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3月19日 星期二

對灣仔碼頭「怪路設計」的質疑
--立法、市政兩局議員對此有作實地視察的必要

最近落成啟用的灣仔新渡海碼頭,在由高士打道銜接碼頭的一大段填海地區中,有一條左彎右曲的長蛇形「怪路」,使許多渡海市民都感到不便和費解。自該新路通行後,因為市民渡海非要經過「遠足旅行」不能抵達新碼頭,而「怪路」兩旁又毫無遮蓋,不蔽風雨,無不有「行路難」之嘆。渡海碼頭原在利便市民交通,但灣仔碼頭的通路正好相反,市民是未見其「利」而先蒙其「害」,因此有人把這條長蛇怪路稱之為「怨聲載道」,正可反映市民不滿的情緒。

本報記者曾就有關該路引致市民不便的問題,分別就詢於交通事務處和工務局。據交通處長黎保德答稱:他認為這地區目前尚在繼續擴建中,一切都不斷地改變,所以對這些問題表示「全無意見」。照黎氏的語氣含義,他對該路建築是否合理這一點,顯然是寧願採取保留態度,而不願作涉及「其他方面」的批評。又據工務局發言人宣稱:目前這條長蛇形的道路,是將來這一地區城市計劃的一部份。意即謂這條蛇形「怪路」是根據原定的「設計」而建築,將來這一地區的土地,也根據其彎曲程度而劃分使用。談及通路興建上蓋的問題,據稱:該項計劃早已擬訂,且已呈送了有關當局在審核中,如果獲得批准,本年中將可興建上蓋,以減少來往旅客日曬雨淋之苦,這項工程預期六個月內可以完成。由於工務局發言人所說的種種,我們覺得這條為市民詬病的「怪路」問題不僅未獲得圓滿答覆,而且因其事前設計的不可思議,事後開放的問題多多,更有提出討論的必要。

第一、香港有四個主要的渡海碼頭,即是中環統一碼頭,愛丁堡廣場的天星碼頭,灣仔碼頭和北角碼頭(筲箕灣至鯉魚門和茶果嶺綫暫不計算在內),除統一碼頭有離島各綫,渡海旅客包括各區市民外,其餘三線的渡海人士,天星碼頭以中區商行的職員居多,灣仔碼頭則以東區的居民為主,其包括範圍,大致西由分域街或盧押道起,東至銅鑼灣的清風街或水星街止,所有灣仔、跑馬地、銅鑼灣三區的居民,都以灣仔碼頭為最近的渡海線,而每逢賽馬和重要球賽,九龍市民使用灣仔航線渡海的更多,如果工務局的「設計」人員對這種情況有充分的了解,並且認識到「方便市民」是水陸交通的不易前提,那為甚麼這條新碼頭通道,不從「方便市民」的東便「設計」,而要在「虐待市民」的西便建築呢(東西兩便市民的多寡,根本是不成比例的)?

第二、這條長蛇形的「怪路」,中間「左彎右曲」,不僅硬迫渡海市民多走許多「冤枉路」,而且也大大增加了往來汽車的危險性,因為這「怪路」接近碼頭的一段,有一個急速大轉彎,先轉左,再轉右,作曲尺形,與一般習稱的「死亡彎角」,有過之而無不及。照我們乘坐該綫巴士所得的印象,當汽車在這段彎路行走時,即使以技術熟練見稱的巴士司機,也因轉彎的過於急速,顯得十分費神而吃力。以這樣對汽車交通充滿危險而又並非必要的「設計」,萬一將來發生車禍,試問應該由誰去負責?但我們知道,港九市內的許多危險彎路,都是受了原來地形、地物的限制,即使明知不安全,也每有難於變更之苦。而灣仔碼頭廣場是一塊新填地,絕無這種先天限制的存在,那些設計人員又為甚麼在第一個大彎之後即直通碼頭,而要故意造成多一個危險彎角呢(請讀者參閱昨日本報刊出的圖片)?難道這樣的設計,是為了「考驗」司機技術而不必顧及乘客安全嗎?

第三、說到所謂通路的上蓋建築,照工務局發言人所說,即使獲得有關當局的批准,也要在本年中才能興建,又須預期六個月始能建設完成。換句話說,渡海市民要想免於日曬雨淋之苦,起碼要到明年才有希望。但在那新碼頭落成啟用後,舊碼頭的填海工程事實並未緊接進行,這種工程何時開始,目前還沒有明顯跡象,那為甚麼不讓通路上蓋建好之後才要碼頭遷徙,卻要先徙碼頭才等待批准建築上蓋呢?又該長蛇「怪路」對市民交通既屬害多於利,又為甚麼不在廣場東面開闢一條臨時行人路,卻任它泥石堆積,崎嶇不平,使人們有寸步難行之嘆呢?

根據上述三點,可知這條漠視市民交通權利和行車安全的「怪路」設計,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向社會交代。這樣的閉門造車,是否可為鄧律敦治議員指稱港府缺乏領袖人才一點提供佐證,也不無值得研究。為此,我們建議立法、市政兩局的議員,要想明白這條灣仔「怪路」的設計建築是否合理,他們應該以普通市民身份,或安步當車,或乘坐巴士,親自到這裡實地視察,看看這條「怪路」對市民引起的反感,究竟到了何種程度。香港許多公共交通的毛病,都是出在主管官吏或設計人員從來沒有走路或乘坐公共車輛,兩局議員負有為民喉舌的職責,趁灣仔碼頭廣場現尚空地一塊,還有時間機會補救這種錯誤之前,他們是非要來一次實地視察不可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