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5月4日 星期六

在西方「新潮」衝擊之下看香港
--且看我們許多青少年是怎樣的墮落了可怕的深淵

由於大眾傳播事業的發達,航空交通的發展,作為「現代都市」的香港,正不斷受到西方許多「新潮」的衝擊,例如「新潮電影」、「新潮服裝」、「新潮畫派」、「新潮歌舞」等等,一時也說不了許多。這些來自西方的所謂「新潮派」和「新事物」,其本質多為一種「文化倒退」的現象,且亦有許多事實證明其業已產生極其嚴重的不良後果。譬如現時在美國加州流行一時的「嬉皮士」,在西德許多女子表現的「性飢渴」,在巴黎許多職業女性兼作非職業性「應召女郎」,英國「同性戀」之有被法律認可的趨勢,無一不是人類道德崩潰而走向「恢復獸性」的現象。最近美國史丹福大學有一位年青女生出來競選學生自治會主席,她的競選「政綱」祇有一條,就是要把該校內湖作為學生「天體運動」的場所,該女生並書明她自己的三圍尺碼是三十八、三十二、三十六,作為競選的資本。這個女生能否競選成功暫不可說,但其行為思想足以代表一種「新潮」,卻是無可懷疑的事實。

所有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都被加上一個「新」字,這對「唯新是尚」的香港青年,就發生了極大的吸引力,其中,如阿飛式的好勇鬥狠(包括劫財劫色),少年學生的吸毒,未成年少女未婚生子等等西方「新」風氣,首先就被接受過來。根據可靠的資料,在這種「新潮」襲擊之下的香港青少年,已有不少墮落於可怕的深淵,例如:

一、最近有逾千少女向社會福利署要求援助,以期脫離出賣色情的苦海。據有關方面的調查報告指出,這些陷身罪惡深淵的少女,她們年輕無知,在社會敗壞風氣影響下,經不起色情販子的誘惑,出幹娼妓、低級舞女、吧女、脫衣舞娘等工作。在最近一件色情案件中,有兩名少女在九龍城砦上演脫衣舞,當脫得清光時被補,她們年僅十四、五歲,事後亦向社會福利署求助。至於未向福利署請求援助的,一時尚難估計。

二、據華民政務司一位高級官員公開指出:他日前參觀過一個戒毒康樂中心,如非目擊,實難以令人置信,在此康樂中心戒毒的,年齡六十歲的祇有一人,三十至四十歲的三、四十人,而由十六歲至十九歲的卻有百多人。他曾訪問過其中戒毒的青少年,發現有幾位是英文書院的二、三年班學生,有幾位是小學畢業,他們父母往探親時都很悲傷。該官員說:為人家長的,應加以警惕!

三、據社會福利署年報發表說:由一九六六年至今,「未婚媽媽」的數字躍升了百分之廿五,顯示社會有道德墮落的趨勢。據保良局現任主席許達三指出,該局第一年協助未婚母親生產者,凡六十九名,此等未婚母親的年齡,平均在十四歲至十八歲,其中有兩女童祇有十二歲,但已經作了「媽媽」了。

這種少年男女墮落的現象,在香港來說,是較早幾年所沒有的,最低限度也可以說,即使香港有些青年因缺乏家庭管教,而致誤入歧途,也決無今日之甚。因此,這許多青少年男女的墮落,我們便不能不認為受了近年西方「新潮」的影響。而現在我們需要提出討論的,也是這種腐敗「新潮」與「道德」衝突的問題。

現在香港有許多青年人,包括一些成年的「知識分子」在內,他們都諱言「道德」,鄙視「道德」,把道德看作是「頑固、落伍」的東西,致有所謂成年人不應以他們的「道德觀念」管束青年人之說。由於這些人都有了一種否定道德價值的「新思想」,當然就充滿了盡量迎接西方「新潮」的心理,其中如官方提倡中的「新潮舞會」,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一項。但我們知道,現在西方流行中的各種「新潮」,不僅沒有「新」的意義,而且恰恰是人類「原始生活方式」的復古。譬如那些以「無上裝」、「無下裝」、或脫光衣服、頭髮披肩作為「新潮」表現的「嬉皮士」,在我們人類沒有「衣冠制度」前,就是這樣的過活,他們不過是要作脫離現實的「原始人」而已。又如男女的濫交,「新潮」的人說是「性革命」或「性解放」,其實在我們祖先沒有「婚姻制度」前,也一樣是男女濫交的。就中國歷史說,婚姻制度似乎由周公制禮作樂時開始,在這以前,男女結合絕對自由,毫無拘束,許多孩子長大以後也不知道父親是誰,現代歷史學家稱之為「母系社會」,如周武王的遠祖后稷,在堯帝時任「教民稼穡」之官,史稱其母羌嫄「踐巨人之跡而有娠」,原因就是后稷是個「私生子」,知有母而不知有父,所以後代史家才會給他編造這種「神話」,免使人們對婚姻制度有所懷疑。因此現在流行西方的男女濫交,事實也祇是向原始人類的「性行為」學樣,說它是「新潮」,簡直是絕頂無知的笑話。

對於這些例子,我們一時舉不了許多,但有必須指出的一點,就是人類所以有別於禽獸,主要分別在「道德」,而這種道德的基礎,就是「禮教」和「樂教」,即中國自古所稱的「禮樂」。但要知道,禮樂不是為任何人而設,這是保持社會秩序和人類文明進化決不可少的功能,東西的禮樂制度雖不同,這點卻無分別,否則人類就祇有回到「原始時代」去。目前西方社會人慾橫流,把男女關係視同兒戲,以致許多人都對婚姻和家庭感到失望和痛苦,這是「禮壞樂崩」的現象,除此以外更無合理的解釋。

因此,在香港社會風氣愈來愈壞,但仍有不少人醉心於西方「新潮」的今天,我們必須提出警告,防止青年堕落是成年人的責任,我們先賢所說的「父母心」,不是僅僅對自己兒女而說,而是對「天下」所有兒女而說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