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解放軍報


大公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迎接光輝的、極其重要的一年

一九六九年到來了。

這一新的年度,誠如北京所指出「在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的進程中,將是光輝的、極其重要的一年」。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去年國內外發生了許多重大的事情,整個形勢的發展都顯示出:歷史的車輪在加速轉動,時代的步伐在加快前進。五洲四海到處掀起革命風暴。在亞洲,越南、老撾軍民,在英勇的戰鬥中,消滅了美帝及其走狗更多的有生力量。泰國、緬甸、印尼、印度和北加里曼丹的革命人民所進行的武裝鬥爭,聲勢日大,水平日高,給予敵人的打擊也日益沉重。在拉丁美洲各國,工人罷工,農民奪地和學生抗暴的鬥爭,連綿不斷。非洲幾內亞(比紹)、莫三鼻給、安哥拉、剛果(金)和津巴布韋等國人民,為爭取獨立,持續作戰,力量也在壯大。西歐、北美的工人和學生更在帝國主義的心臟裡造反,向美、英、法的反動統治進行了強有力的衝擊。

目前以美帝為首的帝國主義,已被革命的浪潮打得昏頭轉向,國內火頭四起,政治危機四伏,經濟、金融、貿易無不困難重重。美金、英鎊、法郎隨時都要出問題。它們的處境真是內外交迫,走投無路。

與美帝氣味相投的蘇修,去年助美對越講和,並悍然出兵侵凌捷克,空前暴露出它的社會帝國主義的猙獰面目,使它更加眾叛親離,為它自己大掘墳墓。

這一切都說明:一個反對美帝蘇修的新時期已經開始了。當前的形勢,對世界人民的革命事業越來越好,越來越有利。這個新時期、新形勢的重要標誌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在全世界範圍內更其廣泛地傳播開來。更多的革命人民認識到,毛澤東思想是對帝修反進行鬥爭的最強大的武器。能夠學好用好毛主席所指出的革命真理,就能夠使革命鬥爭走上勝利的大道。

站在反帝反修最前列的我國億萬革命人民,由於掌握了毛澤東思想,在革命的進程中,奪得了重大的勝利。我們偉大的祖國,正以最新的、最強大的革命形象屹立於地球之上。在偉大領袖毛主席指引下,全國進行了無產階級專政下震撼人人靈魂的大革命,揪出了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徹底粉碎了以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及其反動路線。通過鬥、批、改,清理階級隊伍,全國人民對於兩條路線鬥爭的認識大大提高了。教育革命正在進行,知識青年紛紛走入農村的廣闊天地,工人階級破天荒地在上層建築發揮領導作用,……所有這些,都是革命的頭等大事,鞏固了無產階級的政權,使世界革命的根據地更其強固,其對人類前途的影響,將是不容低估的。

抓革命,促生產,促工作,促戰備--這個偉大的號召,已經落實。這一年來,生產建設的好消息,不勝枚舉。許多省市工業上製成無數新品種,技術改革項目動輒以千以萬計。農業大豐收,許多地區農作物的增產都是大幅度的。商品交流暢旺,市場一片繁忙。繼長江新鐵橋的通車,新的公路橋又告落成。日前西北上空一聲隆然巨響,我國又爆炸了新的氫彈,宣示我國科技和國防武器,達到了新的水平。

展望新的一年,前景就更加令人興奮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將取得全面勝利,意義非常重大的「九大」即將召開,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提出的各項戰鬥任務將告完成,生產建設將出現大飛躍的局面。由政治經濟到文化藝術的各個方面,更輝煌的成就,必將隨新年而俱來,必將更加鼓舞世界革命人民的志氣,更加打低帝修反的氣燄。

祖國一切成就都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指引下而獲得的。我們以祖國的一切成就而自豪,我們要千遍萬遍歡呼毛澤東思想萬歲!

港九愛國同胞,去年繼續受到抗暴鬥爭的鍛鍊,既敢於鬥爭,也善於鬥爭,不斷積小勝為大勝。毛澤東思想的日益普及,就是我們前途光明的最好保證。

迎接新的一年,讓我們追隨祖國革命人民之後,進一步大學大用毛主席著作,響應人民日報、紅旗雜誌和解放軍報的新號召,用毛澤東思想統帥一切,緊跟毛主席的偉大戰略部署,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在此時此地,為愛國反帝事業,作出新的貢獻。

讓我們衷心祝願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27日 星期五

中共大陸「一片黑」!
--所謂「興三風」就是訃告

中共的「國罄」日,距今祇有四天,北平最近窮叫窮嚷「一片紅」,似為「國罄」壯聲勢。究其實,大陸的形勢不是小壞,而是大壞。對毛澤東來說,前途一片黯黑,明年此時的局面如何,很可能連他自己想也不敢想。

「文化革命」是促使大陸全面黯黑的「按鈕」,兩年以來,大陸局勢發展的軌跡是一路下滑,毛澤東自命為得意之作的那本「矛盾論」內所述及的各種矛盾,果然「靈驗」,全部由暴露而互相對抗。千「矛」萬「盾」針鋒相對之下,毛政權本身破綻畢露,岌岌可危。毛、林一夥雖運用文鬥、武鬥以及文武綜合鬥,結果不但無法克服各種矛盾,反使它向全面蔓延,危機逐步加深,到現時已抵達病入膏肓的階段。

四天之前,林彪「喉舌」的「解放軍報」,發表了一篇冗長「社論」,題目是「大興黨的三大作風」。該報自「文化革命」進入中期後,就「平步青雲」,騎在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頭上,儼然以「理論指導權威」自居。這篇「社論」不早不遲,在其「國罄」日臨近之時發表,顯然是毛、林的一項策略,為垂死的「文化革命」打氣,也想為它的失敗掩飾。每個人祇要讀它一遍,就會了解這篇文章儘管在文字上力求「心平氣和」,但仍難掩蓋毛、林內心的矛盾和焦慮。古人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這篇文章,不啻是毛政權的訃告。

甚麼是「三大作風」?一曰:「用理論聯繫實際的作風,克服言行不一的作風」;二曰「用密切聯繫群眾的作風,克服脫離群眾、特別是山頭主義的作風」;三曰「用自我批評的作風,克服文過飾非的作風」。這「三大作風」,其實是應該稱為「六大作風」,因為「解放軍報」所提出的每一「作風」,依邏輯學存在觀念而分析,都是兩項對立的「作風」,「興」此「滅」彼,用「三大作風」來消滅另「三大作風」。現在姑且不談「解放軍報」新提出的「三大作風」,能否消滅存在已久的舊「三大作風」,僅從它的內容而觀,已可看出「文化革命」攪了兩年後,中共的黨、政、軍與群眾之間的對立和矛盾,已發展到何等尖銳的地步。

先說「言行不一」的作風,此項作風,自中共建黨之日起即告滋長,一九四九年以後,它愈形擴大。所謂「言行不一」,具體的來說,指的是:㊀中共對人民的欺騙,口是心非,從統治階層到中下級共幹,對人民甜言蜜語,誘其入彀。㊁中共黨員對「毛澤東思想」的陽奉陰違,口喊「萬歲」,心裡既厭且憎(港共頭頭坐在冷氣房內驅使左仔搗亂,就是典型例子之一)。㊂「文化革命」以後,言行不一致的作風益厲,擁毛與反毛的,所謂的可能是同腔同詞,但在行動時則互不一致。這三種現象,就是導致中共黨內對立和黨與人民對立的基本因素。「解放軍報」說它是「對別人馬烈主義,對自己自由主義,陽奉陰違,口是心非」,倒是幾句「誠實供詞」。毛、林一夥現在想搬出「用理論聯繫實際的作風」來消除「言行不一」,說易作難,因為毛的「理論」,根本與「實際」脫節,甚至對立,試問如何去「聯繫」?

至於「脫離群眾」以及「山頭主義」的作風,自從十九年前中共攫奪政權到手後,一脈相傳,以至於今。共幹從窯洞生活搖身一變為「紫禁城中的貴族」後,那還了得,見了人民,頤指氣使,視群眾為奴隸。不是共幹「脫離群眾」,而是群眾唾棄共幹!「文化革命」後這兩年來,毛用順我昌、逆我亡的血腥屠殺手段,大陸人民對毛的仇恨,大有寢其皮、食其肉才甘心之感,中共還侈談甚麼「群眾」?「山頭主義」並非新穎名詞,李立三就曾罵過毛有「山大王思想」。毛的全力建立個人威權,推銷「毛思」,其野心就是基於「山頭主義」,而毛自己則是「山頭主義」的狂熱崇拜者。

不論毛、林一夥搬出甚麼「作風」,俱無法改變中共統治的空前危機,「作風」愈推陳出新,愈顯出毛的徬徨失措。「解放軍報」說「言行不一、山頭主義和文過飾非的壞作風,正是中國克魯契夫為代表的資產階級政治死屍中散發出來的臭氣」,要把它「統統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這幾句話,毛、林一夥真不知羞恥賣多少錢一斤,被「掃進歷史垃圾堆」去的,不是別人,正是毛澤東和他的爪牙!這些被目為「壞」作風的,本身就代表中共這個黨的由墮落而趨於沒落的過程,自毛澤東開始,凡是中共統治階層和一般共幹,個個早已道德墮落與精神崩潰,莫以為能在大陸維持了十九年的血腥統治,今後當可「固如磐石」,要知在所有的壞作風併發之時,就是中共政權壽終正寢之日,而目前所有的事實,在在證明這一時辰,已經越來越近!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8日 星期日

毛幫「文化革命」面臨慘敗!
--廿九個「革委會」的成立就是慘敗的開始

毛、林一夥及其在海隅的爪牙,昨天興高采烈,得意忘形的「慶祝全國山河一片紅」。所謂「一片紅」,就是說西藏和新疆的「革命委員會」,已在大前天分別成立。至此,大陸的廿九個省、市、自治區,統統俱組成了「革命委員會」。黑龍江是最早出現「革委會」的地方(一九六七年一月卅一日),毛、林經過二十個月來使盡渾身之勁,拿出文鬥武鬥的「法寶」,才勉強湊足了廿九個非驢非馬的「權力機構」。這從表面上來看,頗似毛、林已「全面勝利」,但隱藏在背後的事實,卻無不顯示是毛、林的全面慘敗。他們且慢為此「慶祝」,樂極生悲的日子,看起來越來越近了。

甚麼是「革命委員會」?毛澤東是這個名稱的「發明人」,他於去年八月首次正式提出這個組織的任務時說:「在需要奪權的那些地方和單位,必須實行革命的三結合的方針,建立一個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無產階級權威的臨時權力機構,這個權力機構的名稱,叫革命委員會好。」在毛酋發表這一「指示」之前,所謂「三結合」已在一九六七年第一個實行「奪權」的黑龍江省提出,毛、林控制的「人民日報」,當時解釋「三結合」就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派的代表,解放軍當地駐軍的代表與黨政機關中的革命領導幹部三方面結合起來。」到了今年三月三十日,「人民日報」、「紅旗」雜誌和「解放軍報」,發表了一篇「聯合社論」,說毛對「革委會」的「最新指示」是:「革命委員會的基本經驗有三條,一條是有革命幹部的代表,一條是有軍隊的代表,一條是有革命群眾的代表,實現了革命的三結合。革命委員會要實行一元化的領導,打破重疊的行政機構,精兵簡政,組織起一個革命化的聯系群眾的領導班子。」毛的這套話,就是想把「革委會」的今後任務,確定為一個「一元化的領導班子」。他用「班子」這兩個字,倒很「坦白」,被毛、林控制的爪牙,與賣藝者無殊,戲一旦演完後,「班子」就散了。現在戲快演完了,祇待「散班」吧。

為甚麼說廿九個「革委會」的完成,就是毛、林的全面慘敗呢?這因:㊀這個組織的本身是建立於沙堆之上,時時可以坍毀。從「文化革命」響鑼之日開始,大陸的混亂情況便日甚一日。迄至今日,大陸上誰是真正擁毛的和誰是真正反毛的,連毛自己也難加區別。「革委會」三方面的成員,毛能保證個個是「不貳之臣」嗎?上海「文匯報」就不斷承認,在「革委會」中有「走資派」。對毛而言,「革委會」的可靠性殊微,而大有可能已成為反毛力量的「庇護地帶」。㊁這樣的組織,先天上具有排他性的矛盾,幹部對軍隊的敵視,群眾對共幹和軍隊的勢不兩立,而軍隊又以「槍桿子出政權」,自視為功臣。三種互相對立的矛盾的存在和擴大,不但「一元化領導」永遠不可能,甚至會發生火併,進而導致另一種形式的「奪權」鬥爭。㊂反毛力量的滲入「革委會」,不啻是獲得立足點,採取陽奉陰違和以退為進的手法,不時乘機展開「革命怠工和破壞」。這一可能性在「革委會」全部成立之後,必較前有增無減。基於此,則「革委會」這種組織,利於毛的作用極為有限,而且有其一定的時間性,稍後就會「轉型」「蛻化」,成為每省、每市和每一自治區的反毛「大本營」。說毛、林全面慘敗,理由在此。

我們若稍稍留意「革委會」的難產過程,就可以了解毛、林何以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歷二十個月的時間,纔勉強湊足廿九之數。這反映毛、林在此段期間內所遭遇的抵抗和阻力,何等巨大。若毛、林如同共報宣傳那樣「受全體人民擁護」,則大可作到朝頒令、夕奏功的地步了。二十個月後的今天,為此大事敲鑼打鼓,事實上是毛個人「威權」全面破產的證明。喪事當作喜事辦,港共分子恬不知羞!

毛澤東是個最奸黠的獨夫,他對面臨的悲慘失敗,心知其危而不敢言。舉個例子來說,上月十五日毛發表的「要充分發揮工人階級在文化大革命中和一切工作中的領導作用」的「指示」,就是他企圖挽救「文化革命」最後失敗的一項毒計。因為他驅使「紅衛兵」為他的「江山」流過血,但證明這一班乳臭未除的小鬼,敗事有餘,「不堪重用」,於是踢開「紅衛兵」而抬出軍隊,用槍尖進行恐怖統治。但軍隊派系林立,結果此計又成泡影,三十六計,最後一計祇好再度「借重」工人,把工人高高捧起,說他們是文化教育的領導者。這一毒計一旦又不售時,毛還有甚麼「法寶」可以一試?

總之,「革委會」成立了多少個,與數量無關,而是質的問題--逐漸變質成為反毛聯盟。「文化革命」也不會因「一片紅」而結束,前天的「人民日報」就坦白承認:「它(指廿九個「革委會」的成立)標誌着整個運動(指「文化革命」)已在全國範圍內進入了鬥、批、改的階段」。該報不敢用「全面勝利」字樣,可見它已無「魄力」吹牛。所謂「鬥、批、改」也者,就是另一回合的新血腥整肅和屠殺的開始,大陸人民和共幹與士兵,不知又有多少會人頭落地了。所以說「一片紅」其實是說血洗大陸的「紅」!

大公報社論 1968年9月7日 星期六

歡呼全國一片紅

地處我國西南、西北反帝、反修前哨的西藏和新疆兩自治區的革命委員會宣告成立了。全國除台灣外二十九個省、市、區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無產階級權威的臨時權力機構的建立,至此全部勝利完成。由東海之濱到西藏高原,由海南島到長白山,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光輝普照,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凱歌響徹雲霄,我們偉大社會主義祖國的壯麗江山,一片紅爛漫,這是我們全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可喜大事,也是全世界革命人民可喜的大事。

讓我們為這件大喜事歡呼!歡呼!再歡呼!

每一個省、市、區的革委會,在誕生前都經過尖銳複雜的階級鬥爭,革命群眾在解放軍強有力的支持下,在鬥爭中大學大用毛澤東思想,落實毛主席一系列最新指示,實行革命三結合和革命大聯合,並響應「抓革命、促生產、促工作、促戰備」的偉大號召,使生產建設和國防各個戰線取得了許多輝煌成就,為各個革委會的誕生,創造了有利的條件。這次西藏和新疆的情形也是這樣。在這兩個革委會誕生前,在這兩個自治區,毛澤東思想大普及,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深入人心,工農牧各業欣欣向榮,呈現出在在令人振奮的景象。現在全國各省、市、區都由革命造反派奪了權,鞏固了無產階級專政,各個革委會將依循毛主席的指示,精兵簡政,堅持群眾路線,把鬥、批、改搞深搞透,進一步發展生產,迎接大躍進的局面。

鬥、批、改的高潮正在湧現,全國各省、市、區革委會的成立,正如「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的社論所指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進入了新階段。充分發揮工人階級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和一切工作中的領導作用,統一認識,統一步伐,統一行動,認真搞好鬥、批、改,成為各個革委會當前的中心任務。這一仗,不但是奪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全面勝利的一仗,也是鞏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基本工作,保證人民江山永不變色的百年大計。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指引之下,中國革命人民一定勝利地完成這項歷史的光榮任務,使偉大祖國成為更堅強有力的世界革命根據地,對世界各國人民的革命事業作出更大的貢獻,加快推動人類歷史車輪的前進。

我們港九愛國同胞為祖國在革命和建設上所取得這些震動世界的偉大成就,感到無比歡忭鼓舞,為有這樣偉大的祖國而感到無限自豪。

從上海「一月革命」風暴興起以來,祖國革命人民在強烈的鬥爭中,同中國赫魯曉夫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以及從中搗亂的叛徒、特務和地、富、反、壞、右等分子反覆交鋒,波濤迭起。這二十個月來,國外的帝、修、反膽震心驚地注視着中國這場革命的發展,出盡氣力攻擊誣衊,妄想中國會出現它們所祈求的「亂」局。它們還狂妄地預言我邊防地區的革委會將「建立不起來」。垂死掙扎的反動派總是想把主觀願望當作客觀現實的。可是現實無情,帝修反最後一個迷夢也破滅了。經過大批判和清理階級隊伍,在中國大陸一切從事搗亂和破壞的分子都將被挖出來。北京最新的號召是:「一定要加強軍民團結,加強戰備,加強邊防、海防、空防,隨時準備解放台灣,保衛祖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敵人如果膽敢碰一碰我國的神聖領土,發動武裝侵略,就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將它們殲滅。」

讓所有反華、反共、反革命的牛鬼蛇神去發抖吧。偉大的中國革命人民將更高地舉起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緊跟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偉大戰略部署,奮勇前進,從勝利走向勝利。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全面勝利萬歲!

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3日 星期二

大陸報人面臨「再開刀」厄運!
--且看香港左報怎樣應付這整肅風暴的來臨

「把新聞戰綫的大革命進行到底」,這是八月卅一日「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以編輯部名義聯合發表一篇文章的題目,「新華社」把它全文拍發,昨天香港幾家「正牌」左報都用全版篇幅予以登載了。這篇文章是毛幫寡頭統治階層對大陸一切報紙、報人和新聞機構的新整肅訊號,顯示曾經長期替毛澤東造謠惑眾的左派報人,又將面臨着「死無葬身之地」的悲哀。由此可以想像,那幾家奉命必須全文刊登這篇文章的香港左報,在他們編輯部同人一字一句的讀畢這篇文章後,如果不是神經上麻木不仁,那就必有一種末日來臨的感覺。因為祇要毛澤東這個「最高指示」有達到香港左報的能力,他們都是肯定要被「開刀」無疑的。

看這篇文章的論點、結構和許多注釋,那十九是由陳伯達執筆、並經過毛澤東加工泡製的「大毒草」,因此在它所謂「批判中國赫魯曉夫反革命修正主義的新聞路綫」的大叫大跳中,也無處而不反映出毛澤東對大陸原有那批左派報紙,恨之入骨和急於動手清除的心理。這也證明,祇要毛澤東、陳伯達這些狐群狗黨存在一天,不管是大陸的左派報人或是毛幫的海外傳聲筒,都可肯定他們必受誅鋤,絕難倖免。現在且看這篇文章說了一些甚麼話:

關於對大陸報人的「階級鑑定」,這篇文章開始便說:「中國赫魯曉夫等黨內一小撮最大的走資派,一貫仇視和反對毛主席的無產階級新聞路綫。他們代表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和地、富、反、壞、右的利益,瘋狂進行反革命的資產階級新聞路綫,把叛徒、特務、走資派安插到各個新聞單位中,妄圖使新聞事業變成顛覆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的工具。」這些罪狀怎樣呢?據指出:「中國赫魯曉夫」、「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陸定一之流」,曾經下令各級黨報「都不必公開宣傳是中共機關報,也不必說是政府機關報,祇稱某地某報即可。」過去大陸共黨是有這種情況,而今天香港左報的自稱為「愛國報紙」,也是根據了「中國赫魯曉夫」定下的準則,毛幫對此沒有說錯了。尤其是,「把叛徒、特務、走資派安插到各個單位中」,香港左報不僅有此情形,而且非常猖獗,毛幫對此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食之而甘心,這也沒有「恨錯」了。

然則怎樣才能算是忠於毛澤東寡頭統治的報紙呢?據毛幫這篇文章說:「新聞事業必定要受一定階級的領導或束縛,所謂不受『束縛』的新聞事業是根本不存在的。不受無產階級的束縛,就受資產階級的束縛,二者必居其一………。」這篇文章反對新聞報道的「客觀性」,據稱:「新聞是有階級性的、黨派性的,超階級的『客觀的報道』是沒有的。那些客觀、真實、公正之類動聽的言詞,不過是用來掩蓋它們為資產階級服務、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的幾片骯髒的遮羞布。」因此毛幫認為,祇要那些左報披上「客觀」、「公正」的畫皮,即使是天天的在說謊造謠,實際上「卻同無產階級的敵人坐在一條板櫈上」。

在清算大陸報人中,毛幫特別舉出幾個「罪大惡極」的例子,據該文章稱:「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由那位鼎鼎大名的右派分子徐鑄成把持的舊『文匯報』(請香港「文匯報」的嘍囉們聽着!)。這家很合乎中國赫魯曉夫口味的,自稱是『文人論政』、『論政而不參政』的超然的『民辦』的報紙,一九五七年成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急先鋒,大量刊發反動言論,大量採用反動編排,呼風喚雨,推濤助浪,妄圖造成天下大亂,以便整垮共產黨,由資產階級右派取而代之。」想當初,徐鑄成當香港「大公報」總編輯,後來香港淪陷,徐鑄成回到大陸,受制於王芸生,一怒之下另創「文匯報」,專以攻擊政府為能事,比王芸生表現得更「左」。當共軍渡江前夕,有一位與他有相當交誼的國民黨人,勸他離開上海,幾至聲淚俱下。談判終宵的結果,徐鑄成始終認為共黨「有前途」,以能迎接上海「解放」為得意,想不到被「整」了十年以後的今日,仍被看作為「反動資產階級右派」的典型。香港左派報人屬於「徐鑄成之流」的多的是,如照那篇毛幫文章所說:「要注意人是會變化的,必須經常清洗那些腐化分子,不讓他們掌握報紙、新聞的工具」,難道他們還會有「好下場」嗎?那篇文章又談到:「那些什麼『羊城晚報』『南方日報』之類放毒造謠的舊報紙,一個一個被封了,被沖了,好得很!好得很!」祇有香港左報至今仍然「逍遙法外」,「一不鬥,二不批,三不改」,我們不禁要問,他們準備何處去?準備怎樣迎接毛幫這個整肅風暴的來臨?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6月19日 星期三

毛澤東四面楚歌正在掙扎求生
--大陸陷入混鬥局面,自由世界豈能錯失良機?

中共大陸的情勢,現時已進入一個新的階段。說明這一新階段的特徵,約有下列諸方面:㊀「文化革命」經過兩年以上時間的「橫掃」大陸後,現在已成為一股「逆風」,向毛、林反襲;㊁毛、林一夥所奪得的權力,得不償失,漸漸出現了一種權力真空狀態;㊂毛澤東本人已似一個賭本無多的賭徒,連孤注一擲的本錢也無着。在香港主辦研究中共問題的「中共新聞分析」多年的拉丹尼神父,新近對美國一家雜誌發表談話,闡毛澤東「正在掙扎求生」。這句話可說是目前大陸整個情勢的縮影。

毛澤東今天所面臨的個人危機,完全是他崇拜權力的結果。他能不能拯救自己,要看今後幾個月內的演變。中共在今年元旦時,曾大喊「文革」要在今年獲得「全面勝利」,照目前的情勢觀察,「全面勝利」不但無法達成,反而全面失敗則大有可能。自由世界曾對「文革」何時「收兵」這個問題,議論紛紛。有的說「文革」將在今年十月時,宣告結束。持此說法的人士,以日本外交官員為代表。有的則說「文革」是一項無時限的「運動」,它將繼續下去。美國人士持這種說法的佔多數。不論說法如何不同,都表示「文革」與中共前途,息息相關。就目前趨勢而言,我們認為「文革」的重心已經不是結束或者不結束這件事,而是毛澤東有無力量去結束它,此即所謂能放是否能收的問題。所有環繞於毛澤東周圍的大小危機,都是因能放而不能收而起。在「文革」開始不久,我們曾指出此舉是毛澤東引火自焚,看起來,這句話已漸漸應驗了。

上面我們曾列舉毛澤東所面臨危機的特徵,現在進一步舉出三項不同的事實:

一、是毛、林的鬥爭對象,已如同「鬼打鬼」局面,「左的」、「右的」、「革命的」、「反革命的」、「走資派的」、「蘇修的」、「復辟的」等等牛鬼蛇神,大家混在一起,亂鬥瞎鬥。誰擁毛與誰反毛,極難劃清界限,一味的鬥,不分「敵」「我」的鬥,所有在大陸發生的大鬥小鬥,情形俱是如此。這種紛亂局面的發生,完全是毛澤東一手造成,因為他喊出了「造反有理」這個口號,反毛分子就利用這一口號,以「造反」為名,加入混鬥,「紅衛兵」絕跡後,混鬥更兇,範圍更擴大。中共黨徒口口聲聲喊「階級鬥爭」,原意是指工人鬥資產階級,現時在大陸的混鬥,已不是「階級鬥爭」,而是「階級互鬥」,鬥下去,毛澤東就成了大家要鬥臭、鬥垮的最後對象。這種發展趨勢現在已很明顯,毛怎能逃生?

二、是「毛澤東思想學習」的全面破產。在「文革」發動之初,毛、林一夥就大力推銷「毛澤東思想」,把毛描繪為一個無所不能和無處不在的「神」,「寶書」、「選集」和「醜章」等相繼出籠,企圖建立毛的無上權威。中共揚言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四月底,廣東、遼寧、安徽、陝西四省,就驅使了三千五百七十多萬人,參加「毛想學習班」。這些數字的發表,說明毛、林一夥曾為了這事,付出偌大氣力;但若問那三千多萬人都接受「毛想」嗎?答案可能使毛澤東大失所望;如果「學習班」辦得不錯,何以中共的「人民日報」最近竟要求大陸人民在每個家庭之內,建立「鬥私批修」的「戰場」?「毛想」本來是荒誕無聊的邪說,強迫人民去學習,老百姓在槍尖之下,惟有參加「學習班」,他們根本閉耳不聞,豈是真心「學習」?如果天下傳播一種思想有如此容易,歷史上的「宗教戰爭」也不會發生了。崇拜個人權力到瘋狂程度的老毛,實在其蠢無比!

三、是「革命委員會」和共軍根本缺乏可靠性,這可能是毛澤東難救自己的「致命傷」。廿九個「省、市、區」成立了廿四個「革命委員會」,在數字上好像佔了壓倒多數,但數字往往騙人,主要須看實質。照各項報導(包括中共報章的報導在內)綜合分析,每個「革委會」祇不過是一塊空招牌,所謂「三結合的過渡權力機構」,實際上是一個權力再鬥爭和再分配的組織,反毛的與擁毛的各據一方,明爭暗鬥。這樣的結合能向毛澤東「忠心無貳」嗎?絕對不可能。「革命委員會」固不可恃,共軍亦復如此。林彪的「解放軍報」,於三天前發表了一篇社論,對此已公開供認。它一則說「階級鬥爭極其尖銳複雜,我軍擔負着艱巨而繁重的鬥爭任務」。再則說「分不清是非,分不清敵我,分不清左中右,就不懂得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革命」。這些話,反映共軍官兵對毛的「忠心」,既不全面,也不可靠。毛澤東在「革委會」與共軍兩者俱難可侍時,危機當頭,看他如何逃過難關。

毛澤東已陷於四面楚歌的境地,所有跡象都顯示他的掙扎圖存,終將失敗。現在的關鍵操於自由世界,特別是以反攻復土為己任的我國當局,能不能及時行動,加速毛澤東統治的崩潰。台北一向認為反攻復土是革命行動,是則凡革命行動,必須能充分把握成熟的時機,錯過了天時則良機就會交臂失之!

大公報社論 1968年1月1日 星期一

迎接新的勝利年

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凱歌高奏中,全國人民和全世界革命人民一道,滿懷信心,歡欣振奮,踏入了新的一九六八年。

回顧舊年,展望新年,內外形勢都是一片大好,越來越好。

全國人民群眾空前廣泛和深入地發動起來了,在毛澤東思想指引下,緊跟毛主席的偉大戰略部署,已取得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決定性的勝利。在革命的大批判中,中國赫魯曉夫的罪行更具體、更清楚地被揭露出來;各地的革委會陸續建立;鬥、批、改出現了新面貌。

正如偉大領袖毛主席所指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使我國社會生產力發展的一個強大的推動力」。過去一年,我國生產建設各個戰線上,都打了大勝仗。導彈和氫彈試驗成功,說明了我國工業基礎的雄厚和科技發展的騰躍,隆然巨響,震動了全世界。農業空前大豐收,也為整個國民經濟全面高漲的新局面準備了優越的條件。

全國革命群眾正熱火朝天地在學用毛主席著作,大辦學習班,堅決執行毛主席的一系列新指示,鬥私批修,提高覺悟,加速革命的大聯合和革命的三結合。「人民日報」、「紅旗」和「解放軍報」今天提出五項任務,號召全國以毛主席最新指示為綱,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再接再厲,從思想、政治、經濟、組織各方面奪取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勝利。

完全可以斷言,在毛澤東思想光輝照耀下,新的一年,就是形勢更好的一年,文化大革命全面勝利的一年。

放眼全世界,形勢也是對革命人民更加有利。美帝被英勇的越南人民打得氣急敗壞,走投無路,「和」戰兩手都不獲逞,僅管還要瘋狂掙扎,它的失敗早成定局。蘇修的叛賣面目被揭穿後,遭到舉世革命人民的垂棄,處境日益狼狽與孤立,其他反動勢力就更不在話下了。在另一方面,不但亞、非、拉三大洲反帝反殖鬥爭風雷激盪,火頭四起;連美帝蘇修等內部的人民,也不斷掀起反抗的怒潮,使它們的日子更為難過。在全世界範圍內,革命人民發動起來的規模,在歷史上從未有這麼廣泛的。標誌着這種新的大好形勢的是毛澤東思想的大普及。全世界革命人民眼望北京,心向北京,把偉大領袖毛主席作為自己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如飢如渴地學用毛主席的革命真理。亞、非、拉許多在進行反帝反殖武裝鬥爭的革命戰士,都以毛澤東思想為最高指針。毛主席的教導說:「……代表先進階級的正確思想,一旦被群眾掌握,就會變成改造社會、改造世界的物質力量」。我們正處在以毛澤東思想為旗幟的偉大新時代,全世界人民進一步掌握毛澤東思想,在革命鬥爭中就有了精神原子彈,必將給予帝修反致命的打擊,大大推動歷史前進的輪子。

港九愛國同胞在去年五月開始進行的反英抗暴鬥爭,正如陳郁主任所說,「英勇的、有力的還擊敵人的挑釁,把港英帝國主義鬥得焦頭爛額,狼狽不堪,取得了經驗,顯示了自己的力量,使港英當局在政治上、經濟上遭到沉重的打擊,使往日飛揚跋扈、橫行霸道的英帝國主義現出了紙老虎原形。這個鬥爭大長了中國人民志氣,大滅了帝國主義威風。」這些勝利也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迎接新的一年,港九愛國同胞在偉大祖國的支持下,必將更高地舉起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更深入、更廣泛地發動群眾,在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繼續反擊港英,特別要把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這個群眾性運動推向一個又一個新的高潮,把學習、宣傳、執行和捍衛毛澤東思想作為首要工作。必須這樣,才能認真發動群眾,打擊敵人,爭取朋友,改造自己,奪取反英抗暴鬥爭更大的勝利,並對世界革命的偉大事業作出更多的貢獻。

讓我們更加鬥志昂揚地迎接光輝燦爛的新年!

讓我們為祖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勝利歡呼!

讓我們衷心祝願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毛主席萬壽無疆!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掀起學用毛澤東思想的高潮

「港九各業工人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展覽」今天開幕了。這個展覽是港九各業工人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成績的一次匯報,也是港九工人階級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群眾性運動進展的一個標誌。

港九許多愛國工人雖早已在學習毛澤東思想,但把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發展為群眾性運動,為時不過幾個月,好人好事已紛紛湧現,各工會一下子就搜集了幾百個典型的事例。這次展覽,限於場地,只能展出其中十分之一,未及展出和新近出現的事例還多得很。

從這個展覽,人們不能不承認,工人兄弟的確學習得好,進步得快。

祖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發展,促使毛澤東思想在全世界範圍普及開來。全世界革命人民都如飢如渴地向毛主席著作中尋求革命真理,作為自己革命行動的指針。中國人民更要大樹特樹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的絕對權威,這是歷史賦予我們的光榮使命,代表了我們時代的最高要求和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利益。在林彪副主席的積極倡導和全力推進下,祖國人民投入了毛澤東思想大普及的運動,開創了幾億工農兵群眾直接掌握毛澤東思想的廣闊道路。這種形勢無疑地成為港九同胞學用毛澤東思想最大的鼓舞和推動力量。

這大半年來的反英抗暴鬥爭,是港九愛國同胞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去進行的。在這場鬥爭中,愛國同胞邊學邊用毛澤東思想,越學好用好,就越鬥得好。許多愛國同胞受了考驗,在學用上得到了甜頭,越學越有勁了。工人兄弟學用毛澤東思想,比較更快見效。就展覽出來的事例以及最近一些工人所作的學用經驗的報告看來,工人是能夠在「用」字上狠下功夫的。例如中電工人學習「老三篇」中的「愚公移山」,就結合實際問題,學習了四十多天。一條語錄學上幾天。他們的學習態度是很認真的,並且學一點,用一點,學了就用,立竿見影,雷厲風行地見諸行動。

毛主席教導我們:「世界觀的轉變是一個根本的轉變」。要確立無產階級的世界觀,主要是要打破一個「私」字,要破私立公。正如「解放軍報」社論指出,「在用字上狠下功夫,千條萬條,用來改造世界觀是第一條」。要做到這一條,首先要敢把「私」字亮出來,不怕難為情,在自己靈魂內鬧革命,不怕痛楚。這點說來容易,做起來就不輕鬆。但是工人兄弟具有無產階級的優秀品質,帶有豐富的無產階級感情,抱着對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無限信仰和忠誠,他們學習起來就特別容易見效。相反地,儘管有些人的文化水平比較高些,讀起毛主席的著作來甚或一目數行,但由於沒有帶着階級感情去學,不去聯系實際,不是學以致用,因而學習一千遍,一萬遍,還是空的,或只是學得個皮毛。

所以,工人學用的事例,特別可供大家參考借鏡。

港九工人兄弟展開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已經有了這麼良好的開端,是難能可貴的。我們希望他們百尺竿頭,日益進步,並通過這次展覽,發生示範作用,把港九同胞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群眾性運動大力掀起來,一個高潮接一個高潮,使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成為我們發動群眾,打擊敵人,爭取朋友和改造自己的銳利武器,誓奪反英抗暴鬥爭的最後勝利。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有關中共目前情勢的三個問題
--「文革」已結束否?劉是否被鬥垮?紅衛兵命運如何?

中共大陸的情勢,仍然是遍地亂鬥亂殺。目前從表面上觀察,亂的程度似不如一兩個月前那樣全面化,個別地區已靜止下來;但這是表面現象,局部靜止並不是大混亂的結束,祇是更新的和更大規模的混亂在醞釀中。毛澤東與世界其他共黨頭目,深諳列寧所說的「革命漲潮與革命退潮」的理論,以此應用於目前大陸的情勢,可以說就是所謂「文化大革命」的「退潮期」,也是毛、林一夥在準備新整肅的階級。我們如果不把握這一觀點而誤認大陸現已回復到去年八月以前的情況,那就會上了中共宣傳的圈套。

要了解上述論點,不妨從三個大問題加以分析:

第一個問題是「文革」是否已經結束?「文革」是毛、林過去一年多以來整肅異己的殺人武器,大陸上死於「文革」之下的,不知凡幾!最近,毛澤東發表了「大陸目前形勢,不是好,而是大好」的談話後,中共宣傳機器就大聲附和,高喊「文革」已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如果毛的話句句是真,中共的宣傳值得相信,則「文革」應該告一段落,毛、林大可「乘勝收兵」。對於毛的話和中共宣傳辭令,世人俱知是不值分文,從來對它不加相信,上述的話,自然也完全不可信。它不但不可信,而且對我們提供了相反的事實,這即「文革」經過一年多的瘋狂推動,現時已遭遇到無法克服的挫折,大陸形勢不祇壞,而且大壞特壞,空前之壞!毛、林一夥不能公開承認「文革」失敗,欲罷不能,因此毛祇有厚顏無恥,發表欺人之言,藉此遮羞。若把毛的話遽下判斷,認為「文革」已告收場,那就過於重視表面現象而忽視實際了。

列寧所說的「革命退潮」,指的是當自身力量脆弱,敵人實力龐大之際,「革命」運動就要採取戰略性的暫時撤退。毛現在所運用的策略,就是如此。他深知目前的客觀形勢,不利於「文革」,因而暫時撤退,伺機再攪。因此,我們對第一個問題的結論,就是「文革」並未結束。

第二個問題是劉少奇是否已徹底被鬥垮?事實上,劉並未被毛、林徹底鬥垮。由於中共宣傳工具現在悉操諸毛、林派之手,劉在精神上和「威望」上,的確已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但是毛、林所能打擊劉的,祇能「鬥臭」,但不能把他鬥垮。劉難道是「不倒翁」?這一點殊難確定,但根據一年多來的種種發展,至少證明了:(一)劉在中共黨內和一般行政幹部之中,潛力不可低估。有擁毛分子之處,同時也有擁劉力量的存在,從「中央」到地方,處處恃然。這點說明毛、劉的敵對力量的對比,相當平均。(二)劉雖然失去「中央」權力,但迄今為止,毛還不敢公開罷黜他的官職,而且在過去一年多來,中共任何有關「文革」的宣傳,從無隻字提到劉的官職如何處置的問題,這證明毛、林內心,存有某種顧忌。這種顧忌必然是劉的實力,不容毛、林輕率妄動。

迄至最近,毛、林仍在繼續「鬥臭」劉少奇。林彪控制的「解放軍報」,新近就一連發表了兩篇文章,攻擊劉少奇提倡「絕對服從論」和「憲政」,指劉自從加入中共之後,就以反毛為「職志」。如果劉已被徹底鬥垮,此時何需還發表這些目的在「鬥臭」他的文章?

從各方面觀察,劉不但未遭徹底鬥垮,而且大陸各地擁劉的力量,與時俱增,這種力量的來源,一是過去始終支持劉的黨員和幹部,二是從前隸屬於不同派系的反毛和反林分子,經過了一年多時間抵抗毛、林壓力,逐漸匯流,把分散的力量變成團結的力量。這股新的反毛力量,現時顯然站於劉的旗下,一致反毛。因此,我們對第二個問題的結論,就是劉並未被鬥垮。

第三個問題是「紅衛兵」的今後命運。「紅衛兵」出籠之初,世人俱知是毛、林滅絕人性的最大陰謀,企圖利用大陸無知的青少年,為毛澤東獨裁統治賣命。熟知中共從瑞金「長征」到膚施(延安)的人們,總該記得共軍在「長征」途中如何利用「小鬼」,為共軍刺探情報,暗器殺人,兼理「茶僮」之事,侍候共軍將領。毛採用「紅衛兵」的毒計,其實是脫胎自「小鬼隊」,現在祇不過把它擴大而已。「紅衛兵」從開始的時候,先天上就註定它是短命的,毛、林等到他們的利用價值完了,一定把他們解散,或者對他們進行勞改(最近就有不少的「紅衛兵」,放逐到內蒙落籍,參加「公社」)。最近「紅衛兵」突然不見動靜,甚至連「紅衛兵」三個字也極少提及,「紅衛兵」臂章棄如垃圾,在在都是「紅衛兵」這班無知青少年的利用價值,已告不存,毛、林現在已動手從小至大,從個別至全體,把他們打發。去年八月是「紅衛兵」的「呼來」階段,現在輪到「揮去」的時候了。對於這班無知青少年的遭遇,其實也是今日被港共利用的學生青年的殷鑑,他們繼續為港共賣命,未來的前途將與大陸的「紅衛兵」完全相同。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6日 星期五

舉世傾聽來自北京的聲音

紅日照寰宇,春雷動地來。在偉大的中國國慶節期間,全世界都注視着北京,都在傾聽北京的聲音。

來自北京的每一個聲音,都振奮了和鼓舞了全世界的人心:

「人民日報」分析了當前國際鬥爭形勢,指出了這是「東風壓倒西風的大好形勢」!

我們林彪副統帥在天安門上莊嚴宣告:「我們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我們偉大的祖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強大」!

「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新華社的聯合報道,暢論「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變革」,歡呼世界進入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新時代!

在反英抗暴鬥爭中的港九愛國同胞,以空前盛大的規模、無比熱烈的心情,歡度了這個偉大的國慶節。通過國慶節的種種活動,港九同胞鞏固和發展了愛國主義大團結,進一步突出了光焰無際的毛澤東思想。在這個基礎上,大家將更加高高舉起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加強團結起來,組織起來,行動起來,堅持鬥爭,粉碎一切反華和反毛澤東思想的陰謀。

這裡的反動派被北京的聲音嚇得在發抖,它們所造的許許多多歪曲誣衊中國文化大革命和生產建設的謠言,完全變成泡沫了。它們又在胡說國際形勢對中國「不利」,不是朋友遍天下,而是「敵人遍天下」,它們把帝修反所掀起的小小反華逆流當作了不起的事情。這幾聲蒼蠅的嗡嗡亂叫,是絲毫損害不到中國的巨大形象的。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今天各國人民革命的鬥爭,蓬勃發展,滾滾向前,正給與帝修反沉重的大打擊。在亞洲,越南人民越鬥越強,把百萬美偽、幫兇軍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把「龐然大物」的美帝打得內傷外感進發,一籌莫展。老撾愛國軍民的戰果也日益擴大。緬甸、泰國、印度、菲律賓、馬來亞、印尼的人民武裝,都在擴大隊伍,有的已在國內控制了大片地區,有的改變了戰略轉入農村,包圍城市或建立和鞏固了武裝根據地。毛主席「槍杆子裡面出政權」和人民戰爭的教導,到處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人民武裝鬥爭的發展,正有一日千里之勢。

在中東和非洲,反帝浪潮此伏彼起。經過美以的侵略和蘇修的出賣後,阿拉伯人民認清了敵友,反帝立場更加堅決了。南也門人民的武裝鬥爭瓦解了英帝傀儡的「南阿拉伯聯邦」,並迫使英軍從亞丁滾蛋。

在拉丁美洲,這個美國的後院,反美反獨裁的烈火,燃燒得越來越熾烈。許多國家中,建立起新型的馬列主義政黨和組織,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今年來,秘魯、多米尼加、厄瓜多爾等國一再爆發農民奪地的鬥爭,使美帝控制下的獨裁政權搖搖欲墜。

在北美和西歐,人民的政治覺醒也大有提高。美帝、蘇修以及英帝在政治上日益破產,經濟上困難重重,內外交困,日子越來越難過。

這就完全說明,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

在這場以帝修反為一方、以各國革命人民為一方的偉大革命鬥爭中,中國是革命風暴的中心,毛澤東思想是革命人民的指路明燈。因為中國成了世界革命最強大的根據地,最有力地支持各國革命人民的革命鬥爭,因為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逐漸成為各國革命人民鬥爭的最大武器,帝修反自然對中國又恨又怕,尤其看到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影響無比深遠,它們預感末日將臨,作垂死掙扎,所以到處去搞反華勾當。

毛主席教導我們:「被敵人反對是好事而不是壞事」。「如果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把我們說得一塌胡塗,一無是處,那就更好了,那就證明我們不但同敵人劃清了界線,而且證明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了。」敵人反華越兇,就越把它們自己反革命、反人民的面目清楚地暴露出來,加速了它們自己的滅亡,而絕不能絲毫損害到偉大的中國。新中國是在敵人反對中誕生和壯大起來的。

毛主席的教導又曾指出:「馬克思列寧主義真理在我們一邊。國際無產階級在我們一邊,被壓廹民族和被壓迫人民在我們一邊。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大眾在我們一邊,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們不怕孤立,也絕不會孤立,我們是不可戰勝的。」天下者天下人民之天下也,帝修反在全世界人口中最多也不過佔百分之幾,而且它們都是開罪了人民,幹盡了壞事,早晚被人民所打倒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同中國人民站在一起的。中國怎會「孤立」?

英帝在香港進行反華,把一小撮歹徒敗類糾集起來,自命獲得大多數的「支持」,這是十分可笑的把戲。反華者從來沒有好下場,在香港這塊中國的領土上反華,格殺打捕香港的主人的港九同胞,更是找錯地點,找錯對象。這五個月來,港英已欠下港九同胞無數血債,尤其在我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期間,港英種種瘋狂反華的新暴行,已在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的怒火上加了油。像它這樣不知自量,公然同中國為敵,它最後就非在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的鐵拳下粉身碎骨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