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社論 1967年5月10日 星期三

住下來了,不想走了!

毛澤東語錄中有一段話,常為此間的左派人士所引用:「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這幾句話自有他的豪氣,毛澤東當時是指他的革命同志而說的。來到這裡的左派人士,或許是為了來革命,但就絕大多數香港人說,除了一部份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外,所以到這裡來,決不是為了什麼革命目標。我們也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什麼共同的目標?坦白說,那是不願意在中共的統治下生活,逃到這裡來了。

香港大多數居民不一定反對中共,其中還有許多是熱心擁護毛澤東的,然而有一點可以肯定:大多數人選擇住在香港。香港是英國人統治的地方,種種設施當然並不盡如人意,有些人享有特權,富的很富,窮的很窮……但我們終於還是從五湖四海來到這裡,住了下來,不願走了。香港儘管有它一千種不好,一萬種不是,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大多數居民總是希望能夠像現在這樣住下去,居未必很安,業也未必很樂,但比較起來,還是喜歡這樣。可能北京、上海、廣州一切都比香港好,也可能澳門比香港好,這些不必爭辯,對於大多數香港人,我們只選擇了目前的香港。我們希望它不斷的進步與繁榮,卻不願在這裡過慣了的生活方式發生根本的改變。

任何活動,如果它的目標是在摧毀香港的繁榮,是在迫使大多數香港人無法像目前這樣生活下去,不論它是美國、英國、日本還是中共發動的,不論它是資本家、職工、小市民還是學生發動的,都會受到香港極大多數人的反對。

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走到一起來了,住下來了,不想走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