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4月7日 星期日

港九自由工人必須加強團結
--港共仍圖策動新搗亂,我們不能鬆弛戒心

港共從去年五月以還所遭受的空前大敗,具體而生動地證明了堅決要維護秩序與和平的港九居民,是一股無敵的巨大力量,若無他們的熱誠支持,港府當局的抗暴努力,殊難在短短時間內,制服失盡理性和人性的港共分子。這一事實,人所公認。在支持港府當局全力抗暴的港九居民之中,自由工人的貢獻,尤見突出;特別是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公共事業自由工人,例如服務於交通、水電和海運等部門的自由工人,他們不顧生命的安全,不因港共的恫嚇而畏縮,站穩工作崗位,為居民大眾服務,粉碎港共「癱瘓香港」的毒計,厥功尤偉。目前港九雖已雲開日見,但社會人士談起自由工人的貢獻,仍贊不絕口,同表崇敬。

由這一事實,我們同時可以聯想到,凡是一個社會,必然存在兩種敵對力量:一種是正義力量,它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中流砥柱;另一種是邪惡力量,它無時不在謀求破壞社會秩序和公眾安寧,製造黑暗與混亂,港共分子就是這種邪惡力量的代表。祇要正義力量堅毅奮鬥,邪惡力量一定不能得逞,而正義力量和邪惡力量展開搏鬥時,自由工人又是站在最前線,負起衝鋒陷陣的艱鉅任務。

參加抗暴的自由勞工,大部分是屬於「港九工團聯合總會」(簡稱「工團總會」)一百零三個工會的,少數則是不隸屬工會而深明大義者。「工團總會」最近為了應付港共分子的挑戰和滲入,決定加強工會與工會之間的聯繫和互助,使自由工人能進一步團結,誓為抗暴而奮鬥到底。它所採取的辦法,是把屬下工會分別編為十一個組,各按性質劃分任務,貫徹分工合作的要求。這一措施,不但有其迫切的需要,而且也反映出自由工人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抗暴努力後,檢討經驗,作出得失的總比較,然後釐訂新的努力方針,因此,它是一項正確的行動。

我們向來不贊同也不鼓勵「政治活動」,海外華人,長期以來就恪遵地方法令,安份守己。「工團總會」的加強屬會聯繫,其出發點是團結自由工人,提高警惕,協同港府當局,繼續抗暴,此是純粹為了港九居民的利益和社會秩序與和平,性質上絕非「政治活動」,而是履行每個居民應盡的責任和義務--維護法律的尊嚴和公眾安寧。它更不同於港共控制下的「工會」活動,他們向來是懷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如同挑撥勞資情誼,製造爭執藉口,煽動工潮,慫恿工人對港府當局正面為敵等等。港共用「工會」的名稱祇是一種掩飾,實際上是在幹着顛覆的勾當。關於這一完全不同的性質,有鐵一般的事實為證,此即在去年港共進行瘋狂暴動時,港九自由工人堅決為港府作後盾,從無貳志。於此可見港九自由工人不但是守法的,而且具有維護法律不受破壞的決心。

港共控制下的「工會」,經過去年的一連串失敗後,它們所駕馭的「會員」,其中已有不少逐步覺醒,罷工的失敗,使他們淪為失業的一群,「鬥爭費」的停支,生活頓告無靠。他們思前想後,逐漸了解到受港共之愚,落到今天這般田地,假以時日,他們之中必有不少人會棄暗投明,決心新生。對於這班人,他們是迷途知返者,自由工人應該伸出雙手,歡迎他們參加抗暴行列,同時以最大力量,教育他們,增強他們的認識和決心。這是當前自由工人要作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要作的事,則是繼續保持高度戒心,隨時準備展開新的抗暴努力。港共頭目是一小撮不見棺材不流淚的「浪人」,他們為了貪圖個人的物質享受和地位,一定要驅使受欺騙的「群眾」,策動新一回合的搗亂,甚至可能孤注一擲,企圖「重振頹風」。因此,自由工人千萬莫以為目前的情勢將可長久維持下去,因而產生自懈自憜和鬆弛警惕的錯覺。祇要大家堅持以荏的抗暴鬥志和毅力,我們就無懼於港共任何新的陰謀,從勝利中迎接新的勝利,此點可說信心百倍。

上面所說的,並非我們危言聳聽。最近有兩件事,證明港共頭目仍在全力部署新的搗亂,祇要時機成熟,他們就會點火。第一件是港共利用清明節,曾抬出「港九各業工人鬥委會」的招牌,舉行了一次「千人大會」,說是「追悼抗暴烈士」。那個躲躲藏藏不敢見天日的楊光,擔任「大會主席」,在其「致詞」之中,充滿了挑撥煽動詞句,說甚麼「堅決抓緊戰機,給港英以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打擊」。楊某這話,明明是對港九居民的新挑釁,其陰謀也已昭然若揭。另一件事是港共控制下的「摩總」,對參加罷工的的士工人復工問題,發表了一篇「聲明」。在那一「聲明」之中,一方面毫不知醜的為港共辯護,自言自語說「罷工乃大義所在,復工乃為了照顧居民利益」,矛盾百出,一篇典型的「厚黑學」聲明!一方面悍然恫嚇港府和的士商人,謂復工「不容橫加阻撓,如不立即停止在復工問題上的迫害措施,由此而產生的嚴重後果,祇能由港英負責」。這兩件事,充分暴露港共正在加緊製造新藉口和新搗亂,站在抗暴第一線的自由工人,不能稍掉輕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