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軍事


大公報社論 1968年5月28日 星期二

支持歐美人民正義鬥爭
決不容香港淪為美基地

目前在法國、歐洲和北美興起的革命群眾運動,正如北京「人民日報」所說的,是一場「偉大的風暴」。革命的暴風驟雨猛烈地向舊世界衝擊,全面搖撼着帝國主義統治的基礎。

西歐、北美是以美帝為首的帝國主義的巢穴所在,一向控制很嚴。最近的事態已清楚表明,帝國主義不但受到亞非拉各洲革命人民日益沉重的打擊,而且在它的心臟裡也被人民起來大造其反了。在美國,黑人的鬥爭、學生和貧苦群眾反侵越、反飢餓等鬥爭,正在互相配合,匯成巨流,發展的趨勢真是一浪高過一浪。所有帝國主義的命運都是相同的。它們在亞、非、拉人民的鐵拳打擊下,經濟、政治等危機同樣趨於嚴重,它們拚命掙扎,加緊向本國人民進攻,就加深了國內的階級矛盾,形成一個火藥桶,小小火星也能引起大爆炸。

這次法國群眾運動爆發之速、發展之急和蔓延之廣,完全超出帝國主義的意料。學生首先行動,各方支援,工人大軍投入罷工鬥爭,農民群眾也接踵參加戰鬥,僅僅兩三個星期,造成這麼宏偉的群眾造反場面,這不但使所有帝國主義和反動派膽震心寒,手忙腳亂;而且對於歐洲、北美各國革命人民都是強有力的鼓舞。日來,英國、西德、荷蘭、意大利、比利時、西班牙……到處有群眾示威行動,支持和響應法國群眾的運動。西方的報道驚呼這種造反有「傳染性」,勢不可擋。

目前法國的反動統治者正在玩弄政治手法,並利用法修從中分化破壞工人群眾的鬥爭,但是,無論局勢如何發展,法國人民的覺悟已經提高,在革命的大路上已邁進了一大步,法國舊秩序受到巨大的衝擊,革命前途大有希望。

歐洲、北美最近發生的群眾運動,採取學生與工農結合、用暴力對付暴力等方式,以及從反對奴化教育或要求改善待遇,而發展到要求毀滅資本主義制度,都是特別值得人們注意的。這表明這場群眾運動,目標遠大,更加動人的景象將會繼續出現。

西方的報道也不能不承認,這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深入人心的反映,這是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激發了世界人民造反精神的表現。我們早就認定,毛澤東思想是反對帝修反的最強大的武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敲響了帝修反的喪鐘。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勝利發展的時候,帝修反的日子果然越來越難過了。

作為帝國主義頭子的美帝,已被越南人民打得氣息奄奄,正在拚命勾結蘇修,進行騙和,以圖苟延殘喘。在美國國內以及歐洲各國興起的群眾運動,矛頭紛紛指向美帝,既反對它對黑人的階級壓迫,也反對它的戰爭和侵略政策,最後也就非反對它所竭力維持的社會制度不可。毛主席早就斷定:「帝國主義給自己準備了滅亡的條件。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大眾和帝國主義自己國內的人民大眾的覺悟,就是這樣的條件」。今天亞、非、拉和歐洲、北美人民空前覺悟起來了,正在加緊給美帝大掘墳墓。

中國人民遵循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教導,一向把各國革命人民的正義鬥爭,當作自己的鬥爭,堅決支持到底。對於反對帝修反的侵略壓迫及其一切罪惡勾當,當仁不讓,義無反顧。連日來,全國各地近兩千萬軍民集會遊行示威,熱烈聲援歐洲、北美群眾的鬥爭。港九愛國同胞,站在中國人民應有的立場,在表示支持歐洲、北美的革命群眾運動的同時,特別提出反對美帝利用香港為侵越和威脅中國安全的活動基地。昨天港九各地,到處出現反對美帝的傳單和大字報、大字標語,喝令「美國核母艦『企業號』立即滾出香港」!

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不能坐視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成為美帝侵略越南和威脅我祖國安全的基地。我外交部曾為此一再向英帝提出警告和抗議。英帝卻用美兵來港純為「度假」的謊言來搪塞,但是,染滿越南人民鮮血的美機美艦來港,是為了休整和補給,它們在港所作所為,是有目共睹的。美核動力艦艇進出頻繁,給香港四百萬居民帶來的危害尤大。現在我外交部再一度向英方提出強烈抗議,要英方着令美核母艦「企業號」立即離開香港,並停止把香港提供美帝作為戰爭活動基地。我外交部照會還指出,英帝如果繼續與中國、越南和東南亞人民為敵,執迷不悟,助紂為虐,必將自食其果。

我們港九愛國同胞衷心擁護我外交部這個嚴正的表示,並堅決依照毛主席的指示--「全世界人民更緊密地團結起來,向着我們的共同敵人帝國主義及其幫兇們發動持久的猛烈的進攻」,把反帝愛國運動廣泛地深入地發展下去,首先要把美帝加緊利用香港作為侵略越南和威脅中國安全的基地以及危害港九居民生活的罪惡行動,予以徹底粉碎。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8年5月25日 星期六

美核艦艇嚴重威脅香港居民的安全

在美帝加緊利用香港作為擴大侵略越南和威脅中國安全的軍事活動基地的時候,美國的機艦進出香港,越來越見頻繁了。

日前新華社曾列舉大量事實,揭露美帝在港從事這種罪惡活動的情況。這裡的美領館和港英當局曾連忙加以「否認」,但是,事實俱在,全香港四百萬居民有目共見,美英方面那種避重就輕的「否認」,只是欲蓋彌彰,反映出它們作賊心虛罷了。

港九愛國同胞一直反對美帝把香港變成它的軍事活動基地,首先是反對它藉此擴大侵越和威脅我偉大祖國,同時也反對它威脅到港九四百萬居民的生活。

昨天美國核航空母艦「企業號」又到香港來了。這種核動力艦艇對居民的危害性是盡人皆知的。所有曾被美核動力艦艇開入的地方,當地的居民無不堅決表示反對。不久之前,美核潛艇「劍魚號」在日本佐世保發生故障,使海水含有大量輻射能,比平常高出十至二十倍,同時空中的輻射能也突然大增。日本原子能委員會召集科學專家漏夜舉行緊急會議,商討對策,並迫使日本科學技術廳放棄隱瞞的手法,改派五名專家代表進行三天調查,確定海面出現的大量輻射能「其原因不得不首先歸咎於美國核潛艇」。佐藤政府怵於輿情憤慨,也要求美核艦艇暫勿進駐日本。

從發生在日本的這一段經過,人們不難看到美核艦艇頻頻進出香港,對香港居民的安全是多麼有害的了。

據日本著名核子物理學家湯川秀樹指出,美國有「氫彈之父」之稱的泰勒曾警告說:「核子艦艇非絕對必要不應該進駐人口稠密的地區。」因為核艦艇上的原子爐不可能有陸地上的原子爐的較完善的防範設備,本身機件會發生故障,進入船舶擁擠的港口,萬一發生撞船事故,後果都很嚴重。

還可以指出,在美國,凡是駐有核艦艇的港口居民都設有警報系統,以防萬一,所有居民都經過避難的訓練。可見事情不同兒戲。

現在香港人口四百萬,比佐世保多十多倍,港口船舶的數量也不在少,美國核艦艇既可以在佐世保發生故障,使海面和空中的輻射能突增,誰敢保證它們不會在香港發生事故?

美核艦艇進出香港這麼頻繁,究竟海面和空中的輻射能增加了多少,港英從沒有發表這類調查統計。美核艦艇留港期間縱使發生了故障,也不會有人知道,更不要說什麼警報與避難訓練了。

美帝這樣猖獗地把香港變成它的基地,這樣不顧四百萬居民的安全把核艦艇隨便開進開出,這是人們所絕難容忍的。英帝容許美帝這樣胡作非為,有沒有想到後果?如果出現事故,港英負得起這麼嚴重的責任嗎?

港九愛國同胞最近在許多集會上已嚴正表示,抗議美帝在港的罪惡活動。毛主席的教導說:「全世界人民更緊密地團結起來,向着我們的共同敵人美帝國主義及其幫兇們發動持久的猛烈的進攻!」我們必須遵循這個教導,把反帝愛國運動深入持久地開展下去,堅決粉碎美帝利用香港作為軍事侵略基地以及危害香港四百萬居民的罪惡陰謀!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月20日 星期六

向英國政府請教香港的防衛問題
--對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實質作用提出質疑

繼英鎊貶值之後,英國首相威爾遜復宣佈了一項提前撤退遠東駐軍和軍事基地的重大措施,原定於一九七五年才付諸實施的撤退行動,將在一九七一年底實行。也就是說,到了一九七一年底,英國在蘇彝士運河以東,除保留一萬名左右的香港駐軍之外,將不再擁有任何軍事基地。據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說:此項撤退行動,可使英國每年節省八千六百萬鎊的支出。又為了減輕軍費負擔,從現在起至一九七一年,英國陸軍中的啹喀兵人數,將從一萬二千人裁減至六千人,那些留下來的啹喀兵,可能調駐香港。與此同時,英國原擬向美國訂購的五十架F一一一型噴射戰鬥轟炸機定單,也由威爾遜首相宣佈予以取消,理由也是為了節省四億二千五百萬鎊的外匯。在國內方面,工黨政府還採取了許多節約計劃,包括:(一)在此以前,英國國民保健服務處對診病配藥是不收分文的,以後則每次將收二先令六便士;(二)對國內中學生每天免費供應牛奶的辦法,即將宣佈取消;(三)民防服務隊和後備消防隊的大部份成員,將加以解散。威爾遜首相在下院宣佈說:在推進這些巨人節約運動下,私人屋宇的建造將會減少,修築道路的支出將受限制,各地方當局,也將被訓令在本年內,不得增聘公務員。這一切,都是英國為緊縮開支而採取的一系列歷史性決定。

在工黨政府作出這些決定後,英國人一般認為英國作為一個大國的角色,已從此終結。雖然有些國會議員為了面子難堪,大呼「恥辱」,但也無法反對這種決定。唯一的原因,是英國根本太窮,硬裝「胖子」已無補於事,除了勒緊褲帶,再無辦法。威爾遜首相是「當家人」,所謂「巧婦難為無米炊」,在如此一個現實下,他的實偪處此,那是無可奈何的。就算換了另一人充當首相,恐怕也祇能照着他現時的路子走,不可能有甚麼「奇蹟」出現的。

由於英國撤退遠東軍事基地的行動,比原定時間提早了幾年,而英國這一行動的含義,是等於不惜拋棄其「大國」的面子,自居為一個二等的「島國」,但為甚麼,在英國決心退出蘇彝士以東的整個計劃中,連星加坡這樣的重要基地也棄之如遺,但卻還要維持香港駐軍呢?一說是出自美國「堅持」的結果,另一理由則是英軍駐港軍費大部都已自前年開始由香港政府負擔,對英國不成為一個非丟不可的「包袱」。如果就此兩點理由看,香港的目前現狀當可維持,不致因英國的撤退行動而有多大的影響。但問題在於,當英國宣佈此項撤退行動後,美國、澳洲都先後發表聲明,表示不會或無意填補英國在遠東留下的防務真空。那為星加坡安全問題匆匆趕去英國談判的星洲總理李光耀,在答覆記者詢問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看法時,他以一種諷刺口吻說:「你們在那裡的一萬軍隊是人質。」他的意思是說,如果香港一旦「有事」,這些駐港英軍就有可能成為「敵人的俘虜」。李光耀這些話,當然與他因求援不遂而感到失望有關,因而有意向英國撥冷水。但從軍事觀點看,李氏所說也非全屬不負責任的負氣之言,因為香港雖為英國的屬土,英國負有防務的義務,可是彼此相隔數千哩,如果英國一旦撤銷了星洲基地,香港在軍事上就變為孤立無援,駐港英軍所能保衛香港的力量便非常有限。而在英國一切都須節約的基本原則下,它既已決定取消向美國購買五十架超音速噴射轟炸機的定單,預定在遠東繼續服役的艦隻也寥寥可數,它是沒有可能在一個緊急局面之下對香港有所應援的,那麼,英國保留香港駐軍這一着,不是「象徵」意義遠過於實質作用許多嗎?

就因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實質作用使人難明,我們就有必要請英國政府儘速澄清香港居民對本身安全應有的顧慮。在這一問題未獲答覆之前,我們有理由相信,香港是自由世界的「耳目」,又是一個有四百萬人賴以為活的城市,如果香港受到外界武力的進侵,以美國為首的許多自由國家,尤其是亞洲自由國家,都決不會默然坐視,那雖香港的防衛力量事實不能依靠英國,亦將不致在安全方面發生太大問題。可是我們又會想到,香港究竟不是一個「國家」,本身沒有獨立的主權,除非英國現在已與某些盟邦對防衛香港經有「默契」,否則一旦事到臨頭,香港便將成了「被棄孤兒」,不知向誰請求援手。而這些,都是我們認為值得考慮和有提出討論必要的。

因此,我們現在需要切實申述的一點,英國政府為了澄清香港四百萬居民所抱的疑慮,它應該公開宣佈香港的安全保障實際是甚麼。對於這一個問題,我們認為威爾遜首相,是有責任向香港四百萬市民加以解釋的。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中共決心犧牲港共的表示!
--「交換人質」這一幕是中共宣判了港共的「死刑」

港共黑幫犯了彌天大罪,百死不足以蔽其辜,無論在任何法治之區,這些罪魁禍首,都一定要被判「死刑」,否則不足以談「法治」,更不足以平民憤。現在,港共黑幫終於面臨這個日子了,但判處他們「死刑」的,不是「港英」,而是中共,而且,這次「死刑」還是「缺席審判」,不許他們有任何「抗議」、辯護的餘地。港共黑幫本來走投無路,如今惡貫滿盈,就祇好「引頭就戮」了。

關於港共黑幫被中共判處「死刑」的具體證據,主要表現在中共與香港政府交換人質,而文錦渡橋隨即宣佈開放這一重大事實上。這次交換人質的實現,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是中共有意改善對香港關係而又不涉奸詐的一種「友好」表示,亦即是中共為了維護對港貿易的利益,已不惜犧牲港共而謀與港英「和平共存」。人們可以理解得到的是,中共的對港表示「友好」,雖以交換人質的方式出之,但實際卻是對「港英」的一次大讓步,與一般敵對國家的人質交換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這次被中共交回港方的人質,有在幾天之前自稱「逃走」回來的英籍警官奈特,以及在這次正式交換的兩名華警和一挻機槍與兩發子彈等,但中共得回的是甚麼呢?那不過是在邊界鬧事而被港方拘捕的幾個鄉民,這所謂「五名男子」,包括打鼓嶺流氓頭目的姚旺貴在內,實際都是「無名小卒」,根本不成為「交換」的條件,但中共仍然願意這樣做,決不是有所愛於這幾個愚魯無知的小人物,而是為了「一點點」的面子問題,非此不足了結這宗拖泥帶水的公案。

中共這種做法也可謂煞費苦心,它不好意思無條件的送回這三名被擄港方警員和機槍,因此祇好以幾個椎魯鄉民為交換條件。同時,中共更不便把它作為北平對倫敦的「外交事件」來處理,而祇有責成粵共以「寶安縣政府」出面,儘速完成這宗「交易」了事。中共所以如此做,那完全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作法,這與英警官奈特自稱在深圳拘留所內,天天「有酒有肉」的說法,屬於同一「默契」的。

由於這幕人質交換係以戲劇化的方式完成,我們自可進一步指出中共對港共黑幫「缺席」判處「死刑」的意義。如所週知,由「五月暴動」至今的七個月來,港共黑幫由於無惡不作,失盡人心,一直念念不忘於製造邊界事件,企圖一方恫嚇香港政府和搖惑人心,一方則硬拉中共「大莊家」落水,要它負起賠償「賭債」的責任。過去歷次發生的邊界糾紛,事後證明皆係出於港共黑幫所策動,他們事前用金錢賄賂一些華界鄉民,分別在各邊區鬧事,而無論這些鄉民向港方叫囂擲石或強擄英方警員,照例都有香港左報記者混在華界暴民中拍照,作為煽動宣傳之用。除此之外,那些無恥左報又經常造華界「邊防軍」的謠,不是說他們舉行「軍事演習」以謀對付「港英」,就是說他們向港方提出了甚麼「認罪道歉」的條件。諸如此類,不一而足,目的就是要藉邊界糾紛,來挽救他們面臨滅亡的命運。

在這以前,港共黑幫一再虛構事實,搶地呼天,欲使中共予以援手,求之不得,又轉而製造邊界謠言,力謀予人以「解放軍就要開入香港」的印象。事實無情,港共這些幻想和謠言,本來都已宣告破產,但因中共並未力斥其非,他們還是不知飲跡,仍以此為得計。可是這一次,中共用具體事實向「港英」讓步了,而且不先不後,還在港幣風暴剛剛平靜的期間,這不是毫不容情的對港共黑幫宣判「死刑」麼?

我們更應指出,這次中共的判處港共黑幫以「死刑」,那是一種「缺席審判」,充分顯出了北平當局那種「忍無可忍」的情緒,因為自從港共硬拉中共落水的幻想成空後,他們不甘束手待斃,曾經派人到廣州哭訴,弄來一個甚麼粵共「支援委員會」,以圖維繫內部渙散的人心,拖延這個「鬥爭」的局面。但港共這種垂死掙扎的想法,不僅不為中共所同情,而且還是觸了北平的大忌,因為經過七個月來的暴亂,港共並未「鬥垮」港英,但已使中共的經濟利益白白損失了幾億港元,如果再鬥下去,這種損失更不知伊於胡底。當然中共了解,堅持這種「死亡進軍」的,是港共中的一小撮死硬派,亦即是「鬥委會」中的常委和幾家左報的首腦。他們打着「毛澤東」紅旗,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姿態,隱然要蠻幹到底,不受中共的約束。這就可見,這次中共的藉交換人質向港英「修好」,那是一種決心犧牲港共的重要決定,鑒於昨日全港左報對此事件都諱莫如深,隻字不提,更可看出他們對此「死刑」宣判,事前根本並未預聞,在「恐懼與沮喪」之餘,也就「無話可說」了。

這一事實證明,中共為了維持在港的利益,急於改善對港的關係,大計既定,自不容許有人破壞這種政策。港共這一小撮釜底游魂,如果還不立即收手,向全港市民低頭認罪,我們就不妨等着看他們怎樣走上死亡之路吧!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1月1日 星期三

各業工人紛起控訴港英

自紡織染等六個行業的工會號召展開反失業、反飢餓鬥爭以來,其他各業工人紛紛熱烈響應,正逐漸形成浩大的聲勢。

工人是這場反英抗暴鬥爭中的主力軍,最為港英所嫉視。各行各業的工人這樣紛紛起來控訴港英製造失業、製造飢餓的罪行,更打中了港英的要害,使得它心慌愈亂,連忙發動所有它控制下的宣傳機器,大放厥詞,混淆視聽,企圖沖淡工人這個反失業、反飢餓鬥爭的影響。

連日來,所有反動報刊都在故意曲解「製造失業,罪在港英;解決失業,責在港英」這個正確的提法。它們硬把罷工工人同失業工人混為一談,胡說什麼罷工「失業」了,工人現在「請求救濟」了,甚至認為反英抗暴鬥爭是造成工人失業的「原因」。一派胡言亂語,極盡顛倒是非之能事。

但是,誰都知道,罷工工人一直堅持鬥爭,得到祖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的支持,他們的生活從未發生問題。他們繼續領有慰問金,各界同胞反英抗暴的捐款也還在進行。他們提出「一元運動」,是發揮「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的階級友愛精神,支持慰問失業的工友,而絕不是什麼「請求救濟」。

失業問題本來是資本主義社會經常存在的問題。香港向來就有着一支失業和半失業的大軍,只是隨着經濟情況的變化,這支大軍有時擴大,有時縮小罷了。近年香港棉織品輸出受到限制和排濟,地產業垮下來,銀行發生擠兌風潮,使經濟危機加重,失業人數增加了。在這種情況下,港英不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緩和經濟危機,反而把更多的困難和負擔轉嫁到香港居民身上。例如英帝在港擴軍備戰,使居民增加軍費負擔;把香港提供給美帝作為侵越反華的基地,破壞居民的正常生活;英資不斷侵吞華資工業;英資企業訂定許多不合理的規例,加重盤剝工人;以至公然動用武力,插手勞資糾紛,展開對港九愛國同胞大鎮壓、大迫害,並且不擇手段地採取種種反華的措施……等等。這都是增加和造成失業和半失業的主要原因。

這幾個月來,在港英法西斯大力製造白色恐怖下,各行各業都直接受到打擊。幾百間工廠宣告倒閉,工商界吃盡苦頭,這筆帳當然是要港英負責的。

工人對於本身所受的壓迫和痛苦,體會至深且切。紡織染等六個行業的失業和半失業工人最近舉行控訴大會,黃燕芳就曾列舉許多事實,說明英資侵吞多間華資工廠以及英資企業的苛例如何盤剝工人,使許多工人陷於失業的情形。幾乎每行每業的工人都有這麼一本苦經,都可以向港英提出有力的控訴。所以說,「製造失業,罪在港英」,一點也不冤枉它。因此,「解決失業」當然「責在港英」。

港英近來裝出關心勞工問題的模樣,煞有介事地在談什麼縮短女工童工工時等等。這種姿態是發生不了什麼作用的。愛國工人正不斷遭受格殺打捕,其他大批失業工人生活全無着落,他們連起起碼的生存權利都受着威脅,空談這些所謂勞工「改革」,誰還聽得進去?

工人在這個時候展開反失業、反飢餓、反迫害的鬥爭,齊起控訴港英所加諸工人的壓迫與痛苦,粉碎了反動派的一切歪曲誣衊,對港英無疑是一大打擊。

廣大工人階級已經越來越懂得這個真理:「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決不能把自己的解放寄托在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明智』上面,而只有通過加強團結、堅持鬥爭,才能取得勝利」。他們更深切知道,像港英目前這樣瘋狂反華,血腥鎮壓愛國同胞,天天在製造法西斯暴行,香港的經濟情況只會更壞,工商各業只會更蕭條,工人失業問題只會更嚴重。所以,在各業工人控訴會上,工人代表們一致指出,沒有反英抗暴的勝利,要解決一切困難問題,都不過是幻想。當務之急是使失業工人同全港工人團結在一起,同全港愛國同胞團結在一起,去奪取反英抗暴鬥爭的最後勝利。

目前反英抗暴鬥爭的形勢大好,只要大家更高地舉起光燄無際的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遵循毛主席關於群眾路線的教導,放手做好群眾工作,就一定能夠把工人的隊伍大大壯大起來,就一定能夠加重反擊港英,就一定能夠加速反英抗暴最後勝利的到臨。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六工會號召反失業、反飢餓

港九紡織染、五金、樹膠塑膠、內衣、搪瓷、絲織等六個產業工會,日前發表「告工人書」,指出英帝在港擴軍備戰,把香港提供美帝侵越反華,英資侵吞華資企業,英資企業所訂陋規苛例,港英插手勞資糾紛,實行民族壓迫,……等等,都是造成工人失業和生活困苦的原因,號召展開反失業、反饑餓鬥爭,並發起「一元運動」,以支持失業工人。

這個及時的號召,獲得許多工會熱烈的響應。其他愛國社團機構也紛紛開始以實際行動支持「一元運動」。

紡織染等六個行業,過去情況本來不算太壞,但自從棉織品受到美英限制,香港產品亦受到各國排擠以來,香港地產業便相繼垮台,銀行發生擠兌風潮,整個香港經濟危機就越加嚴重,工人失業也日益增加。在這樣的情形下,港英不是設法減少工人的困難,反而干涉勞資糾紛,例如庇護訂定新苛例剝削工人的膠花廠,打擊罷工工人,在新蒲崗製造血腥事件,開始了反華的民族大迫害,接着又大規模製造白色恐怖,使得百業蕭條,工廠、商店倒閉。據港英勞工處招認,六至八月就倒閉了工廠六百多家,而未有統計的小型山寨廠更不計其數。如果港英把目前這種嚴重局勢拖下去,勞工情況當然還要惡化。

戴麟趾等人為掩蓋其進行民族大迫害的做法,近來不斷在談勞工問題。他還說要從倫敦弄個「專家」來研究一番。石寶德離港前,也曾大談縮短女工童工工時之類的見解。但是,任何人都看到,連這麼一點兒的所謂「改革」,都未必就能辦得到,何況這些都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進行反華,就注定了香港沒有什麼繁榮與安定。香港過去有過的任何畸形的發展,無非依靠中國同胞的資金和努力,特別是廣大工人的血汗而取得的。香港的生存,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同中國大陸不可分。過去這麼多年,如果不是有中國大陸各種產品包括副食品的供應,使廣大同胞生活獲得照顧,工人就不可能憑低廉的工資來過活;許多工業就不可能以較輕的成本製成產品,向外競爭。又如東江的供水,不但便利了廣大居民的生活,對於許多工商行業,也大有裨益。

現在港英為了反華,為了反對毛澤東思想的傳播,鎮壓港九愛國同胞和敵視中國人民,無所不用其極。它已經打死打傷和非法囚禁了大批愛國工人,還不斷在搜查工人,迫害工人。工人的生活固已陷於非常窘困之境,連人身的安全都時刻受着威脅。港英當局此時侈談什麼勞工問題,不但是本末倒置,而簡直在作弄工人了。

所以,六個企業的工會的「告工人書」說得不錯,「在香港,如果沒有反英抗暴鬥爭的勝利,要解決一切困難問題,都是談不上的。我們要工作,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爭取做人的起碼權利,就必須立即展開反失業、反飢餓的鬥爭。而要取得這個反失業、反飢餓的鬥爭的徹底勝利,就必須使失業工人和全港工人團結在一起,和全港同胞團結在一起,戰鬥在一起」。

受着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的鼓舞,廣大工人的覺悟正一天天在提高。他們的眼界大大打開了。他們用切身的體會,看清楚形勢,分析了問題,要為本身的權益奮鬥。他們既不是港英那套改良主義的「改革」空言所能欺騙,更不是港英的法西斯暴力所能壓服的了。

香港是中國的領土,只有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才能決定香港的命運。港英要在香港反華和迫害中國同胞,向中國人民挑釁,是自取滅亡之道。香港的局面已被港英推到極其嚴重的地步了,再搞下去是絕對沒有好結果的。我們完全支持六業工人提出的嚴正要求:「港英當局必須解決失業問題,救濟失業工人。必須停止民族迫害,結束血腥鎮壓,並全部接受我國外交部和港九同胞歷次的正當要求。」對此,港英必須切實照辦,並予實現。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8日 星期日

中華民族的尊嚴不可侮!

港英不但把香港提供美帝作為侵越反華的基地,而且親自登台,在香港扮演着最瘋狂的反華角色。

這五個月來,它大舉格殺、打捕港九愛國同胞,把矛頭直接指向全中國人民。它不顧中國政府迭次嚴重抗議,一意孤行,凡是愛國,凡是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就受到殘酷的迫害。

與此同時,它還在邊境頻頻挑釁。我方境內人員被打死打傷的血債還未償還;解放軍提出的三點,也未完全照辦;它在白紙黑字上簽了向我方群眾認罪的文件,事後還要反悔。這次戴麟趾「休假」後返港,急急忙忙去「視察邊防」;連英國議員訪港也要去邊境探頭探腦,打探邊境的情況。駐遠東的英軍總司令賈華到港的第二天就到邊境去「視察」,並發表談話說,「英軍將繼續支持香港居民維持和平的生活」。

英軍是怎樣的「支持」過港九居民「維持」「和平的生活」呢?就是在港英不擇手段迫害港九愛國同胞,自己一手把「和平」、「秩序」等等完全破壞,激起強烈的反擊,連警察和「防暴隊」都變成「生蟲拐杖」時,英軍出來參加了對愛國同胞的大鎮壓、大迫害、大圍搜。在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節前夕,港英法西斯當局蓄意破壞港九愛國同胞慶祝國慶的活動,繼續了這種鎮壓、迫害和圍搜,並在國慶節的一天出動海陸空三路武力,向我駐泊香港船舶進行威脅,打死打傷和濫捕在岸上觀看我船員慶祝活動的群眾,製造了新的血腥事件。英軍又曾出動撕毀和掠走十多家商店所懸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

誰都知道,國旗是代表國家的,軍隊是屬於國家的,軍隊的行動代表國家的行動。港英這樣出動英軍胡作非為,充分表明了他們敵視中國人民,冒犯中華民族尊嚴,向中國挑釁到了極其瘋狂的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布朗以至戴麟趾所發出的希望「改善」中英關係的「好話」掩飾之下,他們是變本加厲地進行反華。人們不禁要問:你們究竟想把香港局勢的嚴重性加劇到什麼程度?

北京早已一再申明: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港九同胞反英抗暴的鬥爭,是支持定了的。英帝想把鎮壓港九同胞的滔天罪行同中英關係分開,是絕對辦不到的。北京號召港九同胞「進一步動員起來,組織起來,勇猛地向着萬惡的英帝國主義展開鬥爭吧!隨時準備響應偉大祖國的號召,粉碎英帝國主義的反動統治!」在國慶期間,首都工代會、農代會、紅代會和廣東省、廣州市人民以及廣州軍區負責人一再闡明了堅決支持港九愛國同胞的立場。英國殖民主義者卻裝聾扮啞在胡說什麼愛國同胞得不到祖國的支持,這說明反動派總是依照它的一套邏輯行事,不見棺材是不會流淚的。這也說明「階級敵人是一定要尋找機會表現他們自己的。……不管共產黨怎樣事先警告,把根本戰略方針公開告訴自己的敵人,敵人還要進攻的。階級鬥爭是客觀存在,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就是說,不可避免的。人的意志想要避免,也不可能,只能因勢利導,奪取勝利。

我們要警告港英:中華民族尊嚴不可侮!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既然港英一定要加劇迫害愛國同胞,瘋狂地向偉大的中國人民挑釁,為了維護民族尊嚴,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港九愛國同胞決不能放過它,中國人民也決不會放過它,一定同它針鋒相對地周旋下去,加倍還擊,不獲勝利,決不罷休!

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25日 星期一

抗暴鬥爭的大好形勢

前天報上所發表的各界鬥委會主委楊光的講話,分析了當前形勢,闡明了這場反英抗暴鬥爭的性質,指出四個多月來取得的巨大勝利,總結了這段時期鬥爭的經驗,提出今後的任務。它的內容很具體,也比較全面,也很及時。

正如講話所指出,今天國內外的革命形勢都是大好的。港九同胞所進行的鬥爭,既是一場反帝愛國的民族鬥爭,又是國際反帝鬥爭的一個組成部分,它是正義的,它是不孤立的,面對的形勢也是大好的。

四個多月來,在愛國同胞的鐵拳還擊下,港英已經窘狀百出,敗徵畢現。在政治上,什麼「民主」、「法治」、「自由」等假花招統統自行撕毀掉了,赤裸裸地現出了法西斯的原形。它自己招致到空前未有的敵視、鄙視和蔑視,威風信譽掃地以盡。這是對它最致命的打擊了。在經濟上,危機日形深重。各銀行在五至七月被提存高達廿億元,外逃資金達十五億元。通貨膨脹,濫發鈔票,引起物價普遍上漲。香港經濟的「四大支柱」,成為四根生蟲拐杖。整個工商業被港英所煽起的這股陰風所籠罩。更嚴重的是,港英不斷製造白色恐怖,時刻引起反抗,它所吹噓的「繁榮」「安定」早已騙不倒任何人,內外都失卻了信心,這就使得它自己在經濟上難以翻身。

在文化上,它的奴化教育和它所提倡的西方腐朽生活方式,正被批判得體無完膚。

此外,它以為用鎮壓可以壓倒愛國同胞這一狂想也在破滅中。它的海陸空三軍已經出齊,警察、「防暴隊」和特務以至「法庭」監獄等專政工具全部開動,對愛國同胞迫害的手段也已集法西斯之大成,極其橫蠻暴戾。越是這樣,愛國同胞的反抗就越激烈。它今後能夠再打出什麼牌來呢?充其量,再多打多殺一些人,多搜查或閉禁一些愛國機構和事業吧了,除了增加它的罪孽,加重它所欠的債務以及使局面對它更加不利之外,又能達到什麼目的?

目前港英內鬨日益公開化,內部人心更形不穩,軍警意志渙散,如果它還要蠻幹下去,它就要加快走向土崩瓦解了。

戴麟趾昨天回港,在談話和答問中,對香港局勢的發展,就顯得毫無信心。他提到什麼勞工問題以及建水塘、築隧道之類,都是無關閎旨的。他自己也說過「除非社會安定,否則無法進行任何工作」。香港之不安定,正是港英法西斯對中國同胞進行民族大壓迫所一手造成的。禍是港英闖出來的,而且不顧中國政府和人民的一再警告,越闖越大了。如果港英既不低頭,又不走頭,還有什麼神通以善其後?戴麟趾一面承認港英「不可能有長遠政策,一切要看中國而定」;一面又表示歡迎美軍利用香港做基地,並要用「維持法律與秩序」這個破爛花招作為繼續迫害愛國同胞的藉口,這就反映出港英是多麼六神無主,顛一倒四了。他甚至寄望於中國人民不支持港九愛國同胞,「縱使支持,也不會多」。由此可以看到,港英一直是憑主觀的種種幻想和假設來行事,大限將臨還是一片矇查查。它被我愛國同胞鬥到更加狼狽、更加神智不清了。

反觀我愛國抗暴同胞,越鬥越勇,用毛澤東思想武裝了自己的頭腦,以不怕打、不怕坐牢、不怕死的精神,充分「三視」港英,無論在任何場合,都敢於鬥爭,敢於勝利,首先就把港英一切嚇人的伎倆頂了回去。毛主席教導我們說:「帝國主義者就會嚇人的那一套、殖民地有許多人也就是怕嚇。他們以為所有殖民地的人都怕嚇,但是不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些人是不怕那一套的。」港九愛國同胞就是不怕它那一套,所以才能取得勝利,削弱了敵人,壯大了自己。

在鬥爭中,反英抗暴的隊伍是日益壯大了。人人從港英的暴行中看清楚這場反侵略、反民族壓迫鬥爭的重大意義,為了正義,為了民族的尊嚴,為了捍衛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投入鬥爭的洪流,義無反顧。各行各業的鬥委會不斷增加;各種戰鬥隊等組織如雨後春筍;各種抗暴活動規模日大,辦法也日多。主力軍的罷工行動堅持不懈,對港英的打擊一天比一天沉重。

經過港英這幾個月的鎮壓,愛國同胞多少經過風雨,見過世面,變得更加堅強,更加勇敢,形成了一支強有力的抗暴隊伍。這支隊伍還在不斷發展與壯大,不斷積累經驗,將在敢於鬥爭的基礎上,做到善於鬥爭,「不但要有壓倒敵人的勇氣,而且要有駕馭整個戰爭變化發展的能力」。

愛國同胞在鬥爭中,既捍衛毛澤東思想,也大學大用毛澤東思想。過去這幾個月鬥得這麼好,就是依靠了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證明是對帝修反鬥爭最強有力的武器,人們也只有在鬥爭中才能領會到它的威力,把它學到手。港英妄想遏制毛澤東思想的傳播,結果毛澤東思想是更為深入人心,更為廣泛傳播開來了。

反動派總是依照「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的邏輯行事。儘管港英目前處境十分不妙,毫無出路,它總是要掙扎的。因此,鬥爭可能會變得比較長期,可能會有一些曲折。同它較量一次兩次未必就可以解決問題。這個破落的老朽的英帝,盤踞香港百多年,流毒深廣,必須把它鬥到深,鬥到透,才可以使它躀到直,死而僵。大家心理上有了這種準備也是必要的。

敵人天天爛下去,我們天天好起來,勝利曙光已經顯現,只要大家依照祖國的號召,放手發動群眾,加緊深入展開「三視」「三擊」,掀起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新高潮,在偉大祖國支援之下,完全有可能爭取勝利的提早到來。讓我們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迎接偉大的國慶,迎接更大的勝利!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8月13日 星期日

加強防衛邊境

連日來中英邊境均有暴亂事件發生,發生事件的地點不止一處,而每一次發生事件,都是華界的工人或鄉民挑釁的。是故我們必須看清楚,這並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一種陰謀的實施,而這種陰謀,顯然與香港事件配合的。

首先,我們對防守中英邊境的英國駐軍,警察和新界理民府長官鮑富達對處理邊境事件整個過程中所表現的英勇,冷靜,堅忍的精神與維護和平,委曲求全的苦心,表示衷心的感佩與讚揚。由於他們英勇冷靜、堅決的應付了連日來邊境事件,打消左派的蓄意挑釁,粉碎其陰謀,使到整個局勢穩定下來,他們的貢獻,無疑是十分重要的。

華界工人或鄉民的挑釁行動,看來今後還要繼續一個時期的,這是受了香港左派的影響,或是為了支援香港左派而發出的行動,在左派看來,自然是大有意義的,但平情而論,這是十分危險的。在邊境從事挑釁,百分之百是「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的危險行動。而最危險的,是華界工人與鄉民,將英國駐軍與警察的忍辱負重,息事寧人,委曲求全的態度,宣傳為怕事懦弱,宣傳為不敢作戰。如果華界工人與鄉民此種錯誤想法繼續擴展下去,而香港左派又將之擴大宣傳,才是真正的「自欺欺人」,結果怎樣?便很難預料了。因之,我們主張迅速加強防衛邊境,為求絕對安全,為求減少給予華界工人與鄉人從事挑釁行動的機會起見,都要迅速加強邊境防衛的。

如何加強邊境防衛?

第一、香港政府應於此時公開宣佈加強防衛邊境之意義及我們非這樣做不可的理由,好教港九市民新界鄉民對邊境情勢有正確認識,做好心理準備,杜絕左派利用機會從中挑撥宣傳。

第二、將中英邊境全面封鎖,即如目前之措施,僅留羅湖為唯一交通孔道。在實行全面封鎖當中,若干技術問題是難免發生的,特別是平時自由來往於邊境的鄉民,不管其為華界的英界的,當然深感不便,但際此嚴重時期,我們不能再照顧這一方面了。因為非全面封鎖邊境,不足以防止更大危機之爆發也。

第三、對邊境局勢作更壞的打算,迅速的從事軍事防衛的措施。當然,這是為了自衛,並非挑戰,全世界人士都知道,英國在香港駐軍的任務是防衛香港,香港官民的團結合作也是為了防衛香港,絕非向任何一方面挑釁的。如果左派又利用此種事件作宣傳,亦只能「欺騙自己」,明眼人絕對不會相信的。

第四、加強防衛邊境還有一種任務,便是防止華界群眾大量進入香港,我們有過「逃亡潮」的教訓,大陸人民,稍有機會,便會向香港逃亡的。要是在平時,我們基於人道主義立場,對逃亡來香港的大陸人民,是力主同情與援助的,但今日局勢嚴重,我們處境困難,絕對不容再有「逃亡潮」之事件發生,以加深我們的困難。我們並非不同情大陸逃亡人民,但我們實在不能捲入類乎此種事件之漩渦中,因之,我們對此種事件發生之可能性,必須提高警惕。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從英國國防白皮書看香港情勢

舉世注視的英國國防白皮書,已在四天前發表。白皮書本身是英國工黨政府花了三年時間所完成的,其所列的措施,遠東所受影響最大。白皮書的主要內容,就是準備在本世紀七十年代的中期,放棄具有百年以上歷史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各軍事基地,而在一九七零年至七一年之中,遠東英軍的人數將減少一半。目前英國三軍兵力是四十一萬七千三百六十人,將來準備減少七萬五千人。此項自東方逐步撤退英駐軍的計劃,也就是英國近年來流行的「撤出蘇彝士運河以東」防衛計劃的主要點。

此項計劃發表後,美國、澳洲和紐西蘭,經已表示失望和反對。至於直接受到影響的星、馬,由於事前有過一連串的會商,在白皮書發表前夕,星洲總理李光耀和馬來西亞總理拉曼,都曾先後前往倫敦,對今後兩地防務的具體措施,已有共同諒解,因此,對白皮書的發表,並不驚異。香港是英國遠東防務的重點之一,英國防大臣希利在白皮書發表的時候,曾說明英國不僅決心維持香港駐軍,甚至可能予以加強。言外之意,工黨政府的新國防政策將來執行時,香港的防禦體系和兵力,不會改變。此點證明在今後歲月中,不論是工黨繼續執政或保守黨東山再起,英倫對確保香港的決心,絕對不會改變。

英國國內經濟情況的一直未見好轉,國際收付平衡的勉強維持,自是工黨政府不得不採取新國防政策的最主要因素(新計劃每年可節省三億英鎊)。此外,還有兩項因素,也不能漠視:第一是英國政府的外交重心,近年來特別重視西歐,全力設法加入歐洲「共同市場」,充分表現英國有意使自己再度成為歐洲強國。第二是現代戰爭由於武器的日新月異,作戰力求機動,固守一隅而屯駐重兵,漸成落伍的用兵方法。這兩項因素,一是外交政策的重心轉移,一是作戰方式的新陳代謝,便促成工黨政府下決心採取新的國防觀念。

因此,我們對英國國防白皮書的基本看法,應該把它視為防務體制和兵力部署的新修正,而並非英國整個戰略的改變,更不是「撤防」。英國報紙對工黨政府此舉譴責多於同情,甚至把此舉譬如「太陽落山」和「獅子拔掉最後一隻牙」等等,那是由於它們對過去的依戀而忽視現實所致。倫敦權威方面在白皮書發表後,就指出遠東情勢如無好轉,英國的撤軍計劃,可能延期實施。這就表示從星馬撤軍,目前祇是一種政策方針而不是決定。英國防大臣希利,曾在提出白皮書時,同時發表了下列的話:「確定撤軍的日期,將屬錯誤之舉。因此,祇能規定在一九七三年至七七年中,但仍須視遠東屆時的情況與所有問題已否解決。」希氏這段話,可惜未受各方重視。

就香港居民來說,有關本港的防務,自最重視;特別是在目前這個階段之中,如果工黨政府以適用於星馬的措施用於香港,則不啻在左派暴徒面前自動解除武裝,置港九四百萬居民於不顧。工黨政府不採取如此愚笨政策,總算是明智之舉。香港英國駐軍不但不減少,而且隨時可以視需要而增防,港九居民對倫敦這種堅定立場,在現階段下是歡迎的。

從最近的駐軍協同警方不斷圍搜左派巢穴一事而觀,證明駐軍對維持港九的安定,貢獻頗大。由於駐軍的參加行動,使警方在圍搜左派巢穴時,工作進行特別順利,一旦把左派巢穴全部搗毀,左派暴徒就會無地隱匿。因此,左派報紙連日來用盡心機,造謠挑撥軍警的情感,企圖削弱聯合行動的效果,這充分反映左派暴徒面對武裝進剿,「怕得要死」!

經過六十多日的暴亂後,英國政府對香港的整個概念(外交的和軍事的),相信已有新的評價。第一、港九四百萬居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中國人,他們有的世代居此,有的在一九四九年以後陸續從中國大陸逃來,心理上已把香港視為第二故鄉,他們對一切俱無奢求,安份守己,兢兢業業,所望者是安定生活和法治社會而已。他們與英國政府或香港當局,絕無利益的衝突,大家一心一德,為香港的安定和繁榮而群策群力,凡是以暴力或恐怖手段來破壞這一社會的公眾安寧,居民一定必與當局站在一起,結成一道陣綫,抗拒左派暴徒的獸行。這說明倫敦與香港的關係,先天上存着一種互信互助與甘苦相共的特質,和平時候共同致力於經濟建設,患難之時携手抗暴。第二、港九全體中國人之中,除了一小撮失盡人性的左派暴徒之外,絕大多數是堅決反共的中國人,也是捍衛民主自由制度的戰士。如果不是港九大多數中國人的團結抗共,左派暴徒早已完成他們毀滅香港的毒計了。正如遠東英軍總司令嘉華將軍在離港時所言:「防衛香港的第一道防綫,乃是香港居民本身。香港居民的思想,甚至行動,均決定香港的基本安全。」英倫現在應該徹底了解,我們這條「第一道防綫」,固若金湯,祇要英國政府堅決抗暴政策,香港居民是願作後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