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16日 星期一

由「陽江血淚」看廣東地區的反毛鬥爭

昨天本報第四頁刊出了一篇「陽江血淚」的專訪稿,這些最近逃亡來港的當地漁民,向本報記者透露了一宗既壯烈又悲慘的事實。據稱:在今年三月間,陽江境內的閘坡市地方,有一支由共軍退役軍人領導組織的「人民隊伍」,最初打着「擁毛」旗幟,暗中從事反共、反毛的活動,許多人民聞風參加,人數有數千之眾,後來這些反共的退伍軍人更弄來大批槍枝,便成了一支人民武裝部隊。他們開始在瀕海地區建立基地,和展開襲擊毛共機關的戰鬥。有一次,他們獲悉了有大批毛幫共幹在溪頭鎮召開會議,他們看準機會奮勇出擊,把百多名在地方上怙惡不悛的共幹,全部殺死。事後毛幫派出大量共軍圍攻這支人民隊伍,在粵南沿海展開一場生死戰,該人民隊伍因為眾寡懸殊,被迫退至閘坡海陵半島,結果以彈盡援絕,又復背水為陣,致全部壯烈犧牲。

據陽江漁民稱:當共軍追擊至閘坡市內時,滅絕人性的毛共派部隊逢人便殺,很多平民都枉死在亂槍之下,街頭遍地伏屍,被殺人數估計最少數千人,是陽江歷史上空前未有的一幕大屠殺。這幕人間慘劇,也是促成他們這次集體逃亡的原因之一。

陽江人民這種反毛反共的武裝鬥爭,其死事之烈,直是驚天地而泣鬼神,即在中國歷史上,也不易找到相同的例子。譬如田橫五百義士,他們不願齊王向劉邦稱臣而集體自殺,並非死於困獸之鬥。明末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那是關外「滿人」清兵入侵中國,屠殺不肯屈服的「漢人」,就當時來說,可以說是兩個「敵對民族」的戰爭,並非同族同胞的自相殘殺(在三百年前的觀念是如此)。但「陽江血淚」的背景,那些鎮壓人民反抗的毛幫軍隊,卻完全犯了「自家人殺自家人」的滔天罪行,而這個萬惡的殺人兇手不是別人,正是自稱為正副「統帥」的毛澤東和林彪。

從時間上推算,粵共「革命委員會」在今年二月下旬間開鑼,毛派為要達到「槍桿子裡出政權」,曾由湖南、江西調入幾師共軍,到粵鎮壓,現任湖南「革委會」主委的黎源,就是當時一支入粵共軍的「軍長」。現在我們可以明白,原在廣東「稱王稱霸」的軍區頭目黃永勝和溫玉成,一個躍陞為「總參謀長」,一個拜命為「北京衛戍司令」,和黎源的搖身一變為湖南「革委會」頭頭,原來他們的「加官晉爵」都是靠無數廣東人民鮮血換來的。在他們的「虎皮交椅」下,正不知堆滿着多少廣東同胞的血淚,多少反共義士的頭顱!

當然我們可以了解,大陸人民因反毛抗共而被毛派軍隊「屠城」的事件,絕對不限於陽江,或任何一個縣市,而這種人民被殺絕不同於「派性之爭」,又是無須解釋的事實。而目前毛幫所採鎮壓人民反抗的手段,就是一面大力「清洗」各省共黨組織中的非毛派勢力,給他們的一個罪名是「地方主義」;另一方面則採用滿清統治的手法,把那些握有槍桿的共軍將領,儘可能調離其原籍貫地區,讓他到其他地區扮演「鎮反」的角色,這兩種手段的一個目的,就是寧願造成人民與共軍的矛盾,也不願地方的反毛勢力建立起來。尤以廣東情形,更是如此。

由現有的事實顯示,毛幫在廣東攪的「文化革命」,縱容那些外省籍的紅衛兵到廣州造反,主要目的就是要一舉剷除廣東的「土共」勢力,奪了他們在「省委」、「市委」各據要津的大權。因此粵共「革委會」成立,所有靠「土共」起家如曾生、尹林平、馮白駒、歐初、鄭少康等等,全被打成「叛徒」、「走資派」,無一倖免,甚至連那個聊供點綴的女丑區夢覺,亦在被清算之列。可以說,在粵共「革委會」開鑼之日,亦即是廣東「土共」全部打入地獄之時,毛澤東對廣東猜忌之深,於此可見。

據來自敵後的消息說:廣東中共的「地方主義」分子,最近發出號召,要求全省各地反毛幹部共同奮起,推翻毛林派在廣州成立的「革委會」,另行組織一個廣東人民的真正「新革委」機構。他們推定林鏘雲為「新革委會」的主委,尹林平、歐初副之,準備於「十.一」偽慶時宣佈成立,實行與毛幫唱對台戲。對於這個以廣東「土共」為主的新組織,現在祇限傳聞,未經證實,其前途如何,此時尚難估計,但我們認為,毛澤東既以排除「地方主義」為急務,而各地人民的反毛運動又正趨向成長的今天,各地共幹無論為了消極自保或與人民的反毛鬥爭聯成一氣,這都應該各就他們的省區,各自聯合起來,革毛派的命。廣東民風、地理都比較特殊,更應另創局面,樹之風聲,作為其他省區的「樣品」。以後如何,可待推翻毛偽政權之後付諸人民公決。現在是時候了,各省人民無論是為了討毛救國或抗暴保家,他們都該分別起來,把那些作威作福的毛派分子驅逐到外地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