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21日 星期六

南越華人組織武裝自衛隊的意義

越南情況仍然是個不生不死之局,越共利用巴黎談判以掩護其增兵進侵的陰謀,也一點沒有改變。美國的對越政策是以所謂「和平解決」為目標,除了被迫而從事自衛戰鬥外,大抵也很少作出主動出擊的行動。這些事實指出,南越國家要生存,人民要生活,就必須首先堵塞了越共的陰謀滲透之路,然後才可進而達到撥亂反治的目的。在這一前提下,與南越關係最為密切、而又有重大影響力量的當地華裔華僑,毫無疑問是南越政府必須優先爭取的對象。

南越的華裔華僑數以百萬計,他們在那裡生根成長,早與南越的禍福安危共為一體,其愛護南越之心,決不在越人之下。但也必須了解,他們大部份雖已歸化越籍而成為南越公民,但他們畢竟還是「中國人」,這就必然保有一份既愛越南但也不會不愛自己傳統文化的民族情感,因此如何讓這些華裔華僑為保衛南越和保衛自己而盡其應有的責任,這就不能不要顧及他們「民族情感」的因素了。

這一問題的存在,有若干事實可以看出,一是有些在南越出生的華裔青年,過去常有為逃避兵役而出以向外逃亡的行動,有些逃去金邊,有些逃來香港,好像十分不願參與反共的戰鬥。二是自從今春越共向西貢發動「死亡進軍」後,堤岸曾經發現有些華裔青年替他們充當嚮導,後來更有若干反共華人和學校報紙等,受到越共恐怖分子的狙擊,這都是華人社區已有越共潛伏活動的證據。這些現象的形成,據一些熟知南越僑情的人士指出,與過去南越政府對待華人不甚公平,頗有關係。後來南越政府有鑒及此,業已陸續加以改正,其中包括華裔青年接受軍訓,採取華語講授,華人司機考的士牌照,得用華語應考等等,都是屬於一種旨在消除華越隔閡的表現,並且已廣泛獲得華人社區的好感。但越南的當前急需問題,是肅清潛伏內部的共諜,其中堤岸區內的親共分子,自非有賴華人動手「清理」不為功。因此現在南越政府為了表示「越華一家」,不分畛域,業已策動堤岸各區組織華人「自衛隊」,由南越政府按各區需要,發給槍枝,使堤岸華人能夠自動負起聯防自衛的義務。

由最近越共的暴行所顯示,他們為了影響西貢人心,打擊南越經濟,正把堤岸華人社區作為破壞的目標。在越共發動所謂「五月攻勢」時,堤岸若干商業中心區曾經備受砲火摧殘,損失無可數計。堤岸華人商店一般皆為兩層至三層的樓宇,越共根據他們的「戰略要求」,曾把某些街道房屋一連打通樓上一、二十間,以便隨處走動的向軍警射擊,由於他們「聲東擊西」,竄匿無定,軍警投鼠忌器,竟有束手無策之苦。這些越共本為小組隊伍,通常不超十人,但常使南越軍警疲於奔命,等到夜幕低垂,他們又可利用各種掩護,從容過去。而最有使南越政府深感困擾的一點,是對這些越共分子的襲擊,事前多缺乏情報,等到事後拘獲一些嫌疑分子,如非推說一切不知,就是自稱受了暴力脅持,不敢反抗,因為此類嫌疑分子對各種居民證件,無不具備,既沒有人加以指控,警方以證據不足,也就徒喚奈何。這原因,就是越共在華人區內已經有了秘密組織,若干反共的文教人士,也一再受到他們的暗殺,華人恐怕越共報復,除了守口如瓶,事實亦無應付方法。

這次南越政府策動堤岸華人社區組織自衛隊,這是非常明智的一項措施。就我們所推想,這種「自衛隊」的組織形式,頗有類於以前廣州的「商團」,由各區商號派出人員服役,負責區內治安的工作。其中可能還包括一點,就是華裔中的適齡壯丁,祇要參加了自衛隊組織,就可作正式服役論。與此同時,越南政府已決定一切官方文告都中越文並用,當地僑校的華文教育據說亦已不加限制,這對促進華越人民的團結,必然有其良好的影響。而因堤岸區內的共黨活動事實逃不過了廣大華人的眼睛,現在華人有了武裝自衛隊的組織,如果他們不聞風遠飆,或消聲匿跡,遲早也有被清除的一日,而這不僅是南越內部安全之所繫,同時也是華人社區非此不足互助自保的。

我們知道,南越華裔華僑的反共意志絕不後人,因此他們為了保衛南越的生存,也為了保衛自己的身家性命,在理都該熱烈參加自衛隊組織。且亦可以相信,共黨之能夠為非作歹,不過欺負人們多有「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理,故能以極少數唬嚇迫害大多數,但如人們一致團結起來,對若輩任何蠢動予以迎頭痛擊,則這些共黨分子的力量,實在卑不足道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