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國民教育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27日 星期二

我外交部的嚴正抗議

我外交部西歐司負責人昨天召見英國駐華臨時代辦柯利達,就港英當局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無理行徑向英方提出嚴重抗議。

正如西歐司負責人所指出,港英這樣對中華中學進行政治迫害,只能認為是對中國人民和香港愛國同胞的嚴重的政治挑釁。原來在英代辦霍普森離京前,西歐司負責人已向他表明我政府對此事的嚴重關切,並嚴正警告英政府必須責成港英立即採取措施,滿足這個學校師生的嚴正要求。如果英方真的像他們所表示那樣「希望緩和中英關係」,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分歧」,他們應該知道怎樣辦的。

然而,就在霍普森到港的一天,港英悍然宣布取消這個學校的註冊,狂妄地置中國政府的嚴正警告於不顧,這怎能不令人憤慨。

去年港英借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爆炸事件,把該校封閉,綁走了校長,毆捕了師生,縱使依照港英政治迫害的「法令」,封閉也已滿期,應該揭封放人的了。港英卻突然以同一借口,宣布把該校的註冊取消,拒絕該校的「抗訴」,一案兩「判」,出爾反爾。在我政府嚴正警告和廣大港九同胞齊聲抗議之下,港英竟這樣倒行逆施,試問這不是要進一步惡化中英關係是什麼?這不是要製造更多的「分歧」,加劇香港局勢的緊張是什麼?這不是向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瘋狂挑釁是什麼?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其陰謀顯然不以迫害一間中華中學為已足。人們試看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縱容美蔣分子為非作歹的行徑,就無法不認定港英要死硬反華反共,同廣大中國同胞為敵,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禍心。他們企圖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只是全套醜惡計劃的一個部分。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對此就不能不更予以嚴重的關切。

不過,英帝國主義分子的算盤打錯了。他們把過去對付其他殖民地的手法來對付今天的港九愛國同胞,簡直不識時務,找錯對象。強盛的祖國和偉大的七億人民決不會坐視港九同胞橫受迫害;以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的港九同胞也絕不會甘受任何無理迫害。在香港這塊中國自己的土地上,我同胞有許多正當的權利,尤其是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及其有關活動,完全不是港英所能侵犯的。不管港英肚子裡有多少密圈,完全是白費心機,枉作小人。

我西歐司負責人在斥責英方對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接二連三的挑釁後,又一次聲明: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必須由英方完全承擔。英帝欠下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的債務已經太多了,早晚一定要清算。他們在這條反華的路子上再滑下去,等待着他們的,只能是最可恥的下場。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6日 星期五

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委會,就港英悍然宣布取消中華中學註冊事件,昨天發表了嚴正的聲明,指出港英這一法西斯措施的性質是嚴重的,這是港英蓄意使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進一步緊張。如果港英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要求,那末,由此而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只能由港英完全承擔。

這個聲明,反映了廣大愛國同胞共同的態度,是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英前天宣布了它迫害中華中學的決定後,它的發言人以及它的一些宣傳工具仍圖狡辯,硬指該校藏有爆炸物品,妄想為它的法西斯措施掩飾;但是這種強詞奪理的說法,只不過進一步說明它自己理屈。

人們從港英一貫對待中華中學的行徑,早已清楚看到,它要迫害這間學校早已處心積慮,手法層出不窮,只是這次亂造藉口,做法上也顯得特別卑劣罷了。港英去年已經把該校實驗室偶然發生爆炸當作「罪名」,實行封校與拉人。在該校被封期滿和招生的時候,怎能突然以同樣的藉口,重新宣布取消該校的註冊?港英既說該校校長可以提出「抗訴」,但港英不肯釋放校長黃祖芬,又拒絕黃祖芬委託的代表依時到「兩局」進行「抗訴」。對於該校代表所提出的抗訴書,又片面認為「理由不充分」。總之,不講道理,連自己的「法令」也自行撕毀,虧它還裝出「法治」的神氣,滿口「法律手續」,這種反革命的兩面手法,究竟能騙得了誰?

港英如此不擇手段迫害中華中學,只能表明它存心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表明它妄圖遏阻毛澤東思想的傳播,表明它要死硬敵視我港九愛國同胞。在當前形勢下,港英這樣倒行逆施,肯定不會讓它檢到絲毫便宜。港英這一小撮頑固分子也許以為這麼一來,就可以使如日方中的愛國教育事業受到損害,或扭轉它陷於日益不利的處境。事實的發展必將如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所論斷:「頑固派,他們總有一套計劃,其計劃是如何損人利己以及如何裝兩面派之類。但是從來的頑固派,所得的結果,總是和他們的願望相反。他們總是以損人開始,以害己告終。」港英越是憑它的反動的主觀願望辦事,我廣大愛國同胞就必定同仇敵愾,更加團結起來,更高地舉起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為捍衛廣大愛國同胞一切不可侵犯的正當權利,與港英周旋到底。港英企圖用法西斯手段來破壞我愛國教育事業,那簡直是夢想。可以告訴港英:我愛國教育事業將一定在鬥爭中取得大大的發展。如果你們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五項要求,刻意製造緊張局勢,總有一天,你們要後悔莫及的。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5日 星期四

抗議港英無理取消中華中學註冊

港英當局昨天悍然宣布取消我愛國學校中華中學的註冊,這是港英當局對我廣大愛國同胞的新迫害和新挑釁,這是港英醜惡的法西斯面貌又一次赤裸裸地暴露在廣大同胞之前,這是港英又一次在我愛國同胞面前舞動它的魔爪。

我們對於港英當局這一法西斯措施表示極大的憤怒,對於港英這一種野蠻無理的行徑提出強烈的抗議!我們要在這裡質問港英當局:你們所幹下的種種滔天罪行還認為不夠嗎?你們的法西斯暴行已一再惡化香港的局勢,現在又無理取消中華中學註冊,難道不是把這種局勢推到更惡化的階段?我們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廣大愛國同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何物港英,蕞爾港英,妄圖以野蠻無理的法西斯手段,迫害我愛國學校,舊債未償,又添新債。我們愛國同胞對於你們所欠下的債務筆筆記得清楚,一定都要清算,勿謂言之不預!

港英當局對中華中學的迫害,蓄謀已久。好幾年前就以「危樓」為名,企圖迫其停課,繼又在新校圖則方面,諸多留難。去年五月風暴以來,港英對中華中學的迫害,變本加厲,對該校連續進行搜查、干擾,對該校師生任意毆打、逮捕。十二月間以該校實驗室發生事故為藉口,將其無理封閉,現又以同一事件為藉口,野蠻無理地,取消學校註冊。港英所使用的花招雖有不同,目的則一,就是要扼殺我辦理一向具有成績、同時為我廣大愛國同胞所愛護的中華中學。

中華中學同其他愛國學校一樣,年來受到港英的種種歧視和迫害,但是由於我愛國學校堅持愛國的正確教育方針,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在種種迫害之下堅決奮鬥,獲得越來越大的發展,得到越來越多同胞的愛護。港英對我愛國教育的大發展怕得要死,恨得要命,終於不擇手段,無理「撤銷」中華中學的註冊。港英如此挖空心思、橫蠻無賴,只能說明它在我愛國教育事業大發展的形勢面前,心虛膽懾、驚惶得很。

香港歷來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我國同胞有在這一塊土地上辦學的權利。港英無理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中華中學不會因此就不存在;港英妄圖扼殺中華中學,港九的愛國教育事業的發展不會因此就停滯不前,相反的,港英這種愚蠢的行為,只能起促進我愛國教育事業大發展、大踏步前進的作用。

從港英當局在「撤銷」中華中學註冊的公報中,又一次暴露了它的強辭奪理,心虛理虧。港英迫害中華中學所提出的唯一藉口,是誣指該校「非法製造和藏有危險爆炸物品」。把學校試驗室儲藏的普通化學物品指為「危險爆炸物品」,把學科試驗指為「非法製造」,這完全是法西斯的口脗,見不得人的借口,這樣一來,不是凡是設有試驗室的學校,隨時有被取消註冊的可能?學校裡的試驗室,統統要被關閉?港英說什麼「為了公眾利益」、「學生的福利」,其實都是欺騙公眾,混亂視聽的鬼話。破壞公眾利益,摧殘青年學生的正是港英當局。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派對待人民事業的邏輯,他們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帝國主義分子決不肯放下屠刀,他們也決不能成佛,直至他們的滅亡。」港英這次橫蠻地迫害中華中學,搗亂再搗亂,唯一的結果只能夠是失敗再失敗。中華中學職工員生和港九廣大愛國同胞在港英魔爪舞動面前,是無所畏懼的,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愛國同胞,是懂得怎樣對付港英這一法西斯行徑的。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讓港英的什麼「撤銷註冊」去見鬼罷。「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我愛國同胞終將戰勝港英的法西斯迫害,斬斷它的魔爪!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3日 星期二

港英還要不要講理?

自港英宣稱要「開始進行法律手續」,企圖「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以來,港九廣大愛國同胞、社會公正人士以及我祖國人民都在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大家一致正告港英不要玩火,及時把迫害愛國教育事業的魔手縮回。

昨天港九各界愛國同胞代表舉行集會,集中地反映了各界同胞的意見,堅決支持中華中學辦下去,強烈抗議港英的無理迫害。

在迫害中華中學這件事情上,港英的做法,實在惡劣已極。它所提出的所有迫害的藉口,早已被各方的駁斥所粉碎,但是,它所控制的宣傳工具,直到最近,還口口聲聲把中華中學誣指為「炸彈工廠」,妄圖不顧事實,夾硬進行迫害。而且中間玩弄自己的「法令」,一再食言而肥,連起碼的「信用」也不講了。

港英去年藉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發生爆炸的偶然事件,在毫無證據的情形下,亂造「罪名」,無理加以封閉,依照港英自己的表示,到今年八月十五日,也可以期滿啟封了,怎能無緣無故又要重新封閉呢?比方一個人被濫用什麼「罪名」判處一年監禁,期滿就出獄,不管多麼野蠻的法庭,也不能把這個人重新判以無期徒刑的。

港英曾聲稱,中華中學可以進行「抗訴」。因校長黃祖芬被港英非法關在集中營,該校要求釋放黃祖芬以便準備「抗訴」,港英不肯;要求展期,港英也不肯;該校代表受黃祖芬親自委託,依照港英方面所訂的日期,在「兩局」開會時前往「抗訴」,港英竟然也不肯。

港英自己說過的話不作數,自己所搬弄的「法令」也不作數,朝三暮四,出爾反爾,只圖達到迫害的目的,既不擇手段,也不掩飾其猙獰的面目了。

俗語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港英一味橫行,不講任何道理,這是絕對辦不到的。港九愛國同胞所以掀起反迫害鬥爭,不怕吃苦、不怕坐牢、不怕犧牲,就是不肯在港英的橫暴勢力之下屈服。迫害只能引致反擊。迫害越無理,反擊也越無情。一年多來的一切事實,證明了這一點。過去如此,今後亦必如此。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全部做法,只能進一步表明它死心塌地勾結美蔣反華反共,妄想打擊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妄想剝奪港九同胞在香港辦教育的神聖權利,與港九同胞死硬為敵。港九愛國同胞面對港英這種新挑釁,當然不會逆來順受。

現在距中華中學啟封之期已近,人們希望港英把頭腦放冷靜一點,立刻停止一切無理非法的迫害,不要倒行逆施,自尋苦惱。如果它一定要製造緊張局勢,港九同胞也決不害怕。在道理講清,責任擺明之後,港英打算把自己放在什麼地位上,它應該加以考慮了。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31日 星期三

聲討美蔣分子的罪行

六個輕工業單位的工人,昨天開會聲討美蔣分子的暴行。工人一致指出,美蔣分子的暴行是港英縱容出來的。

對於美蔣分子的暴行,凡是有血性的中國人,都不能不表示憤慨,並堅決支持工人對他們的聲討。

人們都知道,所謂美蔣分子也者,不過是一小撮被中國人民所唾棄的民族敗類,掛起「反共」的招牌,吃着美帝的伙食,專幹反對祖國和殘害中國同胞的勾當者也。什麼地方需要反共反華,什麼帝國主義以及其他反動派企圖採用「以華制華」的辦法,美蔣分子就會以小小「教師爺」、「狗頭軍師」等姿態出現,為這些帝國主義者和反動派出術賣命,妄圖從中撈點油水。前此在印度、緬甸、印尼……等地,美蔣分子所幹的反華禍僑的惡行,早已有目共見,人人切齒。

他們過去在香港也是無惡不作的。殺人越貨,藏運軍火,勾結地痞流氓,經常威脅和危害廣大居民的安全。十二年前九龍大暴亂,就是他們的「傑作」,港九居民對此記憶猶新。他們一直就利用香港作為對新中國進行破壞與顛覆活動的基地,平時在港九造謠誣衊中國,煽風點火,並與港九愛國同胞為敵,種種罪惡,擢髮難數。

自去年五月以還,他們在港英更公開的包庇和縱容下,為非作歹,大大猖獗起來。在港英血腥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過程中,他們使出渾身解數,充當了最可恥的腳色。在宣傳方面,他們為港英搖旗吶喊,出謀獻策,直到最近,他們不但為港英扼殺愛國教育的陰謀製造「輿論」,甚至狂妄地要「積極對共」,要把愛國力量「連根拔起」。港英新聞處更以勾結這些文化渣滓大搞反華反共宣傳為能事,在它的年報中作「丑表功」。

港英當局公然向「自由勞工」一些頭子「頒獎」,使得這些美蔣分子受寵若驚,更加膽大妄為了。港英在迫害愛國工會的同時,竟批准一些「自由勞工工會」註冊。這些「自由勞工」在不同的場合,一再向愛國工人挑釁,竭力破壞罷工工人復工,最近在香港紗廠打傷愛國工人。

港英這樣勾結美蔣分子,以圖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肯定是要失敗的。當蔣匪幫盤據大陸時,擁有幾百萬美式裝備的軍隊,控制着專政機器,也被中國人民的鐵拳粉碎了。今天他們在帝國主義卵翼下,苟延殘喘,有如釜底游魂,他們還有多大能耐?他們越是這樣與祖國和廣大同胞為敵,他們將來的結局就越悲慘。港英把這堆流落在香港的垃圾當作反華和迫害港九同胞的工具,妄圖借刀殺人,如此伎倆,一經拆穿,更是一文不值。

只是要提醒港英:這樣縱容和勾結中國人民的公敵來向港九中國同胞挑釁,後果如何,還考慮不考慮?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9日 星期一

愛國教育事業不容迫害

港九愛國學校負責人為抗議港英對中華中學進行新的迫害,為抗議港英教育司發言人對愛國學校的誣衊,昨天特舉行集會,嚴正聲討港英。會中的發言和會後教育界發言人的談話,義正辭嚴痛斥邪惡,說出了我廣大港九愛國同胞心坎裡的話。

誰都知道港英這次對中華中學所進行的新迫害,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它在屢被迫害的中華中學校舍即將啟封的前夕,竟然自摑嘴巴,出爾反爾,製造藉口,再加迫害。港英當局這種卑鄙無恥的陰謀,同時也是對我全港愛國學校的新迫害和對我愛國教育事業的新挑釁。它蓄意製造事端,造成緊張局面,港英必須負起由此而引起的一切責任。

學習和宣傳毛澤東思想,是我港九愛國同胞的神聖權利;我愛國同胞在港九開辦學校,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是誰也反對不了、壓制不了的。今天是一個什麼的時代?今天是帝國主義走向全面崩潰,社會主義走向全世界勝利的時代。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的光輝,指引我七億同胞在各方面取得了節節的勝利,同時又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指路明燈,取得勝利的保證。蕞爾港英,竟不識時務,妄圖螳臂當車,阻擋歷史前進的車輪,用些見不得人的藉口,妄圖遏阻我愛國教育事業的發展,這種陰謀,是絕對不會得逞的,如果硬要蠻幹下去,除了達到徹底、完全的失敗之外,決不會有好下場。

港英這次居然以「次等教育」的惡毒名辭,來污衊我愛國同胞所熱愛和支持的愛國教育。除了表現其顛倒黑白狂妄無恥之外,更證明了它實在愚蠢和不知自量。請問你們在香港所推行的奴化教育,是一個什麼等的貨色?你們淪為國際乞兒的祖家,又是個幾等的國家?你們所提倡和鼓吹的腐朽、頽廢的「文化」,又是第幾等的「文化」?老實說,若果你們能達到「次等」的資格,你們就應該很滿意的了,這個名辭,還是請你們收回自用吧!

中華中學聲明中所提出的三項嚴正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各愛國學校負責人的談話是得到廣大港九愛國同胞擁護的,港英必須充分重視,並迅速照辦,否則只能替自己增添罪咎,得到更悲慘的下場。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1日 星期日

悼念烈士 警告港英

港九各界代表昨天隆重集會,紀念抗暴烈士犧牲一周年,並對港英勾結美蔣製造新迫害,提出強烈的抗議。

二十多位知名和不知名的愛國戰士,去年在港英的血手下英勇地犧牲了。他們為了捍衛祖國的尊嚴,捍衛毛澤東思想,捍衛廣大愛國同胞的權益,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生的光榮,死的偉大。他們將永遠活在人們的記憶中。

在沉痛地紀念他們的時候,我們港九愛國同胞向他們表示無限敬意,我們堅決支持烈屬所提出港英必須懲兇、賠償及立即釋放被無理拘禁的愛國同胞等正義要求。烈士們的鮮血決不會白流的,港英所欠下的血債,總有一天要徹底清算。

去年五月以來,港英對我愛國同胞幹了這麼多壞事,欠下這麼重的血債,以及使它自己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遭到這麼多挫折,把它自己的聲名搞得這麼狼藉,它還不甘心縮手,仍然處心積慮,敵視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被無理拘禁的愛國同胞還未釋放,對罷工工人復工阻撓破壞,連前往公司交涉的停工工人家屬也遭拘捕「判罪」。在新界地區頻頻出動武裝人員毆捕村民。李安烈士之子最近也被無端毆捕。最近港英大搞什麼「高級防暴訓練班」,專門研究怎樣向我愛國同胞加強鎮壓。從英文報透露的報告中,人們清楚看到:港英心懷叵測,必欲與我愛國同胞為敵到底而後快。

人們尤其憤慨的是:它變本加厲地與美蔣分子勾結,一再縱容他們肆意攻擊我們偉大的祖國和我廣大港九愛國同胞,造謠誣衊,無所不用其極。它還正式「批准」一些美蔣工會成立,利用它們對愛國工會進行破壞。日來美蔣分子在紗廠行兇,製造事端,顯然不是偶發事件。港英「高級警官」悍然叫囂「接管左翼學校及其二萬三千學生」,美蔣報紙立即齊聲吶喊,狂嚎「積極對共」,要消滅愛國學校。港英隨即宣布要「開始進行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法律手續」。如此瘋狂勾結中國人民的死敵美蔣分子,在香港這塊中國領土上迫害中國同胞和愛國教育事業,試想中國人民會容忍嗎?港九愛國同胞能容忍嗎?

連日各界愛國同胞已就中華中學事件,向港英提出嚴重的警告,質問港英究竟想把香港局勢推到那裡去?它的所作所為還考慮不考慮後果?

在這場反迫害鬥爭中,中國人民的態度如何,港九愛國同胞的態度如何,除非港英痰迷心竅,它不可能不知道。以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人民和愛國同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港英的所有統治工具和法西斯措施,愛國同胞都領教過了,如果港英一定要死硬到底,一定要向中國同胞挑釁的話,那末,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家都懂得怎樣去同港英周旋的。

在這裡,不妨再一次告訴港英:任何加劇對我愛國同胞的迫害,都不會讓它撿到絲毫便宜的。它以為可以不講道理,濫用暴力,可以剝奪我同胞辦理愛國教育事業的權利,這不是在白日作夢嗎?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0日 星期六

港英必須及時縮回黑手

中華中學被港英無理封閉即將期滿之際,港英突然宣布「已開始進行取消中華中學註冊之法律手續」。應該指出,港英這一迫害中華中學的表示,其性質是非常嚴重的。

去年十一月間,港英製造藉口宣布把中華中學封閉至今年八月十五日。當時港英出動大批武裝警員襲擊學校,毆捕師生,隨又攔途綁走該校校長黃祖芬,至今仍被關在集中營。現在港英不但不依照它自己的「法令」讓學校啟封,以及釋放無辜被拘禁的人員,反而在該校招考新生之後,企圖取消其註冊,這真是駭人聽聞的法西斯行徑。即使是中外歷史上最橫暴的統治者,在用任何藉口進行迫害,定下期限之後,期滿總可告一段落了,很少有這樣枝節橫生,追加迫害,在迫害之上再來迫害的。

中華中學辦理有年,向著成績,人所稱道。在它遭受封閉以後,得到廣大愛國同胞的同情與支持,更多的家長願意把子弟送去就讀,這就充分證明人們不值港英所為。港英誣衊該校「危害學童安全」,根本就是胡說八道。港英去年頻頻出動特務,毆打綁架該校學生,並迫使全體學生不能返校上課,真正危害學童的,正好是港英自己。

還應該指出,港英這次宣布要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顯然不是什麼偶然的事件。自去年五月以來,港英鎮壓港九愛國同胞的勾當,從未停止。最近「德臣西報」登載所謂「高級防暴訓練班」的祕密報告,就透露出,港英時刻不忘對付我愛國同胞。參加這個「訓練班」的「高級警官」中有的人竟然狂叫「接管左翼學校及其二萬三千學生,不管其後果如何」。

與此同時,專為港英幫兇的反動報紙紛紛亂吠,要港英加劇迫害港九愛國居民,它們居然還認為港英的「現行政策」太「溫和」。它們相約同聲地反對港英釋放無辜被拘禁的愛國同胞,主張消滅愛國學校,要港英加強在新界地區的「防衛力量」,要港英「徹底執行緊急法令,以行動作語言」,「同時配合民眾(美蔣分子)支持力量」,「採取『有我無他』的攻勢」,「使左派……終至連根拔起」。美蔣分子希望港英對愛國同胞竭力殘害,並不稀奇;可以注意的是:美蔣分子在港英縱容之下,早已不止搖旗吶喊,而且有過不少事例,證明他們還慣於鬼鬼祟祟地搞插贓陷害、移屍嫁禍等手法,以及製造事端,企圖混水摸魚。日前他們公然糾眾行兇,毆打掃墓工人,一再搗毀鹽業銀行櫥窗,就是有目共見的例子。

更其值得人們注視和警惕的是:就在美蔣分子如此有計劃地狂嚎亂嚷的時候,港英近來曾出現大隊人馬在新界一些地方毆捕村民,對於應予啟封的中華中學又圖取消註冊,港英的行動與美蔣分子的叫嚷,豈非呼應配合得太迅速緊密了嗎?

港英這樣搞法,只能表明它勾結美蔣、敵視中國人民的死硬態度毫未改變;它對港九愛國同胞既怕且恨,還企圖把自殺式的鎮壓手段推行到底;它把港九同胞的愛國教育事業視同眼中釘,大有不拔不快之慨;它所謂希望緩和香港局勢,進而改善中英關係的話都是完全靠不住的。

港英不會不知道,中國同胞在香港這塊中國領土上辦教育的神聖權利是不容剝奪的。在毛澤東的時代,任何橫暴無理的殖民主義勢力都不可能迫使愛國的中國同胞屈服的。任何反動勢力要拂逆潮流,進行任何冒險的嘗試,都只能自討苦吃。全港九同胞和全中國人民都在密切注意港英今後的動向,且看港英是否及時縮回它的黑手。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粉碎港共在新界的新搗亂陰謀!

港共繼續搗亂之心猶未死,眼前的各種事實,在在俱可證明他們正在全力策動新的暴亂,而以「微笑攻勢」作為新陰謀的掩護。從港共最近的活動觀察,新界地區很可能是他們演出新搗亂的「舞台」。不久之前,我們曾就港共慫恿新界學生在假期結束後展開搗亂的陰謀,予以揭穿;同時籲請港府當局和新界善良居民提高戒心,針對港共的新陰謀,採取防範措施。昨天,本報進一步報導了港共嗾使新界學童進行各種搗亂的最新情況,愈可證明港共在新界準備滋事的詭計,漸漸接近於全面展開的階段,港府當局應該及時加以遏止,粉碎港共的企圖,不容他們在一連串失敗之後,有再度作惡的機會。

迄目前為止,受港共驅使的新界學生,他們搗亂的方式,不外乎三種:一是擇易於吸引居民注目的空曠地區開會,插紅旗,喊「毛語」,吵鬧一番之後,再轉至另一處,演出同樣的把戲;二是強登行走新界巴士,在車內大肆胡鬧,乘機宣傳「毛澤東思想」;有的則排立公路之旁,在巴士經過時,亂投石子;三是威脅新界各校校長,要求將「毛澤東思想」,列入課程之內。就上述三種搗亂形式而論,表面上似尚不十分嚴重,屬於「小搗亂」而已,但我們絕不能因搗亂程度似屬輕微而低估它的危險性,凡是共黨策動的搗亂,其進行公式是先偷偷摸摸的在背後醞釀,再透過組織的力量加以擴展,而後展開零星的和性質不嚴重的搗亂,一方面考驗自己的實力,一方面試探外間的反應。當上述要求俱到達時,他們就不顧一切,拚命搗亂。這一公式就是去年五月以後港共的搗亂計劃。目前他們在新界的行動雖說仍在試探階段,倘若港府當局和善良居民對此漠不關心,主觀上就犯了錯誤判斷敵情的嚴重過失,墮入了港共的陷阱。等到港共展開全面的瘋狂搗亂時,可能就措手不及了。對付共黨的任何陰謀,必須在一經發覺之時,立即用全力將其粉碎,不能稍存觀望或猶豫心理。

港共擇新界地區為新搗亂目標,自然是事前經過反覆考慮後的決定。分析他們的動機,可能約如下述:

(一)去年五月開始的暴動,重點在港九市區,特別是當他們展開殺人放火恐怖行動的時候,幾乎集中於熱鬧市區,新界一帶,甚少發生。港共在市區暴行的結果,天怒人怨,過去對港共心壞叵測認識不深的市區居民,至此也全部認清了他們的殘酷和醜惡面貌,對他們「以華制華」的毒辣手段,完全識穿。因此,港共於一敗再敗之後,在市區之內,已成了過街老鼠,不敢見天日,東躲西藏,因此轉移到新界一帶去搗亂,企圖爭取有利環境,建立新巢穴。

(二)新界居民,大多數世代務農,荃灣工業區工人的人口,僅佔新界總人口的少數。農民的傳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勤勞耕耘,不問政治。港共就利用這一弱點,乘機撒播邪說,進而慫恿農民,作港共的工具。一般農民子弟,就近讀書,港共便利用其家長的愚昧和盲從,縱容兒女,任其受港共擺佈,為他們作代罪羔羊。此輩學生青年,見聞無多,黑白難分,最易上港共的政治圈套。

(三)新界與中共大陸接壤,港共在展開新的搗亂時,中共可在邊境地區,遙為「聲援」,例如製造更多的邊境事件和搖旗吶喊「助陣」等等方式,過去已司空見慣。港共如再度慘敗,一小撮發號施令的頭目,可以逃入大陸庇護,避免捱受鐵窗滋味。在殺人放火的工具的供應方面,佔盡地利,進可以擴大搗亂,退可以一逃了之。

上述三項動機,就是港共選擇新界地區作為新搗亂目標的緣故,同時也可以了解港共陰謀的惡毒用意。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加以深入分析,這也是港共施用「農村包圍城市」伎倆的初度嘗試,如果在新界搗亂成功,港共就會逐步把搗亂範圍伸入市區。這一點,不是神經過敏的推測,而是根據現時的跡象所作的客觀判斷。在新界駐防兩年多的啹喀旅指揮官馬田准將,上週調職返英時,曾在機場發表談話,肯定港共的第二回合暴亂,將會出現。馬田准將對新界邊境情況,所知最詳,其言當有所本。

港府當局和新界居民目前所面臨的抗暴任務,非常艱鉅。以港府而言,徹底肅清新界港共分子的潛伏,厥為當務之急。另一必要步驟,為摧毀港共在新界的全部「巢穴」,使他們的搗亂力量,無法發揮作用。工會、左校和若干親共社團,必須加以嚴格控制和調查,不能姑息。以新界居民而言,大家要站定崗位,發揚守望相助的美德,互相自衛,與港共分子劃清界綫,不許他們輕舉妄動。新界居民必須堅持一項信念,此即凡是企圖破壞新界治安和秩序的俱是公敵,必以集體的力量加以制裁。如果官民能協力同心,則港共的新搗亂陰謀,最後必歸慘敗的。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談香港的青年教育
--因為缺乏明確目標,致失敗多於成功

香港的未來,繫於年青一代。一九六六年的「九龍騷動」和今年左派分子策動的暴亂,生動的說明了香港青年與我們現時生活的社會,具有何等重大的關係。年長一輩的,輒以「衝動」兩字責備青年,把他們被帶入歧途的原因,統統諉諸於青年身上。其實,這是不公平的責備。青年可貴之處是心地潔白,富於衝勁,因此最易感受邪說和毒素,而將其銳氣用於不當之途。港九左派青年,就是受了共黨長期宣傳的煽動,以致成為共黨的思想俘虜,作了他們的代罪羔羊。因此,我們若對這個問題加以歸根究底的深入探討,則不能不承認是我們自己未曾克盡培養青年的責任;特別是教育青年這一重大工作的失敗,可以說是導致今天一部分青年誤入歧途的主因。

有遠見的教育界人士,對上述意見不乏同感,例如「李求恩紀念中學」校長李守慧氏,上星期五日在該校畢業典禮中致詞時,就對此發表了頗具見地的言論。綜合李校長所說的話,可以歸納為下列諸點:㊀香港教育由於缺乏明確目的和健全制度,致使全部失敗;㊁教育失敗的結果,使離校學生大多表現既無學問,又無良好的品格,一味追求物質享受;㊂教育制度建立於考試上,學生求學成了為考試而讀書。李校長是實際辦學人士,他所說的自然都從現實觀點出發,並非泛泛之論。事實上,在李校長發表上述見解之前,港九教育人士亦多曾就青年教育問題,提出各自的意見,儘管其中有說法互異的,但從異中求同,至少反映青年教育這一問題的無比重要性,已引起社會的普遍重視。我們希望熱心青年教育的各界人士,今後能對此不斷提出意見,集思廣益,一定能對青年教育的正當方法和途徑,有所裨助。

教育目的和教育制度,的確是教育成敗的關鍵。在決定目的和制度之前,我們認為必須先認清對象。香港絕大多數的青年是中國人後裔,由於地理環境的關係,中共統治下的大陸,近在咫尺,而中共一向專幹「思想出口」和顛覆滲透,青年又是它的主要對象。青年生活於這樣一個民主與極權絕對尖銳對照下的社會中,青年教育的最大目的,首先就是要培養他們高度的民主觀念和反極權思想。聖士提反女校校長巴克女士,最近曾對此提出極精闢的見解。她說:「自由社會教育是不能向學生灌輸任何思想與意識教條,真正的教育是充分發展每個人的判斷力與對變化萬千的世界的迅速反應。」她所說的,就是我們所說的民主觀念的教育。

在過去,我們的青年教育,對此殊未重視,因此予共黨分子以可乘之機。他們一方面利用左校,大量吸收青年,施以共產教條的灌輸,使青年成為他們的滲透細胞;一方面則引誘苦悶徬徨的青年,供其驅使。如果我們的教育目的早已確定,則青年對共黨極權的弊害自有明確認識,就不會受共黨分子的引誘與煽動了。

另一個問題是考試制度。會考存廢孰得孰失,見仁見智。新近教育當局對英中會考制度的改革,一般認為是合理的措施;但中文會考並未改革,仍是值得考慮的一個問題。由於考試制度的存在,學生讀書與學校施教,都以應付考試為目標,造成了「讀死書與教死書」的不正確現象。英華女校校長鄭美蓮女士,曾指出應屆會考學生,由於會考範圍的約束,祇顧記誦而不求深解。這一現象,完全是學生為了應付會考所造成。放棄對書本知識的融會貫通,祇一味背誦書本,其結果是所學到的並非真正知識,會考一過,就會忘個一乾二淨。

推動青年教育的力量,來自教育當局、學校、社會和家庭四方面。這四方面必須結為一體,發揮集體力量。目前的青年教育,社會和家庭還沒有盡到推動的責任。教育司簡乃傑不久之前在一項演說中,對此亦曾提及。他說:「學校乃社會之縮影,學生在學校內可獲得機會,參加各種教育活動,爭取經驗,以應付將來社會之需要。」家庭方面,亦不應把子弟教育的全部責任,交給學校。學校是啟迪知識,家庭是培養品德,兩者的結合,纔能達到博學、慎思和明辨的境界。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事,我們大家既同感於我們目前的教育失敗,就應及時加以補救,萬萬不能演化到教育破產的危機邊緣。如何補救,茲事體大,非三言兩語能罊,其所涉及的大小問題甚多,必須社會各方面人士,群策群力,共同提供意見,然後彙成一項全面性的建議,供共同討論之需。香港前途,胥賴青年的奮發有為,如何建立正確的教育目的和制度,極端重要。引導青年走上正確途徑,將是香港未來的安定和繁榮的決定因素,不容我們對此掉以輕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