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8年7月14日 星期日

全是見不得陽光的勾當

從本報今天所載的特稿,人們可以看到港英迫害被拘留在集中營的我愛國同胞是多麼殘酷野蠻。

港英虐待黑獄中的愛國同胞,曾一度血洗赤柱監牢,暴行彰彰在人耳目,而港英還圖狡賴;對於集中營內被拘禁各人的情況,也諱莫如深。在各有關方面揭露出來的事實面前,更證明港英既兇殘而又懦怯,它有膽害人,卻無膽認帳,鬼鬼祟祟,完全見不得陽光。

港英縱容特務在集中營裡用最卑鄙的手法來對付愛國人士,什麼「嘆冷氣」、「烤香蕉」、「遊街示眾」、強打指模、邊打邊審、……等等花樣百出;有病不認真給予醫療,反而加以變相磨折;連如廁都成為磨折方式之一,總之千方百計,從肉體到精神來迫害這些愛國人士,任何有正義感的人聽到,都不能不為之髮指。

港英的愚蠢想法,也許認為這樣就可以摧毀愛國同胞的鬥志,但是,結果適得其反,在集中營裡的愛國同胞始終沒有放棄針鋒相對的鬥爭,越鬥越頑強;而港英的暴行,無非自行揭露其法西斯的本質,煽起港九同胞對它更大的憎恨。港英的暴行,將由全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逐一記下來,總有一天,同它清算。

被關在集中營的人,全是無辜的,究竟他們犯了什麼「法」,有了什麼「罪」,連港英自己也說不出來。港英胡亂頒布什麼「緊急法令」,要拉就拉,要扣就扣,十足法西斯的措施,無法無天已極。這種措施,不但撕毀了它平時吹噓的什麼「法治」、「文明」的假面目,也揭出它敵視中國人民和港九同胞的壞心腸。

上週港英發言人談到釋放張亞津、張佐衡兩人時說,過去扣留他們,是因為「他們在香港公眾中出現,被認為對和平的社會一種威脅」,如非「絕對必要」,並不想把其餘的人拘禁過久。真是不知所云。誰能相信中總的英文祕書張亞津和印刷工人張佐衡從事他們日常的正當工作,竟會威脅到整個「社會」?現在被關在集中營裡的五十多人,又不是古代神怪小說裡的妖魔,難道他們「在公眾中出現」,就會搞到「天下大亂」?

為了反華、反對毛澤東思想和反對港九同胞愛國,港英出齊軍警特務,大規模格殺打捕我愛國同胞,才是對「和平的社會」的唯一重大的「威脅」。由於港英這樣無法無天地迫害善良,激動公憤,播下更多仇恨的種子,這個「社會」的「和平」被港英一手破壞掉,如果它還不立即回頭,改絃更張,那末,最後的苦果就非由它自己吞下不可。

港英一天不接納愛國同胞的合理要求,把所有無理拘留的愛國同胞釋放,賠償損失,承認錯誤……,全港九愛國同胞就一天不停止反迫害的鬥爭。不達目的,決不罷休。港英無論玩弄什麼殘暴、狡猾、拖延、卑鄙的手法,都是白費心機,徒然自增其罪戾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