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0月30日 星期三

倫敦反越戰示威敗得悽慘!
--英國須知中共是幕後操縱者

事前被共黨渲染為「倫敦風暴」的親共和反越戰大示威,現已過去。它不僅失敗,而且敗得悽慘。參加示威的不及原先計劃五萬人的一半,準備襲擊美國大使館未逞。若與今年五月時的「巴黎風暴」比較,祇是小巫見大巫而已。毛澤東洋洋自得的那句「造反有理」,經不起現實的考驗,現已被揭穿是濔天謊言。英國報紙把這次示威能化小事為無事,歸功於警方的忍耐克制,此點自是因素之一;但主要因素仍是這班攪風攪雨的親共分子,因為他們失去了社會的同情和支持,受大眾的唾棄,所以無法暢所欲為。另外一個主要因素,是工人沒有盲從他們的「造反」,示威的策動者原冀獲得工人的參加,藉壯膽色,但結果是工人袖手旁觀,不願介入。

誰纔是這次示威的真正策動者呢?根據所有的外電報導,毫無疑問是中共站在幕後,發號施令。倫敦經濟學院譽滿士林,人材輩出,對國際學術的貢獻極大,這次成為示威分子的「總部」,不明真相的也許表示詫異,事實上其源有自,因為該院若干研究中共經濟的教授或高級講師,多年來以中共原始資料(例如大陸出版的報刊與官方報告和統計數字等)為研究依據,日而久之,漸漸受了中共宣傳之毒的浸透,對中共所發表的一切,認為是最權威的資料,而對中共大陸以外的任何精闢分析,俱視為「宣傳八股」。這樣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就如同我們所說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焉有不親中共之理。北平對此,早有所悉,在脅迫和利誘兼施下,該院內部已成為中共盲從分子的溫床。英國教育的最光榮傳統是不介入政治,但如今已蕩然無存。吾人對此,浩嘆無已。

除了倫敦經濟學院之外,示威者之中有自稱為「英越團結陣綫」的一派,以反對越戰為幌子,事實上是公開親中共的組織。他們一方面反對越戰,一方面反對美、英團結,喊出「英國是美國第五十一州」的口號,企圖鼓動英國人民,參加反美運動。這顯然是中共的伎倆,在海外全面製造仇美情緒,使美國陷於孤立。

「倫敦風暴」雖然未曾出現,但不能抹殺它的「春風吹又生」的可能性。示威首領之一的阿里就公開表示:此次示威祇是運動的開端,由此可知這班受中共駕馭的盲從者,他們絕對不會因此次的慘敗而心甘,一定會伺機再舉。我們希望英國當局莫因此次的「化險為夷」,而認為今後可以安枕無憂,這是治標之道。治本則為英國朝野今後必須徹底檢討對中共的態度,此因自英國承認北平政權後,對中共的優柔寡斷和姑息縱容,直接間接鋪平了中共向英國內部深入滲透的「捷途」,中共在倫敦的「代辦辦事處」,就是進行滲透的指揮所。我們並非故作危言,觀於凡是與中共建交的國家,所遭受中共直接滲透的威脅,較無外交關係的國家嚴重得多。印尼在蘇卡諾被罷黜以前的一段史實,就是鐵證。今天英國國內的情勢,並不太好,經濟危機仍未完全克服,工潮時起就是最好的證明。此種情勢往往是共黨野心分子「造反」的最佳時機,如果稍鬆警惕,共黨分子就會抓住機會蠢動,星火燎原,不能不謹之慎之。

除了中共在幕後操縱示威暴動之外,英工黨政府對越戰態度的曖昧,無法否認不是使英國親共分子愈形猖狂的積因。英國作為一九五四年日內瓦會議的主席之一,它在道義上和責任上,俱有尊重日內瓦協定的必要。北越發動南侵,就是共黨破壞該協定的具體事實,但英國卻一直袖手旁觀,對於美國的忘我般援越,其態度似贊成亦反對,反是藉口自身為日內瓦會議主席之一,不便直接介入越局。這種態度,實在不像一個對國際負責的大國。坐視南越軍民的被屠殺,不發一言,試問良心安在?在韓戰時,英國出兵,在聯合國軍旗幟下,協同作戰;但對於越戰,英國按兵不動,連澳洲和紐西蘭都見義遣兵,這又是何等的「自暴自棄」?

若說英國因為「明哲保身」而不欲正面與中共對抗,北平因而對倫敦另眼相看,那還可以勉強說得過去。但實際的情況,是北平並沒有因為英倫的「善心」而酬以「善報」,與此相反,它對英國敵意愈濃,駐北平代辦的被軟禁,辦事處的被焚,英國僑民的被判入獄,在香港製造暴亂等等,無一不是對英國的蔑視和侮辱。英倫應該靜靜的思索一番,過去對中共的一切,是不是「培養」了北平對英的仇意?如今它公然在英國本土製造暴亂,英國當局還能繼續忍讓下去?

而對中共的政治滲透和顛覆,一項置諸四海而皆準的原理,就是以牙還牙。在中共面前畏縮後退,它就會得寸進尺,變本加厲。英國朝野有一種傳統的玄想,此即念念不忘中國大陸的商業利益,妄以為善待中共,就有機會在中國大陸重建商業基礎。這種想法,天真幼稚而且可笑。寄語英倫,自保他保之道,在於推翻中共政權。這個天下皆敵的政權如不推翻,英倫自身恐怕也難高枕無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