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2月12日 星期一

改善勞資關係可以「英國為師」嗎?
--請港府當局注意我們提出的意見

經過港共暴亂之後,有些由英國來港訪問的政府官員或國會議員,認為香港今後的亡羊補牢之策,應該要設法改善勞資關係。如最近來港訪問的保守黨議員巴貝就曾這樣的說過:香港工人的待遇,在亞洲國家來說算是好的,但與英國的工人比較,卻是壞的。據說港府當局為了這個問題,已向英國聘到一位專家,來港研究勞工立法問題,以求改善勞資關係。

在尚未獲知港府聘請的英國專家如何提出意見之前,我們卻有一些意見必須提請香港政府注意。首先是那些來港訪問的英國官員或議員,他們留港期間最多十日八日不等,除了其他活動節目,就是找一兩家工廠,作走馬看花的觀察,這種「旋風式」旅行,對香港認識實在小之又小,他們是否這樣就能深入了解香港的勞資問題,和同時充份了解香港的經濟情況,我們根本就抱有極大的疑問。其次,他們都以英國的眼光來看香港,我們不談勞工問題則已,否則照英國現時的情況,實為我們所不敢苟同。記得在英鎊貶值之前,英國碼頭工人曾經作了為期逾月的罷工,直至英鎊貶值之後,該項工潮才告結束。在這些碼頭工人罷工期間,英國許多外銷貨物不能運出,廠家無法依期交貨,對公私損失都異常重大。據當時一些觀察家說,英鎊貶值雖不全由碼頭罷工風潮所引起,但亦不能否認這不是因素之一。照此看來,英國勞工制度之是否值得香港取法,根本就是一個大堪研究的問題。

根據我們所了解,英國儘管還算是個「資本主義」的國家,但英國的工會組織,其擁有權力實際大過資方。最簡單的一些事例,任何廠家如果不取得工會同意,不能減少或開除任何工人,否則就會引起如全體罷工之類的嚴重後果。英國廠家多數重保守,不肯裝置新型機器,結果生產不能增加,工人無法減少,不僅外銷力量比不上西德和義大利,而且還被法國堅拒加入共同市場。又因英國工會具有「無上權威」,對工人的工時限制有嚴格規定,因此也常常發生這種現象,在碼頭工人起落貨物時,如果時鐘到了下班時間,那些鈎在起落機上的貨物,不管數量多寡,或與輪船開行時間有無抵觸,他們都任由它作「半天吊」,必須留待下午或明日來處理。由於這一種習慣,以致有些由英開出的輪船,每因星期六那天不能起落貨完畢,非要候至星期一不可。英國許多廠家、輪船對此種工人習慣無不嘔氣,但又莫奈伊何。英國工人制度之不宜於移用於香港,這也是其中的一例。

在此我們還可指出,在工黨執政之下的英國,不僅工人制度不能作為香港的榜樣,就是它現時實施中的許多國民福利計劃,是否可以作為香港借鏡,恐怕亦有問題。就我們所知的事實,英國工黨的社會福利計劃,是工黨贏得廣大選票的最大資本,在它實施初期,也幾乎得到舉世人士的贊美,但是此項計劃實施的結果,現已證明不是英國資產而是負債。例如有關「失業救濟」這一項,英國人向來重自立,非萬不得已不請求救濟,但有西印度群島的大量移民,他們卻寧願依賴救濟金為活,也不去找工作,現已成為工黨政府一項沉重的負荷,但也毫無辦法。又以「免費醫療」為例,英國有不少老婦或老人,為了生活枯寂無可排遣,不少藉詞稱「病」,到各公立醫院找醫生「聊天」,興之所至,更要進入醫院住其一個時期。因為此類「假病人」在每家醫院都佔了相當比例,以致有些真正有病而需要住院的人,反而不得其門而入。就因這些福利計劃支出龐大,使到英國的財政「破產」,現時工黨政府已考慮取消嬰兒免費配給牛奶、奶粉,和要求各業工人每週增加醫療費用的捐獻。但話雖如此說,能否順利實施而不受到英國人反對,目前尚未可料。但工黨這些良法美意之愈來愈多大漏洞,這是無可置疑的。

談到改善勞工待遇,自然少不免也要談到增加工資,但我們知道,增加工資並不單純是勞工問題,而是一個牽涉到整個社會經濟的問題。在大原則上,假如增加工資是「改善」勞資關係的不二法門,並且無礙於香港工業的輸出,也不足影響社會的經濟,我們決無異議。但就已知的事實,香港現時的工業輸出,已經受到日本、台灣、南韓三個地區的競爭,比以前形勢有了很大的改變。據廠商會的一位首腦告訴我們說,單就工資一項作比較,香港約高出台灣一半,比南韓更約高出三分之二。人們知道,工資是工業的主要成本之一,在香港面對這許多外地競爭勢力的今天,增加工資會否無礙於輸出,實在大有疑問。同時,如因增加工資的結果,影響各業店員一律加薪,物價也必隨之普遍上漲,則工人增加工資之所得,還是等於零的。因此,在港府聘請英國專家提出改善勞資關係意見之前,對這些問題都必須加以注意。而英國勞工制度之不宜實施於香港,則是我們可以確信不疑的。要是因處理勞工問題不善,又給港共以從中挑撥的可乘之隙,亦更是非要警惕防範不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