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雙十暴動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31日 星期三

聲討美蔣分子的罪行

六個輕工業單位的工人,昨天開會聲討美蔣分子的暴行。工人一致指出,美蔣分子的暴行是港英縱容出來的。

對於美蔣分子的暴行,凡是有血性的中國人,都不能不表示憤慨,並堅決支持工人對他們的聲討。

人們都知道,所謂美蔣分子也者,不過是一小撮被中國人民所唾棄的民族敗類,掛起「反共」的招牌,吃着美帝的伙食,專幹反對祖國和殘害中國同胞的勾當者也。什麼地方需要反共反華,什麼帝國主義以及其他反動派企圖採用「以華制華」的辦法,美蔣分子就會以小小「教師爺」、「狗頭軍師」等姿態出現,為這些帝國主義者和反動派出術賣命,妄圖從中撈點油水。前此在印度、緬甸、印尼……等地,美蔣分子所幹的反華禍僑的惡行,早已有目共見,人人切齒。

他們過去在香港也是無惡不作的。殺人越貨,藏運軍火,勾結地痞流氓,經常威脅和危害廣大居民的安全。十二年前九龍大暴亂,就是他們的「傑作」,港九居民對此記憶猶新。他們一直就利用香港作為對新中國進行破壞與顛覆活動的基地,平時在港九造謠誣衊中國,煽風點火,並與港九愛國同胞為敵,種種罪惡,擢髮難數。

自去年五月以還,他們在港英更公開的包庇和縱容下,為非作歹,大大猖獗起來。在港英血腥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過程中,他們使出渾身解數,充當了最可恥的腳色。在宣傳方面,他們為港英搖旗吶喊,出謀獻策,直到最近,他們不但為港英扼殺愛國教育的陰謀製造「輿論」,甚至狂妄地要「積極對共」,要把愛國力量「連根拔起」。港英新聞處更以勾結這些文化渣滓大搞反華反共宣傳為能事,在它的年報中作「丑表功」。

港英當局公然向「自由勞工」一些頭子「頒獎」,使得這些美蔣分子受寵若驚,更加膽大妄為了。港英在迫害愛國工會的同時,竟批准一些「自由勞工工會」註冊。這些「自由勞工」在不同的場合,一再向愛國工人挑釁,竭力破壞罷工工人復工,最近在香港紗廠打傷愛國工人。

港英這樣勾結美蔣分子,以圖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肯定是要失敗的。當蔣匪幫盤據大陸時,擁有幾百萬美式裝備的軍隊,控制着專政機器,也被中國人民的鐵拳粉碎了。今天他們在帝國主義卵翼下,苟延殘喘,有如釜底游魂,他們還有多大能耐?他們越是這樣與祖國和廣大同胞為敵,他們將來的結局就越悲慘。港英把這堆流落在香港的垃圾當作反華和迫害港九同胞的工具,妄圖借刀殺人,如此伎倆,一經拆穿,更是一文不值。

只是要提醒港英:這樣縱容和勾結中國人民的公敵來向港九中國同胞挑釁,後果如何,還考慮不考慮?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港英搞「兩個中國」難逃罪責

香港的蔣幫人馬又在叫嚷掛廢旗,搞偽慶了。十多年來,每到這個時候,港英就公然縱容蔣幫,慶祝所謂「中華民國國慶」,懸掛所謂「中華民國國旗」。英國政府是早就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也是早就派了代辦駐在北京的。他們並非不知,中國只有一個,那就是首都在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並非不知,「中華民國」早已成了歷史上的陳迹。但港英卻還是縱容、包庇蔣幫,掛廢旗,搞偽慶,十多年來,一直如此。這就清清楚楚地表明,他們是在追隨美帝,明目張膽地大搞「兩個中國」的陰謀,這是港英反華的又一彰彰在人耳目的罪行。

英帝對新中國從來就不懷好意,這十多年來不斷要向新中國搗亂,它和日本軍國主義者唱着同一的調子,鼓吹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不但對台灣蔣幫眉來眼去,並且一直在香港縱容包庇美蔣特務分子,把香港提供他們作為向中國大陸進行顛覆破壞活動的中繼站與根據地。

美蔣分子在香港是無惡不作的。十一年前的「九龍大暴亂」是美蔣分子一手製造的,其危害廣大居民生活的情形,人們至今記憶猶新。他們平日偷運私藏軍火,為非作歹,無人不為之側目。其中較大的一次藏械被發現,港英的「專家」也認為爆炸起來可以燬掉半個北角。但是美蔣分子這些活動從未絕迹。偶然有些蔣幫人馬被送返台灣,舊的送走,新的又來。台灣的特務頭子更是來往頻頻,毫無拘束。

那些打着「中華民國」的破招牌來港活動的各種「團體」之類,都可以在港公開招搖撞騙。據統計,去年就來過四十多批,五百多人。台灣每年參加工展以及去年參加「國際青年商會」的「代表團」都是公然打起「中華民國」的廢旗幟的。大會堂舉行什麼「國際兒童美術比賽展覽會」竟有廢旗與五星紅旗並懸。在粉嶺的「英皇御准哥爾夫球會」,曾掛出廢旗,戴麟趾主持頒獎,同蔣幫「運動員」熱烈握手。

所有這些事實,都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縱容蔣幫人馬,掛廢旗,搞偽慶,更是罪惡昭彰。在英帝反華的債務中,這是無可抵賴的一大筆。

毛主席的教導曾指出,「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中國反動派對於他們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失敗,是不會甘心的。他們還會要互相勾結在一起,用各種可能的方法,反對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不怕反對,新中國就是在敵人的反對中誕生出來和日益強大起來的。誰要反對中國人民,誰就注定不會有好的結果。當蔣幫在大陸掌握了八百萬軍隊的時候,還被全國人民擊敗了,現在區區一小撮被人唾棄的殘餘分子又能搞出什麼名堂?港英在中國的大門口,在香港這塊中國的土地上,甘冒大不韙,勾結這些傢伙,來殘害港九同胞,與全中國七億人民為敵,這不是想自找苦吃?

港英應該知道,你們這樣大搞「兩個中國」,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嚴重的挑釁,是絕對不容於七億中國人民的。你們這樣做,真是蚍蜉撼樹,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必然會有嚴重的後果。你們是對偉大的中國人民犯下滔天大罪了,如不停止犯罪,就只能有粉身碎骨的可恥下場!你們將是「爾曹身與名俱滅」,而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廢江河萬古流」的。

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可笑的花樣 可惡的陰謀

代表港九愛國同胞的十七位代表昨天再度到「港督府」抗議港英當局的血腥鎮壓,提出四項正義要求。戴麟趾竟仍拒不接見,把大門鎖起來,不讓代表們進去。這就再一次表明了港英無意解決問題,一意孤行,企圖蠻幹到底了。

戴麟趾採取這樣的態度,並不出乎人們的意料,因為這次港英進行對中國同胞的迫害,完全是醞釀已久、經過精心策劃的。在他們動手之前,已經不止一次舉行軍警演習,以「防暴」為名,以中國居民為目標,把這點軍警的武力拿出來炫耀。在最近這段時期,港英在有開經濟以至文娛電影方面,玩弄明的暗的種種手法,諸多刁難,在在顯出他們要同中國搗亂。

這項全面反華的陰謀,是帝修反反華大合唱的一部分。由於美帝侵越着着失利,走投無路,英政府拼命追隨美帝,不顧中國的一再抗議,更猖獗地把香港提供美帝作為侵越升級以及向中國挑釁的基地。中國掀起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以後,帝修反更慌了手腳,對於港九同胞愛國精神的高漲,尤其對於學用毛澤東思想形成熱潮,自然深惡痛絕。作為美帝、蘇修的一名夥伴,要為反華的新「神聖同盟」出力,港英就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奪權門爭的開鍵時刻,出頭來製造對港九愛國同胞血腥鎮壓的事件。

港英長期以來,包庇縱容蔣幫分子,專與港九愛國同胞為敵。在蔣幫製造九龍大暴動後,暴行並未收歛,台灣特務頭子經常來往台港之間。潛入大陸搞顛覆和破壞活動的美蔣特務,一直以香港為中繼站。港九發現的大批美製軍火,偶加破獲,總不絕跡。蔣幫宣傳機構在香港造謠譭謗中國,受到包庇,猖狂已極。蔣幫在此地大搞「兩個中國」的活動,港英甚至公開參預。港英動手推出這次血腥鎮壓後,美蔣分子就更囂張了,他們煽風點火,造謠惑眾,從中為非作歹。

從這一切情況,人們應該看到,這次血腥鎮壓的背景,絕不簡單,但其來龍去脈,卻十分清楚。這是一個反華的大陰謀,矛頭不僅指向港九同胞,也指向全中國人民和中國人民所最信仰的毛澤東思想。

英國政府前天發表聲明,力圖掩護它的陰謀,把血腥鎮壓仍說成是「勞資糾紛」,大談什麼「維持法律與秩序」。這不但欺騙不了任何人,而且表明他們毫無悔過之心,還想遂行其注定要破產的反華陰謀。

港英出動警察拉人打人,打了還拉,拉了還打,到處激動公憤,招致反抗,然後又從而施行鎮壓,出動警察之不足,還大舉派出便衣特務,甚至化裝混入人群,製造騷亂,乘機嫁禍。監獄睡無天日,法庭形同兒戲。如果說「秩序」破壞了,那是他們自己破壞的。今天他們還要如此這般使用「法律」來「維持秩序」,等於要進一步製造白色恐怖,進一步拉人打人,擴大對中國人的迫害。目前港英發動一些御用團體和一些馬仔出來做啦啦隊,望風承旨,像學舌的鸚鵡般在叫「維持秩序」和「執行法律」。如果港英以為這樣演唱一下,就可以為他們擴大反華找到根據,那不是太荒唐了麼?這一點兒花樣未免太幼稚了,怎能掩護這樣大的陰謀?

現在他們如果真的不想把事態繼續惡化,最簡單的辦法是接受中國外交部的要求。這些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是最起碼的。他們既做出這樣的惡行,難道可以不負責任,不作交代?現在他們不此之圖,反而妄想把手上這一萬幾千軍警作為無上法寶,迫使港九同胞俯首帖耳,甚至要同中國七億人民為敵,正如謝富治副總理昨天在北京十萬人的大會上所指出,他們完全打錯了算盤,找錯了對象了。

毛主席說,「我們的敵人眼光短淺,他們看不到我們國內國際偉大團結的力量,他們看不到由外國帝國主義欺負中國人民的時代,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而永遠宣告結束了」。

港英當前的行徑說明他們的眼光絕不長遠,他們把自己估計得太美妙了,所以謝富治給了他們適當的評價,就是:「愚蠢透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