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8月3日 星期六

中共的「八一」建軍集會無形取消了
--由黃永勝的「廖化作先鋒」看毛幫危機的深刻化

今天是八月三日,離開中共的「八.一」建軍節已經兩天,但到昨天香港左派晚報出版時為止,「北京新華社」祇發出過兩則其實是一則與「八.一」有關的電訊,那是黃永勝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共軍「建軍四十一周年」招待晚會上的講話,「新華社」把他的講話分成兩則電訊發出,一簡一繁,其實還是同一的消息。照此看來,如果不是還有甚麼其他問題,則八月一日那天,天安門廣場上顯然沒有舉行「八一建軍節」的集會,更沒有以前按年舉行的「大閱兵」儀式(按:去年有集會,但已取消閱兵儀式),祇是由偽「國防部」來一個招待晚會便算。這是說,在毛澤東存心利用林彪排斥「紅軍之父」朱德,而林彪則懷有「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鬼胎之下,刻正企圖遮遮掩掩的取消「八一建軍節」了。再看出席招待會人物的名單,毛澤東、林彪都沒有參加,朱德已被排除,「戲劇」的主角是「總參謀長」黃永勝,「副參謀長」吳法憲,其次提到的陳毅和李先念是以「國務院副總理」的身份出席,但共軍中的「元帥」級人馬如劉伯承、葉劍英和曾任「軍中文革小組組長」的徐向前和聶榮臻等,通通不見露面,反而有問題的「地區部隊負責人」,如韓先楚(福建)、韋國清(廣西)、張國華(四川)、王恩茂(新疆)等,都大搖大擺的作了座上客。另一奇怪的現象,是在「北京革委會」與「首都大專院校」和「中學紅代會」的代表名單中,被稱為江青裙下「四大金剛」的「北大」聶元梓、「清華」蒯大富、「北航」韓愛晶、「師大」譚厚蘭等,通通不知所蹤,祇有「代表」名稱而無名字。像這樣的一個不成名堂的「招待晚會」,毛幫內部矛盾之深,與共軍本身也大鬧「派性」的分裂現象,實已表露無遺。

根據這些事實分析,由於毛澤東和林彪的因急於排除朱德而有意取消「八一建軍節」,不僅使共軍的分裂更為明顯,甚至連林彪和黃永勝之間,也可能因權力衝突而有了「心病」。其中跡象之一是,那些共軍「資深將領」如劉伯承、葉劍英等沒有出席「招待晚會」,顯然是不滿毛澤東企圖一手扼殺「八一」傳統的瘋狂做法。跡象之二是,林彪在今年「八.一」前夕所發表自我吹擂的所謂「重要題詞」,表面上是吹捧「解放軍是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隊伍」,藉以否定朱德為「紅軍之父」的地位,但在事實上,林彪這幾句據稱曾在兩年前被「中國赫魯曉夫郵電部代理人」扣壓不許發表的題詞,根本就是毛幫的「老八股」,而林彪今天竟要把它宣傳為了不得的「大事」,這就顯然是在吹捧自己,而非真正吹捧毛澤東。而林彪所以搶先大吹自己,但又不出席黃永勝「招待晚會」的原因,乃是黃永勝屬於毛澤東「秋收暴動」的「三灣派」,不屬於林彪一系的心腹,因此也就認為沒有替他捧場的必要。同時,屬於林彪一系的「南京軍區司令」許世友,湖南「革委會」主任黎源,也沒有參加這次「招待晚會」,這亦多少可以反映出林彪和黃永勝兩人之間的「心病」。在此我們可以大致看出,今年毛幫「八.一」建軍節之大異於往年,除了朱、毛分家已經無可彌縫外,主要是黃永勝有意拉攏一批後起軍人和地方將領,來樹立自己的勢力,而首先受到威脅的,正是林彪。其次則是黃永勝曾被毛派紅衛兵攻擊為「廣老譚」,所以「文革」一系的人馬,也無人參加這個以黃永勝為中心的招待晚會,表示不願替這個「廣老譚」張目。這亦即是說,在毛澤東否定「八.一」傳統和林彪排除朱德的自私目的還沒有實現之前,毛幫和共軍內部已經四分五裂,亂作一團了。

然則黃永勝如何呢?根據他在「招待晚會」所作的講詞,雖然他也人云亦云的大捧毛澤東,但事實可以看出也是個「不能成事」的土包子。譬如黃永勝說:「我們這支舉世無雙的工農子弟兵,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強大,軍民之間、軍政之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親密無間,我們的國防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鞏固」,以今天大陸到處流血武鬥,殺人如麻的無可掩飾事實,而黃永勝竟說成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好」,那豈不等於說,過去毛幫的軍民關係和軍政關係,比之今天還要亂得更糟嗎?更可笑的,是黃永勝一面叫囂支持越共「打到底」,支持全世界的「人民革命」,一面又氣急敗壞的呼籲:「必須提高警惕,加強戰備,隨時準備粉碎帝、修、反的一切挑釁和進攻」,如此五中無生,語無倫次,正可反映他們對當前局勢的悲觀恐懼心理。在此人們記得,當去年廣州「大亂」,黃永勝被紅衛兵攻搫至體無完膚時,他是「怕得要死」的躲去「北京」,連一句話也不敢說,現在因緣時會而當上這個危機四伏的「總參謀長」,如果他沒有忘記羅瑞卿、楊成武是怎樣的下場,恐怕他明年是否還有機會再開一個「招待晚會」也有問題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