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7月28日 星期日

香港工業遠景一片光明
--人力與技術問題仍待妥善的解決

香港工業的遠景,一片光明。這不是主觀的願望,而是由客觀事實見之。今年上半年工業產銷的出口總值,是三十六億六千五百萬元,比去年同期的總值三十億零二千三百萬元,增加了百分之廿一點二。數字是事實的最準確反映,說明香港工業並沒有遭受港共搗亂的影響,仍然邁開大步繼續前進。僅僅以今年上半年工業產品出口的增加,或者祇能看到光明遠景的一面,我們無妨把過去五年來工業產品出口的增值率,全部列出,然後就可以看出香港工業年來進展的全貌:一九六四年上半年,比一九六三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十七;一九六五年同期又比一九六四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二點七;一九六六年同期又比一九六五年增加了百分之七;一九六七年同期又比一九六六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七點八。五年之中,年年增加,此點說明了香港工業的力爭上游,恆心與決心兩具,而在數字的背後,我們又可以看出香港工業發展的趨勢,一是外銷市場從區域性發展至世界性,二是產品範圍由固定的而擴至多式多樣,三是由小型的和不重視技術改革的生產,發展至大型的和講求新穎技術的生產。若不如此,工業產品出口的增值就無法保持下去。

不過,工業的長足發展,主要有賴於三個條件,此即資源、人力和技術。對於第一個條件,我們受自然地理環境的限制,無法自給,這是先天性的弱點,非後天所能克服。因此,我們就須退而求其次,加強第二與第三個條件,彌補資源匱乏的不足,而在工業發展速率愈高的時候,人力和技術的需求更切,否則,其發展速度就會步步緩降。這是一般的經濟生產原理,香港無法例外。

先言人力:今天香港工業所最感短缺的,不是專家,此因任何大規模的工廠,所需專家為數究竟有限。目前所短缺的是一般的技術人員,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鍾士元博士前天在該會第八屆年會中的致詞,對此說得很明白。他說:技術人員是工業的基幹,技術專家的需求為數無多。香港工業技術人員的缺乏,主要是當局對培養技術人才的努力,作得不夠。舉例來說,工業技術諮詢委員會新近的調查報告中,指出香港電子工業技術人員的訓練,須較現時增加三倍,紡織工業須增加八倍。於此可見,港府當局對這一方面的努力,不祇不夠,而且差得太多。上述委員會同時指出,香港工業的三個主要成員--紡織、塑膠和電子,每年需要二千名技術人員的生力軍,而現時接受訓練的人數,祇有九百人,與實際需求額相差一半以上。這是一個極端嚴重的問題,港府當局若仍用「老牛破車」的步伐去訓練工業技術人員,則香港工業的進一步發展,一定會受到阻礙,目前縱使遠景光明,但隱憂卻也隨之而來。

除了技術人員不足之外,另外則是熟練工人的外流。對於這點,雖然沒有準確的統計,但熟練工人的外流趨勢,有目共睹。最近自由工會負責人馮海潮就指出過這一危機的存在。他說:無數熟練工人,紛紛赴美國和亞洲其他國家謀生,因為此地的勞工立法不夠完備。這種熟練工人的外流現象如不設法阻止,對於香港工業的繼續發展,顯然是一種無可補償的損失。

再說技術:六十年代是核子時代,今天的工業技術,可以說無時不在前進。任何一個工業國家,如果在工業技術上不求改進而墨守成規,則它就會落在人後。香港工業最近幾年來,對技術方面固已逐步革新,不遺餘力,但仍嫌不足。所謂技術改革,並非單指這上工業先進國家的技術水平,而也是指自己的創造和發明。香港工業過去最大的弱點,就是「東施效顰」,一見別人的創作,立即模倣。這是從事工業者不求上進的心理偏差。鍾士元博士在上述會議中說:香港工業產品的品質和設計,必須較成本低廉國家的產品更為優美。良好的品質與精美的設計,有賴於工業技術的日日新。因此,我們希望工業界人士,在這一方面特加努力。技術改革的要求是大膽嘗試,發掘人才。現代工業家與曩昔不同的地方,就是高瞻遠矚,把一切利益放在長遠的未來。

我們對香港工業的光明遠景,堅信無疑;但我們也認為光明遠景的最可靠保障,則在於工業界人士的不斷努力。由於工業界人士長期的奮鬥,克服了一連串的困難,香港工業始有今天的基礎;如果因目前的進步而稍存自滿,則香港工業的前進,很可能不進即退。

可是,僅僅以工業界人士的單方面努力,仍然不夠,必須配合港府當局的扶植和協助。例如大規模從事技術人員的培養,對工業產品的進一步拓展海外市場等等,俱屬當務之急。我們一貫的理念,就是香港工商業如果根基穩固,則任何「外患」都不能破壞我們法治社會的安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