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1月28日 星期四

兩個問題考驗香港政府
一是肅清貪污的問題、二是新界徵用民地的問題

任何政府都會受到各種問題的考驗,或為政治,或為經濟,或為能力,或為作風,事例至多,不勝枚舉。現在也有兩個問題在考驗香港政府,一是肅清貪污的問題,二是新界民地的處理問題。

先談第一個問題。香港之有貪污,可由警方設置一個獨立部門「反貪污部」獲得答案,不必多加解釋。照「貪污」一詞的定義,當然是指「公務人員收受任何非法金錢」而言,否則一般市民的財物交接,是不成其為「貪污」的。為了防止變相的貪污,港府對一些「杜漸防微」之處,也不肯忽略,例如每年接近耶穌聖誕或農曆歲暮的期間,港府必然提醒市民,不可對任何公務員「送禮」。就懲治貪污條例規定言,公務人員私自收受市民「禮物」固然不許可,就是市民「送禮」也是犯法的。因此港府也一再告訴市民說,要想杜絕貪污,首先就須市民不向公務員賄賂。

但在最近,香港卻發生了一宗為社會矚目的九人車被勒收「保護費」案。這案的揭發,係因有若干九人車司機,派了「保護費」之後,仍未獲得真正「保護」所引起。九人車所以會被勒收「保護費」,那是因為該項車輛尚未取得「合法」的地位,因此有些人可以在職務上玩法弄權,向他們勒索,那是不待智者而知的。為了這事,據說警方已成立了一個專案小組,進行調查,並採取安全措施,向該等被勒索司機徵集有關資料,照此估計,警方在司機合作之下,應該不難獲得全部的線索。惟在另一方面,就在警方該項調查進行中,據說這個勒收「保護費」組織,也立即「調整人事」,以備不虞,此即表示,他們業已準備與「反貪污部」鬥法。

對於這宗貪污集團向「反貪污部」瘋狂挑戰的事件,其發展如何,我們不願多加忖測,但有必須指出的一點,就是這些貪污分子能否受到無情整肅,正是港府有無力量肅清貪污的一塊試金石。照常理看,懲治貪污的最大障礙是缺少被勒索方面的「人證」,但這宗九人車被勒索「保護費」案,那些司機敢於挺身而出,「人證」顯然不成問題。假如有關方面無所瞻徇,則那些是貪污集團的首腦,那些是勒索分子的爪牙,這都應該可以根據掌握的資料,執法以懲,不致無從下手的。但古語有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些貪污分子既有一個集團組織,亦不能說他們絕無「反反貪污」的力量,因此港府如何接受這個嚴肅的考驗,我們便祇有等待有關方面今後提出的答案。

再談第二個問題,前日新界鄉議局舉行會議,許多議員對港府在新界各區執行土地政策的漫無標準,大施抨擊,其中對理民府隨便徵收民地的違情背理,尤多憤憤不平。有些議員為此提出主張,要把鄉議局改為「議會」機構,由鄉人自定政策,藉以維護本身的權益。這事不僅牽涉到港府對新界的「土地使用權」問題,同時也牽涉到新界鄉民有無獲得民意、民權合理保障的問題。就前者來說,新界各區在滿清政府與英國訂立的「擴展條約」上是「租借地」,租期為九十九年,尚有三十餘年即告期滿。因此歷來習慣,新界鄉民被視為當地土著,享有土地使用權,包括他們的耕地、建屋和私人墳墓在內。戰後香港工商業發展迅速,新界若干地區也劃為衛星城市,港府為了發展的需要,曾有限制農地改建住屋和屋宇高度的規定。此項限制,曾經成為新界鄉民與港府一項長期爭執的問題,最近建屋限制雖已稍為放寬,但基本爭執仍未獲得解決。衡之香港的當前環境,港府為了改善新界交通,促進各區經濟,適當的徵用土地應為事實所許可,新界鄉民也對此並不反對,但如沒有原則和缺乏法理根據的濫徵民地,那就是違反了新界租借條約的「侵害民權」,勢必引起新界鄉民的強烈反感。即令不談「條約」而談事實,這種不得物主同意而濫徵民地的手段,亦為任何民主法治政府所不允許的。而關於新界土地使用的問題,港府的限制政策既為新界鄉民普遍所反對,現在該項基本爭執依然存在,則在該項問題未獲解決前,港府實亦不應再濫徵民地,以增加鄉民的反感,因為此舉等於漠視民意或違反民意,港府即有蘇張之舌,也恐不能自圓其說的。因此港府如何就這土地使用問題設法改進其對新界鄉民的關係,現在也可說是受到另一個的嚴肅考驗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