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7月11日 星期四

大陸內亂已證實無可收拾!
--毛偽政權的日子將是屈指可數了

當毛幫狂熱鼓動「奪權」鬥爭時,大陸各地紛起反抗,到處「糟得很」和「亂得很」,但當時毛幫對這種「亂象」,不僅視若等閒,而且還形諸筆墨的公開叫囂說:「越亂越好,不亂不治,治在其中」,藉此替倡亂造反的紅衛兵壯膽。後來各地頻頻掀起流血武鬥,那些紅衛兵刊物便常常引用這幾句話,作為他們無惡不作的藉口,結果紅衛兵橫行無忌,大陸也就真的出現了一個無可收拾的「亂局」。

時至今日,整個大陸「亂作一團」,這是否「越亂越好」呢?如就毛幫本身去找答案,那完全是否定的,因為第一,由去年至今,毛幫的言論宣傳一再攻搫「無政府狀態」,足見他們對這種「內亂」正感到莫大威脅;第二,為了減少武鬥的亂源,毛幫曾經三令五申的禁止紅衛兵「串連」,要他們「復課鬧革命」,但那些紅衛兵卻是「你說你的,我亂我的」,根本置之不理,而毛幫對此也束手無策。這便足以證明,毛幫當初希望「亂出一個道理來」,現在事實已適得其反。

到了最近,大陸全面天災再加上空前大亂,除了饑荒、死人之外再沒有新聞,但在較早以前,毛幫對於自己的醜聞壞事還在力圖隱諱,而且恬不知恥的硬把壞事說成「好事」,以求儘可能的掩飾外界的視聽。可是紙不能包火,毛幫對於亂到不成樣子的大陸,結果還是要用「默認」方式,向現實低頭。一是為了家醜不外傳,毛幫被迫宣佈禁止外人入境,實行「謝絕參觀」。二是屬於毛共「官方」的「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正式向有貿易關係的外國商行發出通知,嗣後對共區出口的貨物,不再接受因罷工、暴動和群眾騷動的各種意外保險的投保,換言之,如有因此遭受任何損失,概由「貴客自理」。本港渣打銀行已將毛幫此項通知轉告各銀行同業和保險公司,請它們在開出大陸出口貨的信用狀時,應將該項保險予以剔除。大陸內亂的嚴重空前,由毛幫這種拒受暴亂保險的通知,業已成為無可狡辯的鐵證。

大陸何以亂到這般田地?事實皆由毛澤東一手所造成,這可分幾點來說:

第一、最近毛澤東和林彪兩酋分別發佈過一項機密性「通知」,亦即是毛幫所謂的「最高指示」。據毛奸「指示」第十三點「關於武鬥」一項說:「對武鬥不要看得太緊張,對形勢不要看得太嚴重,不要急,那裡有武鬥,必然有後台,讓他們表演一下,越表演越孤立,使群眾看得更清楚,群眾孤立他就好了,亂是暫時的,可以轉化為好的,打架是支流,是暫時的,不要轉移鬥爭大方向,今後再搶槍就是反革命了。」林彪的「指示」也有說:「不要怕亂,亂透了就好,亂的過程對於每一個人都是鬥私批修的過程。」由於毛、林兩酋都說「不要怕亂」,「對武鬥不要看得太緊張」,這可顯出毛幫根本無力控制武鬥,祇好任由各派互相打殺,以求苟延殘喘於一時。如此一來,各派武鬥便祇有愈來愈兇,而大陸內亂便更不知伊於胡底。最近粵省不斷漂來的海上浮屍,正可反映大陸各地武鬥的慘烈。

第二、各地武鬥多有共軍勢力在背後支持,毛幫自知無力控制這種內亂,因此也不敢對共軍有所干涉,而且還極盡委曲求全的能事。如毛酋「指示」的第十四點「關於解放軍」一項說:「不要把我們軍隊搗亂了,解放軍內部有問題,可以一個省、一個省的來談判。」此項「指示」雖然寥寥數語,但已足道出了大陸內亂的主要癥結。所謂「解放軍內部有問題」,當然是指那些手握兵權的反毛派,毛幫因為不敢激成內戰,因此對於這些「有問題」的將領,祇望用「個別談判」加以軟化、分化。現在大陸宣稱已經成立了「革委會」的省區,其中大部顯然都由此等「有問題」的共軍將領所把持。但有些紅衛兵不知死活,硬要「造反」,結果,毛幫還就得了這些「有問題」的將領,但這些將領不會容忍毛派紅衛兵,這又成了許多省區「大亂」的源泉。

第三、在毛派紅衛兵之間,由於利害衝突,積不相能,也在明刀明槍的互相砍殺。其中最有代表性意義的,是「北大」和「清華」兩派,由三月底至今,兩派人馬不斷在北大和清華校園內展開武鬥衝突,「北大」有幾座校舍已因此被毀,而在最近一次打鬥中,「清華」大學有十五名學生被打死,傷者人數還沒有透露。這兩派人馬都自稱為正統紅衛兵組織,並且都以江青為「黑後台」,因此「中央文革」不敢過問,駐平共軍更不敢干涉。而這兩個紅衛兵組織,在大陸許多省市都設有所謂「聯絡站」的支部,因此這種武鬥由北平蔓延到各地,又是必然的結果。

有此種種原因,可知今天大陸的內亂,絕對是毛幫的「死症」。如果說,古今中外都沒有能在大亂中不倒的政權,則毛偽政權的日子,也就真的屈指可數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