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崇基學院


華僑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28日 星期六

泰局嚴重政府採取非常措施

泰國參議院前天通過一項由政府提出的非常法案。根據該法案,任何人支助共黨,一律被處五年至十年的有期徒刑。該法案同時授權內政部長,得視實際情形,宣佈泰國境內任何地區為共黨滲透區,將其置於戒嚴法管制之下,禁止人民自由出入,並得宣佈禁止泰國公民前往某些國家。警方且有權對共黨嫌疑份子作三十天到四百五十天的羈押,毋須送往法院審判。這充份反映泰國情勢的極度緊張。

泰國由乃沙立政權到乃他儂政權,整整實行了十年的軍事獨裁。去年才宣佈準備恢復民主憲政,定於明年二月十日舉行大選,現在卻又突然採取非常措施。泰國政府還表示:實行上述法案「為恢復民主憲政的先決條件」,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政治邏輯?

以「警方有權對共黨嫌疑份子作為期三十天到四百五十天的羈押而毋須提送法院審判」來說,此種手段,過去曾施諸華僑,其中有些無辜的,竟慘被拘禁數月以至數年之久。現在連泰國公民亦難避免,可說變本加厲。

泰國總理乃他儂星期二說:「政府軍隊到年底時可以完全擊潰在北部數府活動的游擊隊」。真正能夠如此樂觀嗎?

翻閱本月十七日的曼谷報紙,在十四日的一次戰鬥中,曾有七名警察陣亡。一般相信:對手係屬約五百名苗族叛亂份子的一部份。政府已調派軍警增援,其中有警察的降落傘部隊,趕赴泰國北部,企圖攻擊四個被叛亂份子控制的村落。又說,估計約有一百名穿着越共黑色制服的叛亂份子,最近曾與一千名政府部隊進行大規模的戰鬥。

另據乃他儂同日舉行記者招待會時說:上星期,共黨在北部地區加強恐怖活動,伏擊政府官員數次,偷襲巡邏警察十一次。警察則向共黨發動了七次攻擊。軍警在上星期擊斃共黨一名,俘虜四名,招降三名。政府方面,有三人陣亡,三人負傷。

最近十餘日,泰國的局勢似乎尚未顯示任何好轉的迹像。

在泰國中部及北部展開武裝鬥爭的份子,傳說是聚居於山區的所謂「苗族」人數達數千名之多。他們到處襲擊地方官史及軍警。泰政府雖然多次增援進剿,惟該地多屬山嶺或叢林,加以苗族採取游擊戰術。政府軍警如果大隊進軍,對方往往早已避開。軍警一但分成小部隊,他們就進行襲擊或伏擊。他們擁有自動輕武器,手榴彈以至迫擊砲。東南亞公約組織秘書長華加斯中將還說:「曾有不明國籍的直升機飛入上述動亂地區多次」。這些直升機料係共黨方面的,情形殊不簡單。

上面所說四個被叛亂份子控制的村落,查係泰國中北部的黎府,彭世洛府及碧差府交界處的邦巴雅,邦巴達,邦其陶及邦巴丁。這四個村落距離曼谷約二百四十英里,位於曼谷與泰北重鎮清邁的中間,從彭世洛到泰寮邊境,又是丘陵地帶。叛亂份子一旦完全掌握此一地區,則泰國無異被攔腰切斷為南北兩部,不能互相聯繫,後果非常嚴重。

泰國當局可能有鑒於此,所以一方面調派陸軍第三軍的精銳部隊,會同邊防警察及地方警察進行清剿,一方面撥出巨額經費,在戰區附近設置「自立村」,準備房屋,資金,農具,種子等,號召苗人下山務農,以為釜底抽薪之計。

然而,第一、泰國陸軍的裝備及訓練比較好的是第一軍而非第三軍。加以中北部地區遼闊,地形又複雜,根據馬來亞及南越對共黨游擊隊作戰的經驗,應該使用大約十倍的兵力。值此緊急關頭,泰國當局還不把駐防首都的第一軍調去中北部會同第三軍聯合進剿,佈署必定不夠週密。

第二、泰國貪污之風甚盛,對於派赴戰區附近辦理自立村向來歸苗民分發資金,農具的官員,必須嚴格遴選,並予切實監督,否則不僅不會收到安置苗民的效果,反而成為共黨反宣傳的資料。

還要注意,泰國陸軍號稱十萬,惟部隊長官吃空額的弊竇驚人,現當用兵之際,非迅速認真點查補充不可。

人們近年常常說:「泰國繁榮了」,增加了一些工廠,固係事實;但是除此之外,無非曼谷及其他若干城市多了一些新式建築物,開設許多酒樓夜總會之類。部份人因此而發財,政府要員的宦囊動輒以億計,其次者亦達千數百萬之多,至於鄉村的農民,卻越來越苦,就中尤以東北部及北部為甚。以上述的碧差汶府來說,泰政府將其作為犯人充軍之所,可以該地貧瘠荒涼之一斑。

美軍在泰國駐有四萬五千人,主要是空軍;對於泰軍之平亂作戰,可能予以空中的支援,但都不會像在南越那樣,參加地面戰爭。泰國必須自行負起責任。

至於執行非常法令,亦應審慎,不可濫用權力。如其不然,勢必增加人民的反感,構成泰國現政權加速崩潰的一項因素。

香港學生與政治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主辦的第四屆專上學生研討會,定今日起一連五天在崇基學院內舉行。本屆研討主題為「學生運動與政治」。本屆研討會特別重視學生運動與政治的相連關係,包括:(一)學生運動定義,原則及方法;(二)學生運動參與政治的利弊;(三)香港政治制度的前瞻及學生的參與;(四)香港學生運動參與政治的途徑。據說:籌委會已專函邀請所屬七間成員學生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崇基學院學生會,新亞書院學生會,聯合書院學生會,浸會書院學生會,羅富國教育學院學生會及香港工業學院學生會等,派出五位同學組成代表團出席。至於以觀察員身份參加者,包括:天主教大專聯會,大專基督徒聯合會,珠海書院學生聯會,遠東書院學生會,經緯書院學生聯會,聯大書院學生聯會,柏立基教育學院學生會,葛量洪教育學院學生會,大漢書院學生會,港九大專學生會,清華書院學生會,嶺南書院學生會及天主教聖神修院等五十多單位。參加討論會單位之多,成員之眾,得未曾有,實為香港罕見之盛事。

學生應該與政治發生關係,尤其是大專學生,因為大專學生畢業之後,甫出校門,便擔當政府或社會重任,這是與政治有密切關係的。在學校的時期,培養其對政治之興趣與認識,無疑是十分重要的。

政治是什麼?歷來學家專家所下的定義不同。我們求其通俗與普遍的解釋,便是政是眾人的事,治是治理,治理眾人的事,便是政治。大專學生所要注意及有所準備的,便是如何擔當責任,治理眾人的事。

在香港讀書的大專學生,談政治應該以香港為立足點,以香港利益為前提,正如該會建議所指出者:「考慮本港問題,必須考慮到本港社會所處的時間與空間的特點。必須確保本港的安定與繁榮,必須堅決盡一切的努力去維護香港的法律與秩序,當前本港政治生活中,任何過份偏激與暴烈的政治行動,都應該反對,因為,這有害於廣大本港市民的根本利益。我們應該側重於政治生活中的創造精神。而反對破壞性的非法行動。」

如此談政治及涉及政治之行動,是光明磊落的,也是香港政府所歡迎,香港市民所一致支持的。苟違背斯旨,受外力之煽動或利用,視政治為鬥爭,興波作浪,為所欲為,不但有違大專學生研究政治之初衷,抑亦為全港四百萬市民所厭惡也。

廣告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大學擴展未達理想

大學撥款委員會在過去一週中,曾縝密研究本港兩間大學的今後需要,他們曾經巡視新界馬料水中文大學的新開地盤及崇基學院的校舍,亦親往香港大學的校址考察。據該委員會主席夏利士對記者發表,謂該委員會對於中文大學的發展計劃曾予以詳盡的研究,夏利士謂中文大學在一九七〇年前後數年中,需要龐大的支出。香港大學的發展計劃亦曾作仔細的研討。此等計劃及所需的撥款預算將於一月後呈本港政府。如兩擴展計劃獲得順利進行,至一九六九--七〇年度,兩間大學可增收學生九百人,即共有學生四千九百人,目前兩大學僅能收容學生四千人。夏利士又稱:大學撥款委員會係於一九六五年六月成立,曾有一項興建計劃提交政府,去年十一月另有一項建議關於每年津貼款項者向政府提出,因此,政府根據此兩項提議,在本年二月時,決定由一九六七年至七〇年三年中,政府將撥出津貼及補助共達一億四千六百七十萬與兩間大學。

大學教育在本港的發展,近年來頗見迅速,但可惜發展的推動卻發起得太遲,而引起各方面的阻礙。以馬料水的中文大學地址的開發來作一個例,以前政府是舉旗不定,所以令到地盤開發的工程緩滯下來,到了今日工程的初步工作尚未完成。第二方面是香港大學亦有同樣的毛病,由於大學當局的發展計劃未能全盤擬就,所以近年來未見增加新的校舍。尚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大學發展委員會未能顧及的,是人材的保留。我們知道校舍設備的擴展,是需要時日,但人才的保留也是需要時日,在校舍未能完成計劃發展之前,先要保留人才來擴充教席,而香港大學的人才外流在近年來是相當龐大,所以我們希望兩間大學的發展委員會需要側重臨時擴展那方面,去保留香港本地產生的人才。

永久性的校舍是非常需要,但其建築費用亦非常龐大,從夏利士所報告的三年撥款可以見之,然而收容的學位不過是四千九百人,即九百人中有一個大學生,這是現代都市認為不甚理想的比例。因此兩間大學目前最需要的,是臨時的擴充計劃,務求大量增加學位,在短期內滿足本港市民的需要。在戰後英國和歐洲各國都有同樣的臨時擴充大學的計劃,他們甚至使用軍營,臨時樓宇來擴充校舍,香港為什麼不能作同樣的緊急措置呢?目前香港九龍空置的大廈甚多,租值亦不見如何昂貴,大可以租用此等大廈來作臨時校舍之用的。這是有一石兩鳥的功用,一方面可以協助衰退的地產事業,另一方面可以擴充大學教育,何樂而不為呢?

近年來出外留學的學生日見增多,不獨表示人材外流,□□□□□□□現象。據調查□□□□□□□□□□業之後,□□□□□□□□□□□□遠居留□□□□□□□□□□□□□在香港□□□□□□□□□□□□□年香港□□□□□□□□□□□□□,是□□□□□□□□□□□□□□□□□□□□□□□□□□□□□□□□□□□□□□□□□□□□□□□□□□□□□□□□□□□□□□□□□□□□□□□□□□□□□□□□□□□□□□□□□□□□□□□□□□□□□□□□□□□□□□□萬,大□□□□□□□□□□□□□□算得是□□□□□□□□□□□□□□百人中有一個□□□□□□□□□□□增加學位進度來說,□□□□□□□□學怎樣能夠在一倍的增加呢?除非本港教育當局和兩間大學當局能採取緊急的擴展措施,才有希望達到最低的需要。

(XXXX/□□:文字丟失)

大公報社論 1967年6月22日 星期四 (1)

更多青年學生投入鬥爭

港九愛國同胞抗暴的隊伍,正以更高的速度在壯大中。港九、新界、離島各行各業的抗暴組織紛紛成立。一向受到深重壓迫的小販組織起來了。搬運起卸工人的鬥委會也出現了。

在港九學生界鬥委會的號召下,港九各校學生也意氣風發地開始投入戰鬥了。皇仁書院學生的鬥委會已宣布成立。昨天英皇書院學生也表示熱烈響應。皇仁學生提出「四粉碎」,要清算英帝罪行。他們以「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來互相勉勵。豪情壯志,氣凌霄漢,都不愧為毛澤東時代的好青年。

儘管這些曾受盡英帝奴化教育的學生,剛剛開始行動,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了目前這樣良好的開端,相信更其蓬蓬勃勃的局面不久就會出現。

毛主席說過,「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他們最肯學習,最少保守思想,在社會主義時代尤其是這樣。」在香港的青年學生多年來不可能不受到社會主義祖國革命的鼓舞;尤其觸動靈魂的文化大革命進行以來,毛澤東思想光輝四射,青年學生更不可能不受到深切的影響。

在最近這段時期,港英有計劃地在各學校進行歪曲誣衊中國文化大革命的宣傳,引起了許多學生的反感。日前港大和崇基的學生投函報館駁斥這些惡意的宣傳,就是明顯的例子。思想是控制不了的,越用壓力去控制思想,越引起相反的效果。尤其是港英這次大舉血腥鎮壓中國同胞,窮兇極惡,無法無天,青年學生切身體會到港英在教育上所吹嘘的是一套,實際上做的卻是另一套;反面教材使他們得到比較,看到真實,自然就提高了醒覺。何況他們都是中國人,都是熱血奔騰的,目擊港英這樣在殘害自己的同胞;而愛國同胞維護正義,不怕犧牲,無論在街頭,在「法庭」,在黑獄都鬥爭得這麼英勇,在在顯示出中國人民的尊嚴與自豪,青年學生怎能無動於中或置身事外呢?

在毛澤東思想指引下,祖國青年學生人人經風雨見世面,鍛鍊自己,爭取做革命接班人,準備負起埋葬舊世界的歷史任務。港九青年學生在這樣的鼓舞之下,面對這場反帝抗暴的大鬥爭,還有不奮臂而起積極參加的嗎?

學生參加了這場鬥爭,宣布了港英奴化教育的破產,標誌着青年學生開始走入一個新的時代。港九學生界鬥委會號召全港同學「迅速組織起來,行動起來,按照人民日報社論的指示,展開三視運動,……緊緊地與工人階級結合起來,組成浩浩蕩蕩的反英抗暴大軍,準備隨時響應偉大祖國的號召,粉碎港英的反動統治」。這個號召一定會得到迅速而熱烈的反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