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7月6日 星期六

對英國商人的「當頭棒喝」!
--論毛幫對一家英國工程公司毀約勒索事

據「新華社」發佈消息稱:「北京市中級人民法庭」,在本月三日舉行宣判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詐騙案大會」。被告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不敢前來認訴,大會進行缺席宣判」。據稱:毛幫所作的「判決」是:被告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於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與「中國(共)技術進口總公司」簽訂的工廠合同,自判決之日起立即廢除;限「維克斯--吉瑪公司」在中國(大陸)的人員,自判決之日起在十日內離境;「維克斯--吉瑪公司」賠償「中國(共)技術進口總公司」的經濟損失六十五萬英鎊。

據毛幫的「判決書」指稱:「被告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於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同中國(共)技術進口總公司簽訂了供應中國(共)技術進口總公司工廠的合同。三年多來,在執行合同過程中的大量事實證明,被告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根本不按規定履行合同,蓄意進行詐騙。它派遣來中國(大陸)的所謂技術人員,有的不稱職,有的是冒充技術人員的間諜分子。間諜分子喬治.瓦特(本報譯華特)來中國(大陸)前,接受該公司負責人杰伊布置的搜集情報的任務,在中國(大陸)期間,大量竊取了我國軍事、政治、經濟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重要情報,積極為英帝國主義侵略政策效勞,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該犯已被我國甘肅省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另一名所謂工程師彼德.迪卡特,也在我國從事間諜情報活動,已被我國公安機關驅逐出境。」

在毛幫的「判決書」中,還一再指摘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違反合約,「沒有掌握合同工廠的主要技術,並且一再玩弄騙局。其他如技術文件的交付,設備材料的供應,及實習人員的安排等方面,被告也一貫採取拖延、推脫、抵賴等手段,進行詐騙」。「新華社」說:「在缺席宣判時,全場熱烈鼓掌,革命群眾還高呼口號。『打倒美帝國主義!』『打倒英帝國主義!』『無產階級專政萬歲!』」云云。

毛幫自導自演這一幕對英國一家工程公司的「缺席宣判」案,在這事實本身並不使人驚異,但是借用昨天一家香港左派晚報的「評語」,這倒可說是「對英帝分子的當頭棒喝」。因為這事已清楚告訴一些醉心與中共貿易的英國商人,誰想在毛幫身上撈取油水,誰就得要蹈上這家「維克斯--吉瑪公司」的覆轍。譬如月前粵共舉行「春季交易會」,毛幫在香港大力拉攏日本商人參加,有些日本商人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大家爭着去廣州「發財」,人數之多,為所有外商之冠。但結果,他們「發財」的好夢未圓,卻有十幾人被扣留不得脫身,現據查明,這些一度被傳「失蹤」的日商,已被毛幫視為「間諜」,他們的命運如何,刻尚在未可知之數。由此而看這家英國工程公司的被「判」上許多罪名,在這個無法無天的大陸共區,那是一點也不稀奇的。

再就我們的分析,這家英國工程公司在一九六四年與毛幫簽訂了一項工廠合約,那時適在毛俄關係破裂,蘇俄撤走了千幾名「專家」和帶走了所有工廠與機器的圖則之後,毛幫一時手足無措,這才找上這家英國公司訂立新合同,其用意不外向蘇俄「老大哥」表示:你「靠害」不了我,我有英國人幫忙。但在事實上,毛幫祇是利用英國商人為「政治工具」,而不是真正有所「借重」於他們的。到現在,事隔三年多,毛幫顯然認為這家英商的利用價值已告完結,因此它就不惜露出其本來面孔,藉所謂「缺席宣判」而一舉撕毀這宗合約了。

同時我們還可了解,在這次北平宣判之前,這個被指為從事「間諜」活動的英國工程師喬治.華特,早在今年三月間,已被毛幫蘭州「法院」判了三年徒刑,中間英國駐平代辦屢欲與他會晤而不可得,這顯然是毛幫作賊心虛,不願真相外洩,以免英國代辦有提出交涉的機會。現在「北京」法院除重複指控該英工程師的「間諜」罪名外,還加判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賠償「損失」六十五萬鎊(伸約九百四十多萬港元),這種明目張膽的勒索動機,可能有兩點:一是毛幫欠了英國工程公司約六十五萬鎊的債,圖以這種判決作為「賴債」的手段,因為毛幫片面撕毀了合約,英國公司當然不會「遵罰」,毛幫就正好以此為藉口,說是「以債抵罰」了;二是毛幫有意以英工程師喬治.華特作為「人質」,仿強盜「擄參勒索」的辦法,向英國「維克斯--吉瑪公司」勒索一筆鉅款,所謂「賠償」云云,等於是強盜所說的「開門利是」,這種目的在「錢」的卑鄙嘴臉,由毛幫「缺席宣判」的蠻橫無理,業已表露無遺。

綜如前說,北平毛共公演這幕勒索醜劇,對一些利令智昏的英國商人,實在是個無情教訓,特別是念念不忘與大陸貿易的香港英商,其教訓意義更為重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