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1月17日 星期日

注視港共的經濟滲透
--從一家銀行被併吞說起

目前香港的經濟,正在步步好轉之中,港共搗亂所加於香港經濟方面的損害,雖然創傷並未全除,但觀於最近幾個月來出口數字的上昇,旅遊事業的蓬勃以及銀行存款的增加,在在說明經濟基礎已逐見穩定,如果情況不會有新的變化,恢復繁榮為期將不遠。

經濟好轉的獲致,自然是港九全體居民努力的結果,若干西方人士對港九居民的堅毅抗暴,曾眾口贊譽,同表敬佩;現在目睹香港經濟復蘇如此神速,已有人說是「奇蹟」。其實這不是「奇蹟」,一切俱是港九居民辛勤努力與不斷奮鬥所得到的果實,絕非倖致。

但是,我們對現時的成就,絕對不能自滿或自傲,此因目前的大環境仍在變化,逆轉情勢的出現,其可能性不能全部抹殺。此因港共過去一年餘以來雖然遭遇了慘敗與沉重打擊,但他們搗亂的野心並未放棄,仍在企圖再舉。他們可能改變搗亂的方式,經濟滲透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可能性極大,理由是港共經過過去一段時期的一連串失敗後,「痛定思痛」,可能改取某種不公開搗亂的方式,既可不在廣大的港九居民眼前暴露其陰辣毒計,又可將自己的兇惡面貌掩護起來。俗語說明槍易躲,冷箭難防,港共詭計的着眼點就在於此。

不久之前,盛傳港共大購股票,投資建築等等。這些傳說雖然無法證實,但絕對不會空穴來風。昨天又發生了一件新聞,據謂本港一家南洋華僑資本經營的銀行,被中共的「中國銀行」接管,行內高級職員被免職,派了一批左校出身的青年接替工作。這件事,絕非等閒小事,可能是港共對此地展開經濟滲透或者經濟統戰的正式訊號,我們在上面所說港共可能改變搗亂方式,於此有了證明。

港共使出經濟滲透的毒招,其主要原因是它鑒於從去年五月搗亂迄今,鬥垮的不是港英,而是港共自己。此一結論,就是毫無政治認識的一般居民,也人同此見。港共的組織,不論是縱的或是橫的,因受居民抗暴重力的打擊,全面瓦解,其「群眾」有的悄然離去;有的辨明是非之後,棄暗投明;有的意氣頹喪,自動怠工。至於港共一小撮頭目,有的遭徹底清算,有的被調返大陸「改造」。這是港共組織被鬥垮的事實,組織被鬥垮之外,港共的經濟垮得更慘,大陸來貨的銳減,售大陸貨的公司門堪羅雀,「鬥爭費」的支出浩繁,港共長期以來在此建立的經濟「據點」,已告解體。在這樣的組織與經濟雙重坍毀的惡劣情勢下,港共不能不另覓出路,尋求新的搗亂方法,企圖療創裹傷。經濟滲透因而被提高至第一位,作為今後「與港英進行長期鬥爭」的「指導方針」。

中共對於經濟滲透,向有「心得」,其較政治滲透的本領,毫無軒輊。經濟滲透的主要作法,一是調用資金,購入屬於工商業主要環節的商業或企業機構,控制大部分股權與人事,支配生產,在必要時壟斷市場,使安份守己的商人們,受其駕馭。二是收買工人,潛伏各大工廠,暗中散播含有毒素的宣傳,擴大中共的「影響力」;特別是民用工業與公用事業單位,他們視為最優先的目標,千方百計要鑽入去,企圖在緊要關頭,予以破壞。

一般人對中共的經濟滲透,往往不正視其危險與惡毒的作用,誤以經濟滲透較政治滲透的毒辣作用猶遜一籌。這是誤己誤人的看法與認識,要知經濟滲透不能「單翼」施展,它必須與政治滲透平行展開,所謂「雙翼」滲透。經濟滲透是方法,政治滲透則是動力。如果把此兩事單獨看待,不啻中了共黨的毒計,他們就暢所欲為了。

我們對港共的新毒計有了明確了解之後,就應針對它的新毒計,步步為營,加以嚴密防範之外,而且要大力展開反擊。此處就我們所能設想到的,提出下列幾項建議:

第一、現在仍與中共金融、外貿、商業等機構有交往的商業與企業單位,立即採取斷然措施,與他們斬斷所有的關係。如果再與他們維持任何交易,很可能或遲或早,被中共所「蠶食」或「鯨吞」。凡是與中共維持商務往來的,其目的無非是牟利,但中共的商業是與政治分割不開的,要與他們作生意,就要接受他們的思想浸透,任其勒索。這樣下去,慢慢就會成為中共的「經濟俘虜」,永遠無法擺脫他們的控制。

第二、港九居民應全體抵制共貨,不購大陸產品,不在大陸的銀行中存放。去年五月到十二月時,港九居民對售大陸貨的公司,不但不入內購物,甚至對售大陸貨的公司,見之就遠遠走避。這是敵愾同仇的精神,涇渭分明,絕不混淆。但是,最近一個時期,可能由於港共的「笑臉攻勢」,若干居民把過去對港共的仇意,渾忘無遺,出入售大陸貨的公司,頓使共貨又有銷路。中共的貨品質劣粗糙,深知一般人心理愛貪便宜,於是以低價拋售,引誘購買。我們若為了反擊港共的經濟滲透,就應該處處為大我設想,莫貪便宜。大家如果一體抵制,則港共的經濟滲透就無法施其技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