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2月23日 星期五

我國當局應迅速拯救逃港難胞

中共大陸的全面混亂狀態,日甚一日,由於大混亂的持久和擴大,民不聊生,饑寒交迫,如陷水火。華中和華南地區的人民,不堪中共的政治迫害,不願長期熬受非人的生活,近來紛紛結群逃亡,大多數循水路逃至香港,尋求光明與自由。前天本報曾對大陸難民逃港的情形,向讀者提出詳盡的報導。據國際拯救委員會負責人估計,今年一月間由大陸分路逃抵香港的難民,人數約一千;本月份迄今為止,約有五百人以上。這些數字並非經官方統計後發表的,可能稍有出入,但大致說來,農曆新年迄今為止,從大陸逃出的難民,人數與時俱增,這種集體逃亡情況如果繼續下去,另一次可歌可泣的「五月逃亡潮」,很可能要重現於世人眼前。

大陸人民甘冒死亡的危險,用購船和奪船等方式,有計劃的進行逃亡,這種置生死於度外的勇氣和決心,一方面是反映他們堅持「不自由,毋寧死」的精神,一方面則充分證明中共暴政已成為全民公敵,無人肯再忍受它的殘酷蹂躪。中共的宣傳機器不停渲染大陸是「天堂」,可是難民的集體逃亡,不啻是以行動揭穿中共的無稽謊話。對此地執迷不悟的左派分子來說,這也是對他們上了一課,他們盲目聽信港共一小撮頭目的宣傳和欺騙,踏上賊船,甘心做港共的鷹犬,他們大多數的家鄉故里都在廣東,逃出來的難民之中,不乏有桑梓舊雨,此情此景,他們應該捫心自問一聲:作共黨的走卒究竟所為何來?家鄉已成地獄,難道自己甘心犧牲自由而去作中共的奴隸?他們如果仍存一分良知的,一定會幡然覺悟和及早回頭了。

千辛萬苦逃到港九的大陸同胞,就當地的法律觀點而言,屬於「非法入境」,除已安全抵達的難民之外,凡是被當地警方在逃亡中途發覺的,當然要經當地法律程序的處理。但是,世界各地的法律,儘管條文有別,但總不外乎人情。這裡所謂人情,指的是顧及人道和正義。我們常言法無可恕,情有可宥,即寓此意。這班難民吃盡苦頭而逃脫中共魔掌,完全出於追求自由和反抗役奴的堅強意志,自由既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權利,而尊重和維護他人的自由,則是任何社會所應盡的義務。港府當局對入境難民處理所採取的彈性原則,顯然是考慮及此。

拯救已逃出難胞的最大責任,我們認為應由我國政府負起。在道義上,我國當局曾對大陸同胞的陷入魔掌,不時公開引咎自責,以弔民伐罪自許。對逃出生天的同胞,我們就應竭盡全力,把他們接運至台灣安居,完成他們追求自由的心願。據中央社台北電訊,謂「大陸災胞救濟總會」負責人,曾就新近大批難民逃到港九一事,一方面致電駐港有關單位,迅加慰問救助,並協助接運赴台;一方面籲請港府當局,本人道立場,對難民予以庇護。此項措施,原則上是我國政府責無旁貸的事,但在執行時,貴於講求迅速實際。我們提出此點意見的原因,就是凡被港方拘禁的逃出難民,中共無時不在企圖把他們「解返」大陸,北平可能通過種種途徑,迫使港方接受。中共這種伎倆的目的有三:一為對反抗其暴政的人民展開進一步的迫害和報復;二為藉此恫嚇其餘計劃逃亡的人民,使他們因畏懼而放棄出逃;三為防阻揭露中共暴政統治下千瘡百孔局面的真相,杜絕難民報導的一切可能。我國當局若不迅速搶救,夜長夢多,倘使中共之計獲逞,試問我們怎能對得起這些已逃出生天的難胞?此外,我們並且建議我國當局,對於接運難胞一事,應列為較長期性的工作,不能以應急的心情待之,因為中共大陸的混亂,今後一定步步加劇,中共迫害人民的手段,也一定一天比一天毒辣,其結果必有無數同胞,爭先逃亡,而目前香港已成主要路綫,我國當局不能不未雨綢繆,事前能有妥善安排,使獲見自由的難胞,能重投祖國的懷抱。

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氏本星期二日在立法院報告施政時,曾說:「我們必須提高警覺,正因為中共潰亂的形勢已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毛澤東為作垂死前的掙扎,採取任何瘋狂的行動。我們當前的急務,就是要趕快將這個瘋人擊倒,不容他為中華民族和世界人類帶來更大的災禍。」嚴氏這段話,字字中肯,不過,我們願再度說明我們一再提出的觀點,此即要擊倒毛澤東這個歷史上少見的瘋人暴君,眼前是大好機會,復國機運,千載難逢。至於我們肯定目前是大好機會的理由,現在無須多談,任何人放眼大陸,遍地武鬥,不論是中共的黨、政和軍隊,俱處於尖銳對立狀態,而毛澤東本人,則已失盡一切憑藉,一綫希望現在寄託在共軍的槍桿,但可靠性殊為渺茫。這種情勢,就是中共政權趨向解體的具體事實,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國當局復國的空前絕好機運,外攻內應的條件已存在,我當局似不宜再事猶豫。推翻中共政權,拯斯民於火水,難民逃亡的問題也就不會發生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