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章集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1日 星期日

悼念烈士 警告港英

港九各界代表昨天隆重集會,紀念抗暴烈士犧牲一周年,並對港英勾結美蔣製造新迫害,提出強烈的抗議。

二十多位知名和不知名的愛國戰士,去年在港英的血手下英勇地犧牲了。他們為了捍衛祖國的尊嚴,捍衛毛澤東思想,捍衛廣大愛國同胞的權益,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生的光榮,死的偉大。他們將永遠活在人們的記憶中。

在沉痛地紀念他們的時候,我們港九愛國同胞向他們表示無限敬意,我們堅決支持烈屬所提出港英必須懲兇、賠償及立即釋放被無理拘禁的愛國同胞等正義要求。烈士們的鮮血決不會白流的,港英所欠下的血債,總有一天要徹底清算。

去年五月以來,港英對我愛國同胞幹了這麼多壞事,欠下這麼重的血債,以及使它自己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遭到這麼多挫折,把它自己的聲名搞得這麼狼藉,它還不甘心縮手,仍然處心積慮,敵視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被無理拘禁的愛國同胞還未釋放,對罷工工人復工阻撓破壞,連前往公司交涉的停工工人家屬也遭拘捕「判罪」。在新界地區頻頻出動武裝人員毆捕村民。李安烈士之子最近也被無端毆捕。最近港英大搞什麼「高級防暴訓練班」,專門研究怎樣向我愛國同胞加強鎮壓。從英文報透露的報告中,人們清楚看到:港英心懷叵測,必欲與我愛國同胞為敵到底而後快。

人們尤其憤慨的是:它變本加厲地與美蔣分子勾結,一再縱容他們肆意攻擊我們偉大的祖國和我廣大港九愛國同胞,造謠誣衊,無所不用其極。它還正式「批准」一些美蔣工會成立,利用它們對愛國工會進行破壞。日來美蔣分子在紗廠行兇,製造事端,顯然不是偶發事件。港英「高級警官」悍然叫囂「接管左翼學校及其二萬三千學生」,美蔣報紙立即齊聲吶喊,狂嚎「積極對共」,要消滅愛國學校。港英隨即宣布要「開始進行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法律手續」。如此瘋狂勾結中國人民的死敵美蔣分子,在香港這塊中國領土上迫害中國同胞和愛國教育事業,試想中國人民會容忍嗎?港九愛國同胞能容忍嗎?

連日各界愛國同胞已就中華中學事件,向港英提出嚴重的警告,質問港英究竟想把香港局勢推到那裡去?它的所作所為還考慮不考慮後果?

在這場反迫害鬥爭中,中國人民的態度如何,港九愛國同胞的態度如何,除非港英痰迷心竅,它不可能不知道。以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人民和愛國同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港英的所有統治工具和法西斯措施,愛國同胞都領教過了,如果港英一定要死硬到底,一定要向中國同胞挑釁的話,那末,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家都懂得怎樣去同港英周旋的。

在這裡,不妨再一次告訴港英:任何加劇對我愛國同胞的迫害,都不會讓它撿到絲毫便宜的。它以為可以不講道理,濫用暴力,可以剝奪我同胞辦理愛國教育事業的權利,這不是在白日作夢嗎?

廣告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4月7日 星期日

港九自由工人必須加強團結
--港共仍圖策動新搗亂,我們不能鬆弛戒心

港共從去年五月以還所遭受的空前大敗,具體而生動地證明了堅決要維護秩序與和平的港九居民,是一股無敵的巨大力量,若無他們的熱誠支持,港府當局的抗暴努力,殊難在短短時間內,制服失盡理性和人性的港共分子。這一事實,人所公認。在支持港府當局全力抗暴的港九居民之中,自由工人的貢獻,尤見突出;特別是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公共事業自由工人,例如服務於交通、水電和海運等部門的自由工人,他們不顧生命的安全,不因港共的恫嚇而畏縮,站穩工作崗位,為居民大眾服務,粉碎港共「癱瘓香港」的毒計,厥功尤偉。目前港九雖已雲開日見,但社會人士談起自由工人的貢獻,仍贊不絕口,同表崇敬。

由這一事實,我們同時可以聯想到,凡是一個社會,必然存在兩種敵對力量:一種是正義力量,它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中流砥柱;另一種是邪惡力量,它無時不在謀求破壞社會秩序和公眾安寧,製造黑暗與混亂,港共分子就是這種邪惡力量的代表。祇要正義力量堅毅奮鬥,邪惡力量一定不能得逞,而正義力量和邪惡力量展開搏鬥時,自由工人又是站在最前線,負起衝鋒陷陣的艱鉅任務。

參加抗暴的自由勞工,大部分是屬於「港九工團聯合總會」(簡稱「工團總會」)一百零三個工會的,少數則是不隸屬工會而深明大義者。「工團總會」最近為了應付港共分子的挑戰和滲入,決定加強工會與工會之間的聯繫和互助,使自由工人能進一步團結,誓為抗暴而奮鬥到底。它所採取的辦法,是把屬下工會分別編為十一個組,各按性質劃分任務,貫徹分工合作的要求。這一措施,不但有其迫切的需要,而且也反映出自由工人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抗暴努力後,檢討經驗,作出得失的總比較,然後釐訂新的努力方針,因此,它是一項正確的行動。

我們向來不贊同也不鼓勵「政治活動」,海外華人,長期以來就恪遵地方法令,安份守己。「工團總會」的加強屬會聯繫,其出發點是團結自由工人,提高警惕,協同港府當局,繼續抗暴,此是純粹為了港九居民的利益和社會秩序與和平,性質上絕非「政治活動」,而是履行每個居民應盡的責任和義務--維護法律的尊嚴和公眾安寧。它更不同於港共控制下的「工會」活動,他們向來是懷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如同挑撥勞資情誼,製造爭執藉口,煽動工潮,慫恿工人對港府當局正面為敵等等。港共用「工會」的名稱祇是一種掩飾,實際上是在幹着顛覆的勾當。關於這一完全不同的性質,有鐵一般的事實為證,此即在去年港共進行瘋狂暴動時,港九自由工人堅決為港府作後盾,從無貳志。於此可見港九自由工人不但是守法的,而且具有維護法律不受破壞的決心。

港共控制下的「工會」,經過去年的一連串失敗後,它們所駕馭的「會員」,其中已有不少逐步覺醒,罷工的失敗,使他們淪為失業的一群,「鬥爭費」的停支,生活頓告無靠。他們思前想後,逐漸了解到受港共之愚,落到今天這般田地,假以時日,他們之中必有不少人會棄暗投明,決心新生。對於這班人,他們是迷途知返者,自由工人應該伸出雙手,歡迎他們參加抗暴行列,同時以最大力量,教育他們,增強他們的認識和決心。這是當前自由工人要作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要作的事,則是繼續保持高度戒心,隨時準備展開新的抗暴努力。港共頭目是一小撮不見棺材不流淚的「浪人」,他們為了貪圖個人的物質享受和地位,一定要驅使受欺騙的「群眾」,策動新一回合的搗亂,甚至可能孤注一擲,企圖「重振頹風」。因此,自由工人千萬莫以為目前的情勢將可長久維持下去,因而產生自懈自憜和鬆弛警惕的錯覺。祇要大家堅持以荏的抗暴鬥志和毅力,我們就無懼於港共任何新的陰謀,從勝利中迎接新的勝利,此點可說信心百倍。

上面所說的,並非我們危言聳聽。最近有兩件事,證明港共頭目仍在全力部署新的搗亂,祇要時機成熟,他們就會點火。第一件是港共利用清明節,曾抬出「港九各業工人鬥委會」的招牌,舉行了一次「千人大會」,說是「追悼抗暴烈士」。那個躲躲藏藏不敢見天日的楊光,擔任「大會主席」,在其「致詞」之中,充滿了挑撥煽動詞句,說甚麼「堅決抓緊戰機,給港英以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打擊」。楊某這話,明明是對港九居民的新挑釁,其陰謀也已昭然若揭。另一件事是港共控制下的「摩總」,對參加罷工的的士工人復工問題,發表了一篇「聲明」。在那一「聲明」之中,一方面毫不知醜的為港共辯護,自言自語說「罷工乃大義所在,復工乃為了照顧居民利益」,矛盾百出,一篇典型的「厚黑學」聲明!一方面悍然恫嚇港府和的士商人,謂復工「不容橫加阻撓,如不立即停止在復工問題上的迫害措施,由此而產生的嚴重後果,祇能由港英負責」。這兩件事,充分暴露港共正在加緊製造新藉口和新搗亂,站在抗暴第一線的自由工人,不能稍掉輕心!

大公報社論 1968年4月5日 星期五

悼念英勇犧牲的烈士

在傳統的清明節,人們都紛紛踏青掃墓,致祭先人。港九愛國同胞很自然地就會想到去年五月以來,在反英抗暴鬥爭中英勇犧牲的烈士們,而從心的深處引起悼念。

昨天港九各業工人為此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各界代表們在會上的發言,代表了廣大港九愛國同胞的心聲。正如他們所指出,烈士們站在反英抗暴的最前線,被港英法西斯兇手所殺害,使人無限悲痛,無限憤怒;但是,烈士們的犧牲,是為了維護民族尊嚴,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為了全港工人同胞的共同利益,取義成仁,他們的死比泰山還重,他們的崇高的形象將長存於人們的腦海中,使人們為有這樣的戰友而感到自豪。

烈士們的血是不會白流的。廣大愛國同胞記住毛主席的教導:「成千成萬的先烈,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着他們的血迹前進吧!」正是由於他們所樹立的榜樣,已有更多的同胞受到鼓勵,投入了鬥爭的洪流,擴大了鬥爭的隊伍。隨着國內國外大好形勢的發展,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的鬥爭,在取得了很大勝利的基礎上,也進入了新的階段,種種發展都對我更加有利。

不過,港英還在從事掙扎,在格殺打捕了我這麼多愛國同胞之後,魔手未停,狼心不戢,既未釋放被非法扣留的大批愛國同胞,甚且玩弄迫害的新花樣,妄想搞「遞解出境」的陰謀。祖國所贈大米,迄被阻撓不能入口。縱容鷹犬挑釁,將愛國同胞亂「判」重刑的事件,仍有發生。甚至罷工工人復工,也受到阻撓破壞。

這一切都說明,廣大港九愛國同胞對港英一刻也不能放鬆警惕。今後在偉大祖國人民的關懷和支援下,配合形勢的需要,愛國同胞必須再接再厲,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不斷把鬥爭提到新的水平,堅持同港英周旋下去,爭取鬥爭的最後勝利,以期不負死難烈士在鬥爭中所作的英勇的犧牲。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港英必須立即完全照辦

被港英非法殺害、囚禁的愛國同胞的家屬代表昨天舉行記者招待會,列舉大量事實,揭露和控訴五個多月來港英實行民族大迫害的駭人聽聞的暴行。

這五個多月來,港英屠殺了愛國同胞二十多人,拘捕和毆打四千多人,其中受重傷者不計其數,目前仍被關在黑牢的二千多人。就是這些受害者的家屬,用自己親人所受的殘酷折磨,揭出港英赤裸裸的法西斯面目,暴露了港英整個反動統治的本質。

港英出動了它手上所有的武力,開動了它所有的專政工具,一意格殺打捕愛國同胞,警署、拘留所和「法庭」的地窖都成為殺人的場所。「審判」不問證據,不講道理,兇手做「證人」,「法官」兼做「主控」,兒戲到使人不可想像的地步。監獄折磨受迫害者更是花樣繁多,完全滅絕人性。總之中國同胞愛中國就是犯「罪」,就要受盡虐待。

從這些事實中,人們清楚看到,港英過去賣弄的所謂「民主」、「自由」、「法治」等等遮羞布,是它自己一手撕爛的。推行白色恐怖的「緊急法令」也變得不中用,索性不顧一切,濫用暴力,亂來一通。比起希特勒的集中營或日本侵略者的憲兵司令部來,這些做法實有過之而無不及。「崩口人忌崩口碗」。英帝最怕人罵它是法西斯,但鐵一般的事實擺在面前,它不是如假包換的法西斯又是什麼?

港英這麼瘋狂地向愛國同胞進行法西斯迫害,怎能不引起廣大愛國同胞的刻骨仇恨,奮起反抗?港英激起反抗之後,又想加劇這種法西斯迫害來撲滅這場鬥爭,這又與用汽油去救火有什麼分別?

香港是中國的領土,港九同胞在這裡要愛國,要宣傳學習毛澤東思想,這是神聖不容侵犯的權利。毛主席的教導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愛國同胞要同港英「針鋒相對,進行鬥爭」。港英越是不許愛國同胞愛祖國、愛毛澤東思想,愛國同胞就越要熱愛祖國,熱愛毛澤東思想,更高地舉起愛國主義的旗幟,更加大學大用毛澤東思想。儘管港英用盡法西斯暴力來迫害我愛國同胞,愛國同胞從未絲毫畏縮,反而更加英勇奮發,把鬥爭進行下去。無論在任何場合,愛國同胞都用毛澤東思想做武器,敢於鬥爭,長自己志氣,滅敵人威風,充分表現出中國人民的尊嚴與氣概。

經過五個多月的鬥爭,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的陣容大大擴大了,毛澤東思想更加廣泛傳播開來了。反英抗暴鬥爭已成為偉大的群眾性運動,像洪流般滾滾向前,有力地衝擊着港英的反動統治。港英的看家本領只是用暴力嚇人。像偉大領袖毛主席所指出的,「他們以為所有殖民地的人都怕嚇,但是不知道中國有這麼一些人是不怕那一套的。」儘管港英這麼殘暴迫害我愛國同胞,事實表明,今天的中國同胞是什麼也嚇不倒的。港英濫用暴力的結果無非促使它在政治上破產,在經濟上出現百孔千瘡,在文化上被反擊得醜態畢露。港英的魔手一天不縮回去,港九同胞的反抗也一天不中止,一定繼續揭露它,控訴它,反擊它,同它鬥到底。受害者家屬的講話中,也清楚地申明了這一點。

受害者家屬嚴正督促港英當局,必須迅速實現我國政府和香港愛國同胞歷次所提出的一切要求。同時,對港英迫害我獄中同胞,提出五項具體要求。這些合理的要求都是最起碼的,港英必須立即完全照辦。

今天全世界公正的人士都注視着港九同胞這場鬥爭。偉大祖國七億人民更一再聲明,給予我愛國同胞一切支援。港英在香港搞反華活動,向中國人民挑釁,這麼狂妄暴戾地向我愛國同胞進行民族大壓迫,格殺打捕了這麼多愛國同胞,這筆血債是非清算不可的,港英要賴是賴不了的。它自陷於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的反侵略、反民族壓迫、反法西斯的熊熊烈火之中,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逃也是逃不掉的。如果它不趁早接納我方的正義要求,它就必須準備接受更大更重的懲罰。

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20日 星期三

愛國同胞更加堅強起來了

港英的軍警仍常常在搜查工會,打人拉人;「法庭」也不斷在「審」人「判」人。學生青年以至路上行人被搜被毆,更成司空見慣之事。「新界」的鄉村一再被圍搜。汀角鄉婦女在「粉嶺裁判署」旁聽,抗議非法判囚俞庚秀,竟亦被毒打,十多名婦女在安樂村附近被綁架。看來港英對我同胞已經迫害成性,那一天不拉不打,就過不了日子似的了。它顯然自知身陷群眾包圍之中,內心虛怯,朝不慮夕,所以整天張牙舞爪來給自己壯膽。

完全出乎港英主觀設想之外,廣大愛國同胞,從老人到小孩,對於這些法西斯鎮壓的反應,絕對不是害怕,不是屈服,而是無比憤怒,一是不怕,二是反抗。

這四個多月來,港九同胞在港英的暴行中,得到反面教育,受了一場鍛鍊,更加堅決起來了。昨晨二十歲的青年李國榮在「法庭」拒絕作出不再寫反英抗暴標語的承諾,寧願被投入黑牢,聲言要清算鴉片戰爭以來英帝的罪行。前此,十二歲的女童陳玉瓊曾被綁到警署去,她敢於同港英的爪牙針鋒相對地鬥爭,事後她對人表示,就是「不怕」。十四歲學童楊建中受到港英鷹犬的磨折,毫不氣餒,被「判」笞了六籐,在答覆「法官」的「警告」時堅定地說:「為了人民,為了全港九愛國同胞,死也值得」。被非法逮捕的十六歲的書店職工李德鵬被「法官」宣「判」釋放時,他站起來反向「法官」宣判,叫他「返去英倫食薯仔皮」,「法官」把他「判囚」一個月,他再聲明:不但藐視「法庭」,而且要藐視「法官」,任由「法官」把刑期追加。日前膠業工人在「法庭」高呼口號,「法官」加「判」刑期,他就問「夠未?」摩托工人、理貨工人在「法庭」的表現都是差不多一樣。他們充分顯露出「我們中國人是有骨氣的」,不畏強暴,敢於鬥爭,響應祖國的號召,對港英實行「三視」。

港英在短短兩三個月內,對西貢井欄樹的村民進行了五次突襲搜掠,對村民肆意威脅恫嚇,村民沒有被嚇倒,在最近一次,全村兩千多人都上了山,應用人民戰爭的戰術展開自衛抵抗,使港英的軍警狼狽退走。港英圍搜烏蛟騰村和汀角村,也遭受到村中婦孺的鄙視和痛斥。

所有愛國工人、記者以及其他各界愛國同胞最近在黑牢中或在「法庭」上所作的英勇鬥爭,都一一說明,面對日益猖獗的迫害,愛國同胞反抗得更加堅決,對港英的打擊更加沉重。他們為所有在鬥爭中的同胞樹立了良好的榜樣,他們用自身的經歷大大揭露了港英進行民族壓迫的本質,向全世界控訴了港英的罪行,加速了港英政治上的徹底破產。

他們的確不愧祖國給予他們的良好評價,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好兒女,是毛澤東時代的好工人、好記者、好學生、好同胞。他們面對多麼兇殘的敵人,都敢同它周旋,原因是他們能夠學用毛主席著作,應用老三篇來改造自己的世界觀,下定了決心,去爭取勝利。他們不怕拉,不怕打,不怕坐牢甚至不怕死。徐田波被打死之後,還有許多徐田波起來。最近各界同胞公祭何楓、章集兩烈士,千多代表在烈士靈前朗誦最高指示作為誓詞:「成千成萬的先烈,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着他們的血迹前進吧」!港英殺人的血債將來都必須一一要清償。香港中國同胞下了最大的決心,不管港英多麼殘暴,也是一定能夠戰勝它的。

為了維護中華民族的尊嚴,為了捍衛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港九愛國同胞在自己的領土香港一定不許港英反華和迫害港九同胞的陰謀獲逞。港英的軍警、「法庭」、監獄等等專政工具,在這幾個月裡已經證明沒有發生什麼「威懾」作用,反而更燒起港九同胞的怒火,更多的群眾認識了反帝愛國的大道理,更加熱愛毛澤東思想,更加無所畏懼地投入鬥爭。這就形成鬥爭的大好形勢和保證了鬥爭一定能夠勝利。

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18日 星期一 (1)

「華僑日報」這樣與中國同胞為敵

當前港九這場反英抗暴的鬥爭,是以一小撮英國殖民主義者加上它所卵翼豢養的一小撮民族敗類為一方,以有七億中國人民為後盾的廣大愛國同胞為一方而展開的一場大鬥爭。面對港英所加諸廣大愛國同胞的民族壓迫,誰都不能不表示出自己的態度。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什麼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麼人站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同樣的,誰站在中國同胞方面,他就是愛國的,誰站在港英法西斯方面附和贊成迫害中國同胞的,他就是民族敗類。是非分明,涇渭一目了然。

四個多月來抗暴的波濤,把港九海底的沉滓全翻出來了。過去一貫反華的美蔣報紙固然更加兇相畢露,力竭聲嘶地助紂為虐;那些平日偽裝中立或對港英小罵大幫忙的報紙,也自行撕破畫皮,把長長的尾巴伸了出來。還有一種自命是中國人辦的報紙,在香港以「老報」「大報」的姿態出現,平日對國家大事,故示稜模兩可;專門為港英歌功頌德;有時又搞點什麼「慈善救濟」的花樣,自詡「為社會而服務,為人群而謀幸福」,一味騙人。在這場風暴中,它就露出了它的原形。它原來不但是港英的應聲蟲,而且不斷出謀獻策,充當港英對廣大愛國同胞血腥鎮壓的鼓吹手,是十足的漢奸。這就是連同它的晚報在內的「華僑日報」。

連日發表在報上的特稿,完全勾劃出這張漢奸報及其少數中持人的出賣民族利益,貽害廣大同胞的臉譜。

就是它,悍然把我外交部抗議港英製造鎮壓我愛國同胞的血腥事件的聲明,指為「干涉別人內政」,狂叫「不容第三者干涉」,將中國領土香港當作「國家」。在港英向我邊境頻頻挑釁的時候,它還叫囂「抵抗外力之威脅」,說什麼「將中英邊境全封鎖」,「迅速的從事軍事防衛措施」。連大陸副食品輸港,它也要反對,說什麼要「擺脫香港對大陸依靠」。

就是它,一馬當先,組織一小撮所謂「名流」談話,製造「輿論」,叫嚷「決心維持本港治安」,「對於政府執行法律……一定要支持」。誰不知道港英的「法律」和「治安」是它自己破壞掉的,所謂支持它「執行法律」「維持治安」,無非是加劇鎮壓同胞的藉口。

就是它,對抗暴同胞咬牙切齒,主張「亂世用重典」,提出「一網打盡」等等瘋狂辦法,大叫對反英抗暴同胞「人人得而誅之」,並向港英獻策實行「戰時狀態」。

就是它,要求港英「不論其為通訊社、報紙、銀行、出版社、會社、學校及商店,皆可向他們調查及搜查」。搞到怨聲載道的「加緊搜查人車」,也是它出的主意。

就是它,鼓吹組織「民安隊」,贊成蔣匪幫的「保甲制」。

就是它,誣衊愛國學校「巳有不軌的行動」,為簡乃傑的十三條迫害「法令」開路,大叫「必須另外採取有效的行動」。

望風承旨,拚命為港英的民族壓迫在宣傳上打前鋒又充後衛。港英進行大迫害、大鎮壓、大圍搜,它就興高采烈,拍爛手掌,對那些向愛國同胞行兇施暴的港英警察,捧到肉麻;無論港英的鎮壓巳經多麼殘暴,這家漢奸報總是覺得不夠,一意要求把白色恐怖加強。

它從一開始就歪曲事件的真相,把港英藉口勞資糾紛而動武行兇展開的民族壓迫仍胡說是「勞資事件」。連被港英活活打死了的工人,也被它誣衊詆譭。

這四個多月來,港英打死了二十人,逮捕三千多人,被關在黑牢裡近二千人,酷刑拷打,肆意折磨,我同胞血漬斑斑,港英欠下了血債纍纍。只要是愛國的言行,就遭到迫害。港九同胞被迫奮起反抗,為了維護中華民族的尊嚴,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也是為了保衛自己的生存權利。如非喪心病狂,怎能像這些漢奸報紙這樣為虎作倀,同港九同胞以及七億中國人民為敵?

「華僑日報」在日寇侵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時期,已經落過水,為日寇鼓吹「大東亞共榮圈」,早已劣迹昭彰,臭名遠揚。它還不知悔改,認真為同胞服務,以求自贖。一錯仍要再錯,如此媚外成性,敵視中國同胞到底,它難道真的不知道香港是中國的領土?難道民族紀律是開玩笑的麼?

把持「華僑日報」的畢竟是三數極端媚外賣國之徒,相信該報大多數工作人員是知道是非,明白民族大義的,希望他們也出來揭露這少數人的賣國勾當,不要同這些人同流合污。

大公報社論 1967年9月17日 星期日

決不容港英這樣折磨我愛國同胞

港英法西斯當局濫捕我愛國同胞並濫施酷刑百般折磨,不但引起受害家屬的嚴厲抗議,而且激起所有中國同胞以及一切公正人士的無比憤慨。

像港英目前這樣瘋狂地進行民族壓迫,不擇手段地殘害我愛國同胞,比諸希特勒對待猶太人和約翰遜對待黑人,已有過之而無不及了。在短短四個月間,濫捕三千多人,至今還有近兩千人關於黑牢,至少已有十九人被殺了。報上揭露出來黑牢的黑幕,其殘酷暴戾,實在駭人聽聞,令人髮指!

港英的警署成了閻王殿,監牢甚於黑地獄。被捕同胞在那裡受盡毒打,徐田波、李安、章集等工友都是在那裡被打死的,其他受了明傷暗傷,以至殘廢的不可勝計。新華社記者薛平和我報記者黃澤就是這樣受到輪番毒打,連警署內一些良心未冺的人,也對人表示看不過眼。愛國同胞在被非法「審訊」期間,被關在「羈留所」,睡灰沙地上,三四個人塞在一個小房裡,像沙甸魚一樣。監獄裡制水又制飯,驗傷看病也成了變相的「刑罰」,還有其他侮辱性的精神虐待,極盡其滅絕人性之能事。

前天受害者的家屬向「銅鑼灣裁判司署」憤怒抗議,喝令港英「還我丈夫!」「還我兒子!」正義的呼聲響徹遠近。另批家屬在九龍也準備進行抗議,港英出動鷹犬對他們迫害,激怒了逾千群眾,同港英的「防暴隊」展開了一場「拉鋸戰」。港英事後又是把無辜同胞亂打亂拉,播散了更大的仇恨種子。

港英最怕人說它是法西斯,但是在這些事實面前,它怎能否認它不是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港英這樣百般凌辱虐待被濫捕的愛國同胞,尤其是專靠拳頭來辦事,就不止充分暴露出它的反動統治的罪惡本質,也說明了它的各種專政工具以及林林總總的「緊急法令」都一律失靈,只能用這種卑鄙的打手方法來逞兇出氣。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各國反動派也就是這樣的一批蠢人。他們對於革命人民所作的種種迫害,歸根結底,只能促進人民的更廣泛更劇烈的革命。」事實正是這樣。無論港英的暴行如何猖獗,愛國同胞的反抗反而更加廣泛,更加劇烈。

今天港英所進行的是民族壓迫,壓迫的對象是全體港九同胞,矛頭是指向全中國人民。正如一個小型報「群聲」的社評對受害者家屬所表示,「你們的親人就是我們的親人,你們的鬥爭就是我們的鬥爭,你們的仇和恨,大家的仇和恨,就是國家仇,民族恨,我們一定堅決採取各種形式,為親人報仇雪恨」。港英迫害愛國同胞這一筆血帳,是一定要清算的。

在黑牢裡受苦的同胞並沒有在港英這些狠毒虐待之下屈服,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給與他們莫大的勇氣。港九同胞和祖國人民也決不會讓他們這樣被折磨下去。港英越是這麼殘暴,就越表示它接近死亡。港英的鷹犬有拳頭,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的拳頭比他們多得多,大得多,誰打出最後的一拳才是最有力的。

我們喝令港英必須接受受害者家屬的正當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逮捕的人,停止在警署和監獄裡的一切無法無天的罪行,否則,這些債務你們是還也還不清的。

至於那些動手迫害愛國同胞的港英打手們,趕快停止助英為虐殘害自己的同胞,如果繼續作惡下去,民族紀律是不會寬容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