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日報社論 1968年1月20日 星期六

向英國政府請教香港的防衛問題
--對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實質作用提出質疑

繼英鎊貶值之後,英國首相威爾遜復宣佈了一項提前撤退遠東駐軍和軍事基地的重大措施,原定於一九七五年才付諸實施的撤退行動,將在一九七一年底實行。也就是說,到了一九七一年底,英國在蘇彝士運河以東,除保留一萬名左右的香港駐軍之外,將不再擁有任何軍事基地。據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說:此項撤退行動,可使英國每年節省八千六百萬鎊的支出。又為了減輕軍費負擔,從現在起至一九七一年,英國陸軍中的啹喀兵人數,將從一萬二千人裁減至六千人,那些留下來的啹喀兵,可能調駐香港。與此同時,英國原擬向美國訂購的五十架F一一一型噴射戰鬥轟炸機定單,也由威爾遜首相宣佈予以取消,理由也是為了節省四億二千五百萬鎊的外匯。在國內方面,工黨政府還採取了許多節約計劃,包括:(一)在此以前,英國國民保健服務處對診病配藥是不收分文的,以後則每次將收二先令六便士;(二)對國內中學生每天免費供應牛奶的辦法,即將宣佈取消;(三)民防服務隊和後備消防隊的大部份成員,將加以解散。威爾遜首相在下院宣佈說:在推進這些巨人節約運動下,私人屋宇的建造將會減少,修築道路的支出將受限制,各地方當局,也將被訓令在本年內,不得增聘公務員。這一切,都是英國為緊縮開支而採取的一系列歷史性決定。

在工黨政府作出這些決定後,英國人一般認為英國作為一個大國的角色,已從此終結。雖然有些國會議員為了面子難堪,大呼「恥辱」,但也無法反對這種決定。唯一的原因,是英國根本太窮,硬裝「胖子」已無補於事,除了勒緊褲帶,再無辦法。威爾遜首相是「當家人」,所謂「巧婦難為無米炊」,在如此一個現實下,他的實偪處此,那是無可奈何的。就算換了另一人充當首相,恐怕也祇能照着他現時的路子走,不可能有甚麼「奇蹟」出現的。

由於英國撤退遠東軍事基地的行動,比原定時間提早了幾年,而英國這一行動的含義,是等於不惜拋棄其「大國」的面子,自居為一個二等的「島國」,但為甚麼,在英國決心退出蘇彝士以東的整個計劃中,連星加坡這樣的重要基地也棄之如遺,但卻還要維持香港駐軍呢?一說是出自美國「堅持」的結果,另一理由則是英軍駐港軍費大部都已自前年開始由香港政府負擔,對英國不成為一個非丟不可的「包袱」。如果就此兩點理由看,香港的目前現狀當可維持,不致因英國的撤退行動而有多大的影響。但問題在於,當英國宣佈此項撤退行動後,美國、澳洲都先後發表聲明,表示不會或無意填補英國在遠東留下的防務真空。那為星加坡安全問題匆匆趕去英國談判的星洲總理李光耀,在答覆記者詢問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看法時,他以一種諷刺口吻說:「你們在那裡的一萬軍隊是人質。」他的意思是說,如果香港一旦「有事」,這些駐港英軍就有可能成為「敵人的俘虜」。李光耀這些話,當然與他因求援不遂而感到失望有關,因而有意向英國撥冷水。但從軍事觀點看,李氏所說也非全屬不負責任的負氣之言,因為香港雖為英國的屬土,英國負有防務的義務,可是彼此相隔數千哩,如果英國一旦撤銷了星洲基地,香港在軍事上就變為孤立無援,駐港英軍所能保衛香港的力量便非常有限。而在英國一切都須節約的基本原則下,它既已決定取消向美國購買五十架超音速噴射轟炸機的定單,預定在遠東繼續服役的艦隻也寥寥可數,它是沒有可能在一個緊急局面之下對香港有所應援的,那麼,英國保留香港駐軍這一着,不是「象徵」意義遠過於實質作用許多嗎?

就因英國保留香港駐軍的實質作用使人難明,我們就有必要請英國政府儘速澄清香港居民對本身安全應有的顧慮。在這一問題未獲答覆之前,我們有理由相信,香港是自由世界的「耳目」,又是一個有四百萬人賴以為活的城市,如果香港受到外界武力的進侵,以美國為首的許多自由國家,尤其是亞洲自由國家,都決不會默然坐視,那雖香港的防衛力量事實不能依靠英國,亦將不致在安全方面發生太大問題。可是我們又會想到,香港究竟不是一個「國家」,本身沒有獨立的主權,除非英國現在已與某些盟邦對防衛香港經有「默契」,否則一旦事到臨頭,香港便將成了「被棄孤兒」,不知向誰請求援手。而這些,都是我們認為值得考慮和有提出討論必要的。

因此,我們現在需要切實申述的一點,英國政府為了澄清香港四百萬居民所抱的疑慮,它應該公開宣佈香港的安全保障實際是甚麼。對於這一個問題,我們認為威爾遜首相,是有責任向香港四百萬市民加以解釋的。

廣告