學位的,可照政府指派的中學就讀,大都也不成問題。最成問題的則是那些成績較差一般稱為「六乙」、「六丙」等班級學生,因為他們連升中試的機會亦被剝奪,讀完了小學六年,就是「畢業即失學」。而因這些學生多數出身貧苦家庭,又以年紀尚輕,未到就業年齡,這樣就難免因走投無路,游手好閒,走入阿飛的行列。但如官津小學擴辦初中班,他們可以留在原校就讀至初中畢業,這時已有十五、六歲,即使無力升學,亦可到工廠習藝,成為社會「有用」的人。而且,在官津小學擴辦初中班之後,如有參加升中考試落第的學生,亦可設法收容,給他一條上進之路,這亦必有助於減少一些對社會不利的「問題少年」。因此這可說是在保留升中試制度之中,一個能夠補救其現有缺點的辦法。

就我們所了解,現在香港的一般中上人家,都不大熱心把兒女送讀官津小學,因為他們認為官津小學管教並不很嚴,讀了也沒有甚麼「好處」。而一些所謂「有名」的中小學,因為學生小學畢業之後可以在原校「直升」,也多無意參加「升中試」,因此升中試的或存或廢,對這些學校並無多大影響。祇有新區兒童,他們的家庭環境祇能就近讀官津小學,如果升中試名落孫山,或連參加應試的機會也沒有,這就成為失學失教的少年,而為我們不容諉卸的責任。

此外,升中試還有一項應該改善的缺點,就是分發學生的辦法。據若干家長公開指出,除一些成績優異的考生,可以依其所填「志願」分發到「有名」學校外,大部份的及格考生,就隨便派給了學位便算。由於這點原因,以致有些考生雖然在升中試「入圍」,但因被派學校離家太遠,許多家長不願兒女長途跋涉,難於照顧,或不堪交通、午膳等費的負擔,寧願放棄學位和補助,轉到就近的私校就讀。這樣的「硬派學位」,即使不完全失去升中試的原意,也顯與家長、學生的願望背道而馳。這在升中試仍然保留的今天,實有急予改善的必要。

至此,我們還要附帶一談香港高等教育的問題。由於近年中學畢業生一年年的增多,而「港大」和「中大」這兩家官立大學也沒有許多學位供青年們升學,除了小部份可以到國外留學外,大部都要投考各私立專上學院,但是那些專上學院畢業生,無論他們成績如何,其學位概不被港府所承認,甚至連執教小學,其資格也不如官立師範生,因此,一旦到社會就業,就發生不少困難。港府這種「不承認政策」,也許是認為私立大專學院設備不足,程度不齊,不夠大學畢業生的水準,但現在若干私立大專學生發出呼籲,要求港府舉辦「統一文憑考試」,邀請有聲望的社會人士監考和評閱試卷,如果成績合格,就給以學歷的承認。我們以為,這種要求實在合情合理,假如港府認為考試是一種公平的競爭,這自不應「偏愛」兩家官立大學的學生,而剝奪了他們參加競爭的機會,而且更可由此考試制度,促使各私立專上學院加強管教,力爭上游,則其有利於本港高等教育的發展,無論如何也比那種「不承認主義」高明許多的。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2日 星期一

對香港「升中試」存廢問題的檢討

關於香港升中試的存廢問題,最近頗引起社會和教育界人士的注意。升中試以前稱為「小學會考」,後來為了不使一些幼齡兒童受到「會考落第」的心神打擊,所以才正名為「升中試」。政府舉辦升中試的作用,原在使小學畢業的兒童,經過會考的測驗,保證給予他們「升中」的學位,那些成績好的,撥送到官立中學或「有名」的私立中學,並且給予他們獎助學金,成績稍次的,亦可分發到其他有足夠水準的中學就讀。這一政策,當然亦與教育當局發展官津小學的計劃有關。

自這一政策實施以來,似乎有利亦有弊,所謂「利」者,是那些經過會考及格的兒童,可由政府安排升中學位,並有機會獲得學費或其他的補助,不必如以前在小學畢業後,要分頭報考好幾家中學,但還沒有必被錄取的把握。因為那些所謂「有名中學」,儘管祇有一百或幾十個學位,但報名考生動以千計,除了使兒童應考深受精神威脅外,也使許多家長不勝「人情請託」之勞。而有些人多投考的學校,更不惜把學位「善價而沽」,要家長作額外「捐輸」,作變相的勒索。但是有了升中試之後,這種現象業已大為減少,無論對家長或兒童,都總有一定的好處。

惟由歷年升中試的事實顯示,因為該項考試屬自願性質,並無限制,參加會考的兒童,恐怕不足小學畢業生的半數,而在約三萬考生中,每年入選的,也大多不超過三分之一。由於這點原因,遂致產生另一現象,就是那些家庭環境較好的兒童,家長們為了使自己子女在升中試上順利「過關」,減少尋求升學學位的麻煩,多在高小階段開始,便要另聘私家教師給兒女補習,頗有類於台灣所稱的「惡補」,以致許多兒童,由於功課繁忙,而運動和休息娛樂的時間不足,不是身心疲憊,就多患上「近視眼」。這種情形,近年已相當顯著,對於兒童的體力發展,至為可慮。在另一方面,有些家境困難的兒童,自知小學畢業之後無力升學,很多就不參加升中考試,有些即使在升中試「入圍」,假如沒有獲得公費補助,或因分配學校離家太遠,家長不勝交通和午膳等費的種種負擔,即令勉強升學,亦常會中途而廢。照現在一般小學生由入學至畢業的年齡計算,多數為十二、三歲,如果在此時失學,無論對家庭社會都是一個問題,而即令他們能夠讀到中學畢業,假如無力升讀大學,在當前的香港社會亦不見得有多大出路。因此現在有些社會人士,便提出廢除升中試而改作「高中試」的主張,好讓一些讀到初中畢業,而經濟或智力都不許可繼續升學的兒童,可拿此「高中試」文憑,轉到工業界就業。他們所持的理由,兒童初中畢業的年齡,一般為十五、六歲,因為他們有了基本的知識,在英文程度也可認識一般的工業名詞,祇要在工廠當上兩三年學徒(或稱「養成工」),就可升為正式的技工。而目前香港技工人才甚感不足,正需要大量中等知識青年以補其缺,如此則青年就業問題可以解決,對香港工業的發展前途更有莫大的幫助。

但就我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升中試對香港社會環境的並不適宜,既有如上述,但因現在已有中學(畢業)會考制度的存在,如果把升中試改為「高中試」,則五年制的英文中學生要在兩年之內經過兩次考試,部份六年制的中文中學生,也要在三年之內連過兩個考試關,這對中學生的精神負擔如何,不能無所考慮。在未徹底研究清楚此中利弊之前,我們以為,為了引導許多適齡兒童走向工業之路,應該先將各新區的官、津小學一律擴辦初中班,即把現在的小學六年制改為八年或九年制,凡是就讀這些小學的兒童,可以不必經由其他考試而升讀原校中學。至於「升中試」應否立即廢除,不妨博採輿情,再定取捨。我們所以認為各新區小學應先一律擴辦初中班的理由,是根據最近官方與民間團體調查的結果,各新區官津小學的學位與空置學位有如下述:

地  區     學位數目      空置學位數目
石硤尾      六七〇〇      九〇〇
大坑東      四五七一      二一一
李鄭屋      五〇四〇      一三〇〇
紅磡       一三〇〇      一五〇
老虎巖      九五〇〇      一五〇〇
黃大仙      一九六九七     三六五六
柴灣       一三〇〇〇     一〇〇〇
佐敦谷      八一四九      四〇六
觀塘       一五七七〇     一九〇〇
東頭       一七七六〇     一九〇〇
橫頭磡      二二〇〇〇     三〇〇〇
秀茂坪      一〇八〇〇     三五〇八
慈雲山(西部)  三一四〇      ----
慈雲山(南部)  八六二三      四八
慈雲山(東部)  五四六〇      五〇
田灣       三一〇五      一二三
油塘       二二九〇      七〇
咸田       一〇八〇〇     三三二〇
石排灣      一七五五      六六
牛頭角      五八五六      一二一六
總  數     一七五、三一六   二四、三二四

就前項統計顯示,在新區小學十七萬五千多個學位中,空置學位竟達二萬四千餘,究其原因,即在許多兒童家境困難,家長自知無力負擔兒女接受十一、二年的中小學教育,與其小學讀書「略識之無」,就不如讓他出作童工或操作家務,假如這些小學擴辦初中班,並與工業界取得聯繫,兒童畢業之後就可順利進入工廠工作,由此影響所及,雖貧苦家庭亦必樂於送其兒女入學,如此每年有數以萬計的中學兒童進入工廠,這對提高新區居民生活水準和發展本港工業,都會有其好處的。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從提高小學英文程度說起

教育司簡乃傑昨在香港教師會一九六七年教學研究大會致詞時,提及小學英語的教學問題。簡氏指出學生在小學階段已有足夠時間學習英語,但渠感覺失望者,為一般小學生之實用英語程度仍未如理想。在目前的課程中,利用同等的學習時間,小學生的英語程度應可更為提高,惜乎今日有部份英語教師,只教學生如何考試,而未能注重學生運用英語的能力。其實學生在小學階段,應多注重英語會話的訓練。

簡氏繼續指出教授英語一科的方法,謂應着重兒童熟習某類日常生活所用的口語格式或詞彙,而不應過份着重講授英文文法。若英語只在上英文課時才學習,兒童則減少實際運用英語的機會。因此提倡在其他科目上課時間,英語及中文並用,尤以上體育,音樂,甚至算術上課時,可以實施此種辦法。由於在一至五年級英語教授改良,在六年級則可廣泛運用英語教學。若此方法施行得宜,則學生升讀英文中學第一年級時,全部改用英文學習,則會不大感覺困難。最後,簡氏強調此種新的建議目的,為提高小學英文水準,則將來中文中學之英文程度,亦因之而提高。簡氏相信提高中文中學的英文程度,對於學生將來就業或升學皆有所裨助。

以英文教師的立場來論,教育司所提倡的教授英文方法,是無懈可擊的。至於渠所提倡提高小學英文程度,也是無可厚非的。實際上本港小學的英文教師,都設法改良英文教學法及提高學生學習英文的程度。以理論來言,任何語言的教授必須從會話入手,亦須熟習日常實用的詞語和詞彙。使用目前小學的有限英文節數去教授更多日常實用的英語,並非做不到的事。然而又須教授更多的實用英語,而又在另一方面去應付升中的會考,那就是不容易的事,除非目前的會考試題,也是側重實用英語的運用,而同時也舉行英語的口試,否則提高英文程度則必須增加英文的教授節數。

教育司已經指出,可惜今日本港有部份英語教師,只教學生如何考試,而未能注重學生運用英語的能力。我們對於教育司的指訴亦承認為事實,我們更應補充,差不多全部英文教師,都是側重教學生如何考試及格,而未能注重學生運用英語的能力。最可惜的是教育司並未將英文教師之所以如此的理由,向我們講論一下。本港幾乎全部英文教師都是教學生考試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希望學生能夠在升中及中學會考中能夠考取中學學位及能夠獲得中學會考的文憑。若是那些教師所教的學生在這兩種會考失敗,他們就不為學校當局,學生家長,及學生本身所不諒,而甚至他們的教職也會不保。這是不對的現象,但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我們應該怎樣去改正這一個現實呢?

教育司提出,除英文一科之外,其他科目也可以利用中英兩文去教授。我們認為在香港的環境中,如此教授法也是十分有效的。可是現實卻不是如此。我們首先要請教本港所有的師範學校及教育學院,甚至在職師資訓練班的教授媒介,是否大多數能用英語?而大部份的受訓學生及教師,是否完全有足夠的英文程度去接受全部英語的教授?我們希望教育司先行有確實的統計數字,才能夠將他自己的理想教學法發揮出來。

從上述的現實情形來看,英文程度若要提高,首先必須改良會考的制度,次則提高本港師資的訓練質素,最後需要轉變學校、家長及社會對會考的態度。這些問題都是本港教育的頭痛問題,而其最基要的關鍵是中學學位及專科學校學位之不足,而引起連鎖性的困難。除此之外,本港社會的觀念,工商業的畸形發展,及人民生活水準的差異,都是造成今日教育的混亂的主因。只以提倡提高英文程度的論調,來想解決本港的教育問題,似乎是太過理想而不合實際。我們必須解決本港教育的基本癥結,才有希望去提高任何學科的水準與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