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社論 196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歸根結底,都是「同志」

我們四百萬香港人聚居在這塊小小的不到四百平方英哩的土地上,沒有其他地方可去,只有盼望能在香港安居下去。大多數香港人都不以為做殖民地的人民,受外國人統治有甚麼光榮,然而正如孔子所說:「苛政猛於虎」,即使這地方有吃人的老虎,兩害相權取其輕,還是選擇了這個地方。有些人在攻擊我們,認為我們要求保持本地繁榮安定的思想要不得。我們想請問:如果你們認為香港的生活方式非常要不得,為甚麼不離開這地方?為甚麼不回到幸福的土地上去?你們口中雖然否認,但你們已用行動來證明,你們和我們一樣,也選擇了在香港居住。歸根結底,在這一點上,大家都是「同志」。我們不願意離開香港,難道你們就願意離開麼?

香港是中國人的土地,這一節誰也沒有否認過。既是中國人的土地,中國人自然有權居住。但在任何地方,大多數居民都應當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香港人用腳來表示:我們願意留在這裡,不願意離開。這並不是說,香港的一切制度都已盡善盡美,這只表示一種意義:比之其他中國人可以去居住的地方,大多數香港人選擇了香港。

這也並不是說,既然選擇了香港,對本港任何不合理的事物就不應當提出反對和抗議,就不可以要求改善,就應當容忍統治者的任何不合理措施。但這些要求,卻都應建築於一個共同的基礎之上:大多數香港人希望在本地安居樂業。任何人的任何行動違反了大多數香港人的共同願望,便是在和大多數香港人為敵。每個人都會竭盡一切力量來保衛自己生存的權利。對於大多數香港人,香港的安定就是他的生命。或許,這樣安定的局面並不能長期保持,但即使最後的災禍終於是非來不可,大多數香港人總還是盼望,遲來一日好一日。我們這樣想,難道在你們內心,不是這樣想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