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12日 星期四

論港僑赴台入境保證的問題
--台北「警總」所稱「從嚴審核」值得商榷

有關台灣入境保證的問題,據台北有關當局最近宣稱:港澳地區來台旅客的入境手續,警備總部今後將從嚴審核。據僑委會官員說,自去年八月,准許港澳地區人士以個別觀光名義入境以來,已發現有些旅行社,代旅客尋找保證人,破壞了設立保證人制度的意義。這就是台北官方對港澳旅客入境需要加強審核的理由。對於這個問題,我們認為有若干地方值得提出討論。

現時台灣的入境保證,主要是為「港澳僑胞」而設,照台北「警總」迭次的解釋,這種保證措施是為了防止匪諜的混入。但海外其他地區的華僑,如果領有外國護照的,那就可以視為「外國籍民」,不必另辦保證入境。台灣為了內部安全,因而規定港澳僑胞入境必須保證,本屬無可厚非,但因有了上述的差別,這就產生了兩點意義:一是因為港澳僑胞甚少領取外國護照,所以需要保證入境;二是別地僑胞如果持有外國護照,那不僅入境無需保證,連忠貞也不成問題了。這在港澳的僑胞看來,作一個單純的中國人,與作一個雙重國籍的華人,兩者的入台權利就有很大的出入,但人們也不免要問,現在東南亞各地的僑胞,很多都已成為外國公民,領有外國護照,這是否就可表示他們一點也沒有問題呢?假如其中也有一些背景不詳的「問題人物」,則其這樣取得免保入台的權利,我政府當局又如何去防範他們呢?

其次說到「從嚴審核」的問題,現行的保證制度,係由主辦入境機關所擬訂,旅行社代旅客尋找保人,那是為了符合我們政府的規定,總不算犯法,至於有些保人與被保旅客並不相識,則他們亦有責任,自不能獨責旅行社。我們姑且承認,台灣保人擔保了一些素昧生平的旅客入境,其中可能會有保安的漏洞,但據所知,願作這種「盲目保人」的,大多數都是台北的「小市民」或「小公務員」,他們為了這樣可以獲得若干的報酬,故也沒有計及可能發生的後果,但該項制度係由政府所定,如果認為這種保證不夠安全,則政府本身亦有可供檢討之處,然則所謂「從嚴審核」,又是甚麼意思呢?

可是,我們今天認為需要徹底檢討的,還不止這些,而是由這種制度產生出來的矛盾,和對港澳僑胞在心理上所構成的不良影響。

我們知道,近年世界各國都在積極發展觀光事業,盡可能的吸引外地遊客,台灣不甘後人,近年也有良好的進展。行政院鑒於觀光事業可以賺取大宗外匯,而台北的現有觀光旅館還不能容納大量遊客,因此也訂有獎勵辦法,鼓勵私人興建更多的觀光旅館。但就台灣的觀光遊客言,外國遊客所佔的比率,總不及港澳僑胞之多,因為香港與台灣交通便利,航程亦短,許多人都負擔得起這種旅遊的消費。但是為了入境保證這問題,那些在台沒有親友可供擔保的僑胞,除了每年「十月慶典」,可以利用團體名義向僑委會申請免保入境外,平日要想到台觀光,就祇能參加旅行社主辦的「旅遊團」。照我們推想,那些參加「旅遊團」的人士,留台期間大抵不過十天八日,又因參觀節目早有安排,即令真有甚麼「匪諜」利用旅行社的「代覓保證」而入境,如此來去匆匆,也決不會有何所得,當然更「造不了反」。但如「警總」所稱,今後香港僑胞的入境保證必須「從嚴審核」,那便將是對台灣整個觀光事業的打擊,而不是僅僅制裁了那些旅行社了。

反看香港,今年觀光遊客多達六十萬人,在這幾個月來,所有大小旅館全部客滿,而各方對爭取遊客還是不遺餘力,所以當台北宣稱將對入境保證「從嚴審核」時,香港移民局長認為這是「新聞」,如此評論,這還不值得我們引為深思嗎?

因此,我們以為,為了一面顧及台灣的安全,同時也不妨礙觀光,現行的保證辦法,就得要作適當的修改,例如:

一、已經到過台灣若干次的人士,其本身已可證明不會有「問題」,「警總」有案可稽,自應免除他們入境的保證,或給予他們一份一年至三年有效的長期出入境證,免除那些無謂的手續。

二、對現行保證辦法,酌量變更,除共諜之外,其他可以放寬,並得准由此間教育界、工商界、「同鄉會」、「宗親會」等忠貞團體,以及社會知名人士,負責保證,不必以在台親友為限。

三、對一些無法覓保的香港僑胞,准以「聯保」辦法入境,為了防止「疏虞」,得由在港的忠誠可靠航空或旅運機構,如「中華航空公司」或「華僑旅運社」之類,負責諮詢,從中審核。

這三點,對促進台灣觀光事業固屬有利無害,也不會影到台灣「安全」,而對旅行社「覓人代保」的漏洞,亦將不禁自絕,這不是比之強調「從嚴審核」,予人譏諷,高明了許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