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6月19日 星期三

毛澤東四面楚歌正在掙扎求生
--大陸陷入混鬥局面,自由世界豈能錯失良機?

中共大陸的情勢,現時已進入一個新的階段。說明這一新階段的特徵,約有下列諸方面:㊀「文化革命」經過兩年以上時間的「橫掃」大陸後,現在已成為一股「逆風」,向毛、林反襲;㊁毛、林一夥所奪得的權力,得不償失,漸漸出現了一種權力真空狀態;㊂毛澤東本人已似一個賭本無多的賭徒,連孤注一擲的本錢也無着。在香港主辦研究中共問題的「中共新聞分析」多年的拉丹尼神父,新近對美國一家雜誌發表談話,闡毛澤東「正在掙扎求生」。這句話可說是目前大陸整個情勢的縮影。

毛澤東今天所面臨的個人危機,完全是他崇拜權力的結果。他能不能拯救自己,要看今後幾個月內的演變。中共在今年元旦時,曾大喊「文革」要在今年獲得「全面勝利」,照目前的情勢觀察,「全面勝利」不但無法達成,反而全面失敗則大有可能。自由世界曾對「文革」何時「收兵」這個問題,議論紛紛。有的說「文革」將在今年十月時,宣告結束。持此說法的人士,以日本外交官員為代表。有的則說「文革」是一項無時限的「運動」,它將繼續下去。美國人士持這種說法的佔多數。不論說法如何不同,都表示「文革」與中共前途,息息相關。就目前趨勢而言,我們認為「文革」的重心已經不是結束或者不結束這件事,而是毛澤東有無力量去結束它,此即所謂能放是否能收的問題。所有環繞於毛澤東周圍的大小危機,都是因能放而不能收而起。在「文革」開始不久,我們曾指出此舉是毛澤東引火自焚,看起來,這句話已漸漸應驗了。

上面我們曾列舉毛澤東所面臨危機的特徵,現在進一步舉出三項不同的事實:

一、是毛、林的鬥爭對象,已如同「鬼打鬼」局面,「左的」、「右的」、「革命的」、「反革命的」、「走資派的」、「蘇修的」、「復辟的」等等牛鬼蛇神,大家混在一起,亂鬥瞎鬥。誰擁毛與誰反毛,極難劃清界限,一味的鬥,不分「敵」「我」的鬥,所有在大陸發生的大鬥小鬥,情形俱是如此。這種紛亂局面的發生,完全是毛澤東一手造成,因為他喊出了「造反有理」這個口號,反毛分子就利用這一口號,以「造反」為名,加入混鬥,「紅衛兵」絕跡後,混鬥更兇,範圍更擴大。中共黨徒口口聲聲喊「階級鬥爭」,原意是指工人鬥資產階級,現時在大陸的混鬥,已不是「階級鬥爭」,而是「階級互鬥」,鬥下去,毛澤東就成了大家要鬥臭、鬥垮的最後對象。這種發展趨勢現在已很明顯,毛怎能逃生?

二、是「毛澤東思想學習」的全面破產。在「文革」發動之初,毛、林一夥就大力推銷「毛澤東思想」,把毛描繪為一個無所不能和無處不在的「神」,「寶書」、「選集」和「醜章」等相繼出籠,企圖建立毛的無上權威。中共揚言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四月底,廣東、遼寧、安徽、陝西四省,就驅使了三千五百七十多萬人,參加「毛想學習班」。這些數字的發表,說明毛、林一夥曾為了這事,付出偌大氣力;但若問那三千多萬人都接受「毛想」嗎?答案可能使毛澤東大失所望;如果「學習班」辦得不錯,何以中共的「人民日報」最近竟要求大陸人民在每個家庭之內,建立「鬥私批修」的「戰場」?「毛想」本來是荒誕無聊的邪說,強迫人民去學習,老百姓在槍尖之下,惟有參加「學習班」,他們根本閉耳不聞,豈是真心「學習」?如果天下傳播一種思想有如此容易,歷史上的「宗教戰爭」也不會發生了。崇拜個人權力到瘋狂程度的老毛,實在其蠢無比!

三、是「革命委員會」和共軍根本缺乏可靠性,這可能是毛澤東難救自己的「致命傷」。廿九個「省、市、區」成立了廿四個「革命委員會」,在數字上好像佔了壓倒多數,但數字往往騙人,主要須看實質。照各項報導(包括中共報章的報導在內)綜合分析,每個「革委會」祇不過是一塊空招牌,所謂「三結合的過渡權力機構」,實際上是一個權力再鬥爭和再分配的組織,反毛的與擁毛的各據一方,明爭暗鬥。這樣的結合能向毛澤東「忠心無貳」嗎?絕對不可能。「革命委員會」固不可恃,共軍亦復如此。林彪的「解放軍報」,於三天前發表了一篇社論,對此已公開供認。它一則說「階級鬥爭極其尖銳複雜,我軍擔負着艱巨而繁重的鬥爭任務」。再則說「分不清是非,分不清敵我,分不清左中右,就不懂得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革命」。這些話,反映共軍官兵對毛的「忠心」,既不全面,也不可靠。毛澤東在「革委會」與共軍兩者俱難可侍時,危機當頭,看他如何逃過難關。

毛澤東已陷於四面楚歌的境地,所有跡象都顯示他的掙扎圖存,終將失敗。現在的關鍵操於自由世界,特別是以反攻復土為己任的我國當局,能不能及時行動,加速毛澤東統治的崩潰。台北一向認為反攻復土是革命行動,是則凡革命行動,必須能充分把握成熟的時機,錯過了天時則良機就會交臂失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