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9月8日 星期日

毛幫「文化革命」面臨慘敗!
--廿九個「革委會」的成立就是慘敗的開始

毛、林一夥及其在海隅的爪牙,昨天興高采烈,得意忘形的「慶祝全國山河一片紅」。所謂「一片紅」,就是說西藏和新疆的「革命委員會」,已在大前天分別成立。至此,大陸的廿九個省、市、自治區,統統俱組成了「革命委員會」。黑龍江是最早出現「革委會」的地方(一九六七年一月卅一日),毛、林經過二十個月來使盡渾身之勁,拿出文鬥武鬥的「法寶」,才勉強湊足了廿九個非驢非馬的「權力機構」。這從表面上來看,頗似毛、林已「全面勝利」,但隱藏在背後的事實,卻無不顯示是毛、林的全面慘敗。他們且慢為此「慶祝」,樂極生悲的日子,看起來越來越近了。

甚麼是「革命委員會」?毛澤東是這個名稱的「發明人」,他於去年八月首次正式提出這個組織的任務時說:「在需要奪權的那些地方和單位,必須實行革命的三結合的方針,建立一個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無產階級權威的臨時權力機構,這個權力機構的名稱,叫革命委員會好。」在毛酋發表這一「指示」之前,所謂「三結合」已在一九六七年第一個實行「奪權」的黑龍江省提出,毛、林控制的「人民日報」,當時解釋「三結合」就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派的代表,解放軍當地駐軍的代表與黨政機關中的革命領導幹部三方面結合起來。」到了今年三月三十日,「人民日報」、「紅旗」雜誌和「解放軍報」,發表了一篇「聯合社論」,說毛對「革委會」的「最新指示」是:「革命委員會的基本經驗有三條,一條是有革命幹部的代表,一條是有軍隊的代表,一條是有革命群眾的代表,實現了革命的三結合。革命委員會要實行一元化的領導,打破重疊的行政機構,精兵簡政,組織起一個革命化的聯系群眾的領導班子。」毛的這套話,就是想把「革委會」的今後任務,確定為一個「一元化的領導班子」。他用「班子」這兩個字,倒很「坦白」,被毛、林控制的爪牙,與賣藝者無殊,戲一旦演完後,「班子」就散了。現在戲快演完了,祇待「散班」吧。

為甚麼說廿九個「革委會」的完成,就是毛、林的全面慘敗呢?這因:㊀這個組織的本身是建立於沙堆之上,時時可以坍毀。從「文化革命」響鑼之日開始,大陸的混亂情況便日甚一日。迄至今日,大陸上誰是真正擁毛的和誰是真正反毛的,連毛自己也難加區別。「革委會」三方面的成員,毛能保證個個是「不貳之臣」嗎?上海「文匯報」就不斷承認,在「革委會」中有「走資派」。對毛而言,「革委會」的可靠性殊微,而大有可能已成為反毛力量的「庇護地帶」。㊁這樣的組織,先天上具有排他性的矛盾,幹部對軍隊的敵視,群眾對共幹和軍隊的勢不兩立,而軍隊又以「槍桿子出政權」,自視為功臣。三種互相對立的矛盾的存在和擴大,不但「一元化領導」永遠不可能,甚至會發生火併,進而導致另一種形式的「奪權」鬥爭。㊂反毛力量的滲入「革委會」,不啻是獲得立足點,採取陽奉陰違和以退為進的手法,不時乘機展開「革命怠工和破壞」。這一可能性在「革委會」全部成立之後,必較前有增無減。基於此,則「革委會」這種組織,利於毛的作用極為有限,而且有其一定的時間性,稍後就會「轉型」「蛻化」,成為每省、每市和每一自治區的反毛「大本營」。說毛、林全面慘敗,理由在此。

我們若稍稍留意「革委會」的難產過程,就可以了解毛、林何以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歷二十個月的時間,纔勉強湊足廿九之數。這反映毛、林在此段期間內所遭遇的抵抗和阻力,何等巨大。若毛、林如同共報宣傳那樣「受全體人民擁護」,則大可作到朝頒令、夕奏功的地步了。二十個月後的今天,為此大事敲鑼打鼓,事實上是毛個人「威權」全面破產的證明。喪事當作喜事辦,港共分子恬不知羞!

毛澤東是個最奸黠的獨夫,他對面臨的悲慘失敗,心知其危而不敢言。舉個例子來說,上月十五日毛發表的「要充分發揮工人階級在文化大革命中和一切工作中的領導作用」的「指示」,就是他企圖挽救「文化革命」最後失敗的一項毒計。因為他驅使「紅衛兵」為他的「江山」流過血,但證明這一班乳臭未除的小鬼,敗事有餘,「不堪重用」,於是踢開「紅衛兵」而抬出軍隊,用槍尖進行恐怖統治。但軍隊派系林立,結果此計又成泡影,三十六計,最後一計祇好再度「借重」工人,把工人高高捧起,說他們是文化教育的領導者。這一毒計一旦又不售時,毛還有甚麼「法寶」可以一試?

總之,「革委會」成立了多少個,與數量無關,而是質的問題--逐漸變質成為反毛聯盟。「文化革命」也不會因「一片紅」而結束,前天的「人民日報」就坦白承認:「它(指廿九個「革委會」的成立)標誌着整個運動(指「文化革命」)已在全國範圍內進入了鬥、批、改的階段」。該報不敢用「全面勝利」字樣,可見它已無「魄力」吹牛。所謂「鬥、批、改」也者,就是另一回合的新血腥整肅和屠殺的開始,大陸人民和共幹與士兵,不知又有多少會人頭落地了。所以說「一片紅」其實是說血洗大陸的「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