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3月22日 星期五

展望英新預算案對香港的影響

英國的新預算案已提出下院了,全部預算的基本精神,寓於節約二字。財政大臣占金斯在提出預算案時稱:「它的目的是對國際金融制度的穩定及其健全發展,作一項重大的貢獻,而使英國支付平衡最後產生一種實質與持久的盈餘。」我們不能把這一預算案當作「勒緊腰帶」看待,因為節約是撙節不必要的消費,性質不同於要求人民勒緊腰帶。這一點,可以從新預算案中所列的擬增稅項目見之,此中包括:(一)賽馬和跑狗賭博稅增加百分之五;(二)香煙廿支庄的增稅兩便士;煙斗煙絲每安士增稅三便士或四便士;(三)汽油每加侖增稅四便士;(四)公路稅由現時的十七鎊十先令,增至廿五鎊;(五)薪額稅增加百分之五十;(六)威士忌酒和毡酒增稅二先令六便士;(七)足球徵稅提高至百分之三十三又三分之一;(八)奢侈品購買稅增加百分之五十;(九)賭博牌照費增至一百廿五鎊,(十)日常用品如衣服、糖果、汽水、家庭電氣用具等,提高購買稅率。

除了上列的增稅之外,英政府將獲得新的權力,在一年之內,延遲工資、租金、物價或股息等項的任何增加。對海外私人投資,仍繼續管制。所有這些措施的目標,就是想每年減少全國消費百分之二,而使每年支付平衡獲致五億鎊的盈餘,使英國的經濟情況趨於好轉。

新預算案公開後,反應雖然不一,但就各方的意見綜合而觀,譽多於毀。事實上,英國在去年十一月宣佈英鎊貶值後,英鎊的地位並未完全鞏固,根據一般人士的估計,今年上半年仍可能出現貿易逆差,如果不以斬釘截鐵的手腕施行全面節約,則英國經濟危機總爆發的可能性就無法抹殺。英國權威的「泰晤士報」批評新預算案時,也表示節約事屬必要。美國財政界人士,亦認為英國減少消費者的消費能力措施,可能會使目前的經濟困難趨於和緩。英國的貧窮,已成為公開的事實,衝破貧窮情勢的最可靠途徑,顯是自力更生。新預算案雖被英國人民稱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生活水平最大的一次下降」,但為拯救舉國的經濟頹局,英國人民自然會咬緊牙齦以赴,何況增稅的範圍,大部分屬於奢侈性的消費品,若與倫敦遭受希特勒飛彈瘋狂轟炸下的日子比較,人人會同意今勝於昔的。

香港與英國,在政治上前者是後者的殖民地,在經濟上,同屬英鎊集團,貿易關係極為密切(一九六七年香港對英國的直接出口總值是十一億四千六百七十二萬零五百七十四元),因此,對英國工黨的新預算案,無比重視,因為它與香港的未來經濟發展,息息相關。根據工商界首腦的看法,英國新預算案對香港產品的輸英,可能帶來新的有利因素。他們所持的理由頗為正確,引用貿易發展局經理柏治的話,就可舉一反三了。他說:香港出品之中,僅有數種是屬於英政府擬增稅百分之五十的範圍,其餘的產品俱列入了增稅百分之十一的那一範圍,此舉無異是替香港產品帶來了銷售的新機會。另外是英國駐港貿易專員韓楠,他對上述意見,尤較樂觀。據他的預料,今年的港、英之間的貿易總額,必定因新預算案的實施而互相增加,特別是香港輸英產品,因為向來以低廉見稱,一定可以廣大招徠英國的購買者。韓氏並強調所謂低廉產品,並非是指品質而言。而「工業聯合總會」主席鍾士元博士,也表示了與韓氏相同的意見。

由此而觀,英國政府的新預算案一旦付諸實施,香港可能首蒙其利。如果這種展望與未來的事實符合,則對香港工商業的繁榮,不啻帶來了又一次新的機會。求仁得仁,這也許是香港光明前途的吉兆!港府當局昨日正式宣佈,港督戴麟趾爵士將於下月下旬飛往英倫,有所商談。我們相信,對英國新預算案與香港產品輸英可能發生的影響,自在討論之列。

在國際間與英國國內,抨擊英國新預算案的,其來源可分為兩方面:一種是共黨集團的意見,一種是英國工會領袖的。蘇俄集團以及中共,向來對西方大國凡百措施,俱採敵視和抨擊態度。莫斯科指英國新預算案仍救不了英鎊,祇加緊「剝削」工人。這種攻擊言論,世人當不屑一顧。就目前英國工人的生活與蘇俄工人的生活相比,真正剝削工人階級利益的是共黨政權。蘇俄中亞細亞地區的工人,至今仍無法購到膠靴;頓巴斯煤鑛區的工人家庭,一年以來縫衣無綫。而英國工人的生活,卻樣樣無缺。至於中共,更無資格抨擊了,大陸工人根本被視同牛馬,枵腹作工,衣不蔽體,面有菜色,那裡可與英國工人的生活相比。英國工會領袖對新預算案的不滿,主要是因為新預算案要繼續凍結工資,這是一種自私觀念的意氣用事,他們縱使全力反對,但不足以阻止新預算案的通過和執行。經濟情況的逆轉,影響所及是英國全體人民,全面節約也是要求英國人民人人節衣縮食,為舉國的利益而忍受有限度的和暫時的困難,不能因一部分社會人士的自身利益而忘了大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