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灣仔消防局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17日 星期二

我們必須正視的事實!
--為格雷事件對銷假回任的戴麟趾爵士進一言

港督戴麟趾爵士,在英國度假完畢,於昨天返回香港任所。在這期間,香港有一件為舉世矚目亦為全港市民同表關切的事情,就是香港政府紛紛開釋左派囚犯,以圖交換北平毛幫釋放路透社記者格雷的動態。雖然昨天港府發表一項坦率聲明說:「以本港扣留中的左派分子交換釋放路透社記者格雷之議,絕無考慮之餘地。港府亦不會以釋放彼等交換任何人。」但在這聲明發表之前,人們看到的事實,是許多重要左囚已被開釋,左派分子更紛紛舉行所謂「歡迎戰友光榮出獄」的集會,祇有格雷本人,至今尚為北平毛幫所囚禁。在這種強烈對照下,我們自有對戴麟趾爵士談談這個問題的必要。

北平毛幫不宣佈任何理由而把格雷囚禁十七個月,這種無法無天的手段,應為一切文明人類所切齒。英國是個崇尚人權、法治的國家,為了拯救格雷,不惜答應毛幫前此提出的勒索條件,要港府釋放了八名因暴亂入獄的左報記者,作為格雷被釋的代價,其「委曲求全」的苦衷,固屬無可奈何,亦為我們所不難了解。香港政府受英國政府所管轄,倫敦既然採取了這種政策,則其處境困難,當亦不言可喻。但由現有事實顯示,港府不僅釋放了八名左報記者,也釋放了其他一批不屬新聞界的重要左囚,這是否亦是出於倫敦指示,固為我們所不知,但至少,此舉之無法獲得「交換格雷」,已為有目共睹的事實。這便足以證明,英國政府的決策和香港當局的行動,除卻違反了現代政治的原則,為北平毛幫打開勒索之門外,對格雷本人和香港局面,都絕無好處。

在此我們發現,倫敦報界和英國政府對拯救格雷雖然同樣心切,但兩者的觀點、立場卻有極大差別。英國政府是想以「紳士」態度「感化」中共,使它不好意思不釋放格雷,因此即使北平毛幫提出無恥勒索,使到倫敦輿論群情憤激,英國政府還是一再表明,無意對毛幫駐英人員採取報復行動,但倫敦報界對於這種態度力表反對,由此可見,英國政府的忍辱政策祇能代表工黨政府,並未獲得英國人民廣泛的支持。關於倫敦報紙對格雷事件的批評,可以最近的「衛報」和「經濟學人」週刊的言論為代表。據本月十二日「衛報」的一篇社論稱:英國人質格雷的命運與中共囚犯的命運必須嚴格劃分,互惠原則並不適用,如果予以援引,那將沒有止境。「衛報」說,自從格雷被軟禁後,中共曾提到八名當時在香港坐牢的毛報記者姓名,他們都已被香港當局釋放,可是現在北平政權又玩弄手段,要求釋放其他囚犯。「衛報」指出,格雷等人是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軟禁的,但是在香港入獄的毛報記者,則是發動暴動,造成五十一人死亡,八百三十一人受傷的罪人。

本月十四日出版的「經濟學人」也很激昂陳詞的說:由於中共蔑視英國力量,或至少不相信英國會使用力量,而造成格雷和其他十餘名英國人仍被囚禁在中共監獄中。英國當前的急務,便是表明英國不能再袖手旁觀。該週刊還促請英國政府對北平毛幫採取強硬立場說,英國最低限度應表示,它將把「新華社」人員逐出倫敦,同時,如果中共也對北平的英國使館採取報復行動,則英國應準備驅逐中共在倫敦的「外交」人員,或再度嚴格限制他們的活動。由此可知,倫敦報界不僅反對犧牲原則去「交換格雷」,且亦認為非對北平毛幫「以牙還牙」,不足對付他們的勒索。

戴麟趾爵士在英國度假期間,當會清楚看到倫敦報界這種反對向毛幫示弱的言論動向,也更不會不明白最近港府大釋左囚的措施,即使是「奉命行事」,也與倫敦輿論和香港民意背道而馳。我們今天需要有為戴麟趾爵士關切陳明的,是任何沒有原則的對毛幫讓步,不僅無補於香港內部的安全,而且還會因拂逆民情,導致使人不堪想像的後果。現在大家依然記得,在去年港共的長期暴亂中,除了許多無辜市民遭受重大死傷,還有軍火專家、灣仔消防局副區長和若干警員等殉難於港共炸彈橫飛之下,有些警員至今斷肢折腿,身成殘廢,也是拜了港共暴徒之所賜。這些公職人員雖有撫恤,但大部分市民依然血仇未報,此恨難忘,但香港之能夠擊敗港共,轉危為安,誰也不能否認是全港市民全力支持港府的結果。如今港共分子死心不息,無時不想製造事端,為死灰復燃之計,假如香港再出亂子,則廣大市民受了這項格雷事件的教訓,他們是否還會勇於對港共鬥爭,不能謂無考慮的餘地。這個問題,正是戴麟趾爵士所必須正視,和港府對最近姑息左派的行動,不能不要詳加檢討的。

廣告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9月4日 星期一

澈底對抗恐怖行動

暴徒在港九各區施行的恐怖行動,最近一週來更形積極狠毒,尤以昨日所採取的手段,最為殘酷,而其襲擊之目標,不但對付一般婦孺老人市民,並且對付維持本港治安秩序的軍警及消防人員。昨日在邊界暴徒的炸彈炸傷警衛士兵三人;又在油蔴地渡船街預先埋伏,刺傷警察幫辦,並奪去配槍子彈;昨夜在灣仔消防局拋擲炸彈多枚,而致消防分局副區長一名死亡,警員及消防人員十數名受傷。日前在獅子山因暴徒放置計時炸彈,使軍火專家一名墜崖身死;在荃灣亦有警員一名被預放置的炸彈爆傷;軍火專家屢次在執行公務時,遭遇預先埋伏的暴徒乘機偷襲,軍警險被所算,但傷及途人亦有多起。我們相信暴徒此次加緊其恐怖行動的目的,是在打擊防衛及維持本港治安秩序的軍警人員的士氣,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暴徒採取游擊性的恐怖行動,是最不容易防範的,所以愛護本港自由與安寧的人士,必須協助維持治安的當局去對抗暴徒的恐怖行動。有人在報章曾屢次提出,謂本港居民對於暴徒放置爆炸物品或投擲有殺傷性的土製彈時,從沒有人向警方提供情報。對於他們張貼或書寫反動標語,亦沒有人向警方報告。在這種情況下,本港居民是不是確被暴徒的恐怖行動威嚇到如此地步,而不敢出面提供情報,並且採取一種各人自掃門前雪的態度,不顧及大眾的安全呢?若其如是,則暴徒的目的會有可能達成了。本港警衛人員若沒有市民的協助,很難有效地去執行其職務,不能肅清破壞本港秩序的動亂者。暴亂若拖延下去,對於全港人士都是極為不利的,但若再令致警衛人員士氣消沉,那就更不能控制左派的恐怖行動,這對本港的安全更為不利。所以,本港市民必須協助警方,更須要設法提高警衛人員的士氣。

市民供給警方情報是非常重要:因為警方不獨可依靠情報迅速採取行動來防止暴徒作惡,而且可以先有防範而不致受其襲擊。本港市民若發現其附近有行動詭秘的人物或有可疑的地方,則應以最迅速的方法通知警方。警方已經宣佈歡迎市民提供任何情報,並聲言非惡意的情報即使不甚確實,提供者不會有任何責任。這樣本港市民大可放心,遇到任何可疑之人物及事情,應儘速向警方報告。

市民與警衛當局合作的另一種辦法,警察當局已經數次提出呼籲,即在發生事件地區,市民切勿停留或圍觀,以免阻礙警方的行動,並可避免遭遇危險。但這一呼籲仍然不為一般市民所接納。因此在去週中,有許多市民遭遇到炸傷的危險。目前本港正加緊其恐怖行動,有思想的市民應對這一個呼籲特別留意。

應付暴徒的襲擊,我們認為本港當局應從速採取有效的制裁辦法。目前暴徒的游擊偷襲與分散警方力量的詭計,已經表露其真正目的,本港當局再不能依據以前的舊法去應付,首先我們認為本港的警衛實力必須加強,刑事偵查的便衣警探的增添,防衛邊界的軍力的加強,輔助警察的招募,海空軍的回駐,都要加緊實施。在邊界興建第二條鐵絲網的工程和步驟,應提早完成。暴徒的行動,應採取克制的主動,例如暴徒的游擊突襲,警方亦同樣採取突擊的戒嚴與搜查。我們知道除非加強實力,否則不易與此種恐怖行動對抗的。

至於物力方面,本港當局亦應考慮加強。應付暴徒爆炸的威脅,必要有防範的工具,例如裝甲車的設備,防彈的工具的使用,避彈衣的發給等,都是有效的。

我們提議香港當局向英國聘請更多防暴專家來港,協助主理對抗恐怖行動的事宜。在現時的環境中,本港當局更應設法禁止一切有爆炸性的物質原料的收藏及公開販賣,即使電油一物,亦設法去尋求一種管制的辦法。我們認為暴徒的搗亂,是準備長期性維持下去的,只有使用長期性的對抗,才能消除其威嚇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