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尖沙咀


大公報社論 1968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內容更新 意義更大
--祝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揭幕

連日來,尖沙咀火車站上,擠滿了前往廣州參加出口商品秋季交易會的商人,其中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行代表,從參加踴躍的情形以及商人發表的談話看來,交易會對世界各地商人的吸引力真是越來越大了。人們完全有理由斷定,今天在廣州開幕的這一屆交易會,其發揮的作用和取得的成就,將又超過以往各屆。

這一屆交易會是在祖國山河一片紅,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更加接近全面勝利的時候舉行的。它的展品不但有新的內容,而且進一步反映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促進生產等各方面的重大意義。

據報道,今屆交易會的展品中,包括有上海最近製成的具有我國獨特風格、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大型平面磨床、我國獨創的新鋼種--普通低合金鋼、二十萬倍電子顯微鏡和晶體管電子計算機……等等。這只是祖國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當中,在工業上許許多多新設計、新發明、新出品的一小部分而已。然而,這也充分說明了「革命就是解放生產力,革命就是促進生產力的發展」的真理。

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一直在推動着生產的高潮。這一年多來,儘管兩條道路、兩條戰線、兩個司令部的奪權鬥爭極其尖銳激烈,全國廣大勞動人民,依照毛主席「抓革命,促生產」的偉大號召,在農業上獲得一年比一年更大的豐收,在工業上也成果碩大,出現了無數趕超世界水平的新品種。

林彪副主席說得好:「我們的一切成就,一切勝利,都是在毛主席英明領導下取得的,都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在革命的高潮中,全國革命人民進一步用毛澤東思想把自己武裝起來;對偉大領袖無限忠誠;對毛主席的著作無限熱愛,努力大學大用;無限忠於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狠抓革命,猛促生產,就使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在取得決定性勝利的基礎上,邁向全面的勝利;同時也就使工農各個戰線捷報如雪片飛來。

每一項成就和勝利,的確都是閃耀着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的。例如今屆交易會展出的我國獨創的普通低合金新鋼種,就是工人們遵照毛主席「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趕上和超過世界先進水平」的教導,大破中國赫魯曉夫「爬行哲學」的束縛,大破洋框框、洋教條,大搞堅固耐用、結構輕巧的普通低合金鋼的試驗和生產而製造出來的。其他許多部門的許多新事物,其出現的過程都差不多是這樣。

隨着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勝利發展,工人階級領導一切,教育開始改革,知識分子與工農切實結合,特別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更加深入人心,全國工農業必將日益繁榮旺盛,新的全面躍進局面以及新的工業革命的到來,決無疑問。

因此,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不僅僅是為世界各地商人提供一個從事貿易活動的機會,它還顯示出中國革命人民如何忠於毛主席、忠於毛澤東思想、忠於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從而在各個戰線上自力更生、發奮圖強,不斷奪取巨大的勝利。這個意義是世界性的,它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

帝修反沒有一天不在造謠誣衊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裡的反動宣傳報刊對中國這兩年來生產情況,歪曲和謾罵最多。參加交易會的客商,看了交易會的內容,再看看廣州當前的情況,就會恍然大悟於那些反動派為什麼對於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麼害怕和怨恨了。

廣告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6月13日 星期四

港共黑幫還想死灰復燃嗎?
--港府應把這些「灰塵」掃到垃圾堆裡去

在香港四百萬人口中,一小撮不務正業,唯恐天下不亂的左派分子,在去年歷時半載以上的暴亂陰謀失敗後,最近又四出鬧事,圖作死灰復燃的打算。在最近兩月來,他們藉口所謂「復工鬥爭」,不斷分批到各公共交通機構進行滋擾,此去彼來,有如演劇,但以糾黨挾持,無人理睬,近復變本加厲,務以製造事端,妨礙公眾安寧為得計。就在這期間,由港共黑幫「黑手」製造出來的騷擾事件,已有如下這幾項:(一)指派一批「罷工」失業的分子,以「職業搭客」的姿態,故意在下午下班時間,在尖沙咀巴士站大排長龍,藉以破壞該處的交通秩序;(二)嗾使一些早已因「罷工」失職的舊日電車工人,一再乘搭「霸王車」,作為製造糾紛的手段;(三)驅使一些無知農婦,在羅湖邊區叫囂生事,企圖造成一種「邊界緊張」的形勢;(四)派出一批自稱為「工人家屬」的婦女,向若干港府機關進行鬧事,此等身份不明的女人,並曾演出企圖追打某港府官員的一幕。所有這許多卑鄙無恥的事實,都在不久之前由港共分子相繼演出,不惜再度顯示其好亂性成的醜惡面目。

當港共黑幫連續上演這些「我又來也」的醜劇時,港府當局為了息事寧人,曾經儘可能的採取克制態度,不予干涉,不料此等左派敗類得寸進尺,復於前天晚上在深水埗區蓄意生事,利用供公眾遊息的遊樂場所來唱毛歌,叫口號,當警方接獲附近坊眾投訴出面勸阻時,事先麕集該處準備作非法活動的左派分子,便紛紛起而與警察為難,造成一種緊張局面。警方為了確保公眾安寧,迫得向這些騷亂歹徒施放木彈和催淚彈,並把三名首惡分子予以拘捕,其他歹徒始相率散去。根據這次事件的性質,港共黑幫的存心與居民為敵,其事至為明顯。

由最近各種跡象可以看出,港共黑幫在去年長期暴亂慘敗之後還想捲土重來,決不是他們有甚麼「新力量」和「新法寶」,而是出於幾點他們認為「有利」的因素,那是:

一、最近法國發生的大規模工潮學潮,使一向以「硬漢」自居的戴高樂,也不得不被迫對工人和學生讓步,還有其他歐洲國家受了法國局勢的影響,也相繼發生了學生騷動的事件。這種歐洲學潮雖與香港無關,但那些不甘失敗的港共黑幫,卻顯然視為有利於他們「捲土重來」的機會。

二、曾在去年壓制港共暴亂勳勞卓著的警務處長伊達善,最近在原因未盡可明的情形之下,自動宣告提前退休,香港社會人士雖有挽留之議,但伊氏本人去志甚堅,大有「非走不可」之勢。目前新人尚未委出,警方雖不致群龍無首,亦有青黃不接之象,這在港共黑幫看來,無疑也是他們煽風點火的「大好形勢」。

三、港共對罷工分子的生活津貼,一直不勝負荷,為了無法解除這個沉重包袱,不惜厚着面皮驅使他們去作「復工鬥爭」。港共這種政治把戲本來窮極無聊,不值一哂,不料有三家由外人經營的輪船公司,不顧利害的答應了他們的「復工」要求,港共黑幫看看有機可乘,自更認為「加強鬥爭」是他們「起死回生」的最佳辦法。

此外,港共黑幫還有一點不可告人的隱衷,就是去年暴亂的失敗,他們用錢如水,有許多賬目不能對內公佈,又過度誇張自己的實力,事後圖窮匕見,卻無法自圓其說。為了這些責任問題,港共內部首先引起「文」「武」兩派之爭,有些更被上級追究責任,嚴加檢討。其中曾被檢討的「頭頭」,根據共黨的作風,如果不能「戴罪立功」,就祇有坐待整肅的命運。有此原因,所以那些罪孽深重而又冥頑不靈的分子,除卻硬着頭皮的繼續搗亂之外,就將無法洗脫其已被檢討的罪責。

鑒於港共黑幫如此死心不息,陰魂未散,港府的當前決策,就祇有根據公眾利益,出以加強鎮壓的一途。對港共好亂分子的不能姑息,正如「毛語錄」所說:「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他就不倒。這也和掃地一樣,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港共黑幫經過去年慘敗,雖然已是敗軍之將,不足言勇,但他們是「反動的東西」,非要把他們打到倒地不起不可,如果給他們一點喘息機會,他們又將死不認輸,「再爬起來」。對於這些「灰塵」,唯一辦法就是用「掃帚」對待,不能期望它們自己「跑掉」的。

由過去的事實證明,祇要港府有除暴安良的決心,就必能獲得全港市民的擁護,港共黑幫早已眾叛親離,決難與全港市民為敵,要是他們硬是不知死活的妄圖「作反」,港府就應該像「掃灰塵」一樣,把他們掃到垃圾堆裡去,而對於有「掃灰塵」經驗和決心的官員,更不可於此時而讓他們離開崗位!

華僑日報社論 196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香港週開幕

首次舉行的香港週今天開幕了。這是香港的大事,也是喜事。我們希望全體市民,經過香港週之宣傳與體驗,今後更加樂用香港貨,對香港工業生產更有信心,更愛護香港和為香港服務。

香港週籌備時間有限,工作人員有限,經費有限,種種條件限制,也許尚有許多地方是需要檢討的。但這無損於香港週的偉大,我們認為香港週之籌備、成長、展出已經達到理想,我們很滿意了。對於負責此項龐大工作的香港工業總會,該會全體同人,各有關機構,贊助人員、廠家、商行等等,我們都表示深切之讚揚,他們分工合作,夙夜匪懈,他們完成了一件大事,一件喜事。

香港週的意義並不限於提倡香港人用香港貨,而且擔當促進工業生產,促進貿易之雙重任務的。為了全面的完成這重大任務,我們建議:

第一、今後定期舉行香港週,一年舉行一次實在太少了,我們可以一年舉行兩次或三次。最理想的時間,是春季,秋季及冬季。

第二、每次籌備時間必須充裕,不可太匆迫,一定要有充裕時間,方能把事情辦得更好。

第三、負責籌備的機構,應選聘更多工商人士參加,特別是那些實幹的,一向熱心志願服務的工商人士,以加強工作力量。

第四、香港週的節目在可能範圍內盡量加多,而且可以增加娛樂成份,以吸引市民及遊客。通過娛樂,許多時候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教育與宣傳作用的。

第五、陳列香港貨的商行應盡量加多,大公司是需要的,小商行同樣是需要的。事實上,小商行平時已經是出售香港貨之商店了。

第六、陳列香港貨的種類要擴大,紡織品、皮製品、塑膠、籐器、食品、刺繡……林林種種,凡是香港工業、手工業、家庭工業的產品,都要應有盡有的陳列,以顯示我們香港的生產力量與成果。

第七、香港週的裝飾或宣傳範圍要擴大,在尖沙咀區、銀行區裝飾是需要的,但灣仔、旺角、九龍城、中環、北角、銅鑼灣乃至新界,香港仔同樣是需要的。只有將範圍擴大,才顯出我們的香港週是偉大的,是全體市民所歡迎的。

誠然,上述意見是否可行,有待於有關方面之研究,我們是希望大家研究的,如果將來因為實行上述建議而有困難,例如經費不足,工作人員不夠等等,同樣是應該提出來公開討論,以求解決的。

英中會考改制建議的先決問題

自教育司簡乃傑在電台先後發表兩篇關於修改現行英中會考制度之演講後,即受到全港人士普遍的注視,各界的評論見諸報章上,無日無之,可見得教育司此次的徵求民意的措施,是如何明智,所獲得的反應是如何熱烈,所提供的意見是如何豐富,這是本港教育史中鮮見的良好現象。

綜合一般評論與提議,英中會考改制是獲得大多數人士的贊同,其中有許多值得研究的改善細則,當會由會考委員會縝密研討,希望將來在改良會考制度條文中,能夠發表對社會意見居捨的詳細報告。

在目前階段,我們見到有幾個重大問題必須澄清,然後才能決定將來中學會考制度的政策。第一點是中學會考在未能找到更圓滿的衡量學生成績及知識程度的辦法之前,是不能廢除的。其實表示中學會考應該廢除的意見的人士,亦為數不多,而贊成中學會考制度存在的人數卻是十分普遍。但我們要特別指出:中中會考改制而不與英中會考同時,是一個最嚴重的錯誤,這將產生無可挽救的後果,這是等於扼殺中文中學的教育。至於有人提及中英文中學會考應予合併的建議,是值得重新的慎重研討。

第二、採用現代化客觀考試方式及以電算機改卷及計分的辦法,是無可避免的一種省節人力及公平的方法。但如教育司指出:考核考生把獲得的知識在討論、分析、或解決難題各方面運用的能力,必需要許多熟練和有經驗的公正無私的閱卷者。如此,則補考問題就產生相當的困難,補考是否因此而受到限制,是要作重新的估計。

第三、本港教育人士所提出的通才教育問題,是要特別注重。我們首先要提出,中等教育不能太過側重功利主義,也不能過於受限於大學入學試的標準,而需要取得合乎中道的目的,那就是通才教育,俾能最低限制造就一班品格良好,身心康健,知識充實,明辨是非及有作有為的標準公民。學生對學科的選擇,應有合理的限制和適當的指導,不能過於狹窄亦不能過於廣泛。這是將來中學行政人員的困難問題。

第四、為考試而教學,為考試而讀書,為考試成績而判定學校的優劣,這些弊漏是無法清除,除非本港的社會環境能夠改善,社會人士觀念有所改變,否則這些垢病是仍然存在。然而公佈成績的方式若能加以改良,這些不良的問題,可以大為減少。

第五、中學會考改制,如是根據教育司的建議原則去實行,我們認為首先要注重一件非常合理的提議,即全港學校的課程統一,課本相同,那樣才能夠產生一個公正的考試制度,那樣中學學科程度才能劃一,而能保持國際上的標準。

任何制度的改進,當然力求完善,此次教育司能夠先向社會人士公開其意圖,廣集意見,是值得讚揚的。我們更希望教育司能再進一步推行這一種的措施,即在搜集意見之後,在擬就改制細則辦法之時,先將其詳細條文公諸社會,俾社會人士再有機會來詳盡研究一下,再次接受社會人士的評論與提供,然後才作最後的決定。這樣不獨改制獲得完善,且在將來改制的任何措施發生困難之時,社會人士亦不能有所誹謗,因為這一切的改制,是全港人士的意見。

大公報社論 196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抗暴的威風 反英的怒吼

鬥爭按照它本身的規律在發展,而不以人的主觀意旨為轉移的。當前反英抗暴的鬥爭正是一樣。

港英這幾個月來用盡法西斯的殘酷手段來迫害我愛國同胞,而且事實清楚擺明,這種迫害是絕對嚇不倒、整不垮毛澤東時代的愛國同胞的,而只能給它自己帶來極嚴重的後果。可是港英還是不停揮舞屠刀,魔手顯然「欲罷不能」。有壓迫,就有反抗;壓迫越多,反抗就越激烈。港英的不斷迫害,激發起愛國同胞更大的階級仇、民族恨,調動起日益壯大的反抗力量,蔚成抗暴洪流,一浪高過一浪地反擊港英,衝擊着它的反動統治。

連日來,港九愛國同胞為了維護民族尊嚴,為了給死難同胞報仇雪恨,膺懲港英在國慶期間撕毀我國旗以及打殺搜捕我愛國同胞的新罪行,紛紛走上街頭,從香港到九龍,從九龍到「新界」,不分晝夜,大擺炸彈陣。紅磡、尖沙咀、油蔴地、旺角、深水埗、九龍城、清水灣等地區,有街頭大會,有火炬遊行,到處顯出抗暴的威風,發出反英的怒吼。一聲聲都說明港英陷在抗暴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對於剛來香港表示「支持」港英和「痛恨」愛國同胞反英抗暴行動的石寶德,這也是及時的一種警告。

帝國主義者不但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的蠢人,專幹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蠢事。過去幾個月港英在愛國同胞的反擊下,政治「威信」掃地以盡,經濟損失慘重,內部矛盾尖銳,情況正在加速惡化。它還欠下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大筆新的血債。它居然打腫面孔充胖子,宣傳香港「繁榮安定」,通過美蔣報刊大叫「左派」的反抗「瓦解」了,「局面被控制了」。連英國駐美的大使也告訴人說「港英已打贏了第一個回合」。石寶德剛下飛機,還未親眼看到香港的實情,便先給港英塗脂抹粉,瞎說「目前本港活動如常,交通仍然一樣是如此繁忙,各洋船裝載着本港貨品運了出去,酒店亦住滿旅客」。這種官腔,在港英內部也不可能發生打氣作用,而簡直是對港英和香港現狀的一種譏嘲和諷剌。

石寶德等人怎能設想打了捉了殺了那麼多中國同胞、向全中國一再瘋狂挑釁之後,事情就此了結呢?香港局勢被英帝的反華暴行推到如此嚴重的地步,又怎能「繁榮安定」起來呢?

石寶德既然到了香港,又說要找什麼「第一手材料」,他不妨把港英這幾個月來出動軍隊、警察、「防暴隊」、便衣特務,動用「法庭」、監獄以及各種法西斯「緊急法令」迫害愛國同胞的情形了解了解,再看看港九愛國同胞在鬥爭中,無論在街頭,在警署,在「法庭」,在黑牢,表現得多麼英勇。不管港英多麼瘋狂暴戾,愛國同胞都知道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針鋒相對地進行鬥爭。港英什麼鬼花樣全不放在他們眼內。他們連死都不怕,港英還能用什麼來壓服他們?日益壯大的抗暴大軍,是「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的。英帝在殖民地嚇人打人殺人,當然有很多經驗,有些人是被它這樣壓服過的;試問見過今天我愛國同胞這樣無所畏懼英勇頑強的對手嗎?

全香港的愛國同胞在鬥爭中越鬥越強,越鬥越勇,過去所採取的自衛反擊行動,還不過是初試鋒芒。有光燄無際的毛澤東思想做指針,有強大祖國七億人民做後盾,這場鬥爭是不勝不休的。英帝這次進行血腥大鎮壓,完全翻錯皇曆,找錯對象了。

如果石寶德這次在港能夠正視現實,他還可以多少學到一點乖,否則,他和其他英殖民主義者一樣,只好準備自食苦果了。石寶德曾大談香港的前途。作為中國的領土,命運掌握在港九同胞和中國人民手上,香港當然是大有前途的。從港英的法西斯統治來說,它的前途卻是完了,不管它怎樣掙扎,都是完定了。所以石寶德日來在推銷的什麼居民「福利」、勞工「利益」那一套改良主義的貨色,大可原封帶回英倫的歷史博物館去。香港目前的問題簡單得很,只有這麼一個:港英究竟要低頭呢?還是要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