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中華中學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0月14日 星期一

港共的釜底游魂那裡走?
--且看廣州的「支港委員會」是怎樣被解散的

港府釋放了黃祖芬、石慧等六名曾被拘押的左派分子,不管他們是否在獄中真正「行為良好」,這都可以反映港府的一種看法,即是認為香港局勢已經「恢復正常」。港府這種估計大抵出於兩點根據:一是大陸的紅衛兵組織和所謂「革命造反派」,已紛紛在毛派武裝鎮壓之下倒了下來,那些曾經是橫行無忌的組織和首領,現在都陷於兔死狗烹的命運。二是由種種跡象顯示,包括左派內部傳出的消息,港共的財經系統現已決定實行「經濟掛帥」,不再捲入或者支持江青一派的「反英鬥爭」,而這一派是港共中的一小撮,其勢已成釜底游魂,作不了反,黃祖芬、石慧等人的被釋,大抵就是以此為前提而決定的。

港府這些判斷也有若干事實可資印證,其中包括:(一)「中華中學」事件已成過去,左派不再叫嚷「復校鬥爭」,也不敢再在這問題上滋事。(二)「十.一」期內「中國銀行」門前的鬧劇,左派已自動「收兵」,雖有三名鬧事分子因此被拘,他們也不敢再提「抗議」。(三)港共的「各界鬥委會」已在無聲無息中「收檔」,「工人鬥委會」則因對罷工失業工人問題無法解決,刻正陷於人財兩空,名存實亡的可悲境地。因此港府認為香港局勢已恢復正常,對一小撮冥頑不靈的左派分子,不再視為心腹大患,這都不是沒有理由的。

再看大陸方面,由於周恩來「走資派」的得勢,也正在密鑼緊鼓的在廣州舉行「秋季交易會」,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那個曾被港共自我宣傳為獲得大陸「支持定了」的「廣東省支港委員會」,已被毛派宣佈為「反革命組織」,除勒令「解散」外,還拘捕了一些「支港會」頭頭,準備提出無情的清算。據一份在廣州出版、稱為「大字報摘編」的毛派刊物對該組織指控說:「陶(鑄)、王(力)第二套黑班控制下的『支港委員會』,是個非法組織,『廣東省軍委會』一直未予承認過,這個『支港委員會』從成立的那天起,大搞分裂活動,對抗中央和省市『軍委會』的正確領導,和省市『革委會』分庭抗禮。在反帝、反修的重大國際問題上,不顧國家和民族利益,大搞派性活動,把我們的矛盾暴露於『帝國主義』面前,向帝、修、反示弱而不是示威,給港九同胞在抗暴鬥爭中增加了困難。」該「摘編」又指出「支港委員會」的罪行如下:

一、「省軍會」曾決定於六月廿八日在越秀山召開八至十萬人的大會,向英帝國主義示威,但是閔、車、張黑司令部對抗中央,單方面通知所屬組織,於六月廿七日晚舉行示威遊行,破壞六月廿八日大會的召開,向中央和省市「軍管會」施加壓力。

二、閔、車、張直接操縱下的「中南局聯絡總部」,對六月廿八日「軍管會」召開的大會陽奉陰違,在大會進行中,經過「總部」頭頭的緊急密謀,拉隊伍退出會場,對大會的破壞比不參加的更甚,又一次暴露了他們的反革命本質。

三、廣大革命群眾出自對港九同胞的關懷,贈送了大量的「毛主席」著作,給戰鬥在第一綫的親人送去光燄無際的「毛澤東思想」,但是就在這些紅色「寶書」上,全部蓋上「支港會」的大印章,才交「軍管會」運去香港,造成極壞的政治影響。

據該毛派「摘編」透露說:「這個陶、王第二套黑班子的『支港委員會』,從六月二日成立至七月中旬就垮台了。」但港共對此至今諱莫如深,可見他們與這套「黑班子」穿的是「連襠褲」,有着不可告人的關係。因此我們不禁要問:大陸的「造反派」人物,現已陷於走投無路的絕境,港共的暴亂分子已成無主孤魂,他們究竟準備何處去?

正如人們所了解,由去年香港「五月暴動」開始,毛共「中央」根本就沒有給過港共黑幫以實際的支持,但這些黑幫分子死心不息,雖在全港居民唾棄和港府有力鎮壓之下,還作垂死的掙扎。其中一項屢見的陰謀行動,是透過金錢賄賂的手段,收買一些華界鄉民村婦在邊界鬧事,企圖造成「國際糾紛」,硬拉毛幫「中央」落水,最近新界打鼓嶺再度發生左派暴徒越界擄人事件,料想也是出於港共黑幫玩弄的把戲。但事實告訴人們,共幫此舉除了顯示他們「賊性不改」,至死不悟外,對香港的社會秩序絕對不會有何影響,當然也不會使「港英」政府受到任何的威脅。這是當前已經決定的一個客觀形勢,不是一小撮的港共黑幫可以扭轉過來的。

面對這種形勢,港共黑幫如仍不知歛跡,就必祇有死路一條,包括那些天天靠造謠惑眾的左報在內。我們現在姑且冷眼旁觀,看看那些左派釜底游魂,還能作些甚麼惡,還有那條路好走?

廣告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27日 星期二

我外交部的嚴正抗議

我外交部西歐司負責人昨天召見英國駐華臨時代辦柯利達,就港英當局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無理行徑向英方提出嚴重抗議。

正如西歐司負責人所指出,港英這樣對中華中學進行政治迫害,只能認為是對中國人民和香港愛國同胞的嚴重的政治挑釁。原來在英代辦霍普森離京前,西歐司負責人已向他表明我政府對此事的嚴重關切,並嚴正警告英政府必須責成港英立即採取措施,滿足這個學校師生的嚴正要求。如果英方真的像他們所表示那樣「希望緩和中英關係」,要「解決懸而未決的分歧」,他們應該知道怎樣辦的。

然而,就在霍普森到港的一天,港英悍然宣布取消這個學校的註冊,狂妄地置中國政府的嚴正警告於不顧,這怎能不令人憤慨。

去年港英借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爆炸事件,把該校封閉,綁走了校長,毆捕了師生,縱使依照港英政治迫害的「法令」,封閉也已滿期,應該揭封放人的了。港英卻突然以同一借口,宣布把該校的註冊取消,拒絕該校的「抗訴」,一案兩「判」,出爾反爾。在我政府嚴正警告和廣大港九同胞齊聲抗議之下,港英竟這樣倒行逆施,試問這不是要進一步惡化中英關係是什麼?這不是要製造更多的「分歧」,加劇香港局勢的緊張是什麼?這不是向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瘋狂挑釁是什麼?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其陰謀顯然不以迫害一間中華中學為已足。人們試看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縱容美蔣分子為非作歹的行徑,就無法不認定港英要死硬反華反共,同廣大中國同胞為敵,包藏着不可告人的禍心。他們企圖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只是全套醜惡計劃的一個部分。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對此就不能不更予以嚴重的關切。

不過,英帝國主義分子的算盤打錯了。他們把過去對付其他殖民地的手法來對付今天的港九愛國同胞,簡直不識時務,找錯對象。強盛的祖國和偉大的七億人民決不會坐視港九同胞橫受迫害;以毛澤東思想武裝自己的港九同胞也絕不會甘受任何無理迫害。在香港這塊中國自己的土地上,我同胞有許多正當的權利,尤其是學習宣傳毛澤東思想及其有關活動,完全不是港英所能侵犯的。不管港英肚子裡有多少密圈,完全是白費心機,枉作小人。

我西歐司負責人在斥責英方對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接二連三的挑釁後,又一次聲明: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必須由英方完全承擔。英帝欠下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的債務已經太多了,早晚一定要清算。他們在這條反華的路子上再滑下去,等待着他們的,只能是最可恥的下場。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8日 星期日

廣東人民對港英的警告

港英悍然決定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正激起港九同胞和祖國人民越來越強烈的憤怒。連日來,港九各界愛國同胞紛紛集會,發表聲明,堅決支持中華中學的五項要求,並對港英這一法西斯措施同聲譴責。我祖國人民一直在注視這一事件的發展。廣東人民支港鬥委會昨天的聲明,再一次向港英提出了抗議和警告。

聲明鄭重指出,港英這次無理迫害中華中學「是對中國人民和港九愛國同胞進行新的挑釁」。去年五月以來,港英瘋狂格殺打捕我愛國同胞,製造了大量血腥的罪行,到現在還不肯將黑手縮回。大批愛國同胞還被它非法關在黑獄,罷工工人復工始終受到阻撓破壞,連廣東人民送來的大米也不能入口……這都說明港英無意緩和香港局勢。它這次無理宣布取消中華中學註冊的事件,它自己就曾承認考慮了很久,從今天報上所載中華中學發言人所揭露現場的真相,以及該校校長黃祖芬的「抗訴詞」,人們更可洞悉港英瘋狂迫害該校,的確處心積慮,不擇手段。它所加諸該校的「罪名」完全是莫須有的。它把該校當作「炸彈工廠」,實屬豈有此理。它在進行迫害的過程中,亂要兩面手法、一再出爾反爾,道理既不講,連它自己的「法令」和諾言也不顧,尤其在各方一再提出的嚴正抗議之後,仍一意孤行,試問這不是一種新的挑釁是什麼?

新華社北京的報道也指出,「這是一年多來港英當局對我愛國同胞的又一新的法西斯暴行,是港英蓄意製造香港緊張局勢的又一個嚴重步驟」。從祖國到港九,人們對於港英這樣瘋狂地勾結美蔣,死硬與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為敵的行徑,看得清清楚楚,決不會掉以輕心,也不會加以容忍。

港英在目前形勢之下,仍圖繼續向港九愛國同胞進行迫害,打擊愛國事業,向中華中學下毒手,妄想打開一個缺口,簡直愚不可及。毛澤東時代的港九同胞是什麼暴力都嚇不倒的。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指引下,各種愛國事業只有日益發揚光大,更不是任何惡勢力所能損害的。香港是我國的領土,我同胞在此生活、工作和興辦事業等等正當權利,誰也不能橫加剝奪。因此,港英如果硬要倒行逆施,那末,它不但不可能撈到絲毫油水,而且只能加深廣大愛國同胞對它的仇恨,加重它對中國人民和愛國同胞所欠下的債務,大限來時,它一定要被徹底清算。

港九愛國同胞衷心感謝祖國人民的關切和支持。面對港英這一新的挑釁,一定更加團結起來,進一步學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把所有愛國事業辦得更其有聲有色,堅決回擊港英的無理迫害,去奪取抗暴鬥爭的最後勝利。

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8月16日 星期五

談談與香港局勢有關的三件事
--「中華中學」取消註冊,港督延任一年與英駐平代辦「獲釋」

在過去四十八小時內,發生了三件事,俱是與香港局勢有密切關連的。第一件事是「中華中學」被取消註冊;第二件事是港督戴麟趾爵士的延任一年;第三件事則是英國駐北平代辦霍普遜爵士,受中共無理的變相羈留後,突然獲得離境許可,跨過羅湖橋而安抵香港。這三事,可以個別來看,也可以連結在一起,因為都與香港未來有分不開的關係。

先談「中華中學」被港府取消註冊事:凡是遵守法律和維護社會秩序的港九居民,對於這一措施的反應,一定是全力支持,而且認為港府當局作得對和作得好。這間被左派把持的學校,若不取消其註冊,則誠如港府發言人所言:「中華中學曾被人蓄意利用,以供非法製造及貯藏危險爆炸品用途,如繼續容許該校註冊,實有違公共利益及妨礙該校學生的幸福」。取消註冊就是封閉該校之謂,今後不得招生授課。港府採取此項措施,開始於上月十九日,將這一決定通知該校,准它提出申訴;但由於申訴理由欠充分,遭予駁斥之外,港府並正式頒令取消其註冊。此一過程,明白表示一個以法治為基礎的政府,對於任何措施,必循一定的法律步驟而進行,雖然「中華中學」製造炸彈,人證物證俱在,絕對不容狡賴,但港府當局仍按部就班的執行法令,充分發揮了法律的莊嚴精神。

左校是過去一段時期內港共從事搗亂的「大本營」之一,就讀的青年被港共脅迫或利誘,驅使他們投彈、放彈和寫貼標語等等,不一而足。因此,各方面要求封閉左校的呼聲,一度非常普遍。基此而言,「中華中學」的取消註冊雖然作得很對,美中不足之處是行動稍嫌太遲,應該早就執行了。耶加達、仰光、新德里的左派華校,在過去曾屢遭封閉,此點說明這幾國深知對中共的教育滲透,必須及時封堵。除了「中華中學」之外,尚有一批左校,都是港共製造騷亂的處所,港府當局也應該執行取締措施。

現在談到港督延任一年這件事:戴麟趾爵士的政績,我們在上次他返英度假前夕,曾為文分析。當時並指出某一英文刊物對港督的批評,似存偏見。鑒於民間呼籲港督延任的聲音,此起彼落,我們當時就認為港督應否延任,其政績是最準確的衡量。現在雖祇延任一年,未能全部滿足大多數居民的請求,但至少可以反映英廷對港督的才幹和政治智慧,具有絕對的信心。從去年五月以後,香港所遭遇到的種種危機,不但空前嚴重,而且極端複雜,今天能衝破黑暗而漸復常態,其功固應歸於港九居民的協力抗暴與軍警不眠不休的執法,但港督的態度堅定,亦為重要因素。他現既延任一年,時間雖然無多,我們希望他今後能放手而為,凡是有利於港九居民的事,都應竭力以赴。以過去一年多時間致力抗暴的經驗和信心,我們相信任何困難俱能逐一克服,使香港回到正常,重見繁榮。

最後談一談英駐北平代辦獲准離境這事:霍普遜爵士派駐北平,歷時已有三年,去年八月廿二日英國代辦辦公處被中共「紅衛兵」焚燒後,霍氏與其屬員,遭中共百般凌辱之外,而且橫遭「軟禁」。中共這次突然把他「放行」,曾引起廣泛揣測,有謂此舉是倫敦與北平秘密協議的結果,言外之意,就是英方對中共提供了某種讓步。這種揣測迄現時為止,並未獲得具體事實的支持。霍氏本人在前天的記者招待會上,也沒有談到此事。霍氏能離「虎口」而重返自由世界,當然是件可喜之事;但英方若以為這事是雙方關係「修好」的「良好跡象」,則將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英國承認中共政權已有十九年零六個半月,在這段不短的期間內,中共政權從來沒有以平等地位對待英國,用盡心機,處處打擊英國,堂堂一個代辦,中共竟明目張膽的加以凌辱於先,軟禁於後,古今中外,殊難找出同樣事例,這種公開敵對狀態的存在,從任何角度來說,俱不像有「外交關係」。自由世界有識之士對英倫的自招侮辱,嘆息之餘,深為英國的國格與尊嚴而憂。連英國保守黨的「每日電訊報」,對此也不甘默而無言,主張從北平召回外交人員,與中共終止外交關係。英國人士贊同該報此項意見的,想必大不乏人。現時英國對於霍普遜爵士的繼任人,尚未委出,倘若英倫能順從輿情,則大可將這一外交官的空缺長期虛懸。如果再度派人,請問安全有何保證?

由於霍氏離開大陸,一部分人士(其中包括英國和香港若干官員在內)異想天開,自言自語謂中共對香港態度,可望「和緩」。此種觀念的形成,大半是受了想當然意識的支配,把中共抹上了一層偽善外型,結果祇有鬆弛了自身的戒備和警惕,散播出一種虛幻的「安全感」。我們要提醒港府當局的,就是中共及其爪牙港共的搗亂野心,絕對不會因挫折而放棄,某一個時期的「笑臉迎人」,祇是他們的緩兵之計,到機會成熟,他們一定又要喊打喊殺的。此時如果因他們的「笑臉」而意亂情迷,則就會正中他們的詭計了。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6日 星期五

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委會,就港英悍然宣布取消中華中學註冊事件,昨天發表了嚴正的聲明,指出港英這一法西斯措施的性質是嚴重的,這是港英蓄意使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進一步緊張。如果港英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要求,那末,由此而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只能由港英完全承擔。

這個聲明,反映了廣大愛國同胞共同的態度,是對港英又一次嚴正的警告。

港英前天宣布了它迫害中華中學的決定後,它的發言人以及它的一些宣傳工具仍圖狡辯,硬指該校藏有爆炸物品,妄想為它的法西斯措施掩飾;但是這種強詞奪理的說法,只不過進一步說明它自己理屈。

人們從港英一貫對待中華中學的行徑,早已清楚看到,它要迫害這間學校早已處心積慮,手法層出不窮,只是這次亂造藉口,做法上也顯得特別卑劣罷了。港英去年已經把該校實驗室偶然發生爆炸當作「罪名」,實行封校與拉人。在該校被封期滿和招生的時候,怎能突然以同樣的藉口,重新宣布取消該校的註冊?港英既說該校校長可以提出「抗訴」,但港英不肯釋放校長黃祖芬,又拒絕黃祖芬委託的代表依時到「兩局」進行「抗訴」。對於該校代表所提出的抗訴書,又片面認為「理由不充分」。總之,不講道理,連自己的「法令」也自行撕毀,虧它還裝出「法治」的神氣,滿口「法律手續」,這種反革命的兩面手法,究竟能騙得了誰?

港英如此不擇手段迫害中華中學,只能表明它存心打擊我愛國教育事業,表明它妄圖遏阻毛澤東思想的傳播,表明它要死硬敵視我港九愛國同胞。在當前形勢下,港英這樣倒行逆施,肯定不會讓它檢到絲毫便宜。港英這一小撮頑固分子也許以為這麼一來,就可以使如日方中的愛國教育事業受到損害,或扭轉它陷於日益不利的處境。事實的發展必將如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所論斷:「頑固派,他們總有一套計劃,其計劃是如何損人利己以及如何裝兩面派之類。但是從來的頑固派,所得的結果,總是和他們的願望相反。他們總是以損人開始,以害己告終。」港英越是憑它的反動的主觀願望辦事,我廣大愛國同胞就必定同仇敵愾,更加團結起來,更高地舉起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為捍衛廣大愛國同胞一切不可侵犯的正當權利,與港英周旋到底。港英企圖用法西斯手段來破壞我愛國教育事業,那簡直是夢想。可以告訴港英:我愛國教育事業將一定在鬥爭中取得大大的發展。如果你們不立即接受中華中學的五項要求,刻意製造緊張局勢,總有一天,你們要後悔莫及的。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5日 星期四

抗議港英無理取消中華中學註冊

港英當局昨天悍然宣布取消我愛國學校中華中學的註冊,這是港英當局對我廣大愛國同胞的新迫害和新挑釁,這是港英醜惡的法西斯面貌又一次赤裸裸地暴露在廣大同胞之前,這是港英又一次在我愛國同胞面前舞動它的魔爪。

我們對於港英當局這一法西斯措施表示極大的憤怒,對於港英這一種野蠻無理的行徑提出強烈的抗議!我們要在這裡質問港英當局:你們所幹下的種種滔天罪行還認為不夠嗎?你們的法西斯暴行已一再惡化香港的局勢,現在又無理取消中華中學註冊,難道不是把這種局勢推到更惡化的階段?我們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廣大愛國同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何物港英,蕞爾港英,妄圖以野蠻無理的法西斯手段,迫害我愛國學校,舊債未償,又添新債。我們愛國同胞對於你們所欠下的債務筆筆記得清楚,一定都要清算,勿謂言之不預!

港英當局對中華中學的迫害,蓄謀已久。好幾年前就以「危樓」為名,企圖迫其停課,繼又在新校圖則方面,諸多留難。去年五月風暴以來,港英對中華中學的迫害,變本加厲,對該校連續進行搜查、干擾,對該校師生任意毆打、逮捕。十二月間以該校實驗室發生事故為藉口,將其無理封閉,現又以同一事件為藉口,野蠻無理地,取消學校註冊。港英所使用的花招雖有不同,目的則一,就是要扼殺我辦理一向具有成績、同時為我廣大愛國同胞所愛護的中華中學。

中華中學同其他愛國學校一樣,年來受到港英的種種歧視和迫害,但是由於我愛國學校堅持愛國的正確教育方針,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在種種迫害之下堅決奮鬥,獲得越來越大的發展,得到越來越多同胞的愛護。港英對我愛國教育的大發展怕得要死,恨得要命,終於不擇手段,無理「撤銷」中華中學的註冊。港英如此挖空心思、橫蠻無賴,只能說明它在我愛國教育事業大發展的形勢面前,心虛膽懾、驚惶得很。

香港歷來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我國同胞有在這一塊土地上辦學的權利。港英無理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中華中學不會因此就不存在;港英妄圖扼殺中華中學,港九的愛國教育事業的發展不會因此就停滯不前,相反的,港英這種愚蠢的行為,只能起促進我愛國教育事業大發展、大踏步前進的作用。

從港英當局在「撤銷」中華中學註冊的公報中,又一次暴露了它的強辭奪理,心虛理虧。港英迫害中華中學所提出的唯一藉口,是誣指該校「非法製造和藏有危險爆炸物品」。把學校試驗室儲藏的普通化學物品指為「危險爆炸物品」,把學科試驗指為「非法製造」,這完全是法西斯的口脗,見不得人的借口,這樣一來,不是凡是設有試驗室的學校,隨時有被取消註冊的可能?學校裡的試驗室,統統要被關閉?港英說什麼「為了公眾利益」、「學生的福利」,其實都是欺騙公眾,混亂視聽的鬼話。破壞公眾利益,摧殘青年學生的正是港英當局。

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派對待人民事業的邏輯,他們決不會違背這個邏輯的。……帝國主義分子決不肯放下屠刀,他們也決不能成佛,直至他們的滅亡。」港英這次橫蠻地迫害中華中學,搗亂再搗亂,唯一的結果只能夠是失敗再失敗。中華中學職工員生和港九廣大愛國同胞在港英魔爪舞動面前,是無所畏懼的,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愛國同胞,是懂得怎樣對付港英這一法西斯行徑的。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讓港英的什麼「撤銷註冊」去見鬼罷。「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我愛國同胞終將戰勝港英的法西斯迫害,斬斷它的魔爪!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13日 星期二

港英還要不要講理?

自港英宣稱要「開始進行法律手續」,企圖「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以來,港九廣大愛國同胞、社會公正人士以及我祖國人民都在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大家一致正告港英不要玩火,及時把迫害愛國教育事業的魔手縮回。

昨天港九各界愛國同胞代表舉行集會,集中地反映了各界同胞的意見,堅決支持中華中學辦下去,強烈抗議港英的無理迫害。

在迫害中華中學這件事情上,港英的做法,實在惡劣已極。它所提出的所有迫害的藉口,早已被各方的駁斥所粉碎,但是,它所控制的宣傳工具,直到最近,還口口聲聲把中華中學誣指為「炸彈工廠」,妄圖不顧事實,夾硬進行迫害。而且中間玩弄自己的「法令」,一再食言而肥,連起碼的「信用」也不講了。

港英去年藉口中華中學實驗室發生爆炸的偶然事件,在毫無證據的情形下,亂造「罪名」,無理加以封閉,依照港英自己的表示,到今年八月十五日,也可以期滿啟封了,怎能無緣無故又要重新封閉呢?比方一個人被濫用什麼「罪名」判處一年監禁,期滿就出獄,不管多麼野蠻的法庭,也不能把這個人重新判以無期徒刑的。

港英曾聲稱,中華中學可以進行「抗訴」。因校長黃祖芬被港英非法關在集中營,該校要求釋放黃祖芬以便準備「抗訴」,港英不肯;要求展期,港英也不肯;該校代表受黃祖芬親自委託,依照港英方面所訂的日期,在「兩局」開會時前往「抗訴」,港英竟然也不肯。

港英自己說過的話不作數,自己所搬弄的「法令」也不作數,朝三暮四,出爾反爾,只圖達到迫害的目的,既不擇手段,也不掩飾其猙獰的面目了。

俗語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港英一味橫行,不講任何道理,這是絕對辦不到的。港九愛國同胞所以掀起反迫害鬥爭,不怕吃苦、不怕坐牢、不怕犧牲,就是不肯在港英的橫暴勢力之下屈服。迫害只能引致反擊。迫害越無理,反擊也越無情。一年多來的一切事實,證明了這一點。過去如此,今後亦必如此。

港英迫害中華中學全部做法,只能進一步表明它死心塌地勾結美蔣反華反共,妄想打擊毛澤東思想的傳播,妄想剝奪港九同胞在香港辦教育的神聖權利,與港九同胞死硬為敵。港九愛國同胞面對港英這種新挑釁,當然不會逆來順受。

現在距中華中學啟封之期已近,人們希望港英把頭腦放冷靜一點,立刻停止一切無理非法的迫害,不要倒行逆施,自尋苦惱。如果它一定要製造緊張局勢,港九同胞也決不害怕。在道理講清,責任擺明之後,港英打算把自己放在什麼地位上,它應該加以考慮了。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6日 星期二

港英必須停止迫害馬上放人

港英企圖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引起港九愛國同胞越來越強烈的反感,抗議之聲四起。連日來,數十地區出現反迫害的標語和傳單,無疑是愛國同胞支持中華中學和反對港英迫害的一種新的表示。

港英為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所製造的藉口,早已被各方痛加駁斥,它自己也無法自圓其說。但是,港英顯然不願講理,面對各方的指責,仍在重複其可笑的謬論。例如港英喉舌「星期先導報」前天還在誣衊中華中學是什麼「炸彈工廠」,認為有人還嫌關閉一間學校仍不夠,叫囂要採取「堅強的手段」來鎮壓我愛國同胞的抗議行動。試問港英什麼時候發現中華中學曾製造炸彈?去年中華中學的試驗室發生爆炸,港英利用這件偶然的事件把該校封閉至今,即使依照港英自己的「法令」,到這個月中也應該啟封了。現在港英仍把該校校長關在集中營,突然宣佈要把它的註冊取消,肆意詆譭,聲勢洶洶,從港英這些宣傳工具的叫號,人們更清楚看到,港英的確是在與港九中國同胞為敵,是在製造緊張局勢。這是一種新的挑釁,這是進一步迫害港九愛國教育事業和愛國同胞的一項新陰謀,這就不能不使人加倍憤慨。

關於港英繼續迫書港九愛國同胞的情形,港九四百萬居民都是見證,日前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也予指出,事實具在,港英無論如何,也無法抵賴。港英「新聞處」的年報就是一篇自供狀,不打自招地透露出港英追隨美帝勾結蔣幫進行反共反華的內幕。經過各報把這個年報分析反駁之後,港英宣傳機構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敵視港九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的面目,已經再無法遮掩了。

人們不難發現,這個港英宣傳機構表現出對我愛國新聞事業無比的歧視和敵視。它對愛國報紙封鎖新聞,把謾罵愛國報紙作為它的日常勾當,甚至由副處長出頭指揮「防暴隊」迫害從事採訪活動的愛國新聞記者。直到今天,還有一批愛國新聞工作者曾被港英無理非法毆捕,亂加「罪名」,關於黑牢未放。這因為它痛恨愛國新聞記者熱愛祖國,宣傳毛澤東思想,支持港九愛國同胞反對港英的政治迫害和民族壓迫,不惜毀壞自己的「民主」、「法治」、「新聞自由」等假面具,一面妄想把愛國新聞記者的口封住,一面則加強其反共反華的宣傳,以期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港英這個目的是永遠達不到的,一年多來的事實早已證明了這一點,港英大可不必再嘗試了。「事不離實」,空口說謊話是騙不了人的。「公道自在人心」,如果把公眾都當作毫無辨別能力的傻瓜,最後一定證明他自己才是傻瓜。

不管港英怎樣製造反動「輿論」,人們看到的只是港英一直沒有停止過對我愛國同胞的迫害,這次要加劇迫害中華中學,更是對廣大愛國同胞和愛國事業繼續伸出魔手的明證。港九愛國同胞和全中國人民對此決不會容忍。

現在各方都在促港英不要玩火,應該立即取消撤銷中華中學註冊的企圖,釋放被無理非法拘禁的愛國新聞工作者和愛國同胞,接受我外交部和各界同胞所提出的要求,否則不但英方所說什麼「希望改善中英關係」、恢復香港的「繁榮與安定」成為掩護港英進行迫害的煙幕,而且香港局勢的再趨於緊張,實有攸歸,公眾自會作出公平的論斷。

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4日 星期日

對港英及時的警告

港英當局上月宣稱企圖取消中華中學的註冊後,不但引起中華中學師生的強烈抗議,受到港九愛國同胞的憤怒譴責,我國有關方面也正在密切注視這一事件的發展。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昨天特為此事發表談話,表示堅決支持中華中學代表的三項嚴正要求,並警告港英:「如果要一意孤行,變本加厲地迫害港九愛國同胞,後果必須由香港英國當局承擔。」

這項表示,是有力的,及時的,對於愛國同胞抗擊港英這一陰謀的鬥爭,無疑是巨大的支持與鼓舞。

港英這次企圖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無理已極。它所提出的藉口,在這段時期內已被駁斥得體無完膚。無端把中華中學指為「炸彈學校」,毫無根據,連它自己也無法再自圓其說。港英迫害中華中學的一連串措施,其本身就清楚說明,沒有「保護學童利益」的,正是港英當局。以政治迫害的「法令」暫時封閉中華中學,期滿不想啟封,枝節橫生,出爾反爾,現在又叫嚷什麼要各學校遵守「法令」,這又說明,玩弄所謂「法令」,存心進行迫害的,正是港英當局。

連日來,中華中學師生等曾分别向戴麟趾、祁濟時以次有關的港英官員提出交涉,可是他們都避不見面,他們的代表被中華師生質問到啞口無言,一味推宕。港英曾聲言中華校長黃祖芬於本月六日前可以提出「抗辯」,然而黃祖芬一直被無理拘禁在集中營,到今天還未釋放。他既未能自由處理他的職務,也沒有時間與校董師生進行商討。這不是更說明港英蓄意進一步迫害中華中學,已經不擇手段,不講道理了嗎?

正如各方所曾指出,港英這次對中華中學的進一步迫害,事先勾結美蔣分子製造「輿論」,散佈邪說,完全是有預謀的行徑。從港英和美蔣分子的荒謬議論和狂妄叫囂看來,港英的矛頭顯然還不僅僅指向一間中華中學。人們認定這是港英新的挑釁,其性質特別嚴重。

自去年五月以來,港英對港九愛國同胞的迫害,實際上沒有停止過。大批愛國同胞仍被非法拘禁中;祖國贈送的棉衣和大米,也不能送達;罷工工人復工受盡阻撓。舊帳未清,港英忽又要推出新的迫害花樣。這些事實,充分表明英國政府所說「希望緩和中英關係」,以及港英說要保持香港的「繁榮和安定」,都是空話。它的做法是在製造香港的緊張局勢。所以廣東省人民支港鬥委會發言人質問英方:是否準備把香港局勢再度推向新的緊張?港九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為了捍衛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為了維護中國同胞在自己的領土香港辦教育的神聖權利,港九愛國同胞在祖國大力的支援下,一定為此鬥爭到底。如果港英不肯及時縮手,它就非自吃苦果不可!

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29日 星期一

愛國教育事業不容迫害

港九愛國學校負責人為抗議港英對中華中學進行新的迫害,為抗議港英教育司發言人對愛國學校的誣衊,昨天特舉行集會,嚴正聲討港英。會中的發言和會後教育界發言人的談話,義正辭嚴痛斥邪惡,說出了我廣大港九愛國同胞心坎裡的話。

誰都知道港英這次對中華中學所進行的新迫害,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它在屢被迫害的中華中學校舍即將啟封的前夕,竟然自摑嘴巴,出爾反爾,製造藉口,再加迫害。港英當局這種卑鄙無恥的陰謀,同時也是對我全港愛國學校的新迫害和對我愛國教育事業的新挑釁。它蓄意製造事端,造成緊張局面,港英必須負起由此而引起的一切責任。

學習和宣傳毛澤東思想,是我港九愛國同胞的神聖權利;我愛國同胞在港九開辦學校,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是誰也反對不了、壓制不了的。今天是一個什麼的時代?今天是帝國主義走向全面崩潰,社會主義走向全世界勝利的時代。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的光輝,指引我七億同胞在各方面取得了節節的勝利,同時又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指路明燈,取得勝利的保證。蕞爾港英,竟不識時務,妄圖螳臂當車,阻擋歷史前進的車輪,用些見不得人的藉口,妄圖遏阻我愛國教育事業的發展,這種陰謀,是絕對不會得逞的,如果硬要蠻幹下去,除了達到徹底、完全的失敗之外,決不會有好下場。

港英這次居然以「次等教育」的惡毒名辭,來污衊我愛國同胞所熱愛和支持的愛國教育。除了表現其顛倒黑白狂妄無恥之外,更證明了它實在愚蠢和不知自量。請問你們在香港所推行的奴化教育,是一個什麼等的貨色?你們淪為國際乞兒的祖家,又是個幾等的國家?你們所提倡和鼓吹的腐朽、頽廢的「文化」,又是第幾等的「文化」?老實說,若果你們能達到「次等」的資格,你們就應該很滿意的了,這個名辭,還是請你們收回自用吧!

中華中學聲明中所提出的三項嚴正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各愛國學校負責人的談話是得到廣大港九愛國同胞擁護的,港英必須充分重視,並迅速照辦,否則只能替自己增添罪咎,得到更悲慘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