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3月1日 星期五

對港督施政報告與預算案的觀感
--港府各機構人力問題有詳加檢討必要

港九居民非常關懷的一九六八至六九年度預算案,前天已由財政司郭伯偉向立法局提出,歲入和歲出的詳細數字,昨天已見報章。在新預算案內容未揭曉之前,社會各方疑雲密佈,僉料港府可能加稅,特別是向懷敵意的左報,更繪聲繪影,謂增稅勢所難免,甚至說財政司郭伯偉對此早有暗示。現在擺在大眾眼前的事實,則是港府當局並沒有加稅,也不減稅。不但社會各方的疑慮因此而告冰釋,而且又一次證明港共蓄意挑撥官民之間諒解的伎倆,再度遭受可恥的失敗。

在新預算案提出之前,港督戴麟趾爵士曾就過去一年的施政和未來的施政重點,提出極詳盡的檢討與展望。我們如果能把他的施政報告與新預算案參照比較,則我們的首一印象就是香港前程似錦,但必須我們自己去努力創造,一如港督所說:「我們希望由現在起,本港居民立身行事,都會一本更合乎情理的精神。」這點,我們認為無須置疑,港九居民既能同心抗暴於前,今後自然必能協力創造美好的未來,不問前路如何坎坷曲折,祇要大家手携手、心結心的向前邁進,香港繁榮和安定的重見,將為期匪遙。

新預算的歲入是十九億五千二百三十二萬四千七百元(一九六七至六八年度為十八億七千七百六十八萬七千七百元),歲出為十九億六千五百二十九萬三千零一十元(一九六七至六八年度為十八億零三百五十一萬六千元),大致說來,新預算與現在的預算(至三月三十一日止)所列歲入和歲出數字,並無巨大的變動。歲入方面,較現預算增加了七千四百六十三萬七千元;歲出方面,則增了一億六千一百八十二萬六千一百一十元。撇開這些數字不談,僅以不增稅一事而論,我們認為是港府當局明智之舉,必定獲到居民的交口稱許。這也可以視為港府當局的進步表現,殺雞取蛋的政策,有百害而無一利。過去一年港九居民所受的精神和物質的創傷,有目共睹。港府當局若罔顧現實情形而加稅,則一方面可能打擊居民的抗暴心理,造成情緒上的巨大刺激,將為港共所利用;另一方面亦可使海外投資裹足,目前本港工業已深受日本、台灣和南韓的競爭威脅,加稅項又再加重,投資者必改趨更有利和更安全的地方,這對本港經濟發展和居民就業必有重大影響。今幸港府當局能洞察利弊,以果敢態度決定不增稅,可說是贏了民心的明智決定,值得一讚,而這一決定與港督在其施政報告中所揭業的「改善及提高全體居民的生活水準」為施政主要目標,完全符合。

此外,我們想提出兩點意見,以供港府當局參考:

第一、是公務員應重質不重量:現時港府各部門的公務員,總數達七萬三千一百八十二人,新財政年度開始後,準備增至七萬五千三百一十人。根據「財政委員會人事小組」的報告,認為公務員人數的增加率,自一九六一年以還,即逐年降低。這一說法,純屬數字觀念,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舉例言之,增一人和增兩人,對行政效率的提高有無重大區別,倘若無大區別,則增加率縱使降低,在人力使用方面則仍屬浪費。新預算對公務員薪俸,要從現時的六億七千八百萬元,增至七億四千三百萬元,甚至連財政司郭伯偉也自認「此為極大的提高」。我們過去曾一再指陳,公務員祇講求數量而不講求質素,就是行政效率無法提高的病根。現代行政必須運用科學化的人力管理和考核。我們祇須舉一個極淺顯的例子,即可說明此點。在建築業全盛時期,工務局人員的工作備極繁忙,如審查建築藍圖等,倘人手不敷,自難增加效率。現時建築業的業務已一落千丈,想像中工務局的這方面工作一定較前「輕鬆」,而其他部門的工作,有的較前繁劇,需要人力尤殷。港府當局似應通籌調配人力,盈虛互濟,以此一部門的過剩人力,補彼一方面的人力匱乏。若採取這樣的方式,則除專業人員之外,一般公務員人數的增加,似無需要。此外,亦可採取歐美各國現行辦法,各機構除基本定員外,可就各項方案僱用臨時僱員,方案完成即行解僱,如此可省去大筆養老金和房屋津貼之類,又免有冗員之弊,法良意美,似可仿行。

第二、是盡量使用中文:港督在其施政報告中,對此分析得極為中肯。他宣佈將進一步使中、英文平等應用,而且認為有此需要。達到這一目標的方法,他建議「造成兩種文字並用的社會」,而「盡量在許多特定的環境中,清除使用兩種語言的實際困難」。這是一項切合實際的建議,也是對推廣中、英文並用的正確途徑,較主張立法規定為「官方言語」的意見,務實甚多。我們希望港府各部門,今後應該全力貫徹港督此項主張,在可能範圍內,中、英文並重,特別是與居民本身利益有關的公文,用英文之外,也用中文。誠如港督所說:「這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過程,不是一蹴可就的。」但祇要大家持之以恆,或遲或早,目的必能達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