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0月3日 星期四

綜論港九交通兩問題
--由「九巴」要求修改專利稅說到九人的士合法化

香港原已存在或新近發生的交通問題相當多,其中值得提出討論的也不少,現在我們特就兩個「熱門問題」,提出談談。

第一、有關九龍巴士公司的問題:據「九巴」當局最近宣佈,該公司去年度所獲純利為二百六十七萬餘元,前年(一九六六)度則為五百四十八萬餘元,比較上有顯著的減少。「九巴」因合約關係,其應向政府繳納的「專利稅」係以毛收入計算(百分之二十),故該公司有要求港府修改專利稅之議,以求提高利潤。近年以來,「九巴」當局曾以溢利逐年減少為理由,一再非正式的提出要求,認為為了發展業務的需要,如果港府不肯修改專利稅,就祇有從增加票價着手,但此項主張,並沒有獲得港府或社會人士的同情響應,所以一直維持原狀。為了這個問題,署理財政司祁廉桐在最近表示意見說:政府將研究「九巴」專利權的條件,包括其專利稅在內,以觀察採取何種辦法,以推進該公司的發展。對此官方聲明,我們感覺有些意見需要在此提出,以供各有關方面的參考。

我們以為,要想促進「九巴」業務的發展,在港府考慮修改該公司的專利稅率或採取其他措施之前,首先就要研究該公司現時的內部組織、人事行政、車輛保養、材料消耗採購等等是否健全合理,當是一個主要的前提。因為任何一個專利公用事業大機構,都不可能沒有制度或管理上的漏洞,而即使一個小漏洞,也往往足以減低辦事效率,增加財政負擔,而妨礙了業務的進展。譬如說,「九巴」是一個擁有一千多部車輛的公司,無論行車、休班、調動、保養等等,在在都是一個大問題,該公司的管理技術是否已臻現代科學化,這是需要詳加研究的問題之一。其次是該公司擁有許多職員和技工,其中職員任用是否適當,工作勞逸是否平均,有無事少人多的冗員,有無憑藉人事關係而坐領乾薪的特殊分子,這也是需要全面檢討的問題之二。再其次是,該公司的行車效率,是否已經達到最高水準,修理設備和員工技術,是否已合乎現代要求,購買材料是否經過正當手續,有無嚴格的稽核制度,材料的使用管理是否已上正軌,有無浪費糟塌情事,諸如此類,也是可供提出檢討的問題之三。再就該公司近年來的行車里數與乘客比較,一九六一年度行車為三千六百二十萬英里,乘客為四億四千二百三十萬人,以後逐年遞增,六六年行車為四千七百三十萬英里,乘客為六億四千六百萬人。依此推算,這幾年之內,行車里數增加了百分之三十點六,乘客人數增加了百分之四十八點弱。就業務發展言,行車與乘客相對的增加,這是一種正常狀態,但溢利卻與年俱減,則是反常現象,此中原因為何,似乎也有檢討的必要。而一般市民,特別為納稅人,亦應有明瞭的權利。

正如人們所了解,現代的一般大工廠,其生產能力係按其機器的正常轉動者為準,不動者不算。巴士公司也是一樣,現在「九巴」車輛是否足夠,還是要看他經常出動的數目多少為根據,如果車輛多而出動少,就有可能牽涉到管理不善或人手不足等問題,未必添購新車,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其次,工廠愈大則物料的消耗愈多,如果是私人自負盈虧的工廠,物料採購當然可以自由選擇,但一家享有專利權的公用事業機構,由於各項物料採購是一項龐大支出,因此很多都採用公開招標方式,以昭大信。「九巴」公司的辦理情況如何,我們還不大清楚,但這種原則,似乎任何公用事業機構都不應有所例外。像所有這些,在涉及修改「九巴」專利稅的同時,都是可供有關各方提出檢討的項目。

第二、日昨交通事務處長薛璞發表談話,謂九人的士可能在半年內成為合法化。關於這個問題,見仁見智,各具觀點。九人的士在九龍方面行駛市區至新界間,已歷有年所,至其在香港市區出現,則始於去年港共暴動時期,其所以至今仍能繼續活動,純因一般陸上公共交通,尚未能全部適應市民需求所致。現時九人的士濫載乘客,在交通孔道、車輛擠迫的地方,風馳電掣,隨處停車接客,不顧後來車輛安危的情形,已為市民有目共睹,而因此造成的車禍亦特多。故根本措施,是督導各陸上公共交通機構,改善服務,以應居民的需要。如要維持九人的士的存在,亦祇能在九龍方面仍指定其行走市區新界綫,且在市區內以取道非巴士路綫所經的街道為主;在香港方面則可准其行駛銅鑼灣以東,西環以西地區。這樣便可以各方面兼顧,不致輕彼重此,有失公平。我們希望港府當局能再加考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