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論 1968年6月2日 星期日

港英須迅速接受我正當要求

關於港英在羅湖南坑迫害我農民的事件,港英昨晚宣稱「已調查完畢」,但是「調查」的結果沒有說出這個事件發生的真相,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港英警察演習的靶場不適宜於操演催淚彈,並企圖講一聲「遺憾」了事。

這只能表明港英仍圖拖延抵賴,含糊過關。這是不行的。

事件是港英警察向我邊境農民放射催淚彈引起的。農民為了正常生產活動和人身安全,到港英警署提出交涉,是非常正當的,十分合理的。港英為什麼不肯講理,悍然調集大批軍警和「防暴隊」把農民包圍,並揮動警棍打人?這不是故意挑釁是什麼?這不是存心在邊境製造緊張是什麼?

當時前往港英警署交涉的群眾不過數十人,港英卻動員二百多名的軍警和「防暴隊」來對付他們,首先顯示港英對我群眾害怕得要命,完全是一副紙老虎本相;同時港英不同群眾講道理,動輒擺出武力鎮壓的架勢,又完全是殖民主義者作威作福的慣技。港英既懦怯又兇殘,它的兇殘正是懦怯的一種反映。

港英用這種手段來對付以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我方群眾,真是找錯對象了。我邊境群眾這一年多來,曾同港英打過多次交道,他們是知道怎樣同港英周旋的。在他們的堅決鬥爭下,過去邊境事件曾達成過協議,現在港英這樣瘋狂挑釁,試問港英:上次的協議還作不作數?

新華分社負責人昨天根據廣東有關方面的指示,向港英方面提出嚴重抗議,轉達我深圳邊防當局對港英的警告,並嚴正要求港英迅速接受我方受害群眾提出的四項正當要求。

面對我方的正當要求,港英玩弄什麼兩面手法或避重就輕的花樣,都是沒有用的。如果事態因此拖延擴大下去,引起任何嚴重後果,港英都推卸不了它應負的一切責任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