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1月24日 星期日

略論有關振興粵劇的問題
--由港大召開「香港中國戲劇概況」的討論會說起

昨日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舉行了一項「香港中國戲劇概況」的討論會,由港大馬蒙教授擔任主席,討論分話劇、平劇、粵劇等三組舉行,應邀出席的戲劇及教育文化界人士數十人,在港大及香港戲劇界來說,均屬破天荒之舉。其中粵劇一項,在香港地區具有代表性,而近年則有日漸式微之象,與會人士也提出了不少「復興」的意見,因此我們也想把這個問題提出談談。

戲劇為藝術的一種,粵劇源遠流長,為崑曲的流派,在近三四十年來,經過唱工、佈景等等「改良」,已明顯具有廣東「地方戲」的特色。愛好藝術為人類共通的天性,尤以戲劇、音樂為然,在香港四百萬人口中,粵籍居民估計超過三百萬,除了潮州人士外,其中「廣府」人士想也不下二百五十萬,戰前香港人口不足一百萬,也有幾家戲院經常演出粵劇,如照此人口增加作比例,則目前港九兩地起碼應有十家粵劇戲院經常演出才算合理,但現在事實卻完全相反,整個港九地區沒有一家粵劇戲院,現有的粵劇藝員,除各區街坊會演戲籌款,及新界各鄉週有慶典演「神功戲」外,平日難得有演出的機會。依此估計,粵劇藝員每年有戲可演的時間可能不超過三個月,這不僅對許多藝員生活為一嚴重威脅,即對粵劇前途也是一個可怕的陰影。因為現時的臨時組班為期甚暫,藝員排練戲劇,無法認真,能夠演出水準已屬不易,更如何能作藝術演技的改進,但無論如何,以香港粵籍居民的眾多,而粵劇的無發展機會竟有如此,這總是一個絕對反常的現象。

造成粵劇這種「厄運」的原因,照粵劇人士的看法,主要是由於缺乏固定演出的場所,使英雄無用武之地,假如政府肯撥出公地興建劇場,這種基本困難便不難解決。但亦有人認為,粵劇受電視發展的影響極大,要想復興粵劇,問題殊不簡單。但以我們的觀感,粵語的戲劇電影近年已偏於武俠與神怪故事的畸形發展,雖有「粵劇」形式,但不能代表粵劇,此對粵劇稍有認識者,不辨自明。因此今天粵劇劇運的大不如前,實在尚有其他的因素,例如:

一、近年新編粵劇一般缺少了足夠文藝水準的劇作家及撰曲家,所撰歌詞類多俚俗不堪,缺少歌曲應有的「美感」,不僅遠不逮「京曲」,甚至連「潮曲」也相形見拙,以致一般婦孺外,無法引起知識分子的興趣,甚至還會產生一種「厭惡」的反感。這在粵劇藝術價值上,實在是個致命傷。

二、年來粵劇班過份側重一兩個「大老倌」,其他配角等於附庸,難有充分發揮他們表演的機會,而此等「大老倌」的薪金高於一切,使任何「班主」負擔均感吃力。復以「班底」太重,而戲院票價卻不能不顧及市民的消費,以致雖有全場滿座而獲利不多甚至還要虧折的現象,使到戲院商人,也祇好對上演粵劇敬謝不敏。

三、粵劇人才本已產生不易,復以前述這些因素的影響,學習粵劇的人越來越少,無法培養後起之秀,對觀眾產生一種新號召。

四、有等粵劇藝員演劇態度不夠嚴肅,戲劇最重製造「氣氛」,其感人之處亦在此,但有等丑角之流,每在一個悲劇高潮的場合,故意來些「爆肚」口白,或無聊動作,把原來氣氛破壞無餘,這不僅違反了「插科打譚」的原則,而且簡直是個不知所云的惡習。

所有這些因素,都是粵劇當前普遍存在的缺點,實有徹底矯正的必要。因此如要振興粵劇,便亦不能不要從下述幾點着手:

第一是首先提高編劇與撰曲之水準,此非有高級知識分子為之鼎力贊助不為功。基於這一原則,我們以為像港大這些學府,就應增設戲劇學系,設立各種劇藝社,讓學生實習編劇及撰曲,並經常公開演出,俾有以提高粵劇水準,而矯正人們輕視粵劇的觀念。此項學生初期也許不很多,但祇要樹之風聲,其影響是一定非常深遠的。

第二是「廣東音樂」與粵劇有密切淵源,現有的官私中學,亦應大力提倡「廣東音樂」,舉行校際比賽,並利用電視及廣播方式,多作公開表演,俾能蔚成風氣,作振興粵劇之一助。

我們知道,戲劇是社會教育之一環,其潛移默化之功,有時比正規教育還要大。粵劇對倫理尊卑之分甚有教育意義,而其有比平劇更能接近現代化和適合大眾化的一點,是它劇目可以推陳出新,亦可吸收若干西方音樂之所長,但卻不會變更其原來的特色。如果我們的知識分子有感於復興中華文化的重要,則振興粵劇便有其不容忽視的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