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雙十國慶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12日 星期四

論港僑赴台入境保證的問題
--台北「警總」所稱「從嚴審核」值得商榷

有關台灣入境保證的問題,據台北有關當局最近宣稱:港澳地區來台旅客的入境手續,警備總部今後將從嚴審核。據僑委會官員說,自去年八月,准許港澳地區人士以個別觀光名義入境以來,已發現有些旅行社,代旅客尋找保證人,破壞了設立保證人制度的意義。這就是台北官方對港澳旅客入境需要加強審核的理由。對於這個問題,我們認為有若干地方值得提出討論。

現時台灣的入境保證,主要是為「港澳僑胞」而設,照台北「警總」迭次的解釋,這種保證措施是為了防止匪諜的混入。但海外其他地區的華僑,如果領有外國護照的,那就可以視為「外國籍民」,不必另辦保證入境。台灣為了內部安全,因而規定港澳僑胞入境必須保證,本屬無可厚非,但因有了上述的差別,這就產生了兩點意義:一是因為港澳僑胞甚少領取外國護照,所以需要保證入境;二是別地僑胞如果持有外國護照,那不僅入境無需保證,連忠貞也不成問題了。這在港澳的僑胞看來,作一個單純的中國人,與作一個雙重國籍的華人,兩者的入台權利就有很大的出入,但人們也不免要問,現在東南亞各地的僑胞,很多都已成為外國公民,領有外國護照,這是否就可表示他們一點也沒有問題呢?假如其中也有一些背景不詳的「問題人物」,則其這樣取得免保入台的權利,我政府當局又如何去防範他們呢?

其次說到「從嚴審核」的問題,現行的保證制度,係由主辦入境機關所擬訂,旅行社代旅客尋找保人,那是為了符合我們政府的規定,總不算犯法,至於有些保人與被保旅客並不相識,則他們亦有責任,自不能獨責旅行社。我們姑且承認,台灣保人擔保了一些素昧生平的旅客入境,其中可能會有保安的漏洞,但據所知,願作這種「盲目保人」的,大多數都是台北的「小市民」或「小公務員」,他們為了這樣可以獲得若干的報酬,故也沒有計及可能發生的後果,但該項制度係由政府所定,如果認為這種保證不夠安全,則政府本身亦有可供檢討之處,然則所謂「從嚴審核」,又是甚麼意思呢?

可是,我們今天認為需要徹底檢討的,還不止這些,而是由這種制度產生出來的矛盾,和對港澳僑胞在心理上所構成的不良影響。

我們知道,近年世界各國都在積極發展觀光事業,盡可能的吸引外地遊客,台灣不甘後人,近年也有良好的進展。行政院鑒於觀光事業可以賺取大宗外匯,而台北的現有觀光旅館還不能容納大量遊客,因此也訂有獎勵辦法,鼓勵私人興建更多的觀光旅館。但就台灣的觀光遊客言,外國遊客所佔的比率,總不及港澳僑胞之多,因為香港與台灣交通便利,航程亦短,許多人都負擔得起這種旅遊的消費。但是為了入境保證這問題,那些在台沒有親友可供擔保的僑胞,除了每年「十月慶典」,可以利用團體名義向僑委會申請免保入境外,平日要想到台觀光,就祇能參加旅行社主辦的「旅遊團」。照我們推想,那些參加「旅遊團」的人士,留台期間大抵不過十天八日,又因參觀節目早有安排,即令真有甚麼「匪諜」利用旅行社的「代覓保證」而入境,如此來去匆匆,也決不會有何所得,當然更「造不了反」。但如「警總」所稱,今後香港僑胞的入境保證必須「從嚴審核」,那便將是對台灣整個觀光事業的打擊,而不是僅僅制裁了那些旅行社了。

反看香港,今年觀光遊客多達六十萬人,在這幾個月來,所有大小旅館全部客滿,而各方對爭取遊客還是不遺餘力,所以當台北宣稱將對入境保證「從嚴審核」時,香港移民局長認為這是「新聞」,如此評論,這還不值得我們引為深思嗎?

因此,我們以為,為了一面顧及台灣的安全,同時也不妨礙觀光,現行的保證辦法,就得要作適當的修改,例如:

一、已經到過台灣若干次的人士,其本身已可證明不會有「問題」,「警總」有案可稽,自應免除他們入境的保證,或給予他們一份一年至三年有效的長期出入境證,免除那些無謂的手續。

二、對現行保證辦法,酌量變更,除共諜之外,其他可以放寬,並得准由此間教育界、工商界、「同鄉會」、「宗親會」等忠貞團體,以及社會知名人士,負責保證,不必以在台親友為限。

三、對一些無法覓保的香港僑胞,准以「聯保」辦法入境,為了防止「疏虞」,得由在港的忠誠可靠航空或旅運機構,如「中華航空公司」或「華僑旅運社」之類,負責諮詢,從中審核。

這三點,對促進台灣觀光事業固屬有利無害,也不會影到台灣「安全」,而對旅行社「覓人代保」的漏洞,亦將不禁自絕,這不是比之強調「從嚴審核」,予人譏諷,高明了許多嗎?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港共一敗塗地.「撒賴」得了嗎?
--且看「文匯」、「大公」兩報說了一些甚麼廢話

今年「十.一」偽慶,賦得一個「慘」字,港共對此如何報銷,它們上級如何查究,我們都不屑管它,反正港共黑幫早已靠說謊度日,明明是「五零星散」的現象,他們也可說成為「空前熱烈」的。港共黑幫落得這個悲慘下場,本來不自今日始,但今年情況最壞,壞到慘不堪言,那完全是他們四個月來瘋狂暴亂的結果,所謂「孽由自作,與人無尤」,這種鐵一般事實,那是港共分子無法否認的。

但雙十國慶的情況卻相反,祇是文化界的酒會,各國駐港領事和外國記者無不應邀參加,中西人士聚首一堂,冠蓋如雲,場面熱烈,與港共「十.一」的「門庭冷落車馬稀」,相去不可以道里計。這事實說明,自由力量一定壓倒了邪惡,我們必勝與港共必敗,這又是無人可以置疑的。

就是由於這個正邪比較太顯著,盛衰對照太強烈,這兩三日來的香港左報,就想把他們給全港居民一致唾棄的事實,歸咎於「港英勾結美蔣」的反共宣傳,他們這種無恥撒賴的嘴臉,與阿Q被人揍了一頓,還說「兒子打老子」,同樣的無聊,同樣的可哂,但港共黑幫為了失敗責任過於重大,「萬事莫如狡辯急」,即使夢話連篇,也非所計了。

正因港共分子充滿面臨末路的「沮喪與恐懼」,所以他們的撒賴宣傳,也就更加語無倫次,不堪一駁。譬如昨天「文匯報」的社論說:「英帝國主義者和美蔣分子勾結在一起,大幹反華的勾當,這當然在我們意料之中。我們中國人民並不怕敵人反對,因為敵人反對我們是好事。相反的,敵人越反對我們,就越顯出敵人害怕我們。」照「文匯報」所說,他們鼓吹暴亂既「不怕」自由報紙的譴責,殺人放火也「不怕」全港居民的反對,為甚麼對於許多報紙、電台揭破他們醜惡的「畫皮」,又這樣的「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呢?既然「文匯報」認為別人反對他們是「好事」,這種反對「並不能損及」他們的「一根毫毛」,那為甚麼又要氣急敗壞地把自己失敗責任撒賴為「港英和美蔣勾結」,像熱昏病人的胡言亂語,不知所云呢?

與此同時,「大公報」的社論也有說:「港英這樣勾結蔣幫進行反華,是不可能達到什麼目的。………毛主席在中國革命勝利前夕,提到國民黨反動派的謠言時說過:『共產黨是一個窮黨,又是被國民黨廣泛地無孔不入地宣傳為殺人放火,奸淫搶掠,不要歷史,不要文化,不要祖國,不孝父母,不敬師長,不講道理,共產公妻,人海戰術,總之是一群青面獠牙,十惡不赦的人。可是,事情是這樣地奇怪,就是這樣的一群,獲得了數萬萬人民群眾的擁護。』事情就是這樣,蔣報造了那麼多的謠言,愛祖國、愛毛澤東思想的人不是減少了,而是更多了。」「大公報」這一段話,用意當在否認他們暴亂失敗和宣傳失敗,因而認為「港英勾結蔣幫不可能達到什麼目的」,而「愛」他們的人「不是減少,而是更多」,「大公報」這樣在自己臉上塗脂抹粉,本來沒有甚麼辯論價值,可是,它借毛澤東「語錄」來指香港自由報紙為「造謠」,這就不僅達不到「撒賴」的目的,而且在事實面前,恰恰是「搬起石頭打自己腳」。我們要問:港共黑幫在香港到處亂扔炸彈,「殺人」不眨眼,「放火」燒車之不足,還把貝夫人健康院燒了,「大公報」等一直大讚這些行兇暴徒「炸得好」,「燒得妙」,這是「蔣報造謠」嗎?「不要歷史,不要文化」,這是毛共「文化革命」的堅決誓言,「大公報」等也作過不少的鼓吹,這是「蔣報造謠」嗎?「不要祖國,不孝父母」,毛澤東自己曾經宣誓對俄「一面倒」,這是他「不要祖國」的自供,誰也無權替它否認;毛派現在有一支歌,叫做「爺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大公報」也曾登過這首歌詞,這是共幫「不孝父母」的明證,難道又是「蔣報造謠」嗎?「不敬師長,不講道理」,大陸紅衛兵隨時隨地侮辱師長,押着他們戴起「牛鬼蛇神」紙帽遊街示眾,如此千真萬確的事實,有大陸無數圖文為證,難道又是「蔣報造謠」嗎?「共產公妻,人海戰術」,「人民公社」是「共產」的典型,「一杯水主義」是「公妻」的術語,中共參加韓戰,就一再強調是他們「人海對抗火海」的戰爭,這難道又是「蔣報造謠」嗎?而像這些連中共也引為得意的「傑作」,難道又是「自中國大陸解放以來」,「港英和美蔣勾結」的宣傳嗎?「大公報」引用毛語錄來作為攻搫香港自由報紙的話柄,表面似乎替自己的失敗宣傳文過篩非,實際卻是大揭毛澤東的瘡疤,他們如此頭昏腦脹,口不擇言,真要當心自己的「腦袋」呢!

由此可知,左報的「撒賴」,實在已經到了詞窮理屈而不能不作狂犬的亂吠了。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高舉國旗向勝利目標邁進!
--五十六年雙十國慶獻詞

今天是中華民國建國五十六週年紀念,一切熱愛自由的香港僑胞,都將高高舉起我們的國旗,熱烈慶祝這莊嚴偉大的雙十國慶。

我們國旗是勝利的象徵,也是中華民族精神之所寄,在這五十六年來,這枝國旗曾經完成了中華民國的統一,曾經取得對日戰爭的勝利,而現在則在聯合國大廈與自由世界到處飄揚。它是那麼的光輝燦爛,使人可敬可愛,有了它,我們就可頂天立地的做人,而使中共那些牛鬼蛇神,不敢作正眼視。

當前就有一個例子,五月以來的香港暴亂,港共黑幫在再衰三竭之下,現已潰不成軍,而勝利則是屬於全體的中國居民。正如英國駐美大使狄恩所說,香港對付那些共黨煽動者的成功,那是由於港府立場的堅定,和廣大居民都全不支持有政治陰謀的左派罷工所致。但狄恩大使也同時指出:香港政府雖然已贏得了第一回合的勝利,而這個回合也無疑是重要的,但香港將會繼續遭受壓力,不論施壓力的是想早日解決現局的赤色激烈分子,或者是那些認為需要經由「長期鬥爭」方可將英國逐出香港的人物。狄恩大使對香港局勢所作評論,要言不煩,相當正確。我們知道,這次港共暴亂的失敗,是他們十八年來最慘的一次。由於他們專以本港中國居民為敵,猙獰面目暴露無遺,因此為全港居民所唾棄,受到致命打擊,但是港共黑幫雖然慘敗,不過在他們一日未被徹底消滅之前,我們也不能毫無保留的採取了盲目樂觀的態度。就是為了這點原因,所以我們更要在這雙十國慶的今天,高舉我們的國旗,表示我們維護自由正義的決心,不僅並未鬆懈,而且還要萬眾一心,朝着現有的勝利目標,繼續前進。

正如人們所了解,每年十月,香港居民都要與港共分子作一次敵我分明的鬥爭,而這種鬥爭就由懸旗來決勝負,經過多年的考驗,懸掛青天白日國旗的一年比一年的多,懸掛五星妖旗的一年比一年的少,特別是今年,由於全港居民都深惡痛絕港共的暴亂,懸掛五星妖旗的簡直絕無僅有,「十.一」偽慶的悲慘氣氛,為中共竊據大陸以來所僅見。因此,崇尚自由正義的香港僑胞,為了表示我們是個戰勝邪惡的勝利者,也為了表示我們有向勝利目標繼續邁進的精神,大家都該在今天高舉我們的國旗,讓它飄揚在港九每一角落,也讓它作為香港僑胞完全壓倒共黨邪惡勢力的標誌。

當然,香港僑胞對港共鬥爭的勝利,還不是我們勝利的終點,因此我們更要把這種勝利推進到大陸,好讓整個大陸也飄揚着我們中華民國的國旗。看當前形勢,勝利之神正向我們招手,等着我們與她擁抱。還有幾點事實,足以說明:

第一、港共暴亂原是大陸紅衛兵暴亂的「旁枝」,港共受到可恥失敗,眾叛親離,投奔自由的先後有吳叔同、陸雁豪,所謂「鬥委」遠走高飛的,亦大有人在,足見人心所趨,毛幫的「文化革命」也絕無不敗之理。香港僑胞能夠用他們的團結力量取得勝利,則大陸人民的反毛必勝,自不待言。而目前大陸人民需要的,正是我們給予他們以一切應有的支援和鼓勵。我們海外的一千七百萬僑胞,台灣的六十萬武裝戰士,對此都屬責無旁貸。

第二、大陸經過一年來「文化革命」的嚴重暴亂,廣大地區都已作了「無聲的獨立」,毛共的統治權力,實際已告「消失」。毛澤東以眾叛親離,無人可「信」,曾經使他的「寵姬」江青躍登政治舞台,成為「文化革命」的要角。但在今年「十.一」偽慶中,江青地位已比前驟降,觀微知著,這個亂政婦人的「雌威」不振,正是毛共「文革」已成強弩之末的現象。為了不讓毛偽政權苟延殘喘,我政府當局正宜及時反攻,俾與海內外同胞,重建一個和平康樂的新中國。

第三、曾被毛澤東倚為「奪權」工具的林彪,事實證明他控制軍隊的權力有限,並且已引起了共軍內部的嚴重摩擦,而因許多共軍將領之投向反毛行列,和各地毛派群眾之不斷向共軍猛烈衝擊,更使軍民關係,醞釀了一個嚴重的危機。就在不久之前,毛共中央企圖避免激發內戰,曾經提出過一句「擁軍愛民」的口號,「擁軍愛民」本來不是問題而竟成問題,則大陸軍民的矛盾尖銳,可以想見。到「十.一」那天,林彪又提出了「鬥私、批修」的新主張,足見毛幫內部「私字當頭」,已無可救藥。這又是毛共的敗徵畢露,而足為我們走向勝利目標的最佳保證。

第四、在外交方面,毛偽政權可說已完全孤立,久為其友邦的印尼、印度、緬甸,也發生搗毀其「大使館」,毆擊其外交人員情事,阿爾及利亞亦驅逐其使節出境。本年「十.一」毛幫偽慶,應邀參觀的「外賓」,就祇有阿爾巴尼亞的謝虎和北越的黎清毅等「小貓三隻四隻」。以如此孤立的政權,可謂「油盡燈枯」,不亡何待?

第五、反觀我中華民國,六十萬雄師,枕戈待旦,士氣如虹,戰備日趨精良,訓練日趨成熟,而經濟更突飛猛進,輕重工業,陸續建立,各廠設備新型,生產能力強大,定單紛至沓來,大有應接不暇之勢,人民生活,繁榮安定,上下一心,以此攻敵,何敵不摧?

綜如前說,毛共必敗與我們必興,整個客觀形勢已經呈現面前,我們自應於今天高舉國旗,讓港共黑幫在我們的面前顫抖,更讓我們朝着光復大陸的勝利目標,奮勇前進!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港英瘋狂地勾結蔣幫反華

在最近這段時間,港英一面大施暴力破壞和鎮壓港九愛國同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的活動;一面在縱容蔣幫人馬亂搞偽慶。對照之下,誰都清楚看到,港英追隨美帝搞「兩個中國」陰謀,干涉中國內政,向中國人民挑釁,已到了多麼猖獗的地步。

我們指出過,港英對新中國一向是敵視的。這十八年來,它在香港包庇縱容蔣幫分子從事對中國大陸顛覆破壞的勾當,並對港九居民的安全諸多威脅。過去中國破獲的美蔣特務案件,大多數與香港有關。在旅客的行李上暗放爆炸品,也是香港蔣特的「傑作」。香港多次發現的藏械,顯然也是蔣特企圖偷運入中國大陸的。蔣幫的特務頭子經常來往於台港之間,進行種種見不得人的組織和策劃工作。一批一批的蔣記「團體」時常到港,打着「中華民國」的破招牌招搖活動。所有這些,都是人所共見的。

港英這次實行公開反華、向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大鎮壓,同蔣幫分子更有了進一步和空前露骨的勾結。

在新蒲崗事件發生前,港英就包庇縱容美蔣分子在某些工廠和企業內欺壓愛國工人,使糾紛擴大。港英伸出大鎮壓的毒手以後,這些蔣幫人馬就被大大派上用場。奉命刊登廣告表示「支持政府維持法律」,亦即支持港英加劇迫害愛國同胞的社團頭子,其中不少就是蔣幫分子。那些組織「民安會」並要成立所謂「自衛武裝」的「民安隊」的,其中最活躍的分子,也是與蔣幫有密切關係的。為港英製造種種「輿論」,更是美蔣報紙的拿手好戲。港英在瘋狂迫害愛國新聞事業及其工作人員的同時,大捧那些漢奸報紙為「公平」有「理智」。當愛國記者進行正常採訪經常受到毆打濫捕和陷害的時候,蔣幫記者同港英的軍警一起出動,大搖大擺,事後就秉承港英的意旨,對愛國抗暴同胞,極盡歪曲誣衊之能事。平日不大敢見人的一些蔣幫人馬,都變成港英當局園遊會上的「嘉賓」。港英控制下的電台還訪問他們,讓他們發表種種詆譭港九愛國同胞的謬論。在港英軍警進行圍搜愛國社團或愛國同胞的行動中,蔣幫分子充當線人,甚至動手幫同綁人的事情也發生過。

蔣幫分子在港英這樣的包庇縱容和勾結之下,氣焰空前囂張。他們神氣活現地今天說這樣應該做,明天說那樣不應該做,簡直以港英的高級師爺自居,好像不是狗搖尾巴而是尾巴搖狗似的,又好像這裡現在由它們「話事」似的。他們還曾企圖利用蔣幫小特務林彬之死,製造事端,叫嚷要港英「讓我們痛痛快快地大幹一場」!殺氣騰騰,好不「威風」!

在任何一個地區,蔣幫人馬的活動都是對待中國態度的一種測量表。凡是瘋狂反華的地方,蔣幫分子就一定被利用而大事活動起來,在印尼、在緬甸,情形就是這樣。蔣幫龜縮台灣,做着美帝的小傀儡,百無聊賴,也只能靠做些這樣的反華特務與打手的買賣為生。

港英這樣勾結他們,既表明港英立心反華,同七億中國人民為敵;也表明它在港九愛國同胞的抗暴鐵拳下被打得走投無路,竟然把蔣幫分子這根稻草也抓着來掙扎。它的這種做法,除了大大開罪人民中國,加深它的罪孽之外,怎能救得了它的命?

偉大領袖毛主席指出:「『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這就是張伯倫政策的必然結果。』張伯倫以損人的目的開始,以害己的結果告終。這將是一切反動政策的發展規律」。毛主席又指出:「對於蔣介石,對於蔣介石死黨,對於美帝國主義,一句話,對於一切至死不變的反動派,情況都是一樣的,他們將決定地要滅亡。」港英反動統治者今天縱容、包庇、勾結蔣幫分子,這麼瘋狂地鎮壓港九同胞,向偉大的中國人民挑釁,它只能得到害己的結果,這個結果就是:決定地要滅亡。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港英搞「兩個中國」難逃罪責

香港的蔣幫人馬又在叫嚷掛廢旗,搞偽慶了。十多年來,每到這個時候,港英就公然縱容蔣幫,慶祝所謂「中華民國國慶」,懸掛所謂「中華民國國旗」。英國政府是早就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也是早就派了代辦駐在北京的。他們並非不知,中國只有一個,那就是首都在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們並非不知,「中華民國」早已成了歷史上的陳迹。但港英卻還是縱容、包庇蔣幫,掛廢旗,搞偽慶,十多年來,一直如此。這就清清楚楚地表明,他們是在追隨美帝,明目張膽地大搞「兩個中國」的陰謀,這是港英反華的又一彰彰在人耳目的罪行。

英帝對新中國從來就不懷好意,這十多年來不斷要向新中國搗亂,它和日本軍國主義者唱着同一的調子,鼓吹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不但對台灣蔣幫眉來眼去,並且一直在香港縱容包庇美蔣特務分子,把香港提供他們作為向中國大陸進行顛覆破壞活動的中繼站與根據地。

美蔣分子在香港是無惡不作的。十一年前的「九龍大暴亂」是美蔣分子一手製造的,其危害廣大居民生活的情形,人們至今記憶猶新。他們平日偷運私藏軍火,為非作歹,無人不為之側目。其中較大的一次藏械被發現,港英的「專家」也認為爆炸起來可以燬掉半個北角。但是美蔣分子這些活動從未絕迹。偶然有些蔣幫人馬被送返台灣,舊的送走,新的又來。台灣的特務頭子更是來往頻頻,毫無拘束。

那些打着「中華民國」的破招牌來港活動的各種「團體」之類,都可以在港公開招搖撞騙。據統計,去年就來過四十多批,五百多人。台灣每年參加工展以及去年參加「國際青年商會」的「代表團」都是公然打起「中華民國」的廢旗幟的。大會堂舉行什麼「國際兒童美術比賽展覽會」竟有廢旗與五星紅旗並懸。在粉嶺的「英皇御准哥爾夫球會」,曾掛出廢旗,戴麟趾主持頒獎,同蔣幫「運動員」熱烈握手。

所有這些事實,都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縱容蔣幫人馬,掛廢旗,搞偽慶,更是罪惡昭彰。在英帝反華的債務中,這是無可抵賴的一大筆。

毛主席的教導曾指出,「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中國反動派對於他們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失敗,是不會甘心的。他們還會要互相勾結在一起,用各種可能的方法,反對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不怕反對,新中國就是在敵人的反對中誕生出來和日益強大起來的。誰要反對中國人民,誰就注定不會有好的結果。當蔣幫在大陸掌握了八百萬軍隊的時候,還被全國人民擊敗了,現在區區一小撮被人唾棄的殘餘分子又能搞出什麼名堂?港英在中國的大門口,在香港這塊中國的土地上,甘冒大不韙,勾結這些傢伙,來殘害港九同胞,與全中國七億人民為敵,這不是想自找苦吃?

港英應該知道,你們這樣大搞「兩個中國」,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嚴重的挑釁,是絕對不容於七億中國人民的。你們這樣做,真是蚍蜉撼樹,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必然會有嚴重的後果。你們是對偉大的中國人民犯下滔天大罪了,如不停止犯罪,就只能有粉身碎骨的可恥下場!你們將是「爾曹身與名俱滅」,而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廢江河萬古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