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7月13日 星期六

論「性教育」與「廢除死刑」兩問題

最近香港有些社會人士,熱心鼓吹兩件事,一是推行「性教育」,二是「廢除死刑」。凡是這一類問題,提倡者方面必定有他們的「理由」,至於是否適合現實環境和對世道人心的影響如何,則是另一回事。近年香港人似乎有一種觀念,不管甚麼東西,祇要外人提倡於前,就想學步於後,而對這種東西的為好為歹,是進步抑或退化,是正常抑或反常,概不在考慮之列。目前某些人士所津津樂道的「性教育」和「廢除死刑」,多半也是出於這種心理。因此有關這些問題,我們自有提出討論的必要。

古人有謂:「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也有說:「食色性也」,人類的兩性生活既是與生俱來,向青年學生灌輸「性知識」,自然沒有甚麼不可以。但是我們必須了解,人類的生存並不單純為了「性」,而尚有比性更高的意義,此即孔子所說的:「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夫婦關係是「家」的開始,「男子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故必須「內無怨女,外無曠夫」,人人有一個正常的「家」,然後男女兩性的生活才得謂之美滿。再引申其義,就是「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從中國的歷史發展軌跡看,在周公制禮作樂前,我們祖先的兩性生活並不怎樣正常,那時男女雜交與近親通婚並無限制,詩經鄭、衛之風有不少描寫男女打情罵俏和「淫奔」之詩,可以想見當時的風俗。後來周公定了婚喪制度,禁止同姓通婚,然後中國人倫始得其正。而周公大行「封建」的用心之一,就是要把許多王室貴族「封」到較遠的地方,藉以避免他們因近親通婚而造成後代身心的退化。因此可以說,中國有五千年文化歷史,民族的生存繁衍綿綿不絕,人民的聰明才智絕不後人,與這種夫婦關係的相沿不墮,是有其密切淵源的。

中國的古籍並不諱言「性」,甚至比全世界談性都要早,易經所說的「男女媾精,萬物化生」,說的就是「性知識」。但孔子了解夫婦之道比「性」更為重要,所以他有說:「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也。」他的意思是,男女結婚以後,就會懂得「性」是甚麼,未嫁而先學養子,如非不切實際,就會變成「未婚的媽媽」,這對夫婦之道是會有它不良影響的。

再看現代的西方國家,由於人們過度要求「性自由」,而忽略了正常夫婦關係的可貴。就在這種性泛濫之下,現在許多人所感到的生活上威脅,並不是「性知識」的缺乏,而是「夫婦道苦」。那些青年男女們,也有許多在結婚之前已經有了「性經驗」,「性教育」不僅無助於他們對人生真義的了解,反而使他們急於「體驗」,成為青年問題和社會問題的一大病源。現在香港社會也有這種趨勢,青年所患的不是「性教育」的不足,而是愈來愈不重視「性道德」觀念,所以有「未婚媽媽」,和尚未成年便已因「性」犯罪的男女青年。以這樣的社會風氣而提倡「性教育」,結果將是無補於他們的正確人生觀,反而使這些男女青年有所藉口,認為學校也在進行「性教育」,他們更應享有「性自由」。試想想,這種教育的後果如何,還待著龜嗎?

事實上,青年學生並非不可接受「性知識」,以前中國大陸中學生所讀的「生理衛生」科,就顯然包括有「性教育」在內,而現在香港所以成為問題,乃在以前學校並沒有這一門功課,如今才來加上去,青年由於好奇心影響,這就恐怕難免不因誤解而發生更多的流弊。此就香港現實環境言,捨棄道德教育而先談「性教育」,即使未必有百害而無一利,至少也是本末倒置,離開了教育的最高原則甚遠的。

再談「廢除死刑」的問題,死刑不能防止犯罪,這是主張「廢除」一說的來源。近代國際法學家有兩派,主張用死刑判處重罪的,稱「報復主義」,主張廢除死刑的,稱「感化主義」。但由西方國家所得的經驗,如英國廢除了死刑後,犯罪紀錄祇有增加,並無減少,因此現在又有人贊成恢復之說。中國儒家了解法律不能為治之本,根本不主張嚴刑峻法,但也認為對罪大惡極者不妨處以極刑,故雖力倡「德教」的孔子,也有誅少正卯的一幕。香港現行法律並不太重,除預謀殺人會難免一死外,其他的刑事罪行,大致多判十年不到的徒刑。但目前香港犯罪之風愈來愈烈,譬如去年林彬兄弟的被左派暴徒活活燒死,月前揭發的一宗少婦幼童慘被碎屍案,這種滅絕人性的殺人兇手,如果一朝罪人斯得而亦倖免一死,試問這個社會還有甚麼人身保障可言?因此在此時此地的香港,我們主張「慎刑」是可以的,不顧事實的高談「廢除死刑」,這就等於鼓勵壞人作惡,而使社會秩序更不堪問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