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和平


華僑日報社論 1969年1月1日 星期三

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
展望香港前途

元旦搦管為文,我們最大的希望是能夠過着寧靜安樂的生活。因之我們深切的期望一九六九年是世界和平年。

這並非幻想或單方面的期望,世界大勢是趨向和平的,試列舉數事而言:

第一、足以拉緊亞洲局勢,甚至影響世界局勢之越南戰爭,顯然已一步一步的朝向和平談判前途發展。勿因巴黎擴大和談遭遇困難,便減輕了對越南和平之希望。和談困難是難免的,也許今後困難更多。但困難並非不可以解決的,關鍵在於雙方面要有誠意談判,更要有耐心談判。戰爭危機之形成並非一朝一夕,和平之實現同樣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今天我們真真實實看到的,雙方都是有誠意、有耐心談判的,就是決定河內與越共的態度,莫斯科與北平也改變了策略,不再阻止巴黎擴大和談了。這是值得鼓舞的新形勢。

第二、中共主動的建議與美國重開華沙大使級談判,協商締結互不侵犯協定,實現和平共存。雖然尚未成為事實。但中共之建議與美國之反應都值得重視,即此一端,已可證明美國與中共是希望尋求雙方可行之辦法,以結束十多年來之「險惡局勢」,進而「改善關係」的。

第三、蘇聯與美國關係繼續好轉,更是舉世有目共睹之事實。尼克遜就任美國總統之後,深信美蘇關係更有驚人之改進,因為尼克遜是曾經身歷「大衛營會議」的,美蘇改善關係固以大衛營會議作基礎也。

第四、中東形勢可以說千變萬化,但大戰是不會爆發的。因為英、美、法、蘇今天在中東所致力的,不是擴大戰爭,而是求取一個均衡局勢之實現。

第五、歐洲各國一直在和平共存的基礎上各謀發展,東西德尚且可以締結商務協定,其他歐洲國家又怎會互為敵對?

第六、拉丁美洲形勢也大大改進了,共黨勢力可能減低,亦可能改變政策。凡此,都是在建立拉丁美洲和平局面努力當中所不能缺少之要素。

第七、亞洲雖然仍陷入貧困與落後之中,只要越戰停止,共黨勢力不再向東南亞伸展,亞洲落後地區建設是不成問題的。

第八、尼克遜就任總統後,將實現「談判政策」,而捨棄「對抗政策」,這不啻是促進世界和平之原動力。

我們大路的檢討世界大勢,發現許多事實足以證明我們的期望並非幻想,可以說我們的期望一部份已成為事實了。因之,我們相信一九六九年是和平年,是最值得鼓舞的和平年。

在一九六九年的和平年中,香港前途如何?不必千言萬語,說簡單一句話,香港今年更加繁榮,香港今年更加進步。

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清楚,也希望市民明白,香港的繁榮與進步不是平空得到的,而是通過香港政府與市民的共同努力,通過各國人士對香港之合作才可以獲得的。明乎此天經地義的道理,我們更要認識本身努力之重要性。換言之,事事要我們自己做,要做得好,要做得適當,要能配合內外新形勢,要符合英國政策與市民之願望。果如是,我們一定可以得到更大的進步,更強壯的繁榮。若反乎此道而行,則香港之發展不但遲滯,甚至可能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新困難。這是希望香港政府與全體市民提高警惕的。

我們不得不重申過去之立論,香港需要一個全面的「和平共存」的環境。香港是商港,是世界各國貨物的轉口埠,因之,香港一定要保持其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用一句簡單的話說,香港是亞洲的瑞士,是世界各國公認的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如何可以達此目的,就是要真真確確的爭取一個「和平共存」的環境。

「和平共存」的含義很簡單,我們與美國、日本等世界國家和平共存,我們更要與中國大陸、澳洲、星馬、菲律賓、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和平共存。這樣,香港才可以真真確確的成為法治、和平、民主的國際性城市。

當然,「和平共存」不是單方面努力所能有效的,香港先行努力,以求和平共存,這就是所謂「凡事盡其在我」的做法。但我們再三希望香港的鄰邦能夠明白香港政府的決策與市民之願望,實行同樣的相應的努力,各就本身之立場,採取不同的措施,向「和平共存」的總目標努力。然後「和平共存」才可以成為真實的形勢,不再是幻想或希望。

在「和平共存」的大前提下,香港與其鄰邦許許多多懸案都可以通過談判解決,甚至格雷事件或其他關係雙方利益的問題,也可以通過倫敦與北平直接談判求其解決。此不僅為了和緩亞洲形勢,抑且是為了增進彼此之利益。如果雙方都致力尋求經濟發展,促進貿易,充裕國家社會財富,除了實現「和平共存」之外,一時實在想不到更好的,或更有效的辦法。這是希望大家冷靜考慮的。

世界大勢已朝向「和平共存」總目標發展,香港當然不會孤立於世界大勢之外的。所以我們深信香港在一個全面性的「和平共存」新形勢下,今年工業生產,對外貿易,工商各業,文化教育,醫藥衛生等等各方面的發展更加進步,成就更堪期待,四百萬市民更能寧靜的過着快樂的生活,使到香港成為世界繁榮的都市,成為世外桃源。謹以斯文斯語,衷誠的向廣大的讀者、全港四百萬市民祝賀新歲!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月29日 星期一

除舊迎新.人壽年豐

今天是中國農曆丁未年大除夕,明天則是戊申年元旦。丁未年屬羊,戊申年屬猴,羊去猴來,又是一歲。香港居民以華人佔了絕大多數,至今仍維持傳統的生活方式,對於農曆除夕和元旦,家家戶戶歡樂逾常,除舊迎新,大家以人壽年豐互祝,期望新的成就。古人說:炮竹一聲除舊,桃符萬戶更新,今年我們在除舊迎新之際,祇是炮竹之聲無聞,熱鬧氣氛為之略減;但那是港共搗亂的結果,若不是他們在過去一段時間內的放彈殺人,港九各處今天的炮竹聲響,一定此起彼落。在此佳節當前之際,港共的與居民為敵,應當值得我們警惕。

回首過去一年,在此除舊迎新之時,百感交集,沉痛和興奮心情併至。現在港九局面雖漸復正常,但我們所面臨的新任務,千百倍繁重於往時,復興和繁榮的責任,落在每一居民的雙肩。謹列其犖犖大端,本除舊迎新之意,與社會人士互相祝勉。

一為與共黨分子劃清界綫,涇渭分明。港共在去年瘋狂倡亂,從其發動至大敗特敗,此中過程,大略可分為三個階段:初期之時,參加搗亂者僅為一小撮港共分子,他們自知力量脆弱,把搗亂的重心置於惡毒宣傳,企圖透過宣傳和醞釀,擴大暴亂。中期之時,港共悍然展開流血屠殺計劃,正面向和平與法律挑戰。在此期內,不容諱言若干居民,因港共的威脅或利誘,墮入其圈套,參加罷工和示威之外,甚至受港共僱傭,製造炸彈,投放炸彈,屠殺良善居民。此輩受港共利用的人,大多數為盲從者,根本無瞻前顧後的思想能力,成為港共的貓腳爪。到了末期之時,由於港共的喪盡天良,神人共憤,盲從者之中,一部份漸漸覺醒,一部分則毅然與港共斬斷關係,甚至最富衝動心理的左校青年,有的也深明大義,起而與港共脫離。至此,港共變成了過街之鼠,人人喊打,在這一法治社會,他們已無生存的基礎。

這一由「盛」而「衰」的過程,說明港九居民對港共的醜惡面孔,已從具體的教訓中徹底明瞭,劃清界線,人同此心。港共陷於四面楚歌聲中,被迫暫時停手,改採「笑臉攻勢」,企圖「收拾」人心,換取「好感」,以狼披羊皮的偽善姿態,再度展開「統戰」活動。此時此際,港九居民若稍存鬆弛心理,必為港共所乘,因此,堅持涇渭分明的立場,允為港九善良居民目前和今後的最高要求。港共是社會病菌,必須與他們隔絕。我們能做到這一點,就可使港共永遠無再搗亂的機會,使過去八個多月來我們經過千辛萬苦而獲得的勝利成果,永遠掌握在手。

二為港府當局對居民的關係,必須改善再改善,最後實現官民打成一片的目標。經過了過去一段時期的携手抗暴,官民之間已建立起前所未有的互信共信心理長城。誠如署理輔政司何禮文新近所言:「如果政府與民眾之間有隔閡的話,這次對抗共黨分子的行動,已消除了這些隔閡。」我們相信,大多數居民對何氏所言,都表示同意。在過去,一般人認為官民之間發生隔閡現象,大部分責任應由當局負起,因為當局對民意未盡到應予尊重的義務,使官與民之間的距離,未能泯除。當局對居民的利益既不能面面顧到,居民對當局的施政就會漠不關心,這是正常的心理反應。抗暴的成就不僅已粉碎了港共的陰謀,而且使官民的距離縮短,雙方為共同利益--和平與法治--而發生了情誼。這是值得大書特書的重大成就,大家應該對它特別珍惜。除了對它愛護備至之外,仍需要繼續培養,讓它茁壯。這一責任,官與民同要分擔,但主動一方面則屬於當局。在今後遇到一切重大施政時,必須分秒不忘全體居民的實際利益,尊重民意,廣闢言路,以虛懷若谷的政治家風度,尋求施政的建樹。這樣,抗暴所得的成果不但可以保持,而且會發揚光大,使全體居民能夠過着康樂安寧的生活。

三為祈禱大陸同胞,早日恢復自由。中共暴政統治下的大陸,已是人間地獄。經過了毛、林的「文革」後,大陸同胞水深火熱的程度,有增無已。「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杜甫這兩句詩,正是我們在除舊迎新之時對大陸同胞的內心感觸。我們身處自由、和平的地方,對被困大陸,在無邊苦海中生活的兄弟姊妹,正寄予無限的關切。現在毛、林統治的基礎已漸趨動搖,在其末日將至之時,他們必然兇性大發,實施全面屠殺。於此,我們一方面希望我當局能及時履行弔民伐罪的責任,一方面則希望大陸同胞,加緊團結,心理上建起推翻暴政的堅強準備,忍受體力上和精神上苦楚,黑夜過去,黎明在望,以此來等待自由解放。自由是與生俱來的權利,自由人類對我大陸同胞,無時不願伸出援助之手。願光明提早到來,為大陸同胞的重獲自由而乾杯!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為自由和平而祝福!
--慶祝聖誕節的感想

昨夕是「平安夜」,今天是聖誕節,普世騰歡,共度佳日。可是,此時此際,在歌聲和歡樂交響的人間,仍有不少人在共黨極權統治下掙扎哀鳴,也有無數人在炮火聲中,妻離子散;而流亡海外的中國同胞,則北望神州,不無「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的感觸。

「聖經」記述耶穌從約但河回來時,魔鬼曾對他從事四十天的邪惡試探,但耶穌無動於衷。他於是前往拿撒勒的教堂,唸出先知以賽亞的書中一段道:「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見新約「路加福音」)。耶穌所引述的這段話,逢此聖誕佳節,最值得人們銘記;特別是「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這句話,淺顯而生動,的確是先知者的一句千古不朽名言。

今天在地球之上,是誰壓制自由?三尺小童也知是共黨極權的統治。共黨對於人類與生俱來的自由,不僅絕對仇視,而且用盡各種方法,剝奪人類的自由。中共和蘇俄兩個共黨統治體系,就是剝奪人民自由的典型。耶穌要人類使受壓制的人重獲自由,在今天來說,就是共黨政權與自由,兩者永遠不能並存。如果人類想享受自由,那就要戰勝共黨極權。否則,人類將永遠享受不到整體的自由。從東德出生入死般逃出「柏林圍牆」的人們,與晝伏夜行逃離大陸的中國同胞,是甚麼力量使他們產生勇氣和決心,甘冒生命的危險而逃亡?就是無價之寶的自由!際茲佳節,我們第一項感想就是:為了自由,我們不祇要反共,而且要戰勝共黨的統治,「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和平與自由是孿生兄弟,如影隨形。人類能享受自由的天地,纔有真正的和平。現代人類追求自由與和平,已付出了鉅大代價,但全面的自由與全面的和平卻可望而不可即。這一點,不能不承認是我們自身的努力不夠,與一部分人士對和平真諦的未能具體了解。共黨國家雖然也在叫喊和平,可是它們並非追求真正的和平,而是一種煙幕,戴上了和平的假面具,口蜜腹劍,企圖擴大奴役人類而已。一部分人士由於對真假和平不能分辨,誤認共黨口中的和平與自由人類所追求的和平並無不同。這種錯誤觀念泛濫的結果,間接延遲了真正和平的到來。

我們試舉一個具體事例來說:越南戰爭已使無數越南人民家破人亡,長期以來生活在顛沛流離的困境中。南越、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子弟,離家遠征,為的是捍衛人類自由的不受侵害。但在戰場以外,談和之聲幾乎時時可聞。談和的目的何在?自然為了終止流血而恢復和平,這是無可厚非的事。不過,歷史往例告訴人類:與共黨談和,所得到的不是和平,而是另一次新的侵略戰爭。自由人類也將在兵燹交襲無已的慘痛日子中,與真正的和平距離越來越遙遠了。祇有戰勝共黨的侵略,人類纔能獲得有保障的與持久的和平。這是我們在聖誕佳節中的第二項感想。

最後一項感想,就是大家從今以後,要立下決心,鼓足勇氣,共同致力於香港的復興和繁榮。在過去八個月來,港九左派暴徒的橫行,致使我們這個社會,蒙受了空前的浩劫。恐怖的威脅和物質的損害,把我們從香港光復以還所建立起來的基礎,幾乎動搖。所幸的是我們絕大多數居民,能夠團結一致,力抗暴行,使我們這個社會的法治和自由生活,得以保全無恙。港九左派暴徒,如同「新約」所指的「你們殺害嫉妒,又鬥毆爭戰………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已經成了社會公敵。他們那副魔鬼原形,現在已為人人所共識,在絕大多數居民伸出的巨掌之下,他們的生路快盡,祇要我們繼續努力,一定可以把他們徹底制服的。

在抗暴行動距離最後勝利不遠之時,我們就要同時展開重建社會的努力,不論是經濟生產、教育文化和社會心理,都需要我們付出重大的力量,進行重建工作。在過去,我們既有抗暴的決心和勇氣,在今天,我們更應該以同樣的決心和勇氣,共同致力於重建和復興。八個月來的抗暴努力,雖然艱辛備嘗,但今天的事實證明我們的大方向是絕對正確的。抵抗共黨的迫害,祇有手携手堅持抗暴。

讓我們在聖誕歡樂聲中,為人類的自由與和平而祝福吧。黑暗過去,光明在望,自由與和平不是一蹴即就的那般簡易,它的獲得,必須經過世世代代的努力。祇要人類對它保持熱望與信心,它一定會降臨人世。今日共黨國家的分崩離析和流血屠殺,證明魔鬼不能在正義光芒之下立足。它們既逃不了人類的正義制裁,也逃不了最後的滅亡。為了迎接人類的自由與和平,讓我們齊聲高唱聖誕之歌,歡度佳節。

工商日報社論 196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和平日」談和平
--求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必須消滅共黨威脅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距今已有四十九年,差一年就夠半個世紀。那次大戰歷時四年又四個月(一九一四--一九一八),參戰國家達卅個,「同盟國」與「協約國」雙方動員了六千五百萬士兵,戰爭結束之日,死傷的人數達三千七百萬,財產損失,簡直似天文數字。德國是最後投降的國家,在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與「協約國」簽訂休戰書,英聯邦國家就把此日取名為「大戰和平日」,而在翌日舉行紀念儀式。本港方面,今天上午亦有同樣的儀式舉行。

此時此際,放眼世局和港九情勢,「大戰和平日」所帶給我們的啟示與感觸,實在太大和太多了。半個世紀前所建立起來的和平,如今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廿一年,又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平遭受徹底的破壞。第二次大戰結束迄今,又逾二十餘年,在這段時間內,大規模的戰爭雖然不見於世,但地球上各處,仍是烽煙遍起,除歐洲一隅之外,無論是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都是槍砲聲震耳,血肉橫飛。當代著名歷史學家湯比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並未結束,允是的論。於此可見和平締造的艱難,人類如想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若無大智大勇與前仆後繼的毅力,和平祇是可望而不可即!

我們在談論和平的時候,最重要是對「和平」兩字,先有基本的概念。因為當今之世,和平亦有真與假之分,不加區別而籠統談論和平,自由世界人士所期待的和平將愈離愈遠。甚麼是假和平?它就是共黨口中的「和平」。世界共黨在第二次大戰後,就是利用「和平」這兩個字,作為他們侵略擴張的代名詞,企圖藉此掩飾他們的侵略野心。各國共黨(特別是蘇俄和中共)深知全世界人民盼望和平之心,超過一切,因此,他們就用「和平」兩字來麻醉全世界人民,爭取他們的同情和支持。莫斯科的「和平共處」與北平的「友好和平」,祇是用字不同,其企圖則一,用意都是掩飾黷武侵略。自由世界受莫斯科和北平迷惑的人士,便是因為他們對和平不分真假,而盲信共黨口中的「和平」是真的和平,結果成了共黨的應聲蟲。如果我們對此不加區別,不但真正的、持久的和平可能永遠不會建立起來,反使共黨的侵略陰謀,一步一步獲得實現。

甚麼是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答案非常簡單,就是實現一個永遠不受戰爭威脅的人類大社會。為此目的,我們必須團結,消滅共產主義的邪惡思想,推翻共黨政權。以亞洲來說,中共政權存在一日,侵略的威脅就不會消除,亞洲人民就永遠不能擺脫災禍,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也就無法享受了。中共繼侵韓之後,現在正以其全力,支持北越南侵。北平對外所發出的宣傳,無時不在喊殺喊打,一副窮兇極惡的蠻橫面貌,正面向人類挑戰。自由世界如果不群策群力加以反擊,亞洲將遭其蠶食鯨吞。推翻共黨暴政,就是揭穿它們假和平的詭計;不如此,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的曙光,將難照寰宇。

在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努力中,我們認為聯合國必須徹底發揮它的作用。一九四五年六月廿六日在美國舊金山訂立的「聯合國憲章」,它的宗旨是「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為此目的,採取有效集體辦法,以防止且消除對於和平之威脅,制止侵略行為或其他和平之破壞」。廿二年來,「聯合國」是否百分之百的履行了這一神聖的宗旨呢?不!它不但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而且面對共黨侵略,姑息遷就,孱弱無能!在一小撮所謂「大國」操縱之下,正義焉能伸張?國際和平與安全,分秒俱在被不斷的破壞和不斷的嚴重威脅。中東問題和越戰問題,就是具體事例。「聯合國」本為人類和平希望所寄,可是現在它似乎正步四十七年前的「國際聯盟」後塵,無疾而終。一百廿二個「聯合國」會員國,面對如此每下愈況的情勢,應該猛醒,共下決心,為貫徹「聯合國憲章」的神聖宗旨,為實現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把「聯合國」全力加強;否則,這個被稱為「國際大家庭」的組織,終將難逃分崩離析的一天。

對於港九善良居民來說,我們盼望和平之心,既切且殷。姑不論世界其他地方的和平遭受破壞,現在祇要看看我們這個社會的和平,從五月迄今被港共暴徒破壞到了甚麼程度,就可了解共黨是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的敵人,有共黨就沒有和平!港九居民如果想享受和平生活,非把港共暴徒肅清不可。這是義無返顧的大是大非問題,不容我們猶豫瞻顧。前此,一部分人士曾發出「妥協」怪論,不論他們的出發點為何,都是對共黨騙人的假和平缺乏認識所致。與共黨妥協,等於出賣真正的與持久的和平,把港九居民推入極權地獄,「澳門事件」不就是一項生動的教訓嗎?

和平雖然渺無音踪,我們願大家牢記美國故總統甘迺迪在六年前所說的一段話:「縱然我們有時似乎是臨近黑暗和末日的深淵,和平與自由的人卻不必灰心,因為他們並不是孤獨存在的。如果我們都能夠強毅,如果我們在每一國家和每一職位中,都試向我們自己的海岸和願望的彼方瞻顧,無疑,這時代即將來到,彼時強者公正,弱者安全,並且和平卒之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