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8年8月8日 星期四

港英特務又一暴行

黃文益、關揚翔、林記行、黎光、梁生五位摩分戰友,八月二日在光榮出獄的前一天,被港英警察「政治部」一名蓄有兩撇鬍子的洋特務,率領幾名嘍囉,加以毒打。其窮兇極惡、殘酷野蠻的暴行,連「域多利拘留所」的官員也因害怕出事而表示反對。港英這些特務,毒毆我們的戰友之後,意猶未足,第二天又在「政治部」的辦公室裡,用手鐐把我們的戰友雙手吊起,兩腳鎖無椅腳,連番毒打。

港英特務對我愛國同胞一貫極端仇視,這次毒打我五位摩分戰友,更是懷着醜惡不堪的目的--把他們毆暈之後,在「監視行為」的小本子上打上指模,藉以隨時進行新迫害。這種暴行,證明這些港英特務是典型的法西斯分子。

所謂「監視行為」,是港英繼續迫害我出獄戰友的一種卑鄙手法。我們的戰友,行為光明正大,他們被非法逮捕,無理投獄。他們是被迫害者,完全無罪。對於無罪的人加以「監視行為」,而從事迫害的人逍遙法外,世界上那有這種歪理?黃文益等戰友,為了維護民族尊嚴、力拒歪理,甘冒身肌之痛,不怕遍體鱗傷,在野獸面前,毫不怯懦,他們就是鬥得好!

港英法西斯分子在濫捕我愛國同胞之後,就加以毆打,久已激起我同胞的怒火中燒,現竟在釋放之前,又施毒刑,野蠻殘酷,一至於此。港英當局如此仇視我愛國同胞,如此瘋狂對我同胞進行迫害,你們究竟想達到什麼目的,究竟想把緊張的香港局勢推到那裡去?

摩分已對此事向伊達善抗議,並發表聲明,提出三項要求。港英當局對於這三項要求,必須切實答覆。在事實面前,任何推宕狡賴將會是徒勞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