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2月9日 星期一

「工廠辦學」是毛幫「教育改革」的破產

「工人必須佔領教育陣地」,這是毛澤東存心摧毀大陸教育制度的手段之一。最近在毛幫控制之下的北平、上海、天津等城市,又以「改革教育」為名,定出有所謂「工廠辦學」的辦法。據這些地區的毛幫電台在廣播中透露,「工廠辦學」的原則是這樣:學校由工廠直接管理,大廠管中學,小廠管小學,廢除校長制和班主任制,學生按軍隊的編制改為連、排、班、組等形式,各單位學校成立「革委會」,由工廠「革委會」負責人兼任主任,「工人宣傳隊」隊長任副主任,並把「毛澤東思想」課、階級教育課、軍事體操課列為最重要科目。至於農村學校,公立小學則由「人民公社」的生產大隊接辦,由貧下中農管理學校行政。凡此狂妄措施,對毛澤東扼殺大陸青少年教育權利的猙獰面目,業已表露無遺。

毛澤東這樣做,毫無疑問是毛幫走投無路的垂死掙扎,究其原因,有如下數點:

第一、挽救「工人宣傳隊」佔領學校無法立足的頹勢。照毛澤東今年七、八月間的連番「指示」,「工宣隊」開進學校的政治任務,是執行「鬥、批、改」,而鬥批工作又分兩方面進行,一是揪鬥那些紅衛兵首領,把他們由「革命派」打成「牛鬼蛇神」,藉以減少毛幫政權所受的威脅。二是鬥批那些「資產階級」的教師,從他們手上奪回教育的大權,俾對各級學校進行毛式的改革。但由實際施行的結果,工人宣傳隊雖然依靠共軍為後盾,摧毀了許多紅衛兵組織,但卻佔領不了那些教育陣地,因為各校學生都瞧不起這些工人階級「大老粗」,反而更加同情那些資產階級的教師,誰也不去認真「鬥批」他們。這種反抗意識最為強烈的是高中學生,他們鑒於許多大學都要關門,再沒有升學機會,因此那些應屆畢業生,便提出了一句「鬥、批、走!」口號,對毛幫「工宣隊」作「橫眉」的抵制。「工宣隊」打着「毛澤東思想」旗幟進入學校,結果站不住腳,下不了台,這對毛幫的「戰略部署」顯然是個沉重打擊。為了挽救這個面臨崩潰的頹勢,他們便祇好更加倒行逆施,定出了這個「工廠辦學」的政策了。

第二、圖使農工子弟生生世世作工役農奴。由過去兩年「文化革命」的事實指出,大陸青年儘管受的是共產教育,但有了知識就必反對共產暴政,特別是知識程度較高的大學生,他們的反毛言行也較普遍而顯著。毛澤東心裡明白,這以千萬計的大陸知識青年的存在,對他來說是個危險最大的「定時炸彈」,他的「教育改革」既無從着手,硬迫青年「上山下鄉」也不是根本辦法。在此惡劣情勢下,毛澤東對待知識青年簡直束手無策,這便唯有使出「工廠辦學」這一招,把學校變為工廠的附屬體,讓工人去管理學校,使大陸青年無法接受現代知識,除了生生世世作工役農奴之外,別無出路。但毛澤東還怕「工廠辦學」會受到青年學生的堅強反抗,因此又把學生按軍隊編制,強迫他們接受軍事訓練,作為壓制學生思想行動的張本。因為根據「軍管、軍訓」的原則,毛幫是可以絕對禁止青年學生「亂說亂動」的。

第三、藉此為毛幫節省一大筆教育經費。大陸人口眾多,每年支出的教育經費一定為數不菲,假如這種教育對毛幫政權有利無害,毛澤東也許還不認真計較這點開支,但因事實並非如此,這就不能不要另打算盤。由許多事實可以看出,大陸經過兩年有多的「文革」破壞,經濟情況至為惡劣,譬如對香港土產的輸出,今年價值就已經落在日本貨之後,香港是毛共政權的「荷包」,大陸土產銷港的減少,正是毛幫經濟不景的明證。大陸的宣傳機器雖然攻擊「資本主義」,諱言「經濟投帥」,但事實勝於雄辯,毛幫長期壓搾大陸人民的目的,根本就是殘民自肥,以供他們窮兵黷武,和供少數統治階層的揮霍。如今毛幫經濟既有問題,而教育的「老大難」現象又非他們的一些政治口號所能解決,為了節省這筆教育經費的開支,「工廠辦學」便儼然成為毛幫的「救命水草」。因為如此一來,農村學校委之公社,城市學校委之工廠,毛幫不必再為教育經費付出分文,這算盤倒是打得挺響的。

綜如前說,「工廠辦學」是毛澤東「教育改革」破產的鐵證,也是毛幫經濟搖搖欲墮的象徵,但因此項暴政的施行,一方面迫使農村公社與城市工廠的負擔增多,農工生活更無法改善,另一方面,此舉又附有迫使大陸青年淪為工役農奴與「後備砲灰」的雙重目的,祇要大陸的農工階級不願自己的子弟兒孫生生世世為牛為馬,他們又非要多方破壞和反抗這種毛奸暴政不可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