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5月1日 星期三

堅持抗暴努力.粉碎港共新陰謀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去年此時,港共開始發動了流血暴動,先在新蒲崗香港人造花廠燃起火頭,以後則逐步伸展擴大,遍及港九各處,遊行、投置炸彈、破壞和殺傷居民之外,而且威迫利誘工人罷工,向法院和警署挑釁,致造成社會空前不安,人心惶惶。所幸港府當局在港共暴動變本加厲之際,伸出鐵拳,全力鎮壓;而港九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善良居民,復能同心團結,誓為當局後盾,協力抗暴。在官民手携手的緊密合作下,逐步粉碎了港共的暴力恐怖陰謀,最後把他們擊敗,使港九社會恢復秩序和安定,重伸法律的尊嚴。撫今追昔,記憶猶新,而大家在此時此際,一定百感交集,放眼前途,益增碎礪奮發之思。我們願乘此機會,一述所感:

第一、港共的慘敗,完全是咎由自取。在他們發動流血暴動的整個過程中和遭受一連串的失敗後,並未獲得社會人士的半分同情。我們認為此項社會心理的反應,特別重要,因為它可以說是港共註定「沒有好下場」的因素。一方面,它反映出港九絕大多數的居民,從來就對港共「三視」,對他們的言行,早已認定是與居民的整體利益背道而馳。另一方面,我們中國人的傳統向來是同情失敗者,但對遍體鱗傷的港共,不但不予憐惜,而且俱認為他們是罪有應得。凡是想造反作亂的一夥,如果不能贏得民眾的同情,必敗無疑。港共更慘,他們在失敗之後,不但無人惋惜,而且群呼為「左仔」,視他們為這一社會的公敵,人人喊打。孰令他們落到這般無地可容的窘境呢?當然是一小撮貪圖個人名利的左派頭目。港共分子如果能痛悟前非的,則今天的任務,就是向那一小撮頭目展開大清算運動,揪出他們來算算舊賬,從今以後重新作人。

第二、港共的慘敗,具體證明那本「寶書」,完全是胡說八道,它根本是無稽邪說。祇是想驅使一群迷信者去送死和坐牢而已。毛澤東控制的宣傳機器,無時不在散播瀰天大謊,「神化」那本「寶書」。然而那些「神話」祇能在大陸製造,因為在共軍槍桿之下,誰敢說個「不」字?可是港共要在港九製造這類「神話」,那的確是愚昧無知。在一個法治社會裡,黑白分明,真理豈容遮掩?港共以為高舉「寶書」,就可以使人「懾伏」,這該是何等荒謬的玄想!若干港共分子在失敗後把「寶書」投入公廁,證明它的全部破產。港九居民的抗暴努力,除了其他種種的成就外,我們認為徹底揭穿「寶書」的虛妄和無稽,對自由世界已建立了一項重大的貢獻。自由世界有一部分人士過去對「寶書」的畏懼心理,至此大可消除。因此,港共的慘敗,連帶也使那本「寶書」成了廢紙!毛澤東如果要追究責任,則必須對一小撮財迷和官迷心竅的港共頭目開刀!

第三、正義力量愈經考驗,愈能顯示它的堅強韌力。在港共未策動流血暴動之前,不容諱言有人對正義力量的強弱程度,抱有懷疑心理。他們不解邪不能勝正的哲理,更不知大眾團結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經過了十多個月的抗暴奮鬥,非常生動的證明港九絕大多數居民團結起來的力量,何等的堅強和何等的果敢。沒有這一股無可匹敵的巨力,僅恃當局的平亂行動,港共可能仍在瘋狂蠻幹,不像現時的全面「龜縮」,形如喪家之犬!這是無可置辯的事實,港府當局也已公開承認。經過了一次考驗之後,我們的力量愈見茁壯,港共如想捲土重來,我們一定能夠摧枯拉朽,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祇要港九居民永遠團結在一起,港共毒計便休想得逞。

第四、現時的局勢雖較前大見平靜,但我們絕對不能因勝而驕而弛。我們必須肯定港共時時在等待機會,乘隙鑽孔,企圖作亂。因此,我們就要提高警惕,前綫士兵有句格言,那是「槍不離手」,而我們則須不斷磨拳擦掌,準備新的抗暴奮鬥。社會上現時存有一種不健康的心理,此即主觀的判斷港共已無再舉之力,甚至有人一廂情願的說港共頭目已接到主子的命令,放棄暴力行動。類如這種看法,都是犯了偏差,使抗暴意志渙散,鬆懈抗暴的努力,其後果可使港共獲得新的立足點,予他們以「重整旗鼓」的機會。老實說,祇要港共存在一日,我們的抗暴努力就永遠不能停息。港共現正大攪「復工鬥爭」,除了「摩總」之外,前天又有所謂「四電一煤」的港共分子,舉行「誓師大會」,他們悍然喊出「捕捉戰機,奪取最後勝利」,這不是明明表示他們企圖用「復工」為號召,重新煽動左派工人,再度發動殺人放火暴行嗎?港共的陰謀昭然若揭,我們難道無視無聞,等待他們動手?

總之,我們抗暴陣容不但力量巨大無匹,而且信心百倍,祇要緊密團結,同心協力,港共任何新的陰謀,都會遭我們的鐵拳擊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